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六章 卡利逆襲

眼下到底該做什么?

卡蕾忒盯著德莫斯掌上的水晶球,心里反復揣摩。

德莫斯的心機太重,心情又是沉浮不定,他對我的思想了如指掌,相反我對他卻完全揣摩不透。到底該不該相信他?假如我現在一口拒絕,日后他真的對抗圣山并掌權,那時會不會依舊不肯放過我?即使那時的我已經和荷西在一起……

究竟為什么,每當決心要一心對待荷西的時候,都會橫生出這些意料不到的事情……

卡蕾忒只管盯著水晶球滿心猜疑,掙扎錯糾之中直冒冷汗,卻完全注意不到一股向她側撲而來的氣息。

“卡蕾忒——”

德莫斯在驚聲提示的同時奮力將她的身體推出去,使得一襲殺機凜凜的攻擊徑直落空劈在一面水泥墻上,堅實的墻體頓時咧出一個冒著熱煙的壕溝。

“臭丫頭,算你躲得快!”

血之女神卡利一身紅裙當場現身,一手提著“蟒金”斧,另一手托住從德莫斯那邊搶獲的水晶球。

這是一張被極度仇恨所支配的五官,特別是那雙色紫眸,從前都是色澤純粹而分明,如今卻渾濁一片,只有對屠戮的強烈渴求和嗜血的狂烈欲望,糾結交錯形成冰濤巨潮,將卡蕾忒的整個身體吞沒。面對被突襲搞得措手不及的她,卡利再次高高舉起斧。

在卡蕾忒一對布滿驚恐的瞳仁里,兩點疾疾下落的金斧圖像愈加膨脹,即刻間占據了她的全部視線。

一聲尖銳刺耳的碰撞響起來,刺痛了在場神祗的耳膜。火石電閃間卡利的攻勢被一層無形的屏蔽隔開,強有力的回震把她的身體推向后面,重重撞到一側。

待她得以站穩,才感覺到擎斧的手臂已在發麻發酸了。舉頭看德莫斯,她的雙眸中盡現恨意森森。

“雅典娜寶石我已自愿送還卡蕾忒,放她走。”

“虧你作得出!這顆寶石是助暗族掌控提坦最高權威的關鍵,我絕不允許有誰亂打它的主意!”

德莫斯的平靜解釋讓卡利更加氣惱,她高亢地瘋叫了一聲。德莫斯頓時臉色一變。

“我已經聽夠了這些!你如此在意這塊石頭?寧愿相信它的力量也不愿相信我的!我遲早會和宙斯面對面的交戰,根本無需借用任何外力!”

“你說什么?”

聞言,卡蕾忒又纏住他,表情認真而焦灼:

“你還是決心策劃政變?你并沒有完全回心轉意?那你剛才的表現又算什么!狼子野心,看來任何人都無法改變你,你和那些虛偽的天神根本沒有區別——”

卡蕾忒沖動之下越說越氣,句句話語變成咄咄的快刀狠狠剁在德莫斯的心上,全然不顧他藏在眼底的一絲惆悵。

話畢卡蕾忒不再看他,舉手凌空喚出武器 “徽瀾”神杖,緊隨而去一個直刺,以鋒利的尾刺朝向卡利就是一攻。

卡利轉身閃過攻擊,火紅的大幅裙擺在平地揮出一朵嫵媚的血色繁花。邪邪一笑,卡利驟然化身為一道虹光,穿體通過咖啡廳的格花玻璃門向天邊飛馳而去。

卡蕾忒不管不顧,正要施展本事追去卻被德莫斯拉住,他怕莽撞的舉動給她自身帶來不測。

“別追了,你絕非她的對手!”

“不用你管!說來說去你還不是和卡利一伙!告訴你,雅典娜寶石我一定要奪回來!想要陰謀叛變的話我就生生世世與你為敵!”

她沖動地甩開他,“蔌”地隱去身形。

似是被卡蕾忒的無情傷了自尊,面向她的氣息消散的方向愣了好一陣,德莫斯才回過神。黑夜雙眸中疊涌起一波漣漪,滿是寵愛的眷顧,輕搖一下頭,他輕聲嘆息著:

“真是個不知深淺的傻丫頭。”

萬米高空之上,浮云裊裊,平寂無垠,地面的一切景物早已依稀得不見了蹤跡。遠離人類生活的喧囂、浮躁,就越發顯示出此空間恍如仙境的神圣。

在這碧藍的顏色里,一淺一深兩個身影憑空對壘佇立,各自持緊手中兵刃。空氣在寂靜中充滿劍拔弩撐的緊張感,驚散了過往的團團流云,一時間潛逃得聲息皆無。

卡蕾忒感覺卡利像是刻意期待她的到來,因為就在自己現身的一剎那,那對紫眸現出的殺意更凜了。已經不必多說什么,卡利率先攻擊,銳利的斧刃朝向卡蕾忒破空劈下。

卡蕾忒極靈巧地回旋躲避,不敢直接承接對方的攻勢,雖然“徽瀾”不能等同于一般兵器,但上次被削劍的經歷她想想都有些后怕。

對卡蕾忒而言,這次的戰斗的確是場空前的激戰,。但見對手卡利單臂揮動武器功防自如,另一手還穩穩托住水晶球,即使身體再如何巧妙地閃轉騰移,那渾圓光滑的物體也不曾從她手上掉落,由此更可顯出血之女神的戰力。

對付這種實力高超的神祗卡蕾忒決定速戰速決,一旦招數出盡,自己難免吃虧。于是她急揮神杖,一勢緊似一勢,舞出熒光點點,凌厲之氣銳不可當,好象寒夜中璀璨的流星。

天幕中,金銀兩色光芒交相呼應,時而閃閃現現,時而扭作一團,密密匝匝,層層疊疊如一張遮天辟日的大網。兵器相接之處,清嘯聲此起彼落,驚徹云端。

氣壓忽然變得沉悶,象是一塊引力密集的巨大磁石吸附住卡蕾忒的五臟六腹,欲將這些器官強行排出。

卡利依然游刃有余,趁卡蕾忒高揚手杖未及撤回時,她迅速回手補一斧斜砍過去。刃氣頃空撲來,翻卷著朝卡蕾忒嘶聲而至,避不可避,擋無可擋。她徒然色變,正要失聲喊叫,背后突有一股力量捉住她的身體將她及時拉去,落入德莫斯懷抱。

“記住,這種結界下絕對不能讓自己受傷!”

似乎對她刻意提點,他一面說一面側身襲向卡利,疾如斡旋獵食的蒼鷹。在出掌的同時,從手中現形的利劍“毀滅”隨之刺穿大氣,瞬間抵住金斧的攻擊。

“今天到此為止!退下去!你還要違抗我幾次才肯罷休?”

德莫斯將語氣加重,但面對被憤怒之火燒得癲狂的卡利,他明白光憑威信和命令是不夠的。

果然,她陰沉地哼一聲,飽含恨意的詞句隨即從口中拋出:

“休想!我偏要她死!還要讓你眼睜睜看她去死!哈哈哈——”

仰天一陣怪笑后,她的神經愈加亢奮,挑腕撥開劍鋒與德莫斯戰在一處。

長久以來隱忍的委屈與輕漠,她要在今日向他全部討還!

卡蕾忒在一旁緊盯他們兩個繚而不亂的身形,心中另有盤算。

現在卡利與德莫斯戰得正酣,好象已無暇顧及雅典娜寶石,這是一個再好不過的機會…

想到這里卡蕾忒以驚鴻之勢凌空一跳襲向卡利,不顧一切上前奪寶。卡利沉著地用斧橫掃,待卡蕾忒正要以杖相抵之時,豈料她突然輕揚手肘,將金斧的長柄打到因卡蕾忒分心而動作放緩的德莫斯頭上。伴隨一聲低吟,他的身體向下空急速墜去。

“徽瀾”杖首的圓盤突然發出眩目的亮光將卡利的視線遮蔽,隨著身體的傾斜,她手上的水晶球脫掌而出。急急重睜二目,她再次接住水晶球并以法術將它隱入自己身體內。然而接下來她便赫然震驚于眼前的一幕——

卡蕾忒居然在剛才千鈞一發的時機中放棄了咫尺可得的水晶球,而是選擇向下空迅速飛身去接陷入昏厥的德莫斯。

她拽住他的一只手臂,可單掌的力量顯然不夠,她干脆收了神杖,用兩手拖住他吃力朝上空挪,口

中不停呼喚聽上去分外焦急

“德莫斯,快醒醒啊!現在還不是睡覺的時候,再這樣下去我們全會摔得粉身碎骨的!”

“扔他下去!”

卡利轉到卡蕾忒身后,口氣生硬的命令道:“都怪他自己大意才會受傷,活該會摔死!”

“決不!”

卡蕾忒干脆地吐出這個詞,一如她倔強的性格——斬釘截鐵,堅不可摧。

“他曾救我兩命,如今放任不管太不像話了!虧你還是他最為親密的姐姐,怎可棄手足情不顧出這樣重的手…”

“手足情…”

卡利輕聲重復著,心頭像是被什么攪動一下,冷艷的神色微微消退,顯出少許的凄涼。

“就算再深再厚的手足情,也會因為你的存在被沖淡…”

她默然看著還在努力的卡蕾忒,怒意勢如排山的洶涌波濤,一浪狂似一浪,不斷瘋涌拍打沖擊她的心門。

她深知,如若卡蕾忒在剛才那一瞬間抓住的不是德莫斯的臂膀,而是她欣欣惦念水晶球的話,自己對她的仇恨遠不會像現在的這般濃,這樣盛!

紫眸電閃,冰冷如嚴冬之季漫天飛揚的雪。

“德莫斯說過絕不能在這里受傷,你可知道其中的原因嗎?”

她在陰森一笑,抬斧輕落,像用鋒利的剪刀滑過絲綢,動作流暢不緩。

一聲慘叫劃過天際,或許是這聲音過于凄厲,使得卡利聽到它時自己也覺毛骨悚然。

德莫斯在這慘烈的喊聲中艱難地睜開雙眼,朦朧中,他看到卡蕾忒脊背上燃著一簇鮮艷的火,格外燦爛醒目,猶如節日里的禮花在她背后凄美地綻放著。

卡利剛才的一斧用力不大,只是以斧刃在卡蕾忒背上開個口子,然而特殊的氣壓使鮮血立刻變成了決堤的洪水從那傷口中不斷涌出來,聲勢愈演愈烈。卡蕾忒依舊死死緊拽德莫斯的手臂,絲毫不肯懈怠。

“卡蕾忒?卡蕾忒——”

卡蕾忒的驚呼讓德莫斯完全清醒了,一躍而起,他凌空抱住她軟若無骨的軀體。

卡蕾忒周身的神經都被撕心噬骨的疼痛襲擊著,她已經無法言語,滿臉珠淚縱橫 ,兩片嘴唇一張一翕地抖動。

她的臉頰在德莫斯手中一點點蒼白下去,殷紅的血液刺疼了他的雙眼,她充滿強烈乞助和求生的目光刺痛了他的心。他不再顧及身處險境的局勢,不計面前對立的勁敵,而是付諸全部法力為她背上的傷口止血。

“聽著!你必須堅持住,卡蕾忒!堅持住!你曾對抗歐拉士魔琴,你曾承受裂魂法術,這點痛不算什么!睜開眼!把眼睜開!”

“別白費力氣了,你應該知道‘蟒金’的殺傷力,何況是在這種結界下!海倫和波塞頓都沒做成的事,如今我做成了,這賤人早就該死!”

卡利漠然看著邊施法術邊激勵著卡蕾忒的德莫斯,口中很是得意的慢聲說著詛咒的語言,將每個音節吐露得圓潤優雅。在德莫斯聽來,她的聲音更像是陰寒夜半時的喪鐘鐘鳴,低沉壓抑的重音一聲接一聲蕩響在半空,也一下接一下強烈沖擊著他的心臟。

“我從不曾想要去恨你,因為在我最失意的時刻只有你沒放棄我,所以我從不會過分約束你的行動。然而今天,你的歹毒和愚蠢教我開始真正恨你……”

德莫斯還在專注于對卡蕾忒的醫治,眼睛都不愿多抬一下,涼淡的語氣透著絕頂的失望,瞬間把卡利全部的張狂收伏。

恨你…

他的聲音鼓蕩在卡利耳邊,她徹底平靜下來,然后以沉默的目光注視著德莫斯懷抱昏迷的卡蕾忒下空的向陸地急馳而去——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