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必須決斷

“別傻了……”

再對德莫斯說話的時候,卡蕾忒的語氣顯然軟下去。

她深知自己確實被德莫斯身上的特殊氣質和魅力所吸引著,而那也許正像是柏修說的,是一種很特別的誘惑,就像平淡生活中突然邂逅的不平,清淡羹湯中放入的一匙調味劑,總能使碰觸到它的人感覺眼前一亮,莞爾心動。

繁華至極總要歸于平淡。

卡蕾忒清楚,自己必須在今天做出決斷,徹底擺脫這場不平的邂逅。

“你應該明白,如果沒有赫克托,我不會再來人界,更不會再和你遇到。這就是宿命。德莫斯,從前你和我強調宿命不可違抗,可如今你又為何如此執著,如此苦苦相逼?這樣做對誰都沒有好處,只會使更多的人因你我而受傷……”

看著德莫斯的眼睛,慢慢說完整段話的同時卡蕾忒也在承受著內心傷痛的折磨。她想,也許這折磨便是一種從繁華回歸平淡所要經歷的過程。

德莫斯挺著身子一動不動,臉上的神色在卡蕾忒剛才的那段話中徹底封住。

“對不起,我想……今天的約談也許不是時候。”

卡蕾忒終于從德莫斯已變得僵硬的十指下撤出自己的雙手。一對白細的手背上,五個紅色的指印清晰分明。

緩緩站起,卡蕾忒移步打算離去。腳下踩踏的明明只是實木地板,結實且防滑,可她每邁一步卻如履薄冰,腳步笨拙而緩慢。

自欺欺人最難欺心,這時的卡蕾忒嘴雖硬,心卻是最痛的。

背后一道奇特的光輝傾灑而出,耀眼之光瞬間就占領了這所咖啡廳的全部空間和角落。

就在卡蕾忒驚訝地回過身想要一看究竟的同時,德莫斯迎面大步而至,把她傾入懷中的瞬間吻住她的唇。

就在卡蕾忒轉身離去的那刻德莫斯打開右手邊的絲絨禮盒,巧妙地抓住了絆住卡蕾忒雙腳的最后時機。

禮盒里面的東西確實是那封存著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在盒蓋打開的一瞬,寶石難加掩飾的光輝就透過水晶外壁打亮了整間咖啡廳。

德莫斯和卡蕾忒的身形在圣光普照之中扭結纏吻。很長的一段時間過后,彼此才因過度窒息而放開。

默然對望,德莫斯抬手拭去卡蕾忒掛在腮邊的淚水。

“你的心被你的身體出賣了。你愛我,這眼淚就是最好的心靈寫照。”

他露出笑容,涼淡而傷感。

“為什么非要逼我?為什么把我引向絕境!為什么!”

心事被揭穿,卡蕾忒神經質地發起脾氣。她哭泣著用手臂拼命抽打德莫斯的身體,直到被他再次擁到懷里。

“不要離開我,我要你和我在一起。”

動情說著,他把頭埋在她的金絲秀發之間,有些貪婪地嗅著她身體的芳香。

她總是信心十足,任何艱險和困難都無法使她退縮;她溫婉善良,卻也有怒發沖冠之時;她細致入微,偶爾又很沖動、莽撞。

他深深了解熟知著她的一切,很久以來,他就已經認定了這個外表柔弱如蘭,內心卻堅韌無屈的女孩。

卡蕾忒的身體不再強掙,綿綿地依在德莫斯臂彎里,仿佛已經被他胸

懷他炙熱溫度融化,頃刻間失去了骨架的支撐,化為一灘軟軟的液體。

“不要再逼我,我不可以背叛荷西,背叛赫克托,不可以……”抽啜中,她的肩膀一聳一聳著。

“我沒有逼你,讓你感覺痛苦,將你陷入兩難之境的不是我,而是你自己的心!”

德莫斯說話一針見血,毫不留情地直戳她的患處。

“你不愛荷西,你只是把他當做赫克托的替身,當做一個感情寄托。這樣做對荷西是否公平?愛與光明的使者,你雖司掌塵世愛情,可你自己究竟懂不懂什么是真正的愛?”

她愕然推開他的懷抱,表情羞憤不堪,卻對他的話無從反駁。這使他更為囂張,繼續向她便靠近邊說,語速加快語氣變重。

“一直以來你都帶著王子留下的誓言活在自己想出來的幸福中,明明愛我,卻要維系對他愛情的忠貞不敢接受我的感情。我可以給你所有你想要的幸福,你的心卻被王子的枷鎖鎖得太緊。卡蕾忒,別再繼續這樣難堪的生活了……”

“住口!這和你無關——”

一聲歇斯底里的怒吼結束了德莫斯的說教。

“是!確實是我搖擺不定,是我的責任,全部都是我的錯!德莫斯,我承認一直以來自己都受到吸引而情不自禁。從今天開始,我只會全心全意對待荷西一人,不再再對你動心,也不再受你的任何誘惑,你聽清楚沒有——”

卡蕾忒在寂靜中幾秒后表態,決絕之辭更多像是自己在向自己立誓。

是,必須結束它,必須要斬斷這牽絆——

卡蕾忒再次落淚了,串串淚珠沐澤在雅典娜寶石的光輝之下,瑩瑩閃爍著星光,似是璀璨奪目的珍珠。

周圍的空氣發生逆變,氣壓越來越低,而她的身體也遭到某種力量的綁束,在沉重的空氣中無法活動。

卡蕾忒清楚,這在剎那間束縛她身體的力量,正來自德莫斯的意念法術。自己一味的反抗,一再的拒絕終于令德莫斯惱羞成怒。

德莫斯從禮盒中捧出水晶球,在他和卡蕾忒的身體間單手托起。瞬間,那球體內部的寶石光芒照亮了他們的整張臉,卡蕾忒俏麗的容顏顯得更為蒼白,而德莫斯肅然中含著憤怒的俊容卻被映得幾分獰色。

“你逃的開嗎?”他盯住她發問,口氣漸漸轉冷。

“你不是一直想弄清關于這顆寶石的全部秘密嗎?好!我現在就來告訴你。等我的話全部說完,你再決定也不遲。”

寶石的秘密?

卡蕾忒的身體無法活動,反正走不掉,索性聽德莫斯繼續說。

“數月前,也就是你們奧林帕斯神祗剛剛重生的時候,我便在人界無意中得到了這顆蘊含戰爭女神力量的寶石并把它安放于黑暗神殿里。從你和其他兩名神祗出現在雅典的那一刻開始,我就知道你們是為寶石而來。而在黑暗神殿你逃跑時誤打誤撞,差一點就能發現寶石的秘密所在處,這就是后來我肯放你出異次元的真正原因,當時的我還不想那么快便走漏消息。”

“秘密所在處……”

“是啊,你難道忘了?在我帶人急著趕到的時候,你所在的位置……”

“難道是……那

個地下密室!”

就是那個地下密室——!

在德莫斯的提示中卡蕾忒很快想到了,那個自己一度懷疑過的地方,而且自己對那個地方至今記憶猶新。因為那里,是她首次被他當眾吻唇,當眾擁入懷并扛上肩的地方!

可當時的她再如何聯想,也絕對想不到在那密室之中匿藏的竟是雅典娜寶石,那個傾注幾乎奧林帕斯所有神祗的力量尋找的終極任務目標!

然而,一切又似乎太過湊巧——

“那……你把這寶石藏于自己的神殿,打算做什么……”

問出這句話的一瞬,一股陰森的寒氣自卡蕾忒的脊骨躥出,使她不安地哆嗦一下。

還需德莫斯親口回答嗎?之前發生的種種狀況顯然已經為她揭曉了答案。戰爭女神雅典娜是提坦族中實力僅次于宙斯的女神祗,擁有她的寶石相當于傳承到她的神力源。

之前海王費盡心機將這寶石捧入掌中時也說過,得到了雅典娜的力量便可對抗圣山,取代宙斯!

難不成,德莫斯也……

“神代,我被宙斯逐出圣山,神的殊榮和人類的供奉從此與我無緣,如今卻得到力量強大的雅典娜寶石。假以利用的話,我或許可以攻破圣山的結界擊敗宙斯,成為下一任的全能之神。”

“你果然…蓄謀造反…”

卡蕾忒大吃一驚。一切事來得都太突然,令她措手不疾。

“那……那么,這和我有什么關系……”

她十分清楚此時自己的危機處境,不覺毫無底氣地問著。

“因為……我有個困惑,這個困惑是我至今舉棋不定的原因。”

德莫斯移動目光,透過水晶球的透明外壁,全部聚于里面的寶石一點上。

“最初,我收去荷西記憶令你痛不欲生本為報神代因你而遭逐的仇恨,可報復的同時卻又時時被你的勇氣和毅力感染,自己的內心也在承受萬般痛苦。卡蕾忒,我因你而困惑,我知道假如利用手上這顆寶石去挑戰奧林帕斯,無論成功失敗都將永遠失去你。”

“德莫斯……”

“今天你聽到事關寶石便來見我,說明你仍然心系提坦。卡蕾忒,你我都具有神族身份,曾經聯手并肩戰斗,愛情中本是相互吸引,誰都沒有過錯。現在我把雅典娜寶石交出來,你愿意留下來,留在我身邊嗎?我曾說過,在天涯海角就向你說過,我真正想要擁有的是你的心,你的愛!”

卡蕾忒怔怔無言對答,德莫斯又一次的精彩表白令她啞然無語,復雜的內心不知是喜是憂。

“彼此別再猶豫不決,也別讓對方痛苦下去,接住它吧,用你的雙手帶給我不再困惑的理由……”

德莫斯將手臂向前伸了伸,寶石距卡蕾忒又近了幾分,他的黑眸在神圣的流光中格外爍亮,灼灼的目光看著卡蕾忒,期待她的決定,而她則在驚愕的定格中眼睛一動不動地盯著那水晶球。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