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節外生枝

回到自己房間重重關上門,柏修背靠墻面,神色好一番的郁郁寡歡。

卡蕾忒,你說的沒錯,在我的這雙眼睛面前,任何秘密都無法掩藏。然而,無論神還是人類,都喜歡在自己內心深處留守一點隱私,一處秘密。而我帶著這樣一雙眼睛,只能和你們保持距離。我在意你們,所以不想讓這雙眼睛在不經意間窺探到你們心底的秘密,更不想你們因為我的這雙眼睛而不安,不想你們因為我的這雙眼睛而受任何的傷害——

卡蕾忒,你確實是非常出色的提坦神祗,太多男人因為愛你而陪聚在你的身旁。我也像他們那樣,卻要因為這雙眼睛,愛你而遠離你——

犖犖透進房間的神祗氣息將柏修的注意力從復雜的心事拽回現實。

討厭,又來了——

緊張地打開門,門外空蕩蕩,什么也沒有。柏修又用目光認真掃了遍走廊,依舊毫無異常。他重新關了房門。

皺眉之間,臉上的神色越凝越重。

如果我的判斷沒錯,這氣息是她的!果然,黑暗之神和海王的戰斗還是驚動了奧林帕斯!卡蕾忒,你的動作必須要快,已經沒有時間了——

周六上午,卡蕾忒吃完早餐便開始折騰自己的衣服,研究晚上去荷西的導師家應該穿哪套。

近兩日荷西來送湯時發現女朋友的精神狀態很不好,好像沒精打采,有時候還會無故走神,問她情況她回答沒事,只是失眠而已。體貼的荷西便把周五那晚的湯譜做成調理睡眠的,還特意改變了最初的計劃,周六早上沒來打擾卡蕾忒。

事實上,卡蕾忒的失眠從那天和柏修談話結束后就開始了。

出逃,她一直在考慮在計劃,并且決定與荷西再次見面的時候,把她、提坦神祗和雅典娜寶石等最近發生的一系列事穿成串全部實話講給他,因為這些都和他們的出逃計劃相關,必須讓他有這方面心理準備。

但是當面對荷西,面對他高談闊論的對著她提及他們兩個的未來,以及他的人生,他的抱負的時候,她最終把想要鼓足勇氣對他說的話咽了回去。

荷西是個很普通的人類,他所擁有著的一切都屬于人界。家庭,學業,社會關系等等,都決定著他無法輕易從這里脫離,卡蕾忒希望,他的今生還是做一名普普通通的人類便好,實在沒必要因為她在接下來的余生里終日都生活在逃亡和躲藏陰影下。

更何況,逃去哪里?哪里才最安全?才是奧林帕斯的神祗找不到的地方。

試著換上一套衣服在穿衣鏡前轉了幾個身,左照照右照照,卡蕾忒感覺還不錯,決定下午的應酬就穿它了。她這時也不再分神想著不開心的事情,還是調整心情以最佳的狀態赴約吧。

手機響了,來電的正是德莫斯!

“這幾天過得好嗎?”

從話筒那邊傳出的聲音依舊富有磁性。

“哦……還好,挺好的……”

不知不覺間內心為之怦然,舌頭出賣了她,使她在說話的時候變得結結巴巴。

“我想你!想見你,真的!”

德莫斯的第

二句便不再掩飾所有情感,似乎完全把卡蕾忒當成他自己的女人,所有表白都變成了理所應當。

“德莫斯,別這樣……我今天還有事,所以……”

聽出不對頭,卡蕾忒又要找茬掛電話。

“我要把涉及雅典娜寶石的所有事都告訴你,所以現在到我的別墅來,寶石也在這里。我派人去你的飯店接你,可以嗎?”

只要是德莫斯想辦成的事,他都會通過各種手段達到目的。就像現在,他知道用不了三句話自己就會實現見到卡蕾忒的愿望。

果然一聽到雅典娜寶石,卡蕾忒內心瞬間升出一種沖動,似乎身體里潛藏的提坦神族的責任感使命感再次被喚醒。因此,眼下除了這顆寶石,其他事情已變得不再重要,不再是當務之急了,而這“其他事情”當然也包括下午與荷西的應酬。

“好,你等我。但是……可以不到你的別墅嗎?到別的地方,我是說人少的公共場合……”

卡蕾忒還是心存戒備,試探著征求意見。雖說只是青天白日,但是一個單身女孩被一個單身男子用車接到市區以外的私人別墅的行為,還是不太好。

德莫斯那頭靜了幾秒鐘,終于作出肯定。

“那么,一小時以后,Terra Maris飯店風情咖啡廳見,我等你。”

“明白了。”

掛了電話,卡蕾忒看看桌邊的小鐘。

與荷西約定的時間是下午四點,他會出現在飯店的大堂,兩人一起去前面街區的花店選一束拜訪鮮花后再同去他的導師家中。而此時是上午剛過九點,時間充裕得很。

卡蕾忒完全相信自己可以在中午前結束和德莫斯的會見,這樣她簡單收拾一下,提個手包就出了門。

Terra Maris 距離Grand Bretagne 不遠,同屬一條街區,步行800米以內就可抵達。還有一點就是,那家飯店咖啡廳地中海復古韻味的裝潢風格和自制的甜品一向最受女性顧客的青睞。把見面地點改在那里,可見德莫斯確實有為卡蕾忒著想。

當卡蕾忒如期而至時,德莫斯已先她一步到達,并穩穩坐在一張方桌前等候,在桌上他的右手的位置放著個閉合的絳紅絲絨的正方形禮盒,三分米見寬的樣子。卡蕾忒猜測在那里面放著的是否就是雅典娜寶石?

彼此招呼著落座后便有服務員分邊端上一碟精致的黑森林蛋糕,一碟乳酪起司、兩種口味不同的冰淇淋蛋糕和水果圣代,又獻上一壺紅茶并為他們倒好兩杯才全部退下去。

這時卡蕾忒環顧四周,整個視野已變得空蕩蕩,連說話都透著回音,現在整個咖啡廳里的客人就只有他和她。

“放心吧,我已把這家店包了全場一天。寶石事關重大,我不可能讓相干的人在打擾你我,所以這里很安全。”

含笑解釋之中,德莫斯直視卡蕾忒。

今天她的衣著搭配是太空銀色A字裙衫和白色七分褲,足上一雙桃色印花魚口鞋,一頭富有光澤的頭發被攏得整整齊齊,很自然地披在肩頭和后背。

她的坐姿端莊而

優美,就像一道靚麗的風景線,或是說是一副賞心悅目的畫卷,使她總能輕而易舉牽住他的視線。

她的氣色相比剛從天涯海角回來那會又好了很多,臉上明顯紅暈煥發。這難道就是人類常說的,得到了愛情的滋潤?

是的,卡蕾忒的愛情,她和那個中國男人…

德莫斯邊看邊聯想著,心中稍稍不適。

“咳……”

被德莫斯瞧的渾身別扭,卡蕾忒局促地清清嗓,端起茶杯飲了一口道:

“我們……說正經事吧。”

“這幾天你都和他在一起是嗎?”

德莫斯聽后輕微地點一點頭,哪料想卻在張口的第一句反問出那樣的問題。

“德莫斯——”

卡蕾忒臉色登時臊個通紅,微微嗔了一聲。

“這確實是正經事,我所關心的正經事。”

德莫斯在和卡蕾忒的對視中清楚講完整句話,目光始終舍不得從她臉上移開。

曾經,他的目光總是傲然無物的,總是犀利似電凌勢如冰,那種瘆那種冷似乎在與人互望的第一眼就能穿透對方身體直入心臟,并在瞬間凝止它的跳動。可是如今,同是他的這雙眼,卡蕾忒卻從中看到了隱隱的哀愁。

一時間,她不知該說什么。也許,自己本不該責怪他。

“好,談論正事前再回答我一個問題好嗎?誠實回答!”

沉寂中德莫斯決定做出讓步,而讓步的程度僅限于事先向她征求意見。

“好,你問,我會說實話。”

卡蕾忒答應的很爽快,因為她想對自己剛才輕易向他發了火的事情做出彌補。應允的同時她的心還是有些緊張,生怕他又會不管不顧地問出讓她尷尬的問題來。

“在天涯海角時你曾說過,你心里有我,是不是真心話?”

問話出口的同時,德莫斯已經從桌上逮住卡蕾忒的雙手。

“德莫斯……你……”

卡蕾忒試著想要撤回,但是自己的力氣沒他大,掙扎幾下沒能成功。

“回答我!當時你只是說說,還是認真?”

德莫斯雙手緊緊拉著卡蕾忒的兩手,目不轉睛地盯著她的臉,神色特為嚴峻地再次重復了一次。

“我答與不答,又能如何!”

動了一番沒有成功,卡蕾忒干脆放棄掙扎。面對一副執著模樣的德莫斯,她也正色起來。

“那不過就是一句話,真或不真,說完了就過去了,如讀過的一頁書,你何必再去翻它,再去想它?我是為了赫克托,為了和他的誓言才來人界,日后我依然要和他的轉生者荷西在一起,至于心里有你還是沒你,又會改變什么?”

“當然能夠改變!如果你是認真,我抓住你的這雙手,今生便不會再放開……”

幾米內對視間,德莫斯的執拗更甚一重,手上的力度絲毫不減。然而此刻的卡蕾忒卻無論如何也發不出火。相反,德莫斯對答案對真相的極度渴求反而引起了她的心傷。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