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窺心眼瞳

就在卡蕾忒喝湯的時候,荷西坐在對面邊看著她邊問:

“這周六我的導師邀請我去他家吃晚餐,陪我同去好嗎?”

“為什么?”

“那位大教授一直熱衷于文藝復興時期的藝術研究,之前和我討論時我有向他提到你和你這方面的專長,所以這次他也有邀請你。”

“可是,我和他又不熟……”

“拜托拜托,給你男朋友個面子,動動你神祗的慈悲之心嘛!”

荷西雙手合十討好的不斷作揖。

卡蕾忒活動捏著湯匙的兩個手指扭動著湯匙的長柄。她想了一下,覺得應該答應荷西。身為他的女朋友,她的確有必要盡義務,陪自己的男朋友社交應酬一下。

“好,到時候我們再聯絡定碰頭的時間。”

“沒問題!”

卡蕾忒的應允讓荷西松口氣,他這時安靜下來,單手托腮很滿足地看著卡蕾忒繼續一口口吞下他親手煲制的湯。

果然,喝了一氣后,卡蕾忒的臉頰開始升起一團惹人的粉色,瑩瑩的鼻尖也冒出微微的細汗,不禁讓荷西相信這加了中藥和大連高檔海參的烏雞湯真的比之前的湯起效迅速。

卡蕾忒,我沒有學長那樣的實力和財力,也許不能把最優越的生活帶給你……可是,我愛你,和他一樣愛著你!甚至,我比他更愛你——

想著想著,荷西自然而言回憶起三天前的那個黃昏,他像平常一樣,看望過傷愈的柏修后習慣性在大堂區域多留了一刻,不想真的盼回了卡蕾忒,同時也看到了那一幕,她和自己的學長立在飯店之外,彼此的身體越來越近……

可以說,當時荷西沖過去是有備而至,動機很單純,就為斬斷學長的癡心妄想!

可是,拉長身體間的距離很容易,思想上的距離呢?拉得遠嗎?還是,越使勁拉反而會越近?荷西似乎沒有自信和把握。

他承認,自己的女友卡蕾忒溫柔而美麗,純得像一汪清水。而自己的學長俊逸而富有,在巴黎讀大學時,他泡妞的本事已經令一心只讀圣賢書的荷西瞠目結舌。只要他想,還沒有得不到的女人。當然,倘使他不要了,不管用什么手段,依然能甩掉不喜歡的包袱。

假如自己的學長和女友在一起時間漸久,俊男配靚女……

荷西無法再設想下去,慌忙打碎自己頭腦中的種種猜測。

說不清究竟從何時起,他心中開始有了一種巨大的壓力,這種負面力量時常令他透不過氣,甚至半夜突然從惡夢中驚醒后便再也無法入眠。

然而荷西也確認無疑,這無形的心理壓力的產生正是因為自己身邊的那兩位,因為他們的超凡和優秀……

門鈴響了兩聲。

“你喝你的,我去開。”

荷西站立起來,殷勤地跑去開門。進來的正是柏修。一見荷西,就笑著打趣 。

“又來送愛心湯嗎廚神?你每天倒真是準時。”

“你來的正好,嘗嘗我今天為卡蕾忒煲的這道。”

“可饒了我吧,我一個大男人被你灌怕了!”

早在柏修帶著荷西逃出海底神殿回來自行療傷的兩天,荷西就已經在每天看望柏修時帶上了他親制的補湯,當時荷西家人寄的食材還在天上飛著,所以為柏修做湯的料子沒有現在卡蕾忒的繁多花樣,只有單一的雞湯和豬骨湯。

卡蕾忒也已喝得差不多了,

荷西就把余下的湯水放進一個碗擺到桌上,然后收拾起餐桶起身離開了飯店。

“你的身體如何?從海底回來以后,我都沒有正式向你道歉。”

房間里,卡蕾忒和柏修又都坐下時,她就表情很認真地準備好向他說“對不起”,心里還為在海王神殿自己刺傷他的事內疚。

“都過去了,你忘了我的雙眼是干什么的?當時,從你拿著刀向我走過去的時候我就已經明白你的心意了,你是由苦衷的,也怪我當時考慮不周,最后反而拖累了你。”

“明天荷西再來時我們一起吃頓飯,我們兩個還是要好好謝你。”

聽到卡蕾忒的提議柏修沒有馬上作出響應,他收起和暖的笑容,表情轉為幾分嚴肅,兩點琥珀金眸看定面前的翹楚女孩。

“你還沒做好準備……”

“啊?你說的……是什么?”

“我是說,你和他的未來,打算怎么辦?”

看到卡蕾忒臉上顯出的疑惑,柏修干脆不再打啞謎。

“我和荷西……老實說,我還不知道,到底該怎么辦……柏修,我完全還沒計劃……”

卡蕾忒臉上再次騰起烏云,她確實沒有說謊,如果早就有詳細的規劃,剛才荷西向她說起“見家長”的那時她就不會因憂愁而皺眉了。

“你該做打算了!你我都清楚,終極目標雅典娜寶石在人界現世,圣山方面一旦得到消息,神祗們很快就會集結到這里,到時候你恐怕沒有機會全身而退!”

“柏修……你是要我……逃走?”

卡蕾忒感覺不可思議,從他剛才那句話中,她聽出個很明顯的問題。

“關于找到雅典娜寶石,你是不是還沒有向宙斯匯報?”

盯著柏修慢慢問出這句話的同時,卡蕾忒卻在對方嚴謹正色的臉上自行尋了答案,一時間她更為震驚。

“這可不像你一貫的行事風格啊。知情不報,要是被大神發現……”

“我清楚自己在做什么,你想過沒有,假如我從海底神殿出來后立即上報圣山,無論最終以何種方式取回寶石,作為行動參與者一份子的你,還會再有機會與荷西遠走高飛嗎?所以說,你的時間已經不多了,這也是今天我來找你的目的。”

“原來……你一直都在替我考慮……謝謝。”

言謝的同一時刻,卡蕾忒內心還是存在諸多的疑問。她了解同伴柏修,一定是有極其特殊的情況,否則一向循規蹈矩的他絕不可能作出這樣的舉動。

哪里不對勁?到底,又是什么特殊情況——

大腦飛速思考判斷間,卡蕾忒鬼使神差地記起他們這個團隊剛來登上人界土地的那幕情景。

在看到無際荒涼的廟宇時,柏修臉上呈現的反常的表情,不正是像他現在的這般嗎?

隨即,卡蕾忒也鬼使神差地想起當時他那有些奇怪的提問:

“卡蕾忒,你知道我們為什么會順應宙斯的意志,選擇在這時候覺醒嗎?”

此時此刻,記憶中的這句提問竟變得如此詭異起來。

“柏修,奧林帕斯,不,神族…是不是將有事發生?”

卡蕾忒謹慎地做出反問,同時,她感覺周身居然有些毛骨悚然。

對于她的執著柏修無奈地報以一許苦笑。

“那些……又與你何干?”

停頓幾秒,在她愕然無語之中,他吐

字清晰的繼續說起來。

“當初你對我說,你來人界的目的不過是以尋雅典娜寶石為幌,找真正的機會和你愛的人相守。如今我告訴你,趕在眾神到來之前逃掉是你唯一的機會。如果你想與荷西握住這一世,你就絕不可再拖時間!”

柏修的視線終于從卡蕾忒的臉上移去,轉而停在她手邊的白瓷碗上。碗里面,盛著荷西留下的雞湯。

“荷西是不錯的人類青年。作為提坦同族的我本不該鼓動你做離經叛道之事,但看著你和他一步步走到今天,我不得不承認你們的幸福確實來之不易。卡蕾忒,如果你想,就要珍惜他,珍惜你們的愛情。除非……”

柏修話說到此處再次停頓,而且這次的停頓時間比前面那個停頓的明顯長了很多。他的視線漸漸抬高,最終,一對金眸久久望定卡蕾忒的前胸。

“他果然還是走進去了……我在你心中所看到的另一個身影,便是你至今還為去留猶豫不決的原因吧……”

被柏修一語點破心事,卡蕾忒有些窘,對于他口中的“他”到底指誰她自己能不清楚?臉色“砰”地漲了紅,目光流離間,不住左顧右盼。

“我……我該怎么辦,柏修?”

卡蕾忒明白,在“心靈捕手”面前根本沒必要自欺欺人。

“是啊,你該怎么辦……美女成長路上常遇的煩惱,就算是人類也會碰到這樣那樣的誘惑,何況是你這么出色的提坦神祗,如果能做到不忘初心就是最好。”

柏修像個閱歷豐富的兄長,諄諄教導寬慰著卡蕾忒。

“謝謝,其實我并沒你們認為的那么出色那樣好。我很任性,性子急,做事不管不顧,不認真工作,經常給別人帶來困惑,我還……”

卡蕾忒因柏修對她的肯定而不好意思,她變得語無倫次,直到注意到柏修目光專注一直處于認真聆聽的狀態,面帶親善的微笑,她才認識到自己的局促和不安。

“我還很愚蠢,很貪心……”

小聲說完最后一句,她感覺心里舒服多了,像卸下沉重似鉛的擔子,心里瞬間輕了許多。

“當然,就算我不這么解釋,你也明白我的意思,你的眼睛總是教人無法藏住秘密。”

“是啊,所以……和我交流是不是很沒意思?”

柏修突然一轉話題。

“哎?”

卡蕾忒一愣。

“我總能事先知道你心中所想所念的一切,使談話毫無疑問和懸念,這樣的交談因而不能成為一種交流?”

“不不,我不是那個意思,我知道你的好意,可………你今天到底怎么了?”

卡蕾忒聽出柏修話里的自嘲,解釋之間她越發感覺柏修真的好反常。

“沒什么……”

柏修站身避開卡蕾忒投來的關切的目光,幾步便走到房門前。

“我只是想來忠告你,你終是會做出選擇,選擇和誰繼續走余下的路。因此在眾神集結之前,在圣山未知的變數到來前,盡可能遠走高飛,越遠離越好——”

“柏……柏修——”

柏修說完快速拉門走出去,不等卡蕾忒再多問什么,像逃似的,飛一般進入了對門他自己的客房。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