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二章 情緣情劫

“德莫斯…”

一聲淺淺呼喚像從沉睡中初醒,把德莫斯的視線簌地拉回到海岸上的珊瑚床。

卡蕾忒已經張開眼簾,神色稍有疲憊。

“你終于醒了睡美人……”

德莫斯蹲下來靠近她的臉,刻意壓制異常激動喜悅的心情。拉住她的一只手,他聲音輕柔地說了一句。

“……嗨,你還好嗎?”

她帶著潺潺的微笑目不轉睛地望他,笑容還是像從前那樣美,那樣醉人。變得清澈的眸間俱是他那張俊臉的影像,神色不再焦慮,不再悲切,全部被款款溫情填滿。

“我還好,非常好。你呢懶惰公主?你真的睡得太久了……”

蘊含真情的對話并不需太多的修飾,再簡單直白,也會達到精彩華麗的效果。正因為曾經并肩作戰,德莫斯和卡蕾忒之間的關系已經大有轉變,變得不再敵對,變得更像一對交往已經多年,彼此頗有默契的舊友。

——

返回人界雅典的中途,德莫斯利用法術為他和卡蕾忒重新換好暫新的衣裝。

Grand Bretagne 立于眼前,他和她幾乎同時止住腳步。立于臺階前,他的身體向她靠了又靠。

“嗯…”

卡蕾忒極難為情,本能感覺到德莫斯正在接近過來的嘴唇,攜著火熱的雄性氣息,她急忙低了頭躲避。

“…謝謝你……救我回來。”

“我并不想聽這些道謝的話……卡蕾忒,我至今都在懷念聯手海戰時你那一吻,也永遠都會記住你的話。你說過,你心里有我,對嗎?”

“……都忘了吧。我們,已經回到了現實世界,不是嗎?”

卡蕾忒清楚德莫斯并不會就此放棄,于是率先表態,擊碎他所有的幻想。可是,此時態度冷卻下去的她,心中居然有種難以言喻的澀痛。莫非,那痛是內心對自己口是心非的譴責?是對自己欺人終自欺的懲罰?

德莫斯顯出幾分詫異,詫異于卡蕾忒的熱情何以淡退得這么快。

“卡蕾忒——”

聲音從高高的石階處傳出。荷西的步伐像是流星趕月,急急沖到卡蕾忒和德莫斯之間。

“你……怎么在這?”

卡蕾忒感到意外。

“和柏修一起從回到陸地后我每天都會來飯店。一是柏修的傷需要有人照應,二也為等待你的消息。”

荷西對她笑笑,臉上表情現不出沒有太多驚喜和激動,依舊溫和如故。當他將目光轉向德莫斯的時候,那過于平靜的神態所表現出更多的便是十足的冷淡和反感。他的眼神犀利非常,似乎正在盯緊德莫斯的每個動作。

“多謝你學長,是你救了卡蕾忒。改天我一定親自登門致謝。”

“不必了。”

德莫斯又怎會感受不到荷西對自己的仇視,也象征性的禮貌應付一句。

“那么,告辭了。”

德莫斯又看了看卡蕾忒,隨后在她的目送中轉身準備離開。

“等一下!德莫斯……”

卡蕾忒追了兩步,等他停了身,自己卻欲言又止。

“我知道你想說什么。放心,那件事我自會有所交代。過幾天方便時間,我聯系你。”

“好……”

從德莫斯面容之中的鄭

色卡蕾忒明白他話里的“那件事”指的是什么,于是對他重重點點頭,才跟著荷西登上一連串的臺階,轉進了大堂的玻璃大門。

這回,換德莫斯默默目送了那對情侶的身影消失在飯店大堂的一角。他感到非常失落,口中發出一聲長長的嘆息。

我幾乎忘了他的存在。他,才是你對我態度逆轉的根源吧。我突然很懷念,懷念那個天涯海角,那個唯一可以與你獨處的世外桃源——

卡蕾忒,我拼盡性命救你回來,為何又要親手將你送到另一個男人的懷中?這究竟是什么?是你我的情緣,還是你我的情劫——

帶著失意和不甘,德莫斯利用“空間瞬移”眨眼現身在他的繪畫工作室里。站在一間畫室屈指算來,他才發現關于那副祝福女神的畫像自己已經錯過了和雇主約定的交畫日期。

完了,這下又得罪了一位“上帝”,還要賠付相當一筆合同違約金。

事雖如此,德莫斯依舊不以為然。

一股熟悉的醇香味道熱騰騰地沖進德莫斯的鼻腔,味道來自廚吧,正是他忠心的侍從諾亞調煮出的醇黑咖啡味道。

太好了,大家都平安無事了——

德莫斯心頭的霧霾終于被這香濃的味道沖散,他笑出了歡樂的聲音。

大海的故事講到這里已近尾聲,剔除罪惡,它又恢復了往日的和諧與莊重。

每當潮漲的夜晚,行船的人們都會聽到海面上傳出的陣陣螺音,似是嗚嗚的汽笛,清清或隱隱不斷,如歌如訴,那便是人魚王子特里同在思念遠方的親人與愛人時所唱響的心聲——

——

荷西每天下午都去卡蕾忒所處的飯店房間,為女友送美味可口營養豐富的羹湯。

“今天又是什么?”

傍晚五點,荷西帶著問候準時出現。他進來剛放下手提的保溫桶,卡蕾忒也不客氣,大咧咧湊上來伸手就要去掀保溫桶的蓋子。

“饞貓招打!”

荷西眼尖,輕輕一掌打回卡蕾忒的貓爪子。

“這里這里!我大老遠過來,也沒有犒賞……”

他對著她指了指自己的嘴。

卡蕾忒笑嘻嘻踮腳快速吻一下荷西的嘴唇,然后又把目光瞄向餐桌的食桶。

“不行,太敷衍,這個不能算數!”

“內,澳巴~”(哥哥啊……)

卡蕾忒用撒嬌的口吻搬出從韓劇里學來的一句韓語抗議了一下,然后重又含羞送吻上去。

才剛剛碰到荷西的嘴唇,她整個身體便被他緊緊摟抱住,他重重的吻她,持久而用力。

“像這樣的,才算過關!”

濕吻持續了一段時間,荷西才放開卡蕾忒。

“真是的,就為喝你一口湯,我居然要賠上身體,出賣色相……”

卡蕾忒眉頭皺皺,撅起櫻桃嘴。

“喂喂,只是親一下,哪有賠上身體……不過,等你身體徹底好了,我們倒是可以試試……”

荷西表情變得曖昧起來,他伸出兩只手,十根手指靈活的動個不停,壞笑著在卡蕾忒眼前裝樣子。

卡蕾忒強忍快要噴出的笑,紅著臉把頭扭到一旁不再理他。

“所以寶貝,為了我們的幸福,你一定趕快好起來,現在快點來喝湯吧。”

荷西鬧夠了,親手擰開保溫桶的蓋子。

一股香氣特別的味道從光亮的不銹鋼內膽中散出來,飄著油花的奶色湯水就靜臥在容器里面。濃濃的汁液裹著白的蘑菇,黑的木耳,紅的枸杞,以及其他幾種卡蕾忒叫不出名的食材,樣子肥美甘純,令她頓時胃口大開。

荷西用保溫桶的套碗盛了一些端到卡蕾忒面前,她馬上淺嘗了第一口。

這是一種很難用語言去形容的絕美味道,肉的濃厚中隱隱帶著中藥的草香,咽一口下去,唇齒之間也會久久存著那綿綢悠長的香味。

“哇!好棒哦,這回又是什么湯?”

卡蕾忒又飲了幾口,才問荷西。

“烏雞百藥湯,給你補補血。”

“荷西,我已經全好了,你不必再熬湯給我了……”

卡蕾忒喝著喝著勺子停住,她有些過意不去。

她生活的地方是希臘,很多煲湯的食材本地根本沒有,全靠荷西在中國的家人通過國際快遞閃運到這里,為了保證食材的新鮮,運費自然不菲。

“你只喝了三天而已,要堅持喝才會有成效。放心,我媽是南方人,她有很多祖傳秘方,針對不同病癥用不同的煲湯配方。相信我,還要喝一陣。”

荷西所言確實不虛。他出生于中國心臟地區,是在皇城腳下長大的祖國花朵,父親是地道北方土著,而母親則是溫婉賢惠的南方妹子。南方人善喝湯,一日三餐不能沒湯,所以南方人無論男女,大多保養得皮膚細潤身材好。而善喝湯,首要便會煲湯。

就拿眼下卡蕾忒飲的這道來說,取新鮮的烏雞整只剁塊滾過開水,焯血后與泡開的香菇木耳冬筍紅棗連同生姜片一并放入燉盅中燉一個上午。

因為是提氣補血的食療方子,所以這湯之中還要加入當歸、黃芪、熟地、枸杞和淮山藥。

又聽說是給未來的洋兒媳,荷西的母親便特地多寄來幾只大連的刺參,因此在今天的這頓烏雞湯里,荷西便加了一只海參進去。

“真的不用了!雖然只是三天,也花了你和你家人不少錢了,再這樣我會不安的。”

卡蕾忒畢竟誠懇,終于忍不住說了真心話。

“別在意那些。你是女生,錢的問題不該由女生來操心。你啊,就安心的享受你的湯,養護你的身體,這可不是為你自己哦。”

荷西說話又倒了一碗給卡蕾忒。

“……謝謝你們,你和你父母對我真好。”

“用實際行動來報答我們吧!等你身體養好了,趕快隨我回家見家長,以身相許報答我,生個混血小精靈報答我父母,呵呵……”

荷西談笑自如,說到最后自己傻笑起來,很是陶醉于自己編織出來的美夢里,絲毫沒有意識到在尋常人家眼中最為平淡普通的未來規劃,如今對于卡蕾忒這個擁有特殊身份的提坦神祗來說,似乎真會是個觸手不及的“夢”!

“唔……好……”

又被荷西碰到了敏感神經,她的表情發生了輕微的變化,憂憂蹙起了眉。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