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一章 回生良藥

“不!我絕對不會走——”

珊瑚床邊,德莫斯的意念波也回復得尤為堅決。俯身下去,他抱起卡蕾忒,讓她沒有知覺的上半身靠在他的懷中。

“我不會走!我本為你而來,現在你要留在下,那我也不會離開,我就陪你在這天涯海角相守,在這世間情侶心中向往的浪漫之地中相隨,直到分不清白夜,直到彼此的肉體化灰化煙,好么…”

“德莫斯……”

卡蕾忒的意念波靜下來,像是被他感動。

“我愛你,真的愛你!你一直都懂,卻也一直在逃。這下好了,我們同在這方天地中,無論你愛或不愛,都不會再次躲開我。而我呢,不管你愛或不愛,也不必再次辛苦地追下去……”

德莫斯的意念波也在這里停住,他已再次哽咽,實在無法將意念傳遞下去。

“哎……你何必如此!你又怎知……我心里面沒你……”

卡蕾忒的意念波做出一個長嘆,傾語娓娓轉到最后,那意念之聲更是輕得可憐,然而卻被德莫斯捕捉個完完整整。

愴傷的表情被瞬間而來的驚愕凝了幾秒,德莫斯的神色才逐漸恢復平靜。他不再發出任何意念波,而是用手為卡蕾忒重新整順了長長的頭發和睡姿,面帶溫柔卻悲哀的淺笑。

特里同就站在一旁。他無法直接進入卡蕾忒和德莫斯之間的意念界,因而無法得知他們兩個通過意念波都在說什么。

特里同注視著德莫斯摟著卡蕾忒,悠悠輕晃他們兩個的身體。特里同眼中,德莫斯那過度悲傷的軀殼極像一個陳年老鐘的鐘擺,因鐘表內部零件的銹化以及發條動力的缺失,只會做著僵固而漸近停止的擺動動作的腐朽鐘擺。

一陣大風平地卷起,嗚嗚戚戚的聲響和這“天涯海角”幽辟的氛圍顯然極為不稱。狂風陣勢囂烈,折斷了玉樹梢頭的翠枝,碾碎晶石地間的花蕊,一時熒光撲散,遮天亂舞,似乎整個世界就要被莫名的風摧毀,再次吹回到混沌的原始之初。

只有身為神祗的特里同明白這風正是黑暗之神的發瘋所為,但他還不想阻止這失意者的肆意破壞。如果這是他現如今僅有的發泄途徑的話,那么便由他去吧——

狂風,隨著時間的點滴流失緩停了凌虐的勢頭。過度的法術消耗以及過久的演幻時間都使德莫斯自身的氣力接近枯涸。

待螢色花粉淡去之后,特里同的視野才重新清晰起來。

就在前方,德莫斯的身體已不再擺動,而躺靠在他胸前的卡蕾忒也維持著老樣子,冰涼的身體沒有半絲聲動。

突然,特里同被德莫斯一側眼角閃亮的東西所吸引。那閃亮的東西只是很小的點滴,而且剛剛展露出頭,便從那半張被凌亂黑發遮蔽著的,從前總是俊逸張揚此刻卻神色低靡的臉龐迅速滑落下去。。

那是黑暗之神的眼淚——

特里同異常肯定——

那淚水正是德莫斯最為真實的情感寫照,也只有他真正的愛人才會令他如此哀慟,如此動容——

向前幾步,特里

同故意與德莫斯挨得更接近了些。盯住對方的雙眸,他終于尋到想要得到的證據。

淚水的源頭,在那雙哀若冷灰的眼睛里,兩只黑色的眸子依舊深邃清晰,如宇宙中寂靜的繁星辰河。

沒錯,他對卡蕾忒的愛確實是真!只有心無雜念地去愛,才會擁有這種清澈的眸光——

一切猜測已確切無疑,特里同總算得以安心。

“黑暗之神,不要這樣!卡蕾忒……還有救!”

特里同說完這句,德莫斯才慢慢動了動頭。從他毫無表情地神態中特里同僅僅讀出了不屑和質疑。于是,他再次重復一句,面色誠懇。

“相信我!我可以喚醒卡蕾忒。”

“你是在開玩笑,還是不愿我留下?如果真還有辦法,你為何不早施展……”

特里同付諸一笑,但這次,他的笑容格外鮮明堅定。右臂一揮,他把卡蕾忒身體上空轉著的螺號取到掌心。

“特里同,你那螺到底是……”

“由于使用了‘裂魂術’,卡蕾忒的元靈一分為二,一半滯留于她的體內,一半脫離肉身助你海戰。而我一直以來都在用不間斷的螺音穩住那離殼的元靈,才使它在戰后耗盡神力源也沒有灰飛煙滅。現在,這離殼的半個元靈便存于我的螺號內!”

聽到這德莫斯才回想起來,就在自己扳起卡蕾忒上半身的時候,那只原本就一直浮在她眉心上方的螺號就自動飄到更高處轉動著,一直未曾離遠她的身軀,也一直沒有停止自行吹奏。螺音始終很輕,就像尋常人耳鳴一樣的低分貝。只是當時因為心情不佳的緣故,德莫斯一直顧不上在意這些。

“那我們接下來要怎么做,卡蕾忒才會徹底醒過來?”

德莫斯聽到關鍵,趕忙追問起來。

“接下來……只缺我的兩樣東西!”

特里同的面色突然變厲,一對瞳仁驟然回縮。他緊攥了螺號,用鋒利的螺口邊緣劃開另一手的手腕。

“你在干嘛——你瘋了嗎?為何自殘身體……”

德莫斯看到特里同腕部正噴流不止的鮮血詫聲對他大叫,然而叫到后來聲音便沉了下去,他再次驚呆于眼前不可思議的一幕。

血從特里同的傷口涌出后并不似常規那般往下落,而是化作一粒粒飽滿紅潤的圓珠,閃著奪目的光輝如同晶石,圍著特里同的身體飄飄蕩蕩。

這時的特里同滿眼含淚,隱忍的傷痛不適感使他的五官微微抽動。那淚水在奪眶而出的一刻也沒有流下去,繼而化為透明的微小晶體。這兩色晶體很快就混合到一起浮游著,始終聚在特里同周圍。

“你難道沒有聽說,人魚的血淚是起死回生的良藥?”

答完德莫斯的疑問,特里同抬雙手把螺號的吹嘴放入口,他一邊“嗚嗚喁喁”地吹起來,一邊隨那些血淚化晶的顆粒升到高空。

螺音漸漸嘹亮,螺號整體發出一種強烈的亮光,五色交輝,煞為奇特。在螺音節律的伴奏下,整個天涯海角內山川花木本身的熒光更盛了一重,好像受到螺音

的召喚和螺號發出的光輝共鳴起來。

空中,特里同的血淚之晶在這個時刻彼此挨近,漸漸匯攏為一個光球,閃著和螺號發出的鱗色相同無二的五色華彩,最后從半空一個飛躍,落入卡蕾忒半僵的軀殼內。

“裂魂合一!元靈歸位——”

斷然結束吹螺,特里同自空中高聲朗朗喊了一句,隨后鼓勵道:

“努力睜開眼,卡蕾忒!快,為了愛你的人……”

鼓舞著說完這句話,特里同飛身落入下空的海水中。彎下頭沒水一個大翻身間,他已變身為一條人魚,從海中高高翹起閃著鱗光的魚尾。

德莫斯察覺到卡蕾忒的身體正在悄然發生變化。就在光球進駐她的身軀后,一股氣息獨特的力量便舞起了她的長發和裙擺,像是一陣奇異的暖風撫慰了她,使她周身的體溫開始緩緩的攀升了。

“撲通——撲通——”

德莫斯聽到了在她體內那顆熾熱之心的心跳聲,節奏規律而有力,再次充斥著盎然的生機。

“我的神!你好轉了,終于好轉了——”

德莫斯自然萬分激動,他站起來把卡蕾忒放回到珊瑚床上再次細細審查。

她的臉色和五官一片瑩潤,周身外傷已愈合如初,肌膚也重現了光澤和彈性。

德莫斯長出口氣,總算真的安心了。

“謝謝你,特里同!沒有你,我真的不知該怎樣救回卡蕾忒!”

轉眼看向已化為人魚的海族大王子,由衷地說道。

“只是,身為海族神祗,你為何如此幫助我和她?”

德莫斯至今感到疑惑,索性趁現在問個清楚。

“當初,是我以迷魂螺號將卡蕾忒拐進海底曾向她承諾,定會護她安全,因此我對她有責任。而且……”

特里同頓了一下,酒紅色的眼眸專神地望向卡蕾忒,閃爍的眸光充滿深情與不舍。

“我很喜歡卡蕾忒。神代,忒提斯女神從圣山返回海洋后,終日向每位海族神祗們提及最多的就是她的女兒。那時候我就對這個素未見面的妹妹產生出太多好奇和幻想。我相信,這個妹妹一定會像她的母親那樣,美麗而溫柔,善良并端莊。這一世,終于有幸與她相識,就算要以生命為代價,我也愿守護她……”

“特里同……”

“黑暗之神,我最先沒有使用人魚血淚施救的原因,是因為對你進行考驗。如果你也是像海王那樣野心勃勃的神祗,我斷不會費勁心力去喚醒卡蕾忒,而寧愿她永遠留在與世隔絕無爭的天涯海角。”

“明白了……真的感謝你!”

德莫斯認真聽完,鄭重地對特里同點點頭。

“那么,請永遠珍視她,愛護她!拜托了——”

特里同上身向后倒去,一轉扎入深海之中再也不見蹤影。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