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章 裂魂法術

德莫斯騎在海豚身上只覺腳下像生出兩只翅膀,駕起他飛馳而去。他緊閉著眼,怕時間長了雙目被海風澀干,濕潤的冷風從他耳旁呼呼掠過很久一段時間后飛行才停住。

睜開眼的那刻他呆住了,真不曉得自己究竟被帶到了什么隱秘所在。

這里,上空的天和下方的海,還有陸地上的植物全部都是徹頭徹尾的藍色,在這莊嚴神圣的色彩間又散發著朦朧而慵懶的熒光,讓他頓覺有如踏入仙谷的飄悠恍惚感。

德莫斯將信將疑間從海豚背上跳到陸地。腳下,他只看到茶白色的水晶鋪出一條條細長綿延的小路,其間偶有盛開的藍色透明的三瓣花朵點綴。極小心邁開一步,朵朵藍花立即被他雙腿間帶起的微風吹散,在清澈的空氣里輕盈地化為熒粉,而地上閃爍微光的茶色碎粒便發出陣陣悅耳寧神的脆響。

若不是親眼所見,德莫斯也不相信世間真會有這么個清幽的好去處,心靈上剛剛被戰火留下的余震此時已完全平息。不僅如此,在這個曠世仙幽的奇特魅力洗禮下,貪、嗔、欺等欲念都會縮退為灰垢與塵埃,然后隨風散去,最后只留下心靈中最為純粹的凈與靜。

“你終于來了,黑暗之神。”

氣氛異為安靜,除了極其微弱卻奇特的螺音一直在空冥之中響奏著,因而特里同的嗓音也不乏清晰。

德莫斯立即循聲沿著水晶路走上來。

“是你把我帶到這里的?”

“不錯,是我以螺號之音作為指引,讓那對海豚帶你來,為的正是她…”

特里同與德莫斯對話一句側了側身,亮出身后方的一床七彩珊瑚巖,巖石上躺的正是德莫斯一直苦苦尋覓無果的卡蕾忒。

德莫斯大步流星奔跑過去。

沒錯,真的是她,穿著水戰時德莫斯所見的宛如水中之花的白紗長裙安靜地沉睡著,兩臂抱于胸前食指輕輕交叉在一起。在她額頭上方,特里同的螺號在和她眉心間隔一段距離的位置凌空懸浮。不知它的主人使的什么法術,那螺號竟自己一邊緩慢的自轉著,一邊發出低沉的螺音。

她的容貌還是那樣清婉醉人,眉目間悠蕩著一絲釋然而欣慰的淺笑,緊閉的雙眼眼角瑩瑩潤潤,教德莫斯瞬息憶起她的身影被海浪擊碎前離別的淚光。

沒錯,是她,真的是卡蕾忒,那朵潔白優嬈的水中花——

“卡蕾忒!”

德莫斯急切呼喚她,舉手去握她的手卻電擊般彈回去,因為觸摸到的那份冰冷真正使他感覺恐懼。他又看遍她周身血淋淋的傷口,手指顫抖著,自始至終沒有落下的勇氣。

“想必你已經知道她被附有歐拉士怨靈的魔琴襲擊的事。雖然最終魔琴的力量得到銷毀,但她…”

特里同上前一步,郁郁做出陳述。

“是你們!又是你們海族所為——”

德莫斯的神態隨著特里同訴說的節奏發生著變化,兇惡的兩眼中那點明朗的黑魄逼緊特里同,就像獵槍的準星精確地向獵物瞄了準。

“你……居然怪罪我們?”

特里同輕笑德莫斯的不知好歹,尤是注意到他在爆發雷霆的時刻右手習慣地召出了武器“毀滅”長劍時,特里同表現得更為鎮定和冷淡。

“黑暗之神,老實說我對你并不很了解,但是只對你孤身闖入海底神殿,不惜以

提坦神族的至寶換取心愛人的舉動,敵對的我不得不為你的膽識與魄力折服,可是如今,我看到的完全是個沒有責任感,滿心充滿戰爭欲與權欲的粗莽神祗!我問你,在你心中,卡蕾忒遠和雅典娜寶石相比哪個更為重要?你最珍視在乎的,究竟是至高無上的權力,是萬神之神的王位,還是和卡蕾忒的感情?”

“…我…”

德莫斯完全語塞,俊挺的五官溢滿羞愧,這是他頭一次被個孩子問得訝然失言,而且問的問題居然一針見血。

特里同的提問雖然有條不紊,態度和語氣保持不溫不火,但蘊含其中的殺傷力遠比憤怒更加兇狠更加強硬,將德莫斯的自尊毫無情面的逼向絕境。

等待中,特里同的表情因無奈而變僵。走近卡蕾忒,他眼神悲傷地凝望沉睡中的她。

“卡蕾忒的心…從進入海底神殿起就一直牽掛你的身上。她渴望見你,卻又不想你為拯救她而涉險,矛盾的內心時時承受著無比痛苦與煎熬。而你呢?你到底在做什么!你進入海底神殿難道只為和海王爭奪雅典娜寶石的歸屬而不是救她嗎?如果真是這樣,你真是辜負她了,不僅辜負她對你的信任與寄托,還辜負她在生命逝去的最后瞬間對你的守護。”

“守護…”

“是啊,你應該早就看出來,海戰之時現身助你的,并不是卡蕾忒的真身對嗎。”

看到德莫斯臉色暗然,特里同停一下繼續做出解釋。

“當初在海底神殿,卡蕾忒因設計救你被海王識破引來殺身之禍。遭魔琴重創后為帶她避開敵人,也為了爭取多一分的時間等你,我只好帶她來到這里,在眾神統治的時代被稱為‘海之盡頭’的地方,也就是人類口中常常提及的‘天涯海角’。而身受重傷的卡蕾忒卻時時惦念著你的安危,為助你戰勝海王,她求我使用提坦神祗法術中最為危險的禁忌‘裂魂術’分出她的一半元靈,并以螺號之音將那半元靈送到你的身邊……現在黑暗之神,你應該明白你和海王戰斗的時候這邊卡蕾忒所發生的事的一切始末了吧。”

一口氣將整個過程清清楚楚講完,特里同便安靜下去,在沉默中那雙酒紅色的眼眸始終對準德莫斯,認真看著他的表情和舉動。

事實上,自從聽到特里同嘴里說出“裂魂術”這個名詞后,德莫斯的耳朵就再也聽不進任何只言片語。

不消對方再多解釋,德莫斯知道后果。

元靈,即人類常說的靈魂。無論什么原因,主動或者被動,提坦神祗的元靈一旦脫離肉身就會非常消耗精氣和自身的神力源,況且是在肉身受重傷的情形下。

如今卡蕾忒又拼力將元靈分出一半飛回位于極遠之處的德莫斯身邊,利用元靈的神力源為其療傷后與他合力對抗海王。諸多不利因素合在一起,使神力源消耗過大。

說不定,那一半元靈已經……

德莫斯只覺眼前忽地一暗,全身癱軟在珊瑚床畔。

直到現在他都不敢相信那種必然的結局,卡蕾忒的那半元靈已經灰飛煙滅,永不存于世上!

腦中再次回放的片段便是她立于海面逐漸散去的身影和決別時的潸然之淚。

“你注定要與卡蕾忒失之交臂!你們的愛情會有花無果,戀人將陰陽永隔,永遠無法走到一起!”

“你最終失去的乃是被你認為最寶貴

的東西,輸的比我還要慘!呵呵呵呵呵呵……”

美杜莎自絕前的詛咒在他的耳旁惡惡重復起來,波塞頓死前詭異的笑聲為之相伴,攪得德莫斯的頭快要爆炸。

你們都在嘲笑我的愚蠢,嘲笑我必輸的結局——是我輸了,我真的好蠢,而我卻是付出了最慘重的代價才領悟到這樣的結局——

滿心愧疚悔恨,德莫斯悲切至極,沉重的頭顱向卡蕾忒一動不動的軀體靠近。當德莫斯的臉最終靠到她交叉的雙手的那一刻,那發僵而已冰涼的皮膚立刻讓他身體像是受了驚嚇一般猛然抖了抖。

“卡蕾忒……回答我,和我說話……求你!”

德莫斯慢慢合上目光凄暗的兩眼,又靜了好一會兒才對著她沒完沒了說起來,聲音卻緩慢而輕悠。

“我只為你而來……這是真的!我潛入海底,與波塞頓死戰,真的只為了你……雅典娜寶石不算什么,權利不算什么……從始至終我想得到的就只有你,僅你而已!請你相信我!求你答我……答我啊……我確實是個傻瓜,是個混蛋……我居然不知你會對我有如此多的期盼……我負了你!是我負了你……”

“德莫斯——”

就在德莫斯失神地靠在珊瑚床邊如自言自語那樣反復小聲念叨的時候,卡蕾忒的身體發出一聲清晰的呼喚。

“是你嗎?卡蕾忒?你終于應我了!”

德莫斯立刻抬起頭看向她。雖然她還是保持著平躺的姿態紋絲未動,眼睛也一眨不眨,可德莫斯還是呈現出異常興奮的神態,不停大喊著:

“特里同!快看,卡蕾忒她還活著,她沒事了!她剛才叫我了——”

特里同依舊面色平靜地注視著德莫斯臉上因激動而復現的光輝,他不想將實話告訴德莫斯,自己真的什么也沒聽見。

舉目投向卡蕾忒眉心上方懸浮轉動的螺號,特里同看到他那最得意的法器此時周身正散發出一種奇特的藍光。這種光特里同從前從未見過,朦朧且柔和,教人看久了也不會覺得哪里不舒服。終于他明白了,剛才德莫斯說聽到了卡蕾忒的聲音并不是悲傷中的幻聽,而是卡蕾忒體內所剩的另一半的元靈直接向他發出了意念波。

“德莫斯,快離開這里吧……”

“卡蕾忒?你……”

德莫斯總算分辨出那柔柔動聽的聲音響在了他的腦中而非耳畔,于是也以意念波回應起來。

“你為何又說要我離開的話?在海底神殿我就對你說過我來就是為了帶你走!”

“我知道,也信你,只是如今的我已經無法離開了。在最后和你合體而戰中已耗損半個元靈,所剩這一半如今都無法控制自己的身體,又如何與你一同離去?”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德莫斯登時無語。目光失措地落在卡蕾忒植物人一般的身軀上,神色再次褪為痛楚而失落。

“你走吧,你有太多的事要做,這種時間都會靜止的地方不適合你,走吧……走啊!”

卡蕾忒的意念波一遍又一遍催促著德莫斯,口氣也從懇請慢慢變得強硬。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