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九章 羸的代價

“黑暗之神,你真是皮實!居然還活著?”

猶如大海上瞬息萬變的風浪,海王一聲驚呼的意念波在這時傳入德莫斯大腦中,使他和卡蕾忒重逢相擁的喜悅熱度驟然降溫。

海王已經游到他們近前,手提殺機畢現的三叉戟。

德莫斯正要以身護住卡蕾忒,卻見她的身形一轉,竟然自他的眼前消失不見。接下來,他感到有股全新的提坦力量融進自己體內,他的全身頓時昭昭勃發。

怎么可能?難道——

德莫斯的表情悚異非常,可是已經沒有多余時間容他繼續多想什么,因為海王面帶嘲笑抖三叉戟已經分水殺過來。德莫斯連忙猛一揮臂,海水竟然隨著他的這一動作翻起陣陣狂瀾,湛藍的大海也霎時轉為一洋黑水。

“這是……控水的力量!難道是你,卡蕾忒?”

驚訝之余,德莫斯用意念向她發問。

“我的母親忒提斯是海洋女神,因此我有擁有那種力量。和你的神力源合體,我得以充分凝神匯氣,才使控水力量充分發揮出來。德莫斯,就讓你我聯手擊敗波塞頓吧!”

卡蕾忒也以意念做出回應。

“好!”

海王真是大開了眼界,當了幾千年水域的首領,今天竟然領教了暗界之王在自己眼前操控水流。他氣哼哼攪動三叉戟向德莫斯發起進攻,在兩個處于打斗模式中的神祗身后,兩股勢力相當的渦流猶如兩條巨龍,在海水中相互角逐抗爭,疾疾不休。最終,以德莫斯力量幻出的渦流吞掉了海王幻出的渦流,勢頭變得更厲。

海王意識到不能再拖延戰機,震怒下他甩去襤褸的上衣,又一次暴露出外傷。

這回,海水又一次沸騰,卻更為直接,更速攀沸點,不容任何緩沖的時間。整片海域眨眼之間變為了煮熟的熱水。

波塞頓瘋了!為了取勝,竟不顧他統治下海中生物的性命了——

德莫斯暗暗心跳。

然而洋面上,飛雪皚皚蕩勢也愈發兇猛。從德莫斯和卡蕾忒相遇后,這些冰花就從天空一刻未停地飛落下來。如今,它們的數量越落越多,陣勢越演越烈,而且此時每片冰花似乎變為頑硬的石子,落進咸而燙的海水中海水也不化不溶。逐漸,海水中充滿了稠密的堅硬六角冰,如身體半透明的浮游生物在神祗的身體間穿梭著,海水的熱度也在驟減。

“這怎么可能…冰雪,在海水中居然不會溶化?”

海王顯然難以接受眼前種種怪異的現象,神色和意念波中全是恐懼。

德莫斯身后的巨大水渦自兩個對立的神祗頭頂一越而過,自海王下半身再次翻起,繼而將海王整身卷進湍流中。

“德莫斯,我們出海!”

卡蕾忒的意念波在這時做出提醒。

德莫斯急急忙忙飛身越出海面,與他同時沖出去的是那水渦。它猶如一條水龍帶著海王的身軀瞬間出海,直直朝著云霄的方向插~入蒼空,又在眨眼之間變為一條碩長堅硬的冰龍,海王就被封凍在在那半張的龍嘴之中,掙扎動身不得。

德莫斯在半截空中定住身形,左臂不由自主向下展開五根手指,立馬發出一襲凍氣。

莫斯清楚是卡蕾忒利用他的身體使出的法術,因為和他的力量合一,她這時幻出的凍氣也是前所未有的強大。

低頭向下面的大海去,德莫斯不覺暗吃一驚。

原本蔚色的水紋海面上已經凍結成冰,一簇簇一座座冰筍高直如柱,每個的頂端俱是尖而利,整個海面在剛才凍氣的法術下變成了一池冰刀叢林,而困身海王波塞頓的巨大冰龍就高高聳于眾冰刀之中。

默契使然,德莫斯抓住這個關鍵機會將右手中的“毀滅”往頭上更高處拋去。濃重云霄之下,“毀滅”以劍鋒指下的姿態化為一道凌勢的閃電豁然從天而降,猶如為其開道的禮炮,像一支懲戒罪惡的披靡之箭擊中海王全身。

攻擊聲和嚎叫聲混在一處,冰龍的龍頭處火星華光閃成一片。不多時那冰龍便自行碎裂,眾多大小不等的冰塊和海王已被擊成重傷的軀體一起向下空落去,沉沉砸在了凍冰的洋面。

“撲~嗤”——

一聲穿刺的響聲過后,海王整個身體被一簇密集林立的冰筍尖峰貫穿。他那張俊美蠱惑的臉孔在閃電的重創后被破了相,如今又遭兩枚尖細冰筍穿皮而過,叫人慘不忍睹。

海王瀕死身軀抽搐了兩下,一對瞪大的眼睛死死盯著慢慢降落于他面前的德莫斯。

雖然取勝,可德莫斯臉上不僅沒有一絲歡興,反而凝暗的表情越來越重。

“波塞頓……轉生以來,你是第一個被我親手滅除的提坦神祗……”

望著海王那具殘軀,德莫斯有些傷感的慢慢說道。

“…你以為真的贏了嗎,德莫斯?你最終失去的乃是被你認為最寶貴的東西……其實,你輸的比我還要慘!呵呵呵呵呵呵……”

雖然此時海王的面容已然做不出任何或驚或喜的表情,可他從喉結之中生~鉆~硬~擠出的一連串渾厚定定的聲音卻能讓德莫斯聽出強烈的遺憾和不甘。

德莫斯心情瞬間轉得更加陰郁更加暗淡,冰凍法術在他這樣的心境中弱下去。

一陣硬~物斷開的脆響聲中,冰凍的洋面全部解封,海水裹著海王的身體向大洋深處而去。

德莫斯緊隨其后,目送海王一直沉入海的深處,與海底神殿的殘垣廢墟融為一體……

探出水面,他再次看到卡蕾忒,面色平靜,身體輕得像一片沒有重量的紙那樣佇立在水波之上。她全身的影像幾近變為透明,就快要與海的顏色納為一體。和德莫斯無聲的對望中,她投來一個淡然的微笑,既有安心,又為不舍。

“卡蕾忒……為什么會這樣……告訴我……”

德莫斯神色痛苦一片,聲音顫抖著問了一句,最后還是哽到再也說不出話。他心中已經明白,此刻自己所看到的卡蕾忒并非她的真身。

面前的身影沒有回答的意念波傳來,她望著德莫斯,清透美麗的雙眼噗噗閃閃著幾點星光,那便是離別的熱淚。

一個海浪迎上來,徑直朝她的身影打過去…

“不——”

德莫斯發出絕望的呼叫,奮力伸手向她抓去,卻始終沒能握住那纖纖指尖的溫度。

又在海中好一陣翻找均沒尋到卡蕾忒的倩影,德莫斯更為著急,又

把頭伸出海面四處搜求著。眼下,他必須找到卡蕾忒的真身,除了那身影,再沒有其他知情者了。

眼前一片目眩,他感覺這無邊的大海就是一方平緩巨型的藍色鏡面,而他是鏡中世界的迷失者,茫然無序地找尋著迷失的愛人,也找尋著迷失的自己。

兩點閃亮的小丘正在向德莫斯飛速靠近。

那是一對海豚,兩點小丘是它們并身在陽光下光溜背鰭反射出的光亮。它們發現德莫斯后立即發出刺耳的叫聲,圍著他不停游成一個圓圈。

鼓鼓的海風將陣陣螺音從看不到底的遠方吹送過來。

“黑暗之神,想見卡蕾忒的話,請讓這對海豚為你引路!”

一個聲音傳進德莫斯耳中,聽起來熟悉得很,他馬上想到這聲音和螺音都是來自特里同,那個在海底戰場上突然逃掉的神祗!

對啊,怎么會忘掉還有他!

德莫斯立刻來了精神,竄身騎到那對海豚中形態稍大的身上,抓住它的背鰭拍一拍它的身體:

“謝了!帶我去找她。”

海豚們高亢地舉頭叫兩聲,像是為彼此發出“預備,出發”的口令,隨后再次分水滑向目的地…

大海再次退為寂靜狀態后,就在海岸的一側角落獨傲的站立著一名男子,淡淡的眼神久望著德莫斯隨海豚游走而去的方向,湖藍色的頭發被海風慵慵吹撫著。

在他身后的空氣中,一個紫色短發的美女現出纖柔之軀,看他那副專注的模樣不覺凌勢一笑。

“你還沒死心嗎卡摩德?我早就和你說過,你妹妹現在和黑暗之神的關系絕不一般,這樣看來何時才會輪到你呢?”

這女子正是前不久在雅典的那個血色月夜中,匿身于卡蕾忒下榻的酒店中被德莫斯發現的提坦神祗。而她身邊湖藍頭發的年輕男子正是多日前負氣離開團隊的卡摩德,卡蕾忒的哥哥。卡摩德憤然回身朝那紫發女神祗伸出右臂顯然被她剛才的話激怒。而在他出臂的同時一記冷光閃過,“芒石”寶刀被主人召喚而出的第一時刻便架在那多嘴神祗的脖子上。

“我告訴你,卡蕾忒真有什么三長兩短,我定與你們這班赫拉的黨羽沒完——”

卡摩德對她惡狠狠瞪眼,咬牙切齒嚷道。

“吩咐奧林帕斯神祗按兵不動是大神宙斯的意思,你和我急什么急!有本事,你把你的刀對準宙斯去!真是床上床下兩副樣,翻臉不認人!”

在女神祗又氣又有些怕的爭辯中,卡摩德慢慢撤了刀,眼神卻依舊冰封狠狠。果然,經過剛才的一下那神祗老實了很多,再不敢神氣活現了。

“和我回圣山吧,暗與海兩族的這場激烈交鋒事出可疑,如今我需向大神匯報一二。”

她有些討好地向他征求意見。

“你自己回去,我還有其他安排!”

答話中卡摩德再次面向大海,心里暗暗自忖起來。

卡蕾忒出了如此大的事,柏修那家伙居然沒有聯系奧林帕斯,也沒有單獨聯系我。看來,這回提坦兩界神祗之戰的內幕絕不簡單——

……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