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八章 最強的水

魔琴對面,特里同的眼睫一點點頹落下去…

他從未料到卡蕾忒的內心世界居然這么強大,這種強大和她外表的柔弱相比較簡直大相徑庭。他由衷震撼,由衷折服。

他終于決定讓她美麗地死去,因為只有那樣她才會走得安心,走得富有尊嚴。

螺號高亢地歌唱著,嘹亮的聲音前所未聞,動聽的旋律好似午夜里自天堂傳來的彌撒圣曲,由羽翅雪白的小天使們演奏著,用來替人間辟除一切邪惡和穢~物。

仔細聽去,勇往直前的樂調中還有隱隱涕零的音符,它便是人魚王子哀哀的心聲,是他傾注畢生情感演繹出的一曲送行絕曲。

水幕應聲撲向黑洞,天穹間隨即展開一場動魄驚心的角斗和撕咬。黑洞的范圍向弱勢縮退,在水幕顏色的包圍中越來越小直至化為烏有。這一刻,根根維系魔力的琴弦齊步斷裂,像一棵蒼老的古樹失去根部的給養,這把千年的舊琴立時變得暮氣沉淪,再也躲不過衰老和死亡。

原諒我,赫克托…

卡蕾忒的身軀從高處飄搖著落下去…

特里同不顧一切地飛身接住她,和她摔在地上。

同時,他看到一道白光掙出她的軀殼,迫不及待向著前面的遠方直飛而去,奮勇且壯烈。

他更愿意相信那就是一顆耀眼的星星剛剛滑過夜空,在生命即逝的時刻,不惜以最后的力氣完成的至極璀璨的隕落。又或者說那并非隕落,而只是一程最為華麗的轉身。

眼中的她再也沒了意識,沒了反應,再也無法喚醒…

悲痛難耐,特里同將自己的臉緊貼著她的臉,感受她身體上僅存的卻也在一點點走遠的溫度。

卡蕾忒…我們贏了…我們終于戰勝魔琴了——

哀嚎像泛濫的潮水,聲音高低不等、男女老少各異,混合為特殊的調子從豎琴上擁擠繁多的人臉中漫出,而那些恐怖的面容也在悄然改變。

豎琴再次劇烈震動著縮回巨大體型之時,這些形態各異的人臉擺脫了琴架持久的束縛,逐個化為微小發光的圓球向上空飛舞,瑩瑩簇簇猶如螢火蟲的隊伍。

它們就是被吞噬的眾多無辜生命的靈魂,艾艾幾世都徘徊于六道之外,如今塵歸塵、土歸土,它們終于迎來了屬于自己的輪回和新生。

勝利了——

特里同想,這就是最終的“勝利”,它不屬于魔琴,可也不屬于他和卡蕾忒——

頹潰的海底神殿內,海王與黑暗之神的戰爭已近白堊。

雙方越戰越烈,越戰越疾,終于,他們將身形化作一黑一白的兩色光線,彼此擰結成麻花一飛向上,穿破殿頂沖入茫茫海澤。

大洋之上頻現奇特的天文異象,景致的宏偉壯觀絲毫不遜于洋中的激斗。烏云滾滾中不斷落下紫亮閃電,光亮的脈波橫掃匍匐的海面,冷艷的顏色化作利刃狠狠戳進起伏的水中,反激而起片片煞白開散的浪花。

大海沸騰,盛怒下它發出“汩汩”地怒吼,振臂一揮以狂瀾之勢撕裂電流連結的網絡。又一抖擻,洋面渦流的回旋中鉆出幾道水龍,搖擺著粗獷的身軀瞬間直入云霄,鎧甲般厚重緊密的鱗狀云層被它們一攻而破,碎為分裂隔閡的版塊。

海中的決戰一如既往繼續著……

作為主宰黑暗的神祗,水戰確實不屬德莫斯的專長。然而他完全不顧這些,甚至沒有布下任何防御的結界就直接迎戰海王。

此時悲憤交加是他的全部心境,殺戮復仇是他的唯一目的。因此,走向極端的他完全失去理性和機智,根本沒發現已被狡詐多端的波塞頓輕輕松松引進圈套。

血從海王身上被敵人劍鋒所傷的細長創口中涌出,又被海水的波紋沖散得無聲無息。海浪來勢更加兇惡,壓強在混有海王之血的海水空間里不斷增長,留給黑暗之神能夠施展武力的范圍卻在縮小。

他漸漸感到力不從心,一招一式的發揮顯得僵硬而笨拙,完全受制于看不見的力量,敗北只能是必然的結果。

海王仗戟趁虛強取,凌勢的三叉頂峰泛著歹毒的星夜寒光,在水中布出條條筆直犀利的痕跡。德莫斯側轉不及,被對手武器正中的戟鋒倒刺扎中右腰。呻吟一下,張開的口中馬上冒起串串氣泡。五官有些更色,他空手奮起緊握了那戟的手柄,與海王向前沖刺的力氣形成反向的抗衡。

呵呵,黑暗之神,來猜猜看好嗎?這世上最為強大的液體究竟是什么——

海王的意念之聲向德莫斯發問道。

置身大海中,波塞頓的舉止神色總是輕松自若。相隔一戟之鋒的咫尺,他嘴唇緊閉,唇畔始終保持從容的笑意,雙目炯炯凝望著敵手臉上疼痛絕結的表情,眼睛許久不眨一下。

那就是,我的血——!

海王在自答的同時將冰冷的金屬緩緩從德莫斯體內抽出,根本沒打算留給他思考的時間。

德莫斯眼前盡是些繚亂不堪的片段,能看得見的唯有流動的銀白色。似乎滿眼里一會是激流的海水,一會又是迷霧重重的云團,他不能準確判定在這一刻自己的意識是否清醒,因而根本不知道被海王刺傷后自身究竟發生了什么事情。

顯然,那后面的事就是,德莫斯被一陣強勢的水渦吸入,身體旋轉著從深海徑直飛出洋面被拋進厚積深邃的云層。雙腳朝天,他在高空劃出一條弧形飽滿的拋物線后再次重重栽進水中,驚得大洋上浪花四濺,高高迭起破碎支離的花瓣…

那邊那團金色的光芒是……?

躺在海面上隨波逐流,德莫斯靜靜直視頭頂上的驕陽,第一次勇敢地,毫無避諱地讓它的炙熱觸摸他的雙目。他貪戀地享受著這種撫慰,不在乎明艷的光彩也在時時灼痛自己的兩眼。

黑暗之神,終生注定與光明無緣,想要追隨太陽的光芒必會遭受它的傷害。卡蕾忒,你便是那團明亮的光亮、那片高傲的火焰,與我近在咫尺卻永遠觸手不及。我想要認真地愛你,就一定要付出代價,一定要受傷——

眼簾慢慢合閉,德莫斯實在沒有多余的力氣再支撐著看下去,想下去。周身的神經還在與疼痛作頑強的抵抗,體力終于在這樣的消耗中透了支。

然而我從未后悔……卡蕾忒,我未后悔過對你如此轟轟烈烈的愛——

眼簾垂下的那一刻,德莫斯看到天空中正降下零零落落的透明冰花。

下雪了嗎……?

在片片冰涼潔凈的六瓣花的飛舞中,

德莫斯緩緩向海的深處沉去,將虛弱的身軀完完全全投進蔚藍的懷抱…

藍色永是一種很奇特的顏色,是一種表相單調,內涵卻深遠而豐富的顏色。正像它總具有的那樣奇特的力量,可以掩蓋一切暴力和血腥,而真實地呈現世間一個本就虛假的盛世和平。

總之在它統治下的世界是莊嚴的,是幽僻如仙境桃源的。

德莫斯從不曾想過這樣的色彩將是他的最后歸宿,真是諷刺!他,自黑暗世界降生的提坦神祗,最終竟會選擇在藍色中結束生命!

如今,他的世界已經漸漸靜下來了,遠離了風聲和浪動,他也要在這種安靜的氛圍里長眠了。

安寂中,德莫斯感覺有個不明生物正循循由遠處游過來,但是對于昏昏的他沒有采取攻勢,而是繞著他頻頻轉動。圓圓的水圈從小到大依次擴開,激起無數的微波漣漪,不斷柔柔地拍打著他的身體。

德莫斯迷迷地努力想要把雙目睜開。垂死的時刻能做到這一點實屬艱辛,他之所以還要大膽嘗試一搏,是因為他在自己的末日中并沒感到任何的冰冷不適,相反溫暖的觸覺卻越發來得清楚,來得強烈。

好暖,我真的是在海中央嗎?還是接近了太陽,終能握到它的光輝——

他終于在急切的心情中打開雙眼…

一朵晶瑩剔透的水中花亭亭落入他的全部視線,宛如剛才那些從天而降的冰凌。潔白的紗翼在海水的波紋里隨意婆娑飄擺,那便是它柔嫩多姿的花瓣。而花心的部分,也就是和他面對面的部位正是一張粉艷似桃花的美人臉,瑩瑩綻放著溫婉的笑容凝對于他,花的全身覆了燦燦的霓虹圣光——那一種為德莫斯滌去身心的疲憊和失意、令他誤認為是太陽之光的溫暖光輝!而她,是一尊儀態端莊高雅的臨凡圣女!

卡蕾忒?

德莫斯實在難以想象,圓睜著不解的眼睛對準她,嘴唇分開就要興奮地喊出她的名字時卻忘記此身正處的環境。一口海水嗆入后他立刻咳起來,傷口的疼痛隨之再次發作,他在水中失控地抽搐起來。

卡蕾忒迎上來,舒展優美而纖長的玉臂將他正在承受煎熬的身體整個擁納入懷。朱唇隨即吻上去,不加分秒的遲疑,令他再次爆出驚訝的表情。

傷痛消失得很快!

對待自己的神力源卡蕾忒總是毫不吝惜。為使德莫斯迅速恢復體能,她竟口對口為其輸送寶貴的養料,充足滋潤著他即將枯竭的軀體。

好轉后的他反將她緊緊抱住,再也不肯輕易放開。他能夠肯定那絕對就是她!絕無僅有的溫暖光芒和安祥的氣息,僅僅屬于真正的“愛與光明的使者”。

卡蕾忒!真的是你…太好了,我終于找到你了——

她沒用意念回應他,頭輕輕靠上他一側的肩,美貌臉龐上依然是未曾改變的笑容,明朗而慈愛,安靜卻明艷,時時刻刻牽動著德莫斯的心弦。

他們久久保持這樣的姿態,像是在響著動人旋律的八音盒圓球里的男女那樣互相依偎著,親密的身軀伴隨平緩的水流悠悠旋轉,金色與黑色的發絲漾在水影中一閃一現,全景俱是幅浪漫而愜意的畫面…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