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七章 螺號對琴

“等一下!你要去哪里?帶上我,我想派上用場!”

配殿內,眼見德莫斯要走,荷西急急喊了一嗓子。

他注意到德莫斯一手提劍另一手抓起了美杜莎的頭顱,樣子像是準備離開。盡管那蛇妖的頭在德莫斯手中越發令荷西感到心驚肉跳,他還是壯著膽量叫住德莫斯。

“哼,你一個人類能有什么用!”

德莫斯做出表情麻木的一笑后依舊語氣蒼白的對荷西道,說話的氣勢卻已經顯不出先前種種的高傲與不屑。

“學長!”荷西并不罷休,再次叫住德莫斯。

“我不會和卡蕾忒分手,雖然清楚現在不是說這話的場合,但我必須告訴你!我愛她勝過一切,假如有一天和她分開了,那只有一種可能,就是卡蕾忒放棄我。”

德莫斯終于肯扭過全臉認真地看著荷西,看他臉上那無可轉還的表情。和德莫斯一臉的茫木相比,荷西的神色決然而堅定。

“以后的事還是以后再說。柏修受了傷,你去找到他和他離開這里,他這時更需要你。”

德莫斯在回身離去的瞬間,積蓄多時的暗力量沖頂爆發,勢頭兇猛強勁。烈烈旋風平地而起,圍繞他的身體狂刮一氣后擴散,繼而轉為颶風在神殿里橫沖直撞、肆意呼嘯,所到之處的石質建筑無不劇烈晃動。

席卷中、震顫中,在荷西愕然語塞的觀望中,德莫斯全身沐浴著黑紫卻璀亮的能量光緩步走遠。

他每邁一步,地上起腳的位置就會冒起滾滾烈焰,宛如朵朵不殆的黑色死亡之花,絕艷綻放著、盛開著,似在傾訴無盡的憤怒、無際的怨恨和絕決的報復!

海底神殿的石層紛紛斷裂,石塊和塵土不時灑落下來。不斷魚貫進入神殿四處的海水受到暗力量的波動的也時時興起風浪,湍急的碧流更像是受了驚嚇的鳥兒急于回到巢穴中,再也無法保持最初的靜寂。

腳下的震撼使神殿另一側內男女神祗的戰爭不得不作暫時停止。

卡利跳到一處斷開的半截石柱上休整,粗聲大氣的喘息聲長時間難以平息,事實上她早就精疲力竭。

抹一把淋漓的熱汗,她偷觀對面的波塞頓。只見他昂首挺胸地站直,單手扶住戳立在地的三叉戟,雖然也是身負多處硬傷但狀態遠比她的要好得多。

看著想著,她心里不免有些急躁,都說海王的實力不弱,沒想到真會強到如此…

奇特之光在走廊悠長的盡頭升起。盡管空氣里彌漫的盡是灰煙和塵埃,盡管視覺受到很大程度的迷離和阻礙,它的出現卻依舊那么注目、那樣搶眼。

那個,難道是——

卡利率先被那神秘的光澤牽住視線,她有些難以相信。

光逐漸接近。隨著它的步步漸近,塵埃層層散去,好像被太陽暖熱的濃霧變得稀薄,終使神祗們的視野豁然清明。

那正是黑暗之神的到來!

能量波匯聚在他的通身,給舉步而至、面色陰沉的他徒增了神威和冷酷。

卡利萬沒想到德莫斯竟是孤身返回,心中立刻產生了關于卡蕾忒的極不好的猜測。于是她沒多問什么,默默看他猛揚手臂,向海王拋出美杜莎的頭顱。

海王的眼神即刻兇惡銳利起來,除了異常憤恨以

外卻也看不出太多的悲傷,雖然他捧著蛇妖的頭顱時有過須臾的失神,雖然他的一只手也曾顫巍巍拂過她滿頭早已凝血的蛇發。

海底神殿終于開始陣陣塌方……柱倒臺陷中,眼前的一切俱變得破落而衰敗,沒了昔日的輝煌和華麗。如今這片堅牢沉穩的神殿群,這座固若金湯的白色圣堂已是快要蒸發的肥皂泡,即將走至崩潰的終點——

德莫斯將手掌掩蓋在卡利左肋上最為嚴重的傷口上,以法力療治同時另一股提坦力量也隨他的暗力量同步穿過那傷流入她的體內。

“德莫斯?…”

“雅典娜寶石拜托你了。”

“你難道還不走?”

“我和波塞頓之間的帳還未算清…”

他慢慢說著,吐字清晰有力,面容間滿是黯然的神傷。側頭看踏浪之上的海王,憂郁的目光深處隱約可見勝勝不息的怒火。

卡利說不清內心的感受究竟是喜還是悲。一直以來,卡蕾忒都被她視為暗族最大隱患,被除掉對她來說固然再好不過。但是此時,德莫斯隱忍的表情卻引起她莫名的感傷。

“…你到底怎么了…她真的值得你這么拼命嗎?回答我!德莫斯——”

這就是血之女神——

性格亦如她封號的色彩,鮮明奔放,永是強硬的,不輸的,永遠一副高貴而驕傲的王者姿態。即使心中是不快的、悲哀的,她的外在卻還要表現為暴躁、表現為神經質和吼叫。

暗色光球包住卡利的身體,帶著她飄浮在海水中。她在德莫斯的結界里拼命指手畫腳,不住用指責和質問的語氣對外面的他兇叱著。

“你這是什么意思——我說過的,別對我動法術!你會后悔的!放下我,我叫你放下——”

光球飛起迅速越出神殿,消失在無限的海洋里…

再也聽不到卡利的喋喋不休,只剩下純粹的水流聲和坍塌聲。

殘局的境界中,兩位男神互望著,身形對立、眼神交鋒,彼此再次緊緊握一下手中的兵刃。

他們都清楚其中的一個已經走到了最后,接下來的戰斗將作為公正的裁判,它會擇出行完余程的那位神祗,和這所神殿一起隕落,泯滅在大洋中的一角…

海底神殿之外那不知名的所在——

飛鳥爭相從灌木里、樹叢的枝葉間竄出騰空,成群結隊的規模遮蔽了半邊天。音律戰伊始,敏感的它們最先受到驚擾,紛紛拍著翅膀在半空盤旋、碰撞,幾秒后才締結為慌亂的隊伍沒頭沒尾地逃離。

它們的下方正是一所沒有硝煙的戰場。

一神祗與一亡魂,零落的數量在這里火拼得異常激烈,聲勢遠比千軍萬馬的角逐要壯觀得多。

一螺號對一豎琴,高雅悠揚的樂器在這里卻成為奪命的利器,沒有血腥的搏擊便能殺生于無形,比任何鋒銳的刀劍更為恐怖。

琴音陣陣,裊裊不絕,演繹著流暢歡悅的曲調,像一只如影隨形的魔靈,以輕快的腳步時時追隨在卡蕾忒左右。

她無法將它徹底擺脫。漸漸,她的生命,她的靈魂都已接受它的指引,絲絲入扣般為它的旋律著了迷,傾心聆聽著它的美妙。全身活躍的細胞慢慢變得麻木,心中沒有任何恐懼和痛苦,意識仍是清晰。

卡蕾忒感覺自身的重量正在減輕,她飛起來了,像只自由的鳥兒升到了天上。眼前是一座無比雄偉的峰巒,比奧林帕斯山更高大,一道瀑布從頂峰正中飛流直下落入山腳間那汪清泠的塘水里,疾如一條泛著銀光的梭魚,而她的身體又變成了一朵繚繞不定的云霧,帶著笑容溫柔地環抱了山的青翠,靜靜享受著泉水流動的聲響,好像豎琴彈奏出的那曲旋律。

宏亮的螺號之聲喚醒卡蕾忒即將長眠的大腦,清醒的同時痛苦隨之襲來。

琴弦急促地騷亂起來,織就一曲接一曲反擊的樂章,而那些釘進皮肉中的絲弦波動最為急促,頓時似縷縷蛆蟲在她體內不停蠕動鉆蝕,令她疼不堪言。

另一方面,特里同與魔琴間的激烈斗法中,她的身體也充當著兩種音律的載體,無論兩者的力量增強或是衰落都直接影響到她神經,因此苦難的折磨也是不言而喻。

號音的壓力逐步加大,擴散的聲響將琴音聚斂后分解為不連貫的音符,豎琴的威力隨之減弱。

琴韻一轉,節奏從明快變得壓抑,親切的魔靈也翻臉轉為不甘示弱的惡鬼,暴露出一副枯骨的形態。就在駭人的骷髏頭上,兩排鋼牙機械地重復撞擊的動作,發出“嗑嗑”的響聲。它毫無休止地大肆控訴著不滿情緒,極盡巧言之能、幾近狡辯之態。

傾吐訴說著,惡鬼突然憤怒的獰叫起來,它高舉了兩臂的骨架,樣子聲嘶力竭。

此時,豎琴魔力已達鼎盛,灰暗的邪氣凌空形成深邃的黑洞,火星閃爍,頻頻在斡旋無底的深洞內部激烈摩碰,強大的磁力將林間的樹葉全部吸起,在空中卷成一個藍色的圓球滾進黑洞里消蹤滅跡。黑洞正在位移,看來要將這里的一切吞沒。

特里同鼓漲雙腮吹出一系列低緩的聲調,這是決定勝負的關鍵招式,盡管面色憋得紫紅,累得視線模糊的他不敢有半點松懈。伴隨長而連貫的尾音響起,他身后的水面怦然沸騰,熱波兇浪接連躍起,在百米高空內展開一幕幕水簾。

眼前俱是卡蕾忒慘寰抽搐的樣子,終使特里同于心不忍,不由自主降低號音,他做不到用雙手扼殺那個鮮活的生命。

幾天前,她還溫純若曦的存在,有著婉婉靈動的身影和一笑一顰間流離眉眼處唯妙而傳情的神韻,如果沒被帶到海底神殿的話…

“卡蕾忒,你還好嗎——”

他用自己的意識直接和她的大腦對話,這樣并不會影響對螺號的鼓吹。

“我能堅持!不要放棄,繼續下去!我已經看到勝利了—!”

決絕的回答,是她對他孜孜鼓舞。

“可是就這樣放棄生命,放棄這一世生活下去的機會,你真的甘心,真的毫無遺憾嗎?”

意識世界一片寂靜,聽不到她作答,他只看到那個微笑的臉龐被懸于琴梢,面對著他正笑得無聲,帶著深深的傷愁,笑得嬌美也清晰。

“我何嘗不會遺憾?沉睡千年終于等到再來世間的機會就為達成心中夙愿,如今看來已是奢望…恐怕又要讓立誓的愛人空盼一生…但是,魔琴如果吸取我的力量后繼續作惡的話,我反而會死的更加遺憾。所以特里同,你不要顧慮太多,一戰到底消除歐拉士的怨魂吧!讓我死得其所——”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