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六章 蛇妖之死

突然闖入的黑影即為黑暗之神德莫斯,擺脫海王后他追尋卡蕾忒的氣息火速趕往這里。一路上他都甚為揪心,開始還能聽到她聲聲凄厲的悲鳴,后來聲音模糊下去,又從模糊中完全淡逝,最后就連她的氣息也微弱到完全無法感知的時候他終于趕到了,卻也來遲了。

“卡蕾忒呢?!”

落地后,他的第一句問話就毫不掩飾焦急的心緒,同時也看到地上那道朱紅色的痕印,綿長卻清晰,散布出濃重的血腥味道,這是傷者曾經被拖出很遠距離的明顯證據。

被黑暗之神用冰鋒的目光長時間逼視,美杜莎膽怯不已,她在他爍黑明亮的雙眸中看見自己滿面畏懼與驚恐的清晰映像。

“哼!她被‘詛咒的魔琴’所傷,用不了多久肉身就會腐爛,靈魂也會與魔琴融為一體,今后這世上再不存在‘愛與光明的使者’了!”

盡管膽戰心驚,美杜莎嘴上卻還要逞強。由于過度緊張,她的兩點瞳孔迅速萎縮成兩條細線。

怒火蔓延,默然殆盡德莫斯臉上的冰霜,斷喝一聲后他翻腕削去,將右掌中霸氣張揚的利劍“毀滅”虐過美杜莎丑陋的腦頂。登時,這蛇妖頭上的蛇發就被德莫斯的快劍的削去大半。紛紛落地的眾蛇頭流出稠的黑血,不斷扭動垂死的半個軀體哀哀掙扎著。

美杜莎本身也疼得死去活來,就地翻滾尖叫不止。這場面令德莫斯更為惱怒,一皮靴踩下去狠狠壓住她下半段的的蛇尾,隨即劍鋒橫掃剮瞎它的雙目。

美杜莎已經叫喊不出,剜眼之痛猶如挖心,除了渾身栗栗抽搐外她沒有其他能力來表達此刻自己的感受。

“說!卡蕾忒在哪?”

“…”

德莫斯不多等候,揮劍直落砍斷美杜莎的蛇尾,然后冷眼旁觀它煎熬不堪的表情和掙扎蜷動的半截妖身。

“我再問一次!卡蕾忒在哪!”

“不知道——”

德莫斯運足全力一掌擲向美杜莎,她殘缺卻鮮活的上半身立即輕飄飄飛去,像個單薄的紙偶撞上對面堅厚的石墻,隨后又落在地上滾了幾滾。

德莫斯大步趕上來,曲身仗劍架在它的咽喉前。

“卡蕾忒到底在哪!你再不交代我就宰了你——”

如今的他怒不可遏,再次化身成了殘忍狂躁的兇煞。

美杜莎發出陣陣清脆悅耳的笑聲,似乎是生命即將終止前超常的回光返照,詭異而冰冷,幽怨而不甘。

“你在害怕,黑暗之神!你之所以殘暴、之所以吼叫,都說明你的內心充滿了恐懼。你害怕失去卡蕾忒,害怕沒有她,好!我偏要讓你害怕!讓你品味一下真正的恐懼——”

她慢慢說完,微抬起頭將變成血洞洞的兩眼面對德莫斯,粗厚的嘴唇抖動幾下接著傾訴起來,卻在字字句句間飽含了無限怨恨。

“茍延殘喘絕不是我美杜莎的風格!你馬上就會領教!到那時你就不得不承認,今生自己做過最失敗最錯誤的事情莫過于用死亡來威脅我。你注定要與卡蕾忒失之交臂,你們的宿命就像天琴星座的傳說一樣,愛情有花無果,戀人陰陽永隔!永

遠無法走到一起!呵呵…呵呵呵…這一世能夠再遇海王,美杜莎好幸福…”

嘲弄和諷刺過后,冷血的蛇妖竟然發出一聲感傷的嘆息。她伸長脖子全力抹過德莫斯手中冷酷的劍鋒,頓時皮開肉綻經斷血涌,一串串黯淡的血泡從她張開的口中冒出來…

“喂——”

德莫斯萬萬沒想到這妖怪竟然如此性烈,居然選擇自行了斷,反應過來再欲施救早就不及。現在唯一線索斷了,他不知該到哪里找尋卡蕾忒,心中又氣又悔,不覺急火攻心。仰天一陣長嘯,他一遍又一遍呼喚起卡蕾忒的名字。

“卡蕾忒——”

“德莫斯…?”

卡蕾忒聽到一個男性悲情的疾呼,就在自己意識最迷離的時刻,如此真切地響在耳邊。

淺喚著心中那個熟悉的名字,她輕動一下僵垂的頭,立即引發渾身上下蝕骨切膚的痛楚。

“你醒了?”

又是另一聲親切的問候,卻來自特里同。

“不要亂動,魔琴的利弦還插在你體內,妄動會加劇肉身的損傷。”

卡蕾忒只好從有限的視角放眼望去。

碧藍,溫潤而純潔的顏色,正像一條潺潺不倦的小溪,深沉地流淌于她的雙目中。那是廣闊天空的顏色,是遠方幽靜水面的顏色,也是生長茂密的未知樹木和植物的顏色。

這充滿神圣色彩的世界無處不充滿一種安詳靜謐的氣息,一派無所畏懼的力量,令卡蕾忒看得入迷的同時忘卻自身正在經受的苦難,隱忍劇痛卻還要倔強地深深吸入一口鮮純的空氣。

色彩斑斕的長尾鳥兒結群飛過眼前,她羨慕不已,癡癡凝視它們翱翔向遠方,展著自在的翅膀。

“這里是什么地方…?”

“放心吧,這里很安全。…你不會再有事的。”

特里同鼻翼一酸,悲傷地做出敷衍的回答。

“我沒想到……德莫斯真的會來海底,居然為了我……我也沒想到,我們奧林帕斯要找的雅典娜寶石,居然一直在他手中……我沒能想到的事有太多太多……你說,特里同,我這個提坦神祗,是不是作的太失敗?”

“卡蕾忒…”

認真地傾聽卡蕾忒聲音輕渺的陳述,特里同只覺鼻翼間的酸痛加重了。

“抱歉,是我的錯,都是我不好!我不該聽信海王帶你來海底。我曾經承諾你不會有事,可是……”

特里同聲音哽咽,已經無法說下去。而卡蕾忒似乎并不在意他的道歉,只管繼續傾訴著。

“為了我,他不惜陷身于一次次的戰斗…從前,我和他總是勢不兩立的,你都無法想象那種仇怨有多深。可是今天就連我自己也不能相信,此刻的我…居然如此依賴他,如此渴望見到他…德莫斯,我真的好想見到他!”

卡蕾忒軟語之時,蒼白的臉龐煥然出現一抹羞紅的暈色,而她也在這一刻綻露出的絕美而苦澀的笑容。

特里同看著她內心頓時疼痛一片。她的呢喃、她臉上的紅暈和笑顏在被他清晰地烙刻于自己記憶里同時俱已變為犀利堅硬的鋼針,深深埋進他火熱儒

軟的心房,使他痛到顫抖,痛到窒息。

忽然,卡蕾忒痛苦地呻吟起來。

“你怎么了!”

“魔琴!魔琴再次醒來了!我感到…它正在吸噬我的神力源!”

卡蕾忒一面艱難述說一面糾結著身軀,鮮血又如噴泉般向外涌,她病恙的五官因疼痛的紛擾變得扭曲。

“特里同,快!吹起你的螺號!只有它才能匹敵豎琴的力量,快點用它戰勝這個魔鬼——”

“可是一旦對抗起來勢必驚擾琴弦!任何一根弦動的話你的肉身都…不——我不能——”

特里同的表情痛苦而彷徨,他步步退后,拼命否定地擺頭。

“我的靈魂絕不能被它奪去!就算舍棄這具軀殼我都要獲得自由,我必須去找德莫斯!他為我陷入孤軍奮斗的苦戰,我必須見到他——求你,特里同,幫助我吧——”

卡蕾忒苦苦哀求著,劇烈搖晃掙扎被穿插在琴弦最高端的身體。

簇簇妖光撲朔間魔琴再次釋放出灰暗的邪氣,和卡蕾忒發出的神力之光從相觸的第一時刻起,兩種力量便爭相環繞,激烈地碰撞交錯著,擰結變化出各異的形態。

哀切低彌的音符通天炫舞著,組成一曲曲婉轉抑郁的曲調,悲沉卻勾魂。

“特里同!快呀——魔琴正在吸收我的力量!我的意志就要堅持不住了——快些出手,送我走,送我去見他——”

就算沒有卡蕾忒的呼喊,特里同也清楚現在是豎琴的魔力占據上風。它正利用自身的魔弦從卡蕾忒體內篡取著提坦神族的力量。圣潔的銀色光芒被源源不斷帶出卡蕾忒的體外,自全部琴弦慢慢擴張,眼看就要浸滿整幕弦網。

特里同緊握螺號的雙手顫栗起來,雙眉緊蹙凄凄望向卡蕾忒,看她還在堪堪做著努力。

一時間,她與下方的他目光交接,那水色的清澈雙眸里盡現的全是不懈與不甘,像是希望之火正在熊熊煽燃,終于撼動了他。

“明白了……卡蕾忒,我將以螺號之音把你帶到他的身旁……”

特里同的眼神已變得堅毅非常,決斷說完,他將螺號的吹嘴送進口中…

海底神殿配殿內,德莫斯表情木然望著躺在地上的美杜莎尸體。右臂一揮,他果斷砍掉她的頭顱。

“學長……”

因蛇妖已死,她的法術自然解除,因而荷西從石化的狀態恢復正常。視覺一恢復,首先看到的是站在不遠處手握一柄奇異長劍的德莫斯。

荷西驚喚之時低頭看到地上痕長而新鮮的血,臉色頓時更變。

“卡蕾忒呢?這……這血跡是……”

德莫斯不想將卡蕾忒目前的不幸境遇告訴這肉眼凡胎的男人,何況現在的他也沒多余心思說任何話。微微側頭,德莫斯將半張臉對著荷西。

“你自己逃命去吧。海水已經進來了,很快就會灌滿整個神殿,這地方支撐不了多久……”

德莫斯神色淡淡說了句,接著卸去身上最外面那層款型瀟灑的長風衣。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