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四章 詛咒魔琴

這時卡蕾忒更注意到,美杜莎的一只枯臂緊抱著一把豎琴,純金鍛造的骨架配著銀絲絞成的琴弦,光華爍爍、雕工精巧,堪稱當今世上罕見的珍寶。

美杜莎并不輕易答話,蛇目之光重復流落于卡蕾忒靚麗可人的容貌、濃密垂順的長發、吹彈得破的肌膚和清水般柔美的身段。這些最能引起男人們關注的迷人部位偏偏就集于這年輕使者一身,蛇貌的美杜莎為此羨慕不已,也妒忌不已。

“德莫斯呢?他在哪?他現在怎么樣了?”

卡蕾忒自己也沒料到驚慌之余脫口而出的竟是黑暗之神的名字,而且此種情景之下,自己居然擔憂起他的處境。

可世間總有些事無法解清道清。雖然平日里咒他、怨他、躲他,卻在有意或無意之間總會想到他,無論那時的她是閑著還是忙著,甚至是如今這般身陷囹圄,總能想到同一個男人——德莫斯,黑暗之神!

瞬間,心中波動的浪潮頻頻掀起,就快沖破卡蕾忒內心那道牢固的情感大門。

美杜莎發出一陣森森怪笑。

“別著急使者,你馬上就會和黑暗之神見面了!我這就送你上路見他……”

向卡蕾忒說出上面那番話時美杜莎心中自是心恨的可以。

理由很簡單,卡蕾忒嬌俏貌美,黑暗之神英俊不凡,而且他愛她,愛得不顧自己的安危,不惜自己的性命。而美貌和愛情身為蛇妖的美杜莎一樣也不曾擁有,因此她懷恨,恨卡蕾忒有而自己沒有!

“愛與光明的使者,你聽說過‘歐拉士之魂’嗎?”

“歐拉士”是神話時代一位著名吟游詩人的名字。他的愛妻在一場意外中死去,悲痛欲絕的歐拉士竟也自殺,靈魂追隨愛妻去了冥府。這個愛情悲劇曾感動了許多人類和神祗,就連地府中一向冰冷無情的哈迪斯也為之動容過。

為了紀念那對恩愛的夫妻,維納斯女神把北天星空的一片星群命名為“天琴座”,而卡蕾忒作為愛神的使者自然對那段感人的傳奇再熟知不過。只是她不明白一點,為什么美杜莎要在這時候扯出有關歐拉士的故事。

疑惑之間,她注視美杜莎手臂抬高,將懷中的琴鄭重舉起。

它僅僅是一把豎琴!一把未經彈奏者撩撥,安靜的、響不起曲調音節的樂器!然而留心觀察下,卡蕾忒卻深刻感受到在它超乎華美的外表下暗暗凝聚著一股陰森沉腐、憂怨至極的氣息。

此刻,這詭異的氣息正犖犖纏繞在豎琴的黃金骨架間,于閃光的銀弦上一滑而過。空冥之中,這琴好似在兀自演奏著旋律,陣陣聲音如凄涼的夜風駛過蒼茫的高原所發出的“蕭蕭”之鳴,轉而又像無數亡魂的哭泣哀嚎,中間更混有嘈亂的低語和歇噓的雜音。

卡蕾忒還以為是自己神經過敏,使勁閉了閉目后重新張開雙眼不由得驚愕萬分。

琴弦依舊安然未動,然而那音律卻接連不斷灌入她耳中,如此清晰,如此恐怖

。再次觀望那琴,只見它通身霞光漫閃,變幻無常,越發顯得妖異,眩得卡蕾忒一陣頭昏眼花。

“美杜莎,這把琴……這把豎琴究竟是…”

“它就是歐拉士手中的傳世樂器,后人稱其為‘歐拉士之魂’!在這把豎琴里面棲有歐拉士的靈魂,由于不能讓地府中的愛妻順利還陽,所以歐拉士的游魂便附在他的樂器之上。它憎恨!憎恨世上所有的愛侶!他們的靈魂都被它吞噬,甜美的愛情俱被它拆散,最終有情人就像天琴星座的悲劇傳說那樣陰陽永隔!因此,它還有另一個鮮為人知的名字,那就是——‘詛咒的魔琴’!”

美杜莎一口氣解釋完,瞪圓了兩個蛇目盯準了詫然語頓的卡蕾忒。

“詛咒…魔琴…?”

“現在,歐拉士的靈魂就要再度覺醒了,而你卡蕾忒使者,對于憎恨愛情的亡靈來講是再好不過的祭品了…”

美杜莎將四根手指搭上銀絲琴弦,指腹輕舞間撥出一串聲調哀頓的音符。

“醒來吧!歐拉士——站在你眼前的就是愛與光明的使者,好好享受你屬于的血祭吧!”

豎琴發出一聲獰叫,仿佛回應了美杜莎的召喚。灰沉怨恨的氣流從豎琴的金身席卷而出,頃刻形成排山倒海的勢頭,猶如困獸終于掙脫出牢籠朝卡蕾忒直撲過去。

也正是那時,她終于得以認清了,原來剛剛從美杜莎身上察覺到異常的戾氣正是它,它竟是屬于這把豎琴而不是那蛇妖。

卡蕾忒心里一陣陣發毛發涼,可為了保住性命只好集結意念之力,頭頂上方立刻狂風大作,與那團邪惡的氣息正面交戰的少許功夫終將它擊退。

“卡蕾忒不要用法術——”

特里同及時出現了。之前他違背海王命令獨自離開并不為躲避和德莫斯的戰斗,而是想盡快趕回卡蕾忒身邊,他知道她的性命已岌岌可危。

特里同這時放眼望去卻懊惱自己還是來遲一步。

果然,那邪惡之氣不但未被卡蕾忒喚出的風吹攪而散,反盤旋于豎琴的周身反復飛舞,越舞越疾越扭越兇。

“完了!它徹底蘇醒了!你的法術刺激了它,把它從長眠中喚醒了…”

特里同現出一派驚悚卻無奈的表情。

美杜莎仰天狂笑,飛揚的蛇信隨著她的笑聲一顫一顫地抖動,它張開手臂,將整個豎琴拋出去。

豎琴落地后穩穩佇立著,基座與地平表面緊密貼合,好像在上面生了根。轟轟震響中,它自身在不斷增長直至到百米多高。

卡蕾忒怔怔仰觀如今那琴的全貌時不覺倒抽一口涼氣。

她赫然看見無數張人臉從豎琴高大結實的骨架中浮現出來,或哀怨,或恐懼,或哭泣,或憤恨,表情各異,密密麻麻交錯疊加,圍繞成道道獨特的花紋和曲線。

在琴還是縮小版時,她根本不會留心琴架的紋路,只認為它們是很精致的雕刻,如今回想起來更

覺恐怖。

琴弦縝密柔韌,在卡蕾忒眼前鋪成一面銀色半透的屏障,放射著絢麗蟄目的冷光。隨即一縷琴弦脫出琴架,像筆直而鋒利的箭襲向她。

特里同吹起螺號,號聲響得及時,低沉卻神圣的曲調似乎對豎琴的魔力起到恰當的震懾作用,使得咄咄發威的琴弦立即彎卷,爾后一縮退回。

“卡蕾忒!離開那琴——”

“特里同,你是海族的叛徒!”

美杜莎破口罵道,妖發上的蛇頭們紛紛朝著特里同噴吐出致命的毒液。

他連忙使出避水之術,毒液未近得他身體之前便被他的法術靜止懸在他和美杜莎之間的空氣中。點點藍光從這些黑色毒液內部滲透而出,眨眼之間,這些至毒的液體便被化成最普通的清水,洋洋灑灑滴落在地。

美杜莎氣急敗壞,當即“哇哇”怪叫起來,雙眼不住向躲閃靈利的他射出石化光。對于特里同多幾次暗中協助卡蕾忒的行為和手段她早有不滿,今天勢必教他好看方能解心頭之恨。

卡蕾忒站立在豎琴腳下,蒼白的臉上滿是驚懼異常的表情,她的姿態更像是一幕被定格住的電視畫面,靜止在原地許久紋絲不動。

就算在古老的神代她也未曾經受過這等刺激而兇險的遭遇:就在自己面前,一把陳年的古琴儼然變為一具活生生的魔怪,能夠任意自由變大縮小,會吞噬人類靈魂,琴弦可以靈活跳躍,并且對她頻頻發動攻擊。直到此刻她都懷疑自己是不是掉進了某位偏愛幻想的小公主或小王子睡夢中的童話世界。

震撼著,恐懼著,她完全沒了方向和主意。盡管特里同在和美杜莎的激戰中接連對她發出的疾呼和警告,還是不能把她從混亂錯噩的意識狀態中喚醒。

特里同一個躲避不及,手中螺號被美杜莎的蛇尾擊落的。幾乎同一時間豎琴再次彈射出數以百計的魔弦,幾縷銀絲捕捉到卡蕾忒的身體,很是輕巧地交錯幾下,它們就纏上她的手腕。

“卡蕾忒——”

在特里同烈烈呼喊聲中她終于遲遲回過神,一根根堅韌的琴弦卻在那時穿透了她的胸腔。

緩慢而無力地垂下頭,卡蕾忒看到自己的胸前淌出殷紅的血,就像一條條細細的紅色絲線,正順沿著自己的身軀流落下去…

神殿另一側的戰斗也在繼續。

德莫斯一路緊追海王的氣息不放,嘴唇翕動默聲叨念咒術開始反擊。海王遁逃的路上光亮赫然轉暗,待他察覺之時身體已然置身其中,他現出真身細細留意周圍。

可惡,德莫斯居然使出這等小小法術。難道說,他已經先我一步等在前方的路上了——

盡管心里充滿疑慮和鄙屑,但如今在這伸手看不見五指的環境中他又不敢貿然前行,猶豫要不要只身原路退回的過程中他那緊抱著水晶球的左臂更加下力,生怕會有什么突然的意外讓得來的寶貝再次失去。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