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三章 血祭之前

“生不如死……呵……”

聽了卡蕾忒放出的狠話,德莫斯作出一個自嘲的笑容,怔怔立在她的對面。

輕聲重復了句,他渾身顫抖了幾下,似乎在把那透著十足冰冷的詞語念出口的同時,自身也被它刺骨的寒意傷透。

“你到底有多恨我,才會像這樣詛咒我不得好死?……卡蕾忒,無論如何,今日不帶你走我也不會離開。”

在德莫斯彌黑的雙眸所投來的目光中卡蕾忒感到一許悲愴之痛。這痛覺猶為真實,像是什么東西正在擠壓撕裂著她的身心。在和德莫斯的眼神接觸幾秒后,卡蕾忒慌忙轉過身錯開德莫斯的目光。

“我說過我不會和你走……我要回房間!”

經過海王的身邊,她的腰肢被他伸手一攬。

“怎么了?”

去路被截,卡蕾忒故作邪媚,身子挨近海王嬌聲笑問。

海王只是和卡蕾忒四目對視,似是心中仍存疑慮。對視中的每一秒對于卡蕾忒都是種煎熬,她知道只有自己保持足夠的鎮定才能徹底打消海王的懷疑。

“沒什么!你干得不錯,回去換身衣服吧,處理好這邊的事我去找你。”

海王說著,貪婪的目光又將卡蕾忒周身流連遍,才放開她說到:

“美杜莎,帶卡蕾忒下去吧。今天是值得慶祝的日子,我想聽琴了……好久沒聽到那動人心魄的樂曲了……”

美杜莎大吃一驚。前一分鐘她還在為海王與卡蕾忒之間的膩膩歪歪恨得咬牙切齒,后一分鐘卻突然聽到他這般吩咐自己。

看海王抬起下頜微合雙眼那陶醉的神態,美杜莎清楚他并非在開玩笑,于是放下心來轉而露出個惡毒的笑容。

“明白了!美杜莎馬上去辦——”

“卡蕾忒!等一下——”

眼睜睜看著她無情的離去,德莫斯變得異常激動。他不管不顧向前沖,海族的打手們立即圍上來齜牙咧嘴,不時挑釁地晃動手中的武器。

海王依舊站在最高處,蔚藍的眼眸升起一絲凜寒的殺意。

“特里同,這里交給你了!戰斗一旦結束,別再讓我在這世上見到黑暗之神!”

“父親……”

特里同這聲不尋常的稱呼令正欲全身而退的海王猛然止步。從神代起,縱然是和他有血親的兒女也一直虔守著君臣理度,在他們口中,從來對他只有唯一的尊呼,那就是王!

正要當眾斥責特里同不守規律,海王突然吃驚不小。

猶如霜降一般,特里同俊秀的臉上此刻卻像被一團冰寒的氣息覆蓋,神態似乎在剎那間被這寒氣鎖住變得有些陰森沉重。

“父親,你真要對卡蕾忒做那樣殘忍的事?”

特里同面無表情的問了句,爾后抬頭望住海王。也就是這一刻,海王在特里同的雙眼中發現了一樣極其稀罕的東西——難以駕馭的憤怒。

“你在說什么!那女人該死!”

海王冷傲的聲音剛落,卻見特里同一側身頭也不回跑進旁邊的一個角門,角門里的長廊便是延展向其他各個配殿的通道。

“特里同!”

海王朝他跑遠的身影叫了一聲可毫不起作用,就咬牙狠狠罵了句:“笨蛋!居然敢違抗我的命令……”

“你想對卡蕾忒做什么!”

德莫斯對著海王直截了當發問。他一直在留意海王和他長子的對話。而特里同只模糊說了一半突然轉身跑了,德莫斯更加緊張起來,他能預感到大勢不妙!

“他……他想將卡蕾忒……血祭……”

答話的聲音來自柏修。他在德莫斯身后搖搖晃晃站起來,一手握緊了剛剛召喚而來的“祈日”神弓。

海王注視眼前忽然而至的變故,冷冰冰的笑容將他額間兩道彎長的細眉帶得更彎。

“你果然沒死……”

“多謝關心!那一下刺的還不深!”

“我就知道那小女人在和我玩心眼!那點心術連你們都騙不過又如何瞞得過我?如果剛才她直接說要黑暗之神的命,其實我倒真會把她留在身邊。真是太可惜了,那樣的一個美人!”

“波塞頓你不守信用——”

德莫斯飛身撲向海王,三名打手隨即朝他拋出三段鋼索。那鋼索每根都有碗口粗細,一端在打手們各自手中,一端連著一枚鋼鉤。如今德莫斯騰空而起,那三枚鋼鉤正好從三個方向鉤住德莫斯的黑風衣,想要把他從高處拉回地面。

一道華光從德莫斯身邊盤旋而過,掠斷了糾纏他的鋼索,隨后化為一支金箭射中了一個牽鎖的打手,他慘叫一聲倒地沒了生息。

“這里交給我!黑暗之神,快去救卡蕾忒!”

柏修向高空之中嚷了一句示意德莫斯趕快離開。

眼下局勢已亂,海王急忙匿去身形帶著水晶球開溜了。

“你自己小心!”

德莫斯回應一聲,身子在空中幻成一條黑線朝海王的氣息一路追去。

被眾多打手們圍在當中,柏修只是嘴角輕揚做出一個優雅的笑容。猝不及防間他渾身一擻,以法術召出一輪金光之環圍了他的身體,爍爍華彩繞在旋轉間徒然增大。瞬間,那金輪的圓周便將柏修周圍的一眾打手卷帶而起,或是彈飛出去,或重重打在墻上,或干脆排出這所殿堂。所有受到柏修法術攻擊的打手們都橫七豎八躺在地上哀嚎著,呻吟著。

又有八名身材魁梧的打手沖過來,然而柏修卻發現這撥人所使用的武器比較特殊,不再是傳統的十八班兵器,而是連發式沖鋒槍和迷你式火箭炮。

就在柏修為海族強大而先進的戰斗實力感嘆的時候,一個個冰冷的合金黑洞已經對準他。震響聲此起彼伏,密密麻麻的子彈粒好像數不盡的蝗蟲撲天朝著他撲過來。

柏修使個隱身法沒了蹤跡。再次現身時他已擎弓浮在敵人頭頂的上空,然后神速地俯沖下來,同時松開指尖的弓弦放出一排利箭。

“咚咚”幾聲震響,這所神殿似乎跟著也顫了兩顫。肩扛迷你火箭彈的三名彪型壯漢一齊對準柏修發射出彈藥。

“還給你們——”

柏修瞪圓了眼睛對著他們大喊一聲,朝他們空彈一弦。弦聲一響,炮彈似乎受了操控

改變了預定路線,在空中盡情交叉,舞出一朵燦爛繁花似的軌跡后分散掉頭朝最初的發射者飛回去。

他們幾個恐懼驚叫著四處逃竄,卻被落下來的炮彈炸飛。

爆炸聲裹著人群慘叫的聲音,在維持了幾分鐘的熱鬧后終于恢復最初的寂靜。

柏修揮手驅散涌進鼻腔里的灰塵和血腥味,兩腳踏過一具具焦黑的死尸向角門的方向走去。突然胸口的傷處一疼,他不得已止住腳步手捂患處。鮮紅的血液從他的指縫間淌出來。

“可惡!稍稍動了一點法術,身體就有些吃不消……”

柏修回身注視著地上橫七豎八的死尸,臉上凝結出厚重的的悵惘。

歷經三個多月的時間,終于在人界找到了雅典娜寶石,此行不辱使命,只是……

腦中回放出德莫斯召獻寶石的情景,柏修在這一刻終于找到了自己臉上悵惘的根源。這悵惘正是來自黑暗之神,來自他對卡蕾忒不計后果的付出與真愛!

雖然之前彼此曾以敵對的身份交手,可德莫斯敢于獨闖海底并以神族至寶交換摯愛的舉動,如今倒令叫柏修對他多了些敬佩之意。

真愛總是最美好的,眼下柏修唯獨擔憂,隨著很多未知事態的發展演變,德莫斯對卡蕾忒的這份真愛能不能永遠保持它的純潔和美好,而不會在日后成為她的又一煩惱,又一障礙。

卡蕾忒被一隊打手帶回房間。一踏進門她第一眼先看到了已經化為石像的荷西,伴著內心的陣陣絞痛她一步步走過來。

手剛放上去她的五個指尖便觸到了石像的僵硬。鼻子一酸,淚水從卡蕾忒的兩眼奪出。她的指腹反復溫柔地撫摸著荷西的五官,似乎想要用自己手掌的溫暖去替他驅散石頭質地的冰冷。她端詳著他的臉,感覺就算成了石像,他還是那樣英俊那樣挺拔。

擦一擦眼淚后卡蕾忒踮腳深深吻住荷西冷得沒有絲毫熱度的石頭嘴唇。

“你們都是如此勇敢,如此為我奮不顧身……現在,輪到我來保護你們了!”

嘴唇離開的那刻她低聲說道,眼神和語氣無不流露著毅然決然的堅定和頑強。

對海王波塞頓的暴戾多疑卡蕾忒了解得很清楚,雅典娜寶石一旦在海域亮相,波塞頓不可能放過任何知情的敵對勢力。因此,情急之下為保大家安全,卡蕾忒不得已使用苦肉計刺傷柏修,又當眾羞辱了德莫斯。為救荷西,還要弄清關于雅典娜寶石的一切來由她必須想辦法留在海底,故此又使用一招美人計謊稱愛上波塞頓。

當全身蛇相的美杜莎帶著兩名侍女走進房間的時候卡蕾忒立即警覺起來。

“你來干什么?出去,我馬上就要換衣服了!”

卡蕾忒盯住美杜莎的一舉一動,提防她搞突然襲擊。作為海王的情婦,面對他的新歡時她的內心定會充滿熊熊怒火,卡蕾忒猜想。

不僅如此,她還感覺此時的蛇妖比起先前似是大有不同。這種不同正來自于它渾身散發的妖邪之氣,乃比平日里的更為濃重、更為兇戾。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