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二章 寶石現世

德莫斯和海王對話間美杜莎帶著隊伍從旁側角門進入,與海王的人匯合。她快步走到波塞頓身邊低聲道:

“王,我這邊已經準備穩妥了。但是剛才出了點小狀況,差點就被奧林帕斯的神祗救走了人質。”

“卡蕾忒?”

德莫斯率先看到眾人當中那個讓他牽憂多日的倩影,不覺再次用肯定的語氣驚聲呼叫:“卡蕾忒!”

德莫斯——

卡蕾忒只是在心中默默做出回應,企盼的目光卻早已和德莫斯的承接在一起。

美杜莎立刻警覺,狠狠拽住卡蕾忒的兩個手臂把她往自己身邊拉了拉,生怕她會立刻跑掉似的。

“波塞頓你太過卑鄙!居然把卡蕾忒牽扯到這件事當中!”

德莫斯怒罵一句。

“沒辦法!我天生不會拒絕美女的提問。卡蕾忒,你不是問過我黑暗之神得到了什么樣的好寶貝嗎?如今我為你把他請了來,就讓他親手來揭曉謎底吧。”

在海王冷傲的逼視下,德莫斯緊張得手心冒出虛汗。

海王把卡蕾忒帶到現場分明就是有意向她揭露雅典娜寶石的真相。那么一旦波塞頓得到寶石,我和她都會被殺。就算僥幸活下來,卡蕾忒得知一切,今后我該如何面對她……

德莫斯沉默無言,內心在自己做出的種種假設中痛苦的掙扎。

海王在權椅上動動身子,顯然等得頗為不耐煩。

“別磨蹭了德莫斯!快點把東西交出來吧,從此你我也可橋歸橋路歸路。”

德莫斯不得不承認自己如今已完全陷入極其被動的局面。從前,都是自己以這樣或那樣的條件要挾別人,現在自己終于嘗到了被要挾的滋味。

可無論如何,眼下定要先救出卡蕾忒!

想到這,德莫斯伸展雙臂默然催起體內神力。在臂間閃現歇臾的藍光之刻,一枚晶瑩的水晶球在他的雙掌之上浮現。寶石的火彩之光,水晶球的折射之光交相重疊,格外華麗奪目。

殿堂之內一片死寂。

所有生命都被這千載難遇的一幕吸引。沒人說話,沒人大聲呼吸,像是極為渴望繼續關注德莫斯雙手之中的那團光和那枚曠世之寶,唯恐稍微一差神,這奇異的景象就會成為轉瞬泯滅的海市蜃樓。

那枚水晶球里面的應該就是如假包換的雅典娜寶石,此次人界行動,總算有了頭緒!可是現在又該怎么辦?

自忖中,柏修把目光轉回到卡蕾忒身上,面色嚴峻。

卡蕾忒訝然的以手掩口,至今都不能相信眼前正在發生的一切是屬真實。她一直苦苦尋找的東西居然在黑暗之神的手中。

德莫斯,又是他!為什么又是他?難道這就是所謂的宿命牽絆?

卡蕾忒感覺到,在她與他之間似乎有一道打不散、理還亂的隱形繩索,由他牽著繩索的一端,而她被緊緊纏綁在它的另一端。

海王波塞頓對著雅典娜寶石望眼欲穿,表情更是無以形容的驚鍔。

他微微弓身站起幾分,雙眼死死盯在德莫斯的兩手之間,好久才有所吩咐,那聲音在萬分激動之中都變得結巴起來。

“快…特里同,去!把…把

黑暗之神手里的東西呈上來!”

“遵命。”

特里同答應一聲,幾步走下臺階,繞過侍衛隊走到德莫斯面前。

交接過程進展非常順利。

海王的心臟激動得快要蹦跳出胸膛,見特里同穩穩托得了寶物,他干脆從椅上一躍而起,站在高處加重語氣催促一句。

“特里同,還不快回來!”

少年連忙應聲并快步趕回。還未及在海王的旁側立穩,懷中的水晶球就被他劈掌了去。

海王擁抱著它,瞬間不再忐忑。

“雅典娜寶石!它就是戰爭必勝的象征!事關提坦族命運的戰神力量這下全都屬于我了!我再也不用怕宙斯了,再也不用怕奧林帕斯了——”

海王對著球體內部的幽藍寶石歇斯底里自語道,興奮的心情已經將他的臉上的神色凝固,使其表現出的驚喜看上去總有些怪異和走形。

繼而他開始狂笑不止,完全不顧王者的身份和體統,整個狀態極近瘋癲。

“我已交出寶石,現在要帶走卡蕾忒!”

德莫斯沒閑情逸致聽海王感慨,他高聲提示了句。

“話是沒錯!可是如今的情況有所不同哦,你憑什么用一顆寶石換兩個人?”

海王笑笑,一手指指下首被打得鼻青臉腫的柏修。

“奧林帕斯神祗的死活和我無關!我只要帶走卡蕾忒!”

德莫斯態度尤決的說完,密黑的劍眉蹙得更深。現在的他緊張得心提到了嗓眼,就怕海王會隨時變卦。

“好,我也絕無食言,放卡蕾忒過去!”

狡黠的笑意從海王涼薄的嘴唇滑過,他轉頭以眼神對美杜莎發出指示。蛇妖倒也聽話,松手將卡蕾忒推出去。

卡蕾忒始終和德莫斯安靜的相互對視著。

在他投來的眼光中,她所看到更多的都是焦慮與不安,而全部這些負面情緒的來源僅僅是她!

卡蕾忒輕提裙擺步步走下高臺的石梯,慢慢挪到德莫斯面前。從始至終一言未發的她此時的神態如滿池沉寂的水。

“和我走。”

德莫斯望著越距越近的她,等了幾秒后也只是吐出極短的一句話,意思簡單而直白。

沒有任何回應。

卡蕾忒依舊不作聲色的看著他,突然她高抬起右臂,對準了德莫斯的臉頰一掌攉過去——

一記脆響可謂運足了力道。

卡蕾忒一掌打出后立馬反向揮臂,在眾人沒反應過來的時候,她那手掌的掌背已經甩在德莫斯的另邊臉上。

陣陣唏噓中卡蕾忒面色嚴肅看著德莫斯,眼睛從不眨一下。

德莫斯在挨了兩耳光后心情反而輕松了許多。

一開始刻意向卡蕾忒隱瞞雅典娜寶石的人正是自己,如今親手自她眼皮下把這至寶送交海王的人還是自己,她氣瘋本在情理之中,發泄也無可厚非。

“我帶你離開這里。”德莫斯平靜的說道,神態釋然。

“我不會和你走!我要留在海底!”

“你……說什么?”

他被她這決絕的一句話弄愣了,看著她有些不可思議。

“我已經愛上海王,所以決定留在他身邊!”

“……你是瘋了還是傻了——”

卡蕾忒的出奇鎮定再次激怒了德莫斯,他終于抑制不住高喊出聲。

“傻了的人是你!女人都需要強者的保護,只有擁有力量的人才是真正的強者!德莫斯,這點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你把蘊含提坦神族強大力量的寶石拱手送人,已經失去成為強者的資格,我不可能再選你!”

“……我不顧自身安危潛到海底,以提坦至寶換你,并不是為了聽你說愛上了別的男人!你不是那種貪慕虛榮的女人……”

看著德莫斯那張被痛苦折磨得幾乎虛脫的臉卡蕾忒頓覺胸口一陣悶疼,連忙大步向后退去,惱怒的嚷道:

“我就是那種女人——讓男人們都喜歡我是我的本事!你滾!滾出海底神殿!我永遠都不想看到你——”

海王的脊背倚著高高的雕花黃金椅背,安靜地在王座上欣賞下方那對男女的爭吵。當聽到卡蕾忒大喊讓德莫斯滾的時候,兩點鋒芒的亮光從他眸底蕩過。

在他身邊站著蛇妖美杜莎,她靜悄悄看一眼海王,又靜悄悄順著他的眼神將犀利的目光轉移到卡蕾忒身上,胸中不禁燃起熊熊嫉恨的火焰。

“真是沒想到,你居然打算舍棄黑暗之神。”

海王站起,右手托著承載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高傲的聲音在殿堂上微微透著回音。

“可是親愛的卡蕾忒,我怎么才能相信你?”

卡蕾忒并不作答,而是轉身徑直走向被打手扯著兩臂的柏修。搶過一名打手的武士鋼刀,她在柏修面前止步,緊接的動作就是將銳利的刀鋒狠狠刺進他的胸膛。在她利落拔刀的那一刻,暖熱的鮮血如一股溫泉筆直噴出來,濺了卡蕾忒半身。

又是一陣刻意壓制的低聲驚呼。除了行兇者本人,在場一眾全都驚大了雙眼,可能誰都無法意料到一個外表纖柔的妙齡少女,居然會對自己的同伴下如此狠毒的重手。

“辛苦了,柏修……好好安息吧……”

卡蕾忒的聲音有些抖。

她的眼前,柏修的神態已從愕錯回到平常。劇痛侵蝕中他的嘴角顫顫牽動,艱難做出一個凄然的微笑。似乎還想說什么卻最終沒能說出口,身體一斜倒在地上再也不動了。

“當啷”——

卡蕾忒把手中滴血的鋼刀扔到地上,舉頭看著海王,等待他的結論。

“不錯不錯!你終于開竅了!”

海王果然算是滿意,果不是占著手,他完全可以為她的行為鼓掌。

“除掉柏修,雅典娜寶石現世的消息就不會走露到奧林帕斯。至于你……黑暗之神……”卡蕾忒昂首挺胸登高幾級石階,像個神態威凜的判官,仿佛已牢牢掌控了德莫斯的生死。

“我要你活著!每天一睜眼,就會品味到失去權利失去尊嚴,甚至失去心愛女人的噬骨之痛。這種無法解脫的痛苦與孤獨就叫做,生—不—如—死!”

‘生不如死’的詞語被她狠嘚嘚從牙縫中一個音一個音擠出來,清晰而有力。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