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一章 營救遭擒

在海里躲過攻擊后,德莫斯心中火起,畢竟在這種小兒科的熱身戰中浪費時間并不值得。

他心里十分清楚米諾陶洛斯的劣勢,體型越龐大行動就越為笨拙,靈活激斗的戰略模式下它肯定要吃苦頭。

德莫斯身形彈跳而起與它的牛頭高度平行,他拉住它穿在鼻孔中的鐵環奮力下拽,它感到自己就要被按倒,就拼命用反力抗衡,無奈牛鼻被兩股力量扯得生疼,于是“嚒”地叫著掄杵襲擊過來。

說這怪物反應遲緩確實不假!它只顧狠命打砸,不管對方早已聽見惡風扇響溜之大吉,這付諸全力的一襲端端正正地砸在它自己的牛鼻上,登時紅黃白腦、鮮血鼻涕的一涌而出,丑惡的牛面也坍陷了半邊。

米諾陶洛斯仰面嘶鳴起來,叫聲異常凄絕。德莫斯動用暗力量從上空降下無數黑色火球,迷宮內立時火起,紅光沖天、熱浪滾滾,墻倒柱塌一片,而牛頭怪物的身軀也淹沒在熊熊的火焰之中。

少了障礙物,視野內豁然開朗,德莫斯隨即化作一道黑線,于空中旋轉著飛越而去。

一路上都被陣陣女性的歌聲所擾,這歌聲如鶯啼泣血、哀婉抑揚,極其攝人的心魄,教人不忍繼續聽下去,卻又欲罷不能。

德莫斯完全被這副美妙的歌喉迷住,逐漸放慢飛行的速度,直到下方出現另一處宮殿,他終于落下現出全形。

殿門外,一位美麗的少女孤單地坐在石階上,神色憂愁地吟唱著悲傷的歌謠。她周身的白紗長裙和大理石建筑的白色相交融,和白晝般的光線相交融,猶如在天堂里的一景,圣潔而神秘。

當德莫斯現身時,她驟然停止歌聲,似乎受了驚嚇般哆嗦一下后,淚珠兒紛紛從臉龐滾落到胸襟,在柔軟的薄紗質地上留下斑斑點點的濕漬。

“卡蕾忒——”

德莫斯大叫一聲:“你怎么在這里?”

少女驚訝非凡,慢慢起立起來的同時德莫斯已經沖到她眼前。

“我…我一直在等你!我以為你不會來了…”

說話間,她又在落淚。

“別怕,我帶你回家!”

德莫斯雙手捧起她的臉輕撫去她的淚痕,凝視的目光流露出款款深情。

“你特地為我而來嗎?”

“是!”

“真高興……聽到你說這些,卡蕾忒真的好高興…”

她展開笑顏,唯美而甜澀。隨后她慢步接近德莫斯,輕輕踮起腳尖,柔軟的嘴唇在含住德莫斯的雙唇之前傾情吐露出曼妙誘惑的言語:

“我愛你…”

德莫斯的心弦為之一顫。也許真被她的話語感動,又或四周的光亮過于刺眼,他真的在接吻的那一刻順從地垂下眼睫,投降于她來之不易的溫情里。

綿綿擁吻在這個時刻靜止了時間,靜止了世上萬物,唯獨不能靜止卡蕾忒緩緩向上抬起的右手…

海底神殿的偏殿——

卡蕾忒所處的房間外面,兩名守衛的打手被突然飛來的一對金箭射中前胸,紛紛倒在地上已然沒了氣息。

“撲通”“撲通”的兩聲異響驚動了

特里同。正要出去觀望,卻查覺到一陣掛著灼熱氣焰的惡風虐向他面門,慌忙凌身避過。

就在他躲過那支襲擊自己的金箭的那一刻,一名男子悄然現出身形,隨后朝著特里同的腦袋狠狠地落下一肘。

特里同中招倒地,剛一翻身,金弓鋒韌的弦已勒上他的咽喉。

“卡蕾忒,可找到你了!”

在侍女們驚恐的尖叫中荷西跑著沖到卡蕾忒面前,兩眼放出激動的光輝。不由分說,他將她一把摟進懷。

“你們……怎么找來的?”

相擁過后,卡蕾忒驚訝地看看眼前的荷西,又把目光投向偷襲成功的柏修。

“我是從黑暗之神分布在人界的眼線嘴里問出你的下落,可是,這位仁兄非要跟來……”

柏修以手中武器制約著特里同,一邊目不轉睛盯著他一邊回答卡蕾忒的提問。

“沒辦法,我天天擔心你,所以總是粘著柏修要你的下落。海倫在的時候我們也曾并肩作戰,所以這次多少我也能幫上忙!”

荷西笑容堅定自信,似乎毫無畏懼。

“別多說,趁黑暗之神在對付海王,我們趕快離開這!”

“德莫斯?他真的到海底神殿了?”

聽到柏修口中提到“黑暗之神”,卡蕾忒臉色一漾,神色猶如許久不見天日后眼前突現曙光一般浮出欣然的光彩。

然而,意識到荷西在場,這激蕩的光輝很快在她那張美麗的鵝蛋臉上逝去,好像一現的曇花轉眼消散得無影無蹤。

果然,荷西到底還是察覺到女友那敏感的表情變化,有些不滿的悶聲說了句:

“我可不希望每回救你的只有他!卡蕾忒我們快……”

荷西本意是要說“我們快走”,然而話還沒完整說完,他的全身就在卡蕾忒眼前化為堅硬的石像。

“啊!”

卡蕾忒一聲驚呼,恐俱地向他背后的方向看去。只見美杜莎帶了一隊打手闖進這里,正是她用化石術將荷西變成了石頭。

糟糕——

柏修心中暗道不好,不由更加用力按壓弓弦。

“都不準動,否則我要他的命!卡蕾忒,你快走!”

美杜莎斜斜咧嘴一笑。圍著荷西的石像轉了半圈后停步,她把手里的鋼棍在硬邦邦的石質表面敲了兩敲。

“我現在一棍下去他就會碎成塊,隨后我再解除石化術,你說他會怎么樣?”

她挑眼皮看著卡蕾忒,樣子勝券在握。

卡蕾忒當然清楚,如果美杜莎真那樣做的話,荷西縱然從石像狀態中恢復也無疑成為一具肢體分離的死尸!

“等一下! 我不會跑。柏修,對不起……”

卡蕾忒只得乖乖就范,然后無奈的注視著幾個打手圍住柏修奪下他手里的弓后對他一頓惡毒的暴揍。

“時間差不多了,王吩咐把卡蕾忒帶到主殿。特里同,你真是看家的能手啊!”

“黑暗之神已經抵達神殿了嗎?”

特里同站起來,揉著被擊痛的頭顱擰著眉頭問著。

“那當然

!別在這浪費時間,我們快點趕過去,把他一起帶著!”

美杜莎對束押柏修的打手們揮一揮手臂,趾高氣昂的發號施令。

打手們應聲而起,兩個倒剪柏修的雙臂走在最前方,美杜莎和特里同專門看管卡蕾忒在隊伍中央,后面跟著其余十來個打手一行浩浩蕩蕩趕赴海底神殿的主殿。

——

黑暗之神德莫斯懷中的卡蕾忒突然發出痛苦的驚叫,臉上幸福紅暈已褪變為慘綠。

她正悄悄上舉的不安分的右手腕部已被德莫斯牢牢攥住。手中那把匕首折射出明晃晃的光,打亮了德莫斯的半張臉,使他此刻的表情更顯狠毒。

德莫斯稍加用力便挫傷了那手腕的的筋絡,匕首落到地上,與此同時德莫斯的另一手掌也抓到卡蕾忒細嫩的脖子上。

“別裝了賽壬!就算你偽裝得再巧再妙,和真的卡蕾忒比起來還是遜色得多!”

德莫斯加大對她咽喉的壓迫,她邊竭力掙扎邊沙啞的低嗚著,兩邊嘴角露出尖銳的獠牙。

他再利落的轉一轉手腕,“咔嚓”一聲脆響過后她的脖子被扭斷了。尸體晃悠悠癱軟在地,衍為一具羽毛覆體的鳥身怪物。

“怪不得卡蕾忒會抱怨,說她即使死了你也不會傷心!居然親手了結摯愛的性命,你還真是心狠手辣!”

海王波塞頓不曾現身就已笑得幸災樂禍,歡快的聲音就像泛起的潮水此起彼伏,充蕩在黑暗之神頭頂上的半空。

“我一開始就知道她不是!卡蕾忒無論何時對我都是無比厭惡,根本不會主動投懷送抱,更不會說愛我…”

從夢境回到現實總會感到痛苦,更何況,這夢正是德莫斯長期以來渴盼的夢。他被沉悶的隱痛壓得彎了腰,一抹慘淡的傷愁掩藏在自嘲的笑容中。切切傷愁的彼端即為濃濃忿怒,觸景憂神過后,德莫斯仰面朝天高喊,臉上躍然一副無以歇止的忿怒。

“不想令海族兒女死絕的話就馬上滾出來!波塞頓,你這卑鄙無恥的家伙,究竟還要躲藏到何時——”

喊叫聲剛落,德莫斯腳下的磚地就顫動起來。

他正面方向的墻壁在震耳的“隆隆”聲中向上抬去,完全就是一面抬落隨意的石質帷幕。當這面帷幕抬高至最大界限的時候,德莫斯的眼前竟然出現一所不為人知的大殿。

寬廣的視野內格外明亮。

空間的最中央坐著海王波塞頓,下首三排神態嚴肅、全身武裝得一絲不茍的黑衣侍衛和打手。

波塞頓一張白凈的臉上掛著偽善的微笑,一張嘴全是些虛假的客套。

“為達成你的心愿我出來見你了,親愛的弟弟。”

“別讓我惡心了!你根本不配那么叫我!既然迫我親自來獻寶,為何又步步設計害我?”

“難道不好玩?我清楚海族的蝦兵蟹將根本不是你黑暗之神的對手,不過是想爭取更多時間讓她做好充足的準備罷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