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十章 入海初戰

卡蕾忒神智恍惚著被海族的一眾侍衛帶回她的房間后就虛脫地一頭扎在床畔。

“你還好吧?”

特里同一直擔憂地等在這里,看她回來就湊過來關切地問了句。

“滾開!你的父親簡直就是卑鄙2的惡棍!你也好不到哪去,是個徹頭徹尾的小騙子!你們真不愧是父子!”

想到自己剛才險些受~辱卡蕾斯忒心中又驚又恨,現在竟把滿腔怒火噴向了特里同。

“對不起,我保證在黑暗之神到來前你不會再有事……”

他漲紅了臉說。

“你我都別犯傻了,他不會來!暗族的統治者怎么可能為我到你們海族的領域,我根本不是他的誰——”

卡蕾斯忒哭倒在床榻上。身處險境的她心中竟對德莫斯抱以無比期待,只是嘴上強硬著。之前和海倫苦戰之時他便曾及時現身替她力挽狂瀾,如今她居然默默祈禱著奇跡能夠像上回那般再次出現。

特里同拿過一條嶄新的白色洋裙。

“你的衣服都濕了,換一件吧。”

“特里同,你們海族究竟想從德莫斯手中得到什么?”

“嗯?”

他被問得突然,驚詫的表情溢出整張清朗無邪的臉,半晌才試探地問道:

“海王和你說了什么?”

“他說的太含糊,所以我要自己證實……”

“……”

特里同舒開兩道擰緊的眉,直視卡蕾忒的目光變硬變強。

“如果你想要證實就別和自己的身體較勁,換了衣服后安靜等待你要等的人,不要氣餒,更不要輕易拋棄希望。”

“抱歉,其實……我不該對你發火。”

卡蕾忒終于開始意識到自己的無禮。

在和海族相處時間并不長的日子里,唯有特里同對自己還算客氣,他的關懷多少令自己能夠獲得一絲安慰和感動,剛才實在不該對他言語刻薄。心里一旦這么認為,卡蕾忒又忍不住主動道歉。

“我知道,是父親不好…”

“特里同,為什么你總像海族其他臣子那樣波塞頓為‘王’?你不是海族的大王子嗎?”

“那是因為父親更喜歡他的兒女們那樣稱呼他。”

特里同淺淡一笑,傷感味十足。

“從神代~開始我們這些海族兒女和海王的關系就更像主仆而不是父子。他認為想要高高在上,就必須先舍棄一些東西,情感越細膩豐富,牽絆就越多…”

“…牽絆…”

卡蕾忒重復這個詞語,頭腦中突然跳出一個影子,而她竟鬼使神差地叫出了那影子的名字:

“德莫斯…”

“你說什么?”

聲音傳到特里同耳中很小很模糊,他不曉得她是不是在和自己談著。

“沒什么——真的——”

卡蕾忒急忙紅著臉擺手接著掩住嘴,好一番的窘迫。

特里同只是會意一笑,沒再繼續追問。

海底神殿的另一處房間內,一陣誘~惑的女聲夾著微甫的喘~息從朦朧的紗帳里~泄~出來。

“王,抱住美杜莎吧…王…”

雙人軟床上,美杜莎浮在海王身上不停躁動著蛇一般光滑的軀體。炙熱的情~欲

將她的桃花臉蛋撩得粉紅。

盡管美杜莎把殷勤的吻痕灑遍海王的胸肌,卻怎么也燃不起他的欲~望。他后背倚在墊高的軟枕上坐著一動不動好像若有所思,完全不把身上美人的努力放在眼里。

“你真壞!”

美杜莎終于不耐煩,直起身靠到海王胸前緊盯他那對深沉的寶藍明眸。

“現在讓美杜莎來猜猜看,能讓王如此心不在焉的人物,該不會是卡蕾忒吧?”

心情和她笑容中的滿不在乎大相徑庭。餐桌上不雅的一幕令美杜莎想來膽寒。

此刻海王確實正想著卡蕾忒,還有她曾說過的那句話。

就算我死了,德莫斯也不會在乎——

“還真是讓我感到吃驚…”

海王幸災樂禍冷言自笑道:

“那女孩說出的話竟然如此傷人。德莫斯為了她不惜做出傷害自己的事情,可是她卻視而不見。呵呵,真是相愛卻相殺的宿命啊……”

果然,還是她——

美杜莎頗為不快的努起嘴。

“你們男人都一樣,只關心漂亮的女人。”

“別和我鬧寶貝兒,在德莫斯趕來之前我們必須養足精神。我都能感覺到他的氣息距離這里越來越近了。”

海王聽出美杜莎的憂怨,于是親一下她的嘴唇后自己先躺下去,甚是敷衍。

美杜莎的心徹底涼透,無奈也只得與海王背對背躺好。可是無論如何也無法安然入睡,愈張愈大的雙眼中漸露狠毒之光。

王,你絕不可以拋棄我!我美杜莎本來無憂無慮,是因為你才變成現在半妖半人的模樣。你必須履行你的諾言,對我永不變心——

——

德莫斯在潛海之時為自己布下一道攻防一體的結界,靠這層紫色光球的防御他在水中大多半的漂移行途中成功擊退過眾多向他進犯的深海魚獸。

海底神殿就在眼前。欣喜之余,他正要加速沖上去,前方的海水忽然變渾,波瀾急迫澎湃。

一陣駭人的咆哮之聲傳進他耳際的那刻,去路上突然現出多盞明亮的金燈。

又一咆哮傳來,德莫斯方才看清楚那攔路虎的囫圇全貌。

它全身黝黑,剛毛密布的身體簇生有六個形態各異的頭和十二只手,海水中被德莫斯誤看為是金燈的東西正是長在一顆顆頭顱上發光的環眼。

斯庫拉——神代守護七大海域的兇猛的怪獸!

這貨看見德莫斯,便游蕩著龐然身體,用六對機警的眼睛一動不動監視它的目標,不消多時手臂們便上下紛飛發動進攻。

德莫斯在密如羅網的攻擊下不停閃躲,防御結界并非對它不起作用,而是他不想在此過多浪費法力。

躲避之間他終于看準一個機會,發動一記很簡單的攻擊瞬間刺瞎它其中一頭上的兩目。海怪長開大嘴嚎叫一聲,牽動其他五個頭也咧嘴發出陣陣狂吠,聲音高低不等、音調不齊。

德莫斯趁機再次對斯庫拉催動法術,朝著他認為叫聲最惡心的那個頭部給予最致命一擊。黑色的攻擊波一直鉆進它的嘴中,速度奇快,在它還沒來及停止上一次被命中的疼痛叫聲的時候,整個丑陋的身軀就被炸得尸骨無存。

大爆炸的同時,海底神殿一處軟榻上的

波塞頓睜開了雙眼,不出聲地邪笑起來…

片片水幕消散后深海又恢復了寂靜。德莫斯也不作休整,全速沖向海王的神殿。

他剛剛踏上殿外的最上一層臺階,厚重的大門就在“吱呀呀”的響聲中自動分為兩扇。在德莫斯進入這所殿堂后,它們就毫不疑遲地閉合了。

德莫斯撤去護身的結界。在海王的領域中他必須這么做,否則在別的神祗結界中用法術為自身布防御結界的做法只會使自身體力過快流失。

視野內全部空蕩蕩的,德莫斯只能看到自己打照在墻壁上的斜影。

四周出奇的安靜,除了能聽得見他自己的腳步聲。整個氛圍透出不可言喻的詭異。然而德莫斯并不感到恐懼,此刻他想見到卡蕾忒的迫切心理可以抵御一切。

行了一程卻不見柳暗花明,他不由得加快步伐,緊接改為一路小跑。繞了幾遭,神殿的大門赫然再現于眼前,德莫斯只得止步。

怎么回事,我居然又回到起點了?

他想著,越發覺得這地方詭異森森,于是拔腿飛快跑下去。又是一圈,依舊沒能到達海王棲身的主殿,而是像剛才那樣又轉回到大門前。

德莫斯額頭滲出微細的汗珠,暗自囑咐自己別慌,然后調整狀態。他閉目靜止不行,保持著勻稱輕微的呼吸,將自身與周圍靜謐的氣氛融合一體。

很長的一段時間過去了,是耐心與耐心的博弈,誰先動很可能就意味著先輸。空氣終于不安起來,涌動的殺機打破了最初的沉寂。

德莫斯猛地睜眼,這才捕獲到玄機。

自己置身的地方已經被重重迷霧包攏。原本死氣沉沉的冰冷墻壁像是被賦予了生命,在群煙妖繞間任意挪移,節奏有快有慢,使人眼花繚亂。整個空間已經變為一個活動迷宮。

身形一晃,德莫斯發現腳下的地面也轉動起來,這樣他看到了身背后的那面墻壁。

此刻由于方位變換,它已經呈現在了他的面前,在德莫斯的方位變化的同時它自己也進行一百八十度的轉角,轉出藏匿于另一側的巨型怪物。

米諾陶洛斯——

迷宮靜止后,德莫斯高高仰頭望著面前的牛頭獸大吃一驚。

沒想到海王居然把這怪物搬到了他的家中。比起神代,現在的它體型更為結實巨大。如果把它看成是大南瓜的話,自己的身形相比之下就是一粒微小的芝麻。

牛頭獸在看到德莫斯的時候發出一聲悶哼,兩個鼻孔噴出熾熱腥臭的氣息,盡管德莫斯快步后退還是被熏得可以!

怪獸不由分說舉狼牙杵朝德莫斯所在的位置砸下來,被他跳到一旁躲過。待他側身展開攻擊,它卻依仗地磚位移躲到轉墻的后面逃脫。

德莫斯索性劈開幾處墻壁,均未見它的蹤跡。正機警尋覓間,背后忽浮起殺機,他迅速使用“瞬移”的法術才避過又一杵。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