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九章 次元內訌

海王的身形在卡蕾忒眼前早已疊出幾團模糊的影像,他威逼發狠的聲音也逐漸迷離飄遠:

“世上任何液體都在我的掌控之中,你的血液也不例外!想死我成全你,何必動刀動槍這么麻煩……”

這真是一種前所未有過的恐怖經歷,教人欲求迅速解脫而不得,只能怔怔承受著燈枯待前的苦難煎熬,卡蕾忒想這個過程便是真正的“死亡”!

難怪特里同會對自己一再提醒,如今終于感受到海王力量的可怕!這種可怕的起源正是來自海王本身。他不必親自動手去終結誰的生命,更不必令自己的雙手沾上對方的鮮血,只需下達一個“殺死”的意念隨后安靜地觀望就可以靜止生命的循環。

整個過程中都不會存在暴力血腥的屠殺,而他始終面帶仁慈的淺笑,像神一樣居高俯瞰生靈留于世間最后的那刻。

他是一個真正的神——

卡蕾忒感覺心跳的步伐愈來愈慢,愈來愈輕,視野就快陷入一片黑暗的那刻死亡的陰霾卻意外地脫離了她,她又能活動又能喊叫,周身重新恢復循環運轉。

卡蕾忒癱軟在地抖如篩糠,眼淚似泄閘的洪水肆意泛濫出來,大口呼吸著來之不易的空氣,目光還寸步不離看守著海王的每個舉動,但那里面除了異度絕望外已經譜寫不出先前那種忿怒與不甘。

她最終承認自己輸了,不是輸給法術高超的海王,而是徹底輸給自己內心的懦弱。和任何人在談笑時“死亡”看似是個非常簡單直接的詞語,但是真正體驗一遭和它擦肩而過后,無論人類還是神祗都會悟然發現自己在面對它時的竟是那般膽怯與弱小,才會發現自己原來對于活著竟是那般貪戀和向往。

海王穩步踱過來,俯下身探出兩根手指夾住被卡蕾忒緊握不放的武器,立刻引來她一陣力不從心的掙扎。

“噓——鎮定!好女孩。”

海王只在指尖稍稍加力便輕而易舉奪過那花架子式的餐刀把它扔遠。他捧起她的頭顱看到那張嬌美容顏上橫流遍布的淚水的那刻,兩眼中的欲~望之火更盛了一重。

“波塞頓,放我回去吧…不管你和德莫斯有何恩仇,但抓我做人質是沒用的。德莫斯不會在乎我,我死了他還會去找別的女人,你從他那里根本什么也得不到…”

卡蕾忒近乎哀求,只要可以從海王的魔掌逃脫,此時的她寧愿拋卻自尊。

實際那番話也是出自肺腑,她竟在此種境地下想到了尤西婭。她的慘死讓卡蕾忒見識到黑暗之神的冷血無情,也叫她領教到他令人膽顫心驚的殘忍。

一番痛苦和彷徨交織中她更覺自己是那么無助,不禁放聲哭泣。

“知道我為何找到你來對付德莫斯嗎?”

海王微微瞇眼盯住卡蕾忒臉上瞬息萬變的表情,眼神轉而犀利無比,儼然把她的全部情感流露牢牢掌握住。

“德莫斯是真心愛你,可你不但毫不領情還濫用他的對你的愛,這樣任性妄為早晚會害死他!”

猝不及防的回答使卡蕾忒立即止住悲聲。

木了十幾秒她最終無力垂下頭,吞吞吐吐著:

“不管怎么說……請你放了我……留我在這對你毫無用處,你真的什么也得不到…”

海王對著卡蕾忒整張絕望的臉發出一連串長笑。笑聲中他伸手揚起餐桌的臺布,把那上面的

各式餐具掀翻在地。“叮叮當當”的亂響過后,他抱起卡蕾忒軟泥似的身軀把她放躺在騰空的桌面上。

“那就來試試好了,看我到底能得到什么,得到多少…”

海王冷酷地慢聲說著,目光始終在卡蕾忒上身那對軟~峰前游離。極度恐懼和濕透的寒冷使她全身處于不自主的顫抖中,引得那上面聳著的兩峰一陣不安的震動。

波塞頓在對那雙尤物上下其手的時候遭到卡蕾忒奮力遮掩和抵抗。眸光一寒而過,他歹笑著緊盯她屈辱哭泣的表情。

“我就喜歡享受掠奪的快感,凡是屬于德莫斯的東西我都要一一搶過來!他從沒告訴你吧卡蕾忒,他手上有件至關重要的寶物,重要到關乎提坦神族未來的寶物……”

寶物……?

卡蕾忒盡管恐懼卻聽得真切。如今波塞頓把話說到一半停住,她在戰戰怯怯中已能肯定,得到那不知名的寶物就是海王誘拐自己脅迫德莫斯的最終目的!

“德莫斯一開始就擁有那件至寶,可是他卻在和你的交往中掩飾得非常巧妙。所以說待我了結了他,你倒不如死心塌地跟了我……”

海王邊說邊慢慢靠近詫然語塞的卡蕾忒,涼淡的薄唇就快封住她半翕半閉的嘴。

“王——”

一聲無奈的呼喊從大門之處輕飄飄蕩進來,美杜莎正無力地靠在打開的半扇門旁,若不是兩手有所倚扶好懸快要跌倒。

她滿臉震驚、委屈,難以相信自己看到的情景并不是夢而是正在發生的事實。

“你怎么來了?”

波塞頓的舉止立刻變得規矩起來,盡管表情上多少有幾分尷尬大體卻能從容應對,和美杜莎談話的同時正在快速系好外衣幾粒松開的飾扣。

“我聽到有摔東西的響聲,所以…你們…”

“沒什么,我只是和卡蕾忒鬧著玩而已。”

海王快步走過去摟住美杜莎的肩膀哄道:

“別太在意。走吧,我們兩個去休息!”

“可是你明明說要把她納到身邊,你喜歡她?”

“別當真,我是在騙她的……”

美杜莎不傻,身為女人她怎能輕易釋懷?走幾步回望間,她充滿妒忌的目光頻頻落在卡蕾忒優美的身段以及光彩亮麗的長發,她意識到自己深得海王寵愛的地位很可能已被眼前這個年輕貌美的女使者撼動了。

——

“德莫斯!你站住——來人快攔住他——”

異次元的黑暗神殿亂作一團。

黑暗之神德莫斯一手托著封印雅典娜寶石的水晶球大步流星沖在最前面,忽被黑壓壓蜂擁而至的侍衛人群攔截。

“你們要造反——!”

德莫斯大喝一聲。他身后緊隨著一隊自己的護衛,聽到主子的震怒立刻沖到最前面,以手中的武器抵住卡利一眾的架勢。

“你簡直是個瘋子!”

卡利趕上來,站在兩隊侍衛之間。

“你以為雅典娜寶石只是你自己的事情?來或去也不必和我說什么嗎!”

“沒必要吧卡利,你似乎忘了誰才是這神殿的王!帶著你的人讓到一邊去!”

今天德莫斯的脾氣簡直糟糕透頂,根本沒耐性和這般碎卒浪費精力。他目前一心想帶著寶石沖出異次元飛到海底去。情緒高漲的時候拼命一

甩頭,他滿頭的黑發立刻顯得凌亂。

“為了卡蕾忒,你不惜賭上暗族的命運,又有什么資格稱王!”

言多語失這個詞語用在被德莫斯噎得暴怒的卡利身上再貼切不過。當她察覺到自己已經犯了個嚴重的錯誤后馬上捂住嘴,然而覆水難收。

“你居然知道我奉出寶石是為了她?我從沒向你透露過一丁點訊息,你卻好像知道整件事?你知道是海王波塞頓對嗎!”

德莫斯分明已經聽出端倪,眼中激亢的光輝更加爍亮。

“我曾派人通知你回來,就是想和你盡早做安排,可你……一心全撲在人界,撲在卡蕾忒的身上……”

比起剛才,卡利現在的神態反而輕松鎮定許多。

“當時你從沒告訴我對手就是波塞頓……你又想借他人之手除去卡蕾忒對嗎?你真的決心……背叛我了?”

德莫斯怔怔看著眼前這個陪伴他多載春秋、被他視為世上唯一至親的女神祗,表情開始轉為痛苦。

“我背叛你?哼!我背叛你…”

卡利冷笑一聲,悲傷地重復他的話。

“如果我要背叛你的話,還會教這顆寶石在此時此地如此安穩地托在你的掌上嗎!我還會給你機會讓你立在我面前發難嗎!當初如果不是你行事高調,又怎會被波塞頓抓住機會以卡蕾忒做把柄弄得進退兩難!”

“拋卻情感,變得自私麻木,這樣做和我們一直怨恨著的奧林帕斯神祗們還有何區別…”

德莫斯由衷沉吟一聲,朗朗黑瞳中的光芒卻已軟化,所有責備和怨恨已被低迷和傷感代替。

“只有雅典娜寶石能順利敲開波塞頓神殿的大門,如今我唯有冒這個險。”

“不行!水下作戰根本不是你的專長,你不可以為了卡蕾忒以自己的短處對抗海王的長處!”

“我不能讓卡蕾忒有任何閃失!你根本不懂,她和雅典娜寶石有密不可分的聯系,她才是關鍵!”

情急之下,德莫斯只有吐出真相。

“你說什么?”卡利大吃一驚,眼神怪異地看著她的弟弟。

“德莫斯,關于這顆寶石……難不成還有我不知道的秘密?”

“我沒時間和你作太多解釋,真相早晚會大白于天下,但在那之前我必須救出卡蕾忒。”

卡利眼睜睜注視德莫斯右掌托起水晶球毅然走過她的身邊,球體內部的雅典娜寶石的炫漫光芒無可遮辟的傾瀉而出,將德莫斯此時的毅然神態映得格外清晰。

卡利情知已無法阻止他的離去,除非自己和他動手,然而這時她內心痛苦到已無力出手發招的地步。

豐潤的朱唇微微顫抖兩下,她聲音痛楚地問道:

“能不能告訴我你的真心話……你決意救卡蕾忒,到底是為你口中所指寶石的關鍵,還是為你自己?”

“當然是為我自己!”

德莫斯在行進途中頭也不回地答了一句,語氣尤為堅定,顯然這答案根本不需經過大腦思慮便傾露出來。

然而對于他姐姐來講無疑是巨大打擊。卡利只覺天旋地轉,身軀一個側仰向后傾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