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八章 極度抗掙

“砰”——

卡蕾忒憤然將酒杯放上桌后站起。這次她憤怒摔杯的原因并非因為海王有將她和德莫斯綁為一對,而是心底潛在的正義感不能容忍對德莫斯的這種侮辱和中傷。

“我要回陸地!沒時間和你在這斗口!”

“真是的,這么愛氣!你的脾氣可真不隨你母親。”

卡蕾忒豎眉怒目的羞惱模樣瞬間映進海王的兩眸,他的嘴角笑容依舊。

“忒提斯溫柔賢德,就算遭到赫拉的迫害,承受宙斯的拋棄,她也不會做出胡攪撒潑的舉動,而選擇獨自返回海洋,沒有任何怨念地回到海族親人的身邊…”

被海王幽邃平靜的藍眼睛久久注視,卡蕾忒胸腔中翻滾的怒火終得寧息。他溫和中略帶感傷的傾訴聲調將她逐步引入那悠遠神代的遐想,畫面里始終是副嫵媚多情的倩影。可任憑卡蕾忒如何絞盡腦汁想象,畫中人的五官始終模糊。

“卡蕾忒,想不想見你母親?”

海王突然的插話打破了卡蕾忒的連天浮想,絢麗多彩的畫面頓時碎成一個個小塊,轟然分解。

她轉頭朝向他,眼中的光輝盡是驚奇和疑惑。對面的他,已經舒展一只手臂遞過來。

“你能帶我去見她?”

卡蕾忒看看波塞頓伸來的手掌不解地問。

難不成,忒提斯就在這所宮殿里——?

想到這卡蕾忒緊張得心跳加快。從沒有見過母親的樣子,如今能在這座神殿與之見上一面,對于被騙進海底的自己來說也算是很大的收獲。

海王沒有回答,只是微笑著沖卡蕾忒一點頭。

卡蕾忒咬緊下唇,毫無猶豫伸手過去抓住海王那只手掌。在她眼中,那只手掌完全化為一支希望之翼,只要握住它,她就可以達成心愿——

海王引領卡蕾忒離開餐桌徑直走到一扇窗前。除了外面碧藍蕩漾的海水,卡蕾忒并沒看到任何她想見到的東西。

忽然間窗欞起了變化。窗外的蔚色空間轉為透明,柔軟的海水在這一刻靜止僵硬,霎時化為一整張光亮清晰的立鏡。

那站在鏡中的影像正是卡蕾忒那副青春娉婷的軀體,嬌美的容顏中透有幾分羞澀,著一件華美的長裙及地,姿態雍容而楚楚地立于波塞頓的斜前方。

“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卡蕾忒登時兩腮通紅,把臉轉到一邊不再看鏡中的自己。

“仔細看好,那就是忒提斯,你的母親!你現在的樣子簡直和年輕時的她一模一樣。”

海王的身材高出卡蕾忒一段距離,他正全神貫注于鏡中女性那段凹凸有致的身影,神態十分陶醉。

由衷的贊許不禁使卡蕾忒有些好奇地慢慢扭回頭,再次大膽正視那清晰的鏡像。

這是真的嗎?我和母親……真的非常像?

在聽信了海王的同時,卡蕾忒幾乎卸下了所有警戒之心。

海王一直目不轉睛地注視鏡像中的她,唇邊掛起滿意的淺笑。單臂環住身前之人玲瓏的腰肢,海藍眼眸里閃現的光輝愈加明亮,再也無法掩住暗藏其內的欲望。曲背漸漸低頭

下去,他的兩片薄唇越來越接近卡蕾忒的臉龐。

此番情景在鏡前暴露得一覽無遺。

“你干什么——”

卡蕾忒叫了一聲,憤然掙開海王閃到了一邊。

——

特里同徘徊于神殿的走廊,頻頻向側面緊關著的餐殿大門望去,形容好像熱鍋上的螞蟻。

他看得出海王對卡蕾忒不懷好意。神代,他就是個對家庭和妻兒子女不負責任的家長,貪戀美色、喜歡到處沾惹花草的陋習不亞于他的兄弟宙斯。

卡蕾忒初到海底神殿那會,海王面對昏睡的她就曾暴露出極其貪婪的目光,一想到這些特里同便不寒而栗,他能肯定這次海王單獨會見卡蕾忒,絕對不會再輕易放過如此合他胃口的獵物。

看著左臂上招搖擺動的絲巾,特里同眼前浮現出卡蕾忒明朗清純的笑容,以及她在海灘上對他施以援手的景象。

她的胸懷永是那么坦蕩那么無私,根本不會設防會遭誰加害。她的心猶如海水般神圣的顏色,純凈碧藍,絲毫沒有邪念。

我真不該把她帶入這海底神殿來——

特里同此刻唯有追悔。

變身為美女模樣的美杜莎迎面走過來,并沒在意特里同臉上自責悔恨的神色,只顧向他追問著:

“王呢?我到處都找不到他,你知不知道他在哪?”

特里同忽然眼前一亮有了計策,眼下能不能救下卡蕾忒就看美杜莎的表現了!

他順手斜向指給美杜莎。

“喏,就在那里面。王正在用晚餐,吩咐只讓卡蕾忒作陪,任何人都不準打擾他們。”

“什么?威嚴的海王怎么可以和那個囚犯一起進餐,還不準仆人侍奉?他到底在想什么!”

美杜莎聞言臉色一變,果然上了當。

“我們作臣子的都不該隨意揣測海王的意思,不是嗎?”

特里同說完起步離開,在背對美杜莎邁步的剎那雋雅的面龐泛起一絲嘲笑。

——

餐殿內,海王正在窮追不放。

“過來!到我身邊來,美麗的卡蕾忒。你好像很怕我?”

“不要靠近我!放我回去!”

卡蕾忒踉踉蹌蹌地一路后退,驚恐之中的她已經明白了海王的意圖,何況他正面帶邪笑直逼過來。

“這么急著想回到德莫斯身邊去?”

“別胡扯——”

卡蕾忒一聲高叫,體內積蓄的力量隨這聲音一迸而發。

沁皮透骨的寒冷沖斥在整個殿堂內,白色凍氣圍在兩個對立的身形間浮浮沉沉,朦朧的空間里卻遲遲不見暴風雪來襲。

“極北雪颶風”原是卡蕾忒最拿手的法術,居然頭一次失靈。

海王情不自禁,只管對著對一臉蒼白顏色的她“呵呵哼哼”笑個痛快。

“你似乎真的忘記現在是在海底了親愛的。告訴我卡蕾忒,以你那微不足道的力量怎樣才能使北極的冰雪穿過重重兩萬里的海洋被引到這宮殿里來?”

他瞇起笑顏盯住六神無主的她,滿面都是無法自制的嘲弄。

卡蕾忒又怎肯輕易言敗?雖然地利上不占優勢,但她卻不甘心,牙關緊咬再次展開攻擊。

忒提斯,海洋女神,幫我!請幫助您的女兒——

默默禱念間卡蕾忒奮力展開雙臂。海水從窗外一擁而入匯于她平行的兩臂之間,翻滾著形成一個漩渦后突然向條巨龍探出龍頭隨即一擺尾吼叫著直撲向海王。

他直直看著那越來越逼近的水龍即不躲閃也不逃避,沒有一絲慌張神態的臉上始終帶著透涼的蔑笑。

“你體內雖擁有一半海洋血統卻還沒完全掌握控水的能力,因此在掌管水域的我面前最好不要班門弄斧——”

就在海王吐出字字冰冷的那時水龍已經完全靜止在他胸前并迅速縮身變成個圓球。海王只輕揮手背,那球便來個反彈,擊中卡蕾忒的同時汪然變回一灘海水,將她從頭到腳澆了個透心涼!

卡蕾忒的身體晃幾晃險些倒地。咸澀的海水已經將她淋透,濕瀝瀝的頭發和衣衫緊裹著她的全身,將一整段完美凹凸的曲線在海王眼前無可抵擋地展現出來。她蜷縮起玲瓏玉體微微顫抖著,樣子格外狼狽。

海王再也耐不住持續攀升的欲~望,他再次向她接近。

“你不可能是我的對手,再反抗也是多余!來,我幫你把濕衣服脫下去…”

“停下——”

接連敗北令卡蕾忒近乎絕望,她想不出還有什么招式才能擊退力量強大的海王。跌撞中她沖到長桌前不知所為,居然在瞬間抄起桌上的一把西餐刀指向他。

而他“噗嗤”笑出來,完全被這種幼稚的反抗逗樂了。

“你實在是……太可愛了,卡蕾忒!你究竟是怎么想出來的?餐刀?這樣的俗物豈能傷得了我?”

卡蕾忒只是緊握著雙手中的武器不停顫抖,她也知道這被自己看做是最后的救命稻草在海王眼中不過就是玩具,甚至連象征性威脅的作用也起不到。

節節后退了兩步,她將刀鋒反轉頂上自己的咽喉,滿眼俱是悲哀和憤怒。

“對你是那樣…但對我也許就是未必!如果你再敢走過來一步我就用這把刀刺穿自己的喉嚨!波塞頓,你把我帶到你的神殿無非是想逼迫德莫斯就范,所以如果我死了,你的計劃也就落空了——”

“你……倒是真有膽識!”

海王望著決然的卡蕾忒發出歇噓的贊嘆,眼中銳利的鋒芒似是凌厲的刀刃無情掠割過她的肉體。

他怎么都不相信,以自己一界之王的身份和力量會拿不下眼前這孤弱的小女子!身體里燃得正旺的欲~火使他不愿再陪她玩下去,目前他唯一的渴望就是立即剝~光她然后把自己的身體壓上去。

一秒鐘的變化可謂覆地翻天!只一秒間卡蕾忒就失去動彈的能力;只一秒,她胸中一陣悶痛后,竟噴出滿口鮮血。血液好像忽然剎了車一般在她周身的血管里完全停止了流動;只一秒,卡蕾忒竟無法喊叫無法呼吸,身體似被注了鉛越發僵硬沉重……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