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章 惡意謊言

“哼…”

聽了柏修委婉的陳述,德莫斯反而一陣桀桀的冷笑。

“我算聽明白了!荷西這個無知的笨小子只顧著自己的美事就一聲不響帶走卡蕾忒。現在把人弄丟了,居然不知廉恥地跑到我這里胡鬧!”

“你說什么!少裝蒜了!不是你還會有誰?我可沒忘記在黑暗神殿,還有卡美尼亞游輪上你對她做過的事情!”

荷西厲言指責大聲喊叫,一筆一筆翻出舊賬的同時自己也被氣得滿面通紅,令德莫斯不禁后悔當初釋放他記憶的行為。

“好!既然你這樣說,就自己過來找找看吧!在這間畫室里,哪個地方可以藏得下她!這間不夠還有其他房間,你們大可以翻翻看!”

德莫斯憤然退到一邊,將把路給荷西讓出來。

荷西頗為緊張地走過去轉一圈后停下。

的確,這間畫室里除了幾張桌子、一組木柜、一些零碎的畫具以及雕塑和蒙著白布的油畫作品外再無其他可以阻擋視線之物,這樣的布局下想玩藏貓貓的游戲是根本不可能的事情。

迷茫站了一刻荷西依舊不能死心,惱羞成怒跑回來拽住德莫斯的衣領大吵道:“就算這里找不到,還有你的神殿,你的別墅!立即帶我去,我一定要找回卡蕾忒!”

“臭小子!你最好老實點——”

德莫斯利落地反手一轉就將發瘋的他倒剪單臂狠狠按倒在一張桌子上。

“好了!你們兩個都放開!冷靜一點!”

柏修上前制止卻怎么也無法從德莫斯手下解救荷西。黑暗之神一旦被激怒的話,后果真的不堪設想。

“少裝糊涂,島上有人看到卡蕾忒和一個來歷不明的小男孩玩耍過,難道他不是你派去的部下嗎!別以為我不知道,出事之前你還給她打過電話——”

荷西依舊不依不饒揮舞著另一只手臂,嘴里喋喋吵鬧著。

“笑話!我會指使一個小毛孩擄走卡蕾忒?你給我記住,她一天還是單身的話我都有追求她的權利!如果我想見她,自然會親自出面約會她!小子,你下次考慮清楚再和我講話——”

德莫斯憤然咆哮完單臂一用力把荷西推回柏修身邊。滿臉無奈中柏修也只能示意他快點離開。

“既然如此我們再到別的地方找線索,非常抱歉。”

“這件事交給我處理吧,必要的話我會動用黑暗神殿的人力。無論如何我們的心愿都一樣,希望卡蕾忒早日平安歸來。”

“…好!拜托了。”

和德莫斯對視之際柏修心中已經將一切盤算快速清楚,此刻不是計較前嫌的時候,最好還是和黑暗之神締結聯盟。一方面,相比之下他的勢力還算強大。另一方面也是最為重要的一點,即在對待卡蕾忒的問題上他的態度總是非常積極非常鮮明的。

荷西悶悶拽開門卻被德莫斯叫住。

“等一下荷西!我還有話要說。”

“什么?”

荷西頭也不回地問道。

“……我出去等你。”

在德莫斯的眼神示意下柏修拍拍荷西的肩膀,

先他一步走出去。

“你要說什么就快點講!”

“你真的不想知道?在黑暗神殿的那幾個夜晚,卡蕾忒和我……究竟做過什么?”

在上下打量情緒急躁的荷西兩三回后德莫斯才開口發問,一副邪魅的笑容中納滿了不屑。

“你說什么……你對卡蕾忒……”

“我和她在神代就是相好,她誘人的胴~體和細膩的肌膚,還有一吻就會產生情~欲的柔美嬌唇教我至今難忘,她給我的那幾個夜晚簡直回味無窮……”

“不……不可能……”

“老實說小子,我能把你的性命留到今天完全是看卡蕾忒的情面,你還有什么資格對我叫囂?”

德莫斯邊說邊向荷西一步步走去,鄙夷的神態在不斷挺進的步伐逐漸轉為嚴峻,他冷黑的兩眸中,荷西已更色的臉映像異常清晰,被那凜冽的漆黑眸色襯托得異常蒼白,蒼白得看不到一丁點的血色。終于,他將變得軟弱無力的荷西逼到墻邊的角落。

“卡蕾忒是提坦神族的后裔,根本不可能愛上你這種毫不起眼的小角色,你的存在不過就是某人的替身,是個影子!”

“你胡說!這不可能——”

荷西氣炸,身體堪堪戰栗著依舊沖回來想和德莫斯拼命。可還沒觸到對方便被一股強有勁的氣息彈出去,重重拍在他身后的墻面上。

不尋常的動靜和痛苦的呻吟引來柏修,見此情形他立即護住荷西。

“夠了黑暗之神!非要如此不可嗎!當務之急是先找到卡蕾忒啊。”

“哼!不自量力。等卡蕾忒回來后你最好有多遠滾多遠,別再來妨礙我和她交往!”

“你說什么?你有什么資格來管我!”

荷西在柏修的死死阻攔中執意掙扎著。

“我說的有錯嗎?你和卡蕾忒在一起的時候究竟都帶給她了些什么?你那么弱,就連最起碼保護她的能力都沒有。就算是為了她,還是由你提出分手比較好。”

“…”

荷西怔怔無言以對。

德莫斯用最惡毒的語言過于直白地表露了自己對他的輕視,使他胸膛里那顆男子漢的自尊心在瞬間遭受到無情的重創。

在對方威逼的目光中荷西的臉色更為慘白,最終他面帶悲痛的神情奪路逃走。

待房間里安靜下來,仆人諾亞才走進來,站到神色一派凝重的德莫斯身邊。

“王…”

“卡蕾忒很可能遭遇了意外。你馬上回黑暗神殿調撥人手分散到希臘境內,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她找出來!我倒要看看,那個敢于一聲不響帶走她的家伙究竟是何方神圣!”

憑直覺以及荷西方才的只言片語德莫斯能夠非常肯定,卡蕾忒的失蹤絕對是提坦同族所為。

“可是我們目前還沒有足夠證據判斷對方這樣做的目的。假如只是單純沖奧林帕斯去的,我們恐怕不便插手…”

諾亞是個有著白皮膚、一頭棕紅色柔軟短發,五官清秀的大男孩,眉宇之間流露著蓬勃的英氣。雖然人類年齡只有十八歲,談吐與舉手投足之中無不透

出睿智與干練。

從神代起他便獨自擔當了黑暗之神的近身侍從,如今的人類身份是某知名高校的高中生,業務時間大多替德莫斯打理人界的事務。

德莫斯雙臂緊緊抱在胸前直視著窗外日已西斜的暮色,濃黑的兩道劍眉間結出一道深塹。他當然明白仆人的顧慮。

提坦神祗都有自己明確的管制地域以及責任界限,沒有必要的話,誰也不會干預其他神祗的所作所為。因此,充當炮灰或者成為其他勢力的擋箭牌是極為愚蠢的行為。

目前,德莫斯還存有一線僥幸,希望卡蕾忒能偶遇一位友善的同族,因人界的邂逅一時興起被邀去小敘些時日。

但很快這想法就被他自己推翻,他清楚就算是那樣,依卡蕾忒的辦事作風絕不會將大家的擔憂拋于腦后。至少,她會第一時間聯系那個中國小子荷西!

如今沒有任何消息只能說明一點,她正處于生死攸關的危機當中——

“照辦吧。沒時間多想了,無論對方是什么目的,與什么勢力結怨,膽敢以卡蕾忒作為下手對象的話我絕不會放過他!”

——

返回的路上,荷西的步伐越來越緩。

“你真的不想知道在黑暗神殿的那幾個夜晚,卡蕾忒和我究竟做過什么?”

“我和卡蕾忒在神代就相好……”

德莫斯無情的中傷言語反反復復回蕩于腦中,而最為要命的還是那句——

“你的存在不過就是某人的影子!”

荷西感覺像是有無數毒蟲聚在他的心頭,肆意啃咬著他那顆本已血跡斑斑的心。

卡蕾忒,你真的和學長……?

荷西一閉眼,狠狠攥緊了兩拳,卻不敢再想象下去——

柏修也隨荷西止了腳步,現在就算不用法瞳刻意審視他的內心,也能知道那里面因德莫斯冷酷的嘲諷和指責而受傷不輕。

“別太在意那些話,嗯?”

“其實,你也是那樣想的吧。柏修,你也認為卡蕾忒還是和學長在一起比較般配?”

荷西垂頭喪氣,樣子像是剛剛打了一場敗仗的傷兵,那征求認同的問話使柏修一時不知如何作答。

荷西接著自怨自艾:

“我確實該死!這種置卡蕾忒于險境的錯誤居然犯了兩次,你們對我有所怨言是應該的。我根本不配擁有她的愛!”

“好了…對卡蕾忒而言你們兩個的感情都是無比珍貴和重要的,這一點你不需要有任何懷疑。”

此時除了說些膚淺的話,柏修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去拯救荷西那顆自卑自艾的心靈。

“如果可能的話,我真希望自己是你們的同族,擁有和你們一樣的神奇力量。這樣每次在卡蕾忒遇到危險的時候,出面拯救她的就會是我而不是學長。”

荷西抬頭仰視高高的藍天,凌亂的赫發前海下一對深棕色的眼睛盡被瑩瑩淚光所覆蓋。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