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章 迷魂螺號

“是誰?”卡蕾忒問。

“旅行網的電話推銷,我幫你掛斷了,別教它打擾我們。還有,你的手機沒電了,等回房間后要記得充電。”荷西回答。

“奇怪。我記得是才充好的……”

她疑惑地嘀咕一句,倒對他深信不疑。他感覺有些過意不去,作為補償他于是提議:

“熱嗎?我買冰激凌蛋撻給你!”

“好!謝謝先生。”

“晚上你可要以身抵債!”

“到時再說,快去快去!我要香蕉和巧克力口味的冰球。”

看他一路殷勤地向冷飲店的方向走去,卡蕾忒心中不免感慨。

作為赫克托的轉生,荷西依舊完好的保留著善良而淳厚的本質和性格,他這樣的男人在當代人類青年里已經為數不多。

假如和他的感情得不到提坦神族認可的話,他們的未來只會處于永無止境的躲避與出逃中。這種顧慮早已成為一層陰影、一道屏障,使卡蕾忒面對荷西火熱奔放的索求時總表現得畏畏縮縮、被動難行。

現在想看來德莫斯的預言并非沒有道理,以不可褻瀆的神圣之軀與凡人相戀總要吃些苦頭。

也不知德莫斯現在在哪?在干什么?上次沒接我電話,如今也不知道打過來,說不定又故意耍我——

也許,又在某處和什么女人約會——

滿腹狐疑,終于意識到自己正因剛才莫名其妙的想法而遷怒他時,卡蕾忒慌忙止住漫天飛舞的聯想。

了不得!怎么無故在意起那個壞蛋來了?他愛找誰找誰,關我什么事!反正那家伙行事向來乖張隨性,無論做什么,都只憑自己一時的喜好和心情,僅此而已——

沒來由的惆悵涌上眉頭,卡蕾忒信手抓起一把細碎的沙粒,百無聊賴地注視它們緩緩從自己的四個指縫間潺潺流落。

朝岸上遠處的店鋪望一望,竟還沒看見荷西折回,視野中卻兀然插進一個小男孩的身影。

大約五、六歲的樣子,周身上下只穿條藍底黃條紋的運動小短褲,陽光下袒露出白花花的小肉身板,單腿在沙灘上一蹦一蹦前行。

仔細看,另一條抬起的赤腳似乎一片殷紅,應該是負傷了。

卡蕾忒本性善良,看到這種情景絕不會袖手旁觀,提起隨身攜帶的手袋幾步上前。

“小朋友,你的腳受傷了哦。讓我幫幫你,不管的話可能會發炎哦。”

卡蕾忒彎下腰,以甜美可掬的笑容面對他。

小男孩一愣后靦腆地抿嘴笑著,露出兩個很可愛的小酒窩。

“大姐姐,謝謝你,我在海邊玩時被貝殼扎到了。不過你不用擔心,我的家就在不遠處。”

好懂事的孩子——

卡蕾忒不由得對這小子心生喜歡。

她先扶他坐到沙灘上然后蹲下身子托起他那只傷腳仔細檢查一下,發現在那稚嫩的腳底肌膚上確實有條三角形的傷口。雖然患處不大,但對于年幼的小孩來說也夠難受的。

卡蕾忒立即從手袋中翻出一枚濕巾擦凈這傷口周圍的血漬,又打開一片備用的止血蓋在傷口上貼牢。做完這些,她還拿出自己的絲巾在男孩的腳上裹了一層又一層。

“好了,這下就算你再四處亂跑也不用擔心會咯疼小腳丫了。”

卡蕾忒微笑著,又疼愛地胡嚕兩下他那一頭卷曲蓬松的銀棕頭發。

男孩始終低著頭看著足上的絲巾,極像是被它炫麗的嫩桃顏色吸引。他的那對酒紅色眼眸在人類五官中甚為罕見,就在他靜靜出神的時刻眸光閃爍,光彩如石榴石的色澤純凈卻深沉,竟教人看不出絲毫孩童該有的懵懂稚氣。

“要不要我送你回家呢,小大人?”

卡蕾忒明媚悅耳的聲音打斷他的專注。慢慢抬頭,他圓捧捧的蘋果小臉上又泛出童真的笑容。

“大姐姐,你好溫柔哦,這么體貼地幫我包扎了傷口,還送我你的絲巾。作為回報我一定要好好謝謝你!”

卡蕾忒只覺好笑。助人為樂本是舉手之勞,根本談不上什么回報,何況對方還是個普通的人類小孩。真要回報的話,他根本沒有任何能力,無非是孩童純真善良的心愿罷了。

小男孩似乎看穿了她的心思,不覺神秘一笑道:

“大姐姐,你可不要小瞧我哦,我會的本領很多呢!你聽過螺號之音嗎?不如就由我為你現場吹奏一曲吧。”

話音落處,男孩的雙手已經舉起,合攏的兩掌之中握著一只造型甚為奇特的海螺。

堅厚光滑螺殼外壁蜿蜒向上共旋有十級螺層之高,在陽光映照下折射出青綠色的光輝。深褐色的天然斑駁和后天雕嵌上的松石寶珠交相散布在各個螺層之間,被手工磨穿的最頂層螺尾上還嵌有一枚別致的象牙吹嘴。

“!”

他不過是個普通得再不能普通的人類小孩,何以突然變出這么個稀罕物件?而且無論怎么看,他手中的螺號并不像玩具而像是一種特殊的法器——

該死!

終于,卡蕾忒意識到自己的防范心理出現了致命的漏洞,而在那時男孩的兩片唇已經銜住了吹嘴。

“嗚——吁——嗚嗚——吁——”

螺號之音在一片蔚藍的海天之色中嘹亮地響起來,時而沉厚悠綿,時而輕忽短促,就像一只善變的精靈圍住卡蕾忒不停亂飛亂舞。

卡蕾忒的意識因這透明精靈的干擾變得越來越淡薄,而她眼中男孩蠱惑的雙瞳一點點地模糊起來…

吹奏戛然而止。

當卡蕾忒水藍眼眸中的清澈顏色徹底轉為一片灰沉之時,男孩停止吹號,臉上浮現一許陰暗的笑容。

“嘻嘻…和我走吧,愛與光明的使者!我們海洋一族已經恭候你多時了——”

怪笑了幾聲,他向她伸出一只手。

卡蕾忒眼神空洞地直視前方,臉上表情呆滯而麻木。她幽幽向小男孩遞出手臂然后徐徐站起,與他一同攜手走遠…

——

卡利一刻不休地來回踱步,心事重重。聽到腳步聲急沖沖由遠至近,她急忙止步,神色頗為緊張地向來人開口詢問。

“怎么樣?聯系到諾亞沒有?”

“是!已經找過他了,但是據他講王最近忙于人界的諸多事務,所以一時還不會回神殿來。”

來人是黑暗神殿的一名黑衣侍衛,剛跪下便迫不及待回答道。

“可惡——”

卡利一甩手臂示意對方退下,表情又變得一籌莫展。

德莫斯整天只知道做些毫無用處的事!海倫事件明明都已過去了他卻還是不肯接收我的意念波,派仆人去請他也置之不理。偏偏我又不想明確告知他那個家伙的出現,如果能借那家伙的手除去卡蕾忒確實不錯。不管怎么說,這次的對手簡直太過強大,必須早些和德莫斯作準備……

——

德莫斯人界的工作室最近承接了一筆生意,就是為某知名企業老總繪制一幅希臘神話中祝福女神赫拉的油畫像。據說這位總裁非常沉迷于古希臘文化和藝術的研究,想要把這幅畫像當作生日禮物送給他年邁的老母親。

當時這老總的決定還被德莫斯暗自取笑了好一陣。他不明白,提坦族的女神祗有如此之多,怎么就偏偏選中了那位性格偏執的妒婦呢?

可無論怎樣自己和金錢總沒結下仇怨,顧主喜歡什么就畫什么好了。合同規定的日期就在眼前,這邊的他也處于廢寢忘食的工作中,就連周末也很少離開工作室。

然而,恰恰就是這個禮拜日的下午,兩個來勢洶洶的男人闖進這里。

“塞維爾!你給我出來——”

畫室的門被猛地推開,荷西沖在最前面大嚷。后面跟著柏修,接著德莫斯的男侍諾亞面色慌張跑進來。

“先生,他們…”

在人類公眾面前,這名機智的侍從通常會適時地改呼他主人的稱謂。

看看兩個來者,德莫斯放下手中的筆和畫板,才道:

“不必緊張,他們都是我的客人。諾亞,到外面的客廳準備茶點。”

仆人答應一聲退了出去。

“二位可真是稀客,不如換個地方坐下來慢談。”

德莫斯站起來撣撣衣服,對他們還算客氣。

“不必了,我是來接卡蕾忒的!你把她交出來!”

荷西滿臉不耐煩。

這話讓德莫斯真正吃驚了一回。

“你在說什么?她不在我這里。”

“你還想騙誰?我和卡蕾忒在米科諾斯度假你卻非要出來搗亂,每次都是這樣!”

荷西大吵大嚷,一口咬定卡蕾忒的失蹤和德莫斯有關。

德莫斯聞言立即盯住他,黑色的眼光愈來愈犀利,神態惱怒卻也痛苦。

“度假?你是說…你把她帶去那種地方度假?”

他的聲音聽上去微微地發抖。

“我看,還是由我來解釋整件事比較好。”

事已至此,由不得柏修沉默不言了。

在這場關于卡蕾忒的爭奪戰中,他面前兩位男士的神經都變得異常脆弱和敏感。眼下如果避重就輕的鬧下去,恐怕真會耽擱了正事。

“一天前他們乘船去了米科諾斯島,可是剛到AgioStefanos海灘,卡蕾忒就在眨眼的功夫失蹤了。盡管荷西在島上聯系當地人和警方找了一晚上始終都沒消息。所以我們才過來你這里,希望能發現一些有用的線索。”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