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章 銀發美男

近日以來卡利頻頻接到一個邀請,約她某日晚間在雅典威斯汀皇宮飯店茶廊會面。

起初她并不以為然,但是邀請頻率過密,大有不答應絕不罷休之意,約會時間也因卡利不予回復的拒絕一推再推卻還是沒有放棄,終于讓卡利認識到事態的嚴重性。

那個家伙,到底想干什么——

聯想到最近希臘地域很不太平,而他在這個時候出現絕不會是湊巧的事,卡利決心赴約一探究竟。

在最新約定的時間內卡利抵達見面的地點見到了他,那個一頭柔軟銀色短發的年輕男子,此時正端坐在一角餐桌,身穿干凈的白襯衫與西褲,雅致白凈的面容上始終掛有深沉的微笑。

“卡利女神,不,應該叫妹妹,與兄長在人界首次會面就不能表現得親切一點嗎?”

男子笑容大度。掐指算起,自打落座的二十分鐘內卡利開口說出的話總共沒超過三句,就連桌上的雞尾酒碰都沒碰一下,看得出她對他懷有很強的戒備心理。

“我知道你約我絕不只為請我喝酒這么單純!說吧,你的目的是什么?”

在他面前她更喜歡選用一種直截了當的談話方式。

“你想多了。奧林帕斯諸神雖已覺醒,但我們這些編外之士的復活方式依然要靠托生為人,所以你大可不必將我化為宙斯那一派去。”

對此,卡利只是報以“呵呵”的冷笑。抬起眼簾,她再次細細打量對面男子的五官。

白凈膚色襯托著一副絕美精致的臉型,湛藍色的雙眸好像幽遠深邃的深海,高高挺立的鼻梁下一張性感的薄唇噙著友善的微笑。

縱然你這華麗的外表能夠迷倒蒼生,卻迷惑不了我卡利——

作為提坦神族的一份子,我又豈會不看不穿你那微笑背后的虛偽,那皮囊之下包藏著的野心?

卡利心中暗想間,表情現出幾分鄙夷之色。

“我聽說你最近過得并不如意,放心不下才冒昧聯絡你出來談談心,多少會對你有所幫助。”

他這話倒是說中了要害。卡利稍稍低下頭,烏黑濃密的波浪秀發立即遮住她的半壁臉,正好助她擋去一部分憂愁的面色。盡管如此,她還是沒有輕易附和。

在她身邊,裝飾用水不斷從破裂紋理的水幕墻頭緩緩流下,無聲地帶走一分一秒的時間。

男子自知他的話起了一定作用。被孤立的時刻恐怕沒有誰會拒絕雪中送炭的溫暖關懷。于是他想,自己接下來要做的無疑是在炭火中加把柴,讓火苗燒得更旺些。

“你和德莫斯之間的事情我有所耳聞,老實說我真的替你不值。在眾多提坦女英雄里論戰斗力和智慧你都不會輸于我們這些男神,身為血之女神卻甘愿屈尊成為他的臣子,你不覺得很可悲嗎?如果你的才能得不到他的認可,你為他做出的犧牲還有何意義!”

“都是因為卡蕾忒的出現!如果沒有她,我和德莫斯的生活一切還是那么平靜…”

卡利幽怨地說一聲,更像是在和自己低語。

“我當然知道這些,也明白你現在的尷尬處境,想對那女孩下手又不好親自出面,所以不如換我

來解決這事如何?”

視線向上轉移,絳紫雙眸中印入對方春風含笑的五官。卡利在這一刻終于展露難得的笑顏,然而它的熱度卻越降越低。

“你想怎么做?”

卡利將身形往前傾一傾,單手托起唯美的下顎,擺出對他的提議饒有興趣的姿態。

“你我聯手!我幫你除去心頭之恨,你追隨我成就一番驚天動地的大事!”

他緊盯著卡利,雙眼中的深藍色已不復平靜,而像多變的海洋正掀起一陣狂躁的巨浪。

“你要我背叛德莫斯?”

“還有比這更好的選擇嗎?我們都清楚,他的心完全被卡蕾忒迷惑住,就像哈迪斯一樣太重美色所以什么都做不成。而你我和他們不同,我們都不會令愚蠢的感情成為牽絆,一旦聯手必成氣候!考慮一下吧,跟著我必有你的用武之地,總比像只老鼠似的躲在黑暗的異次元強!”

“你最好…別亂打主意——”

卡利突然翻臉,一聲厲喝截斷了男子得意的妄想。

“自從冥王夫妻在希臘現身我就知道你們這些家伙早晚有一天會找到我們頭上。別以為我不了解你是什么貨色,比起哈迪斯你更壞更陰險!如果我出賣德莫斯,說不定哪天你就會為了某些利益出賣我,我才不會那么傻!”

卡利用三根手指優雅挑起高腳杯,而后豪爽仰頭將里面彩虹色的果味酒精一飲而盡。

“記住少來煩我,否則我就喝干你的血!”

她起立對他兇巴巴一呲牙,隨后拎起金色的皮包離去,腳上金色細長的高跟鞋邁出一系列妖嬈的貓步,火紅凹凸的緊身超短裙一路頻頻引起異性的關注。

剛剛嶄露頭角的野心在愕然無語的神色中逐漸退為平常。緘默一笑,男子將目光放到面前那杯紅葡萄酒上。

“真是不識抬舉!對嗎,小家伙?”

玻璃杯仍舊平穩站在桌上,而里面那絳紅色酒液卻無故沸騰起來,在靜止的透明器皿內翻卷起一波接一波的憤怒漩渦。

……

周六早上,卡蕾忒與荷西搭乘快船到達米科諾斯島的Agio Stefanos海濱浴場。按照計劃,他們將在這里度過兩天兩晚難忘而浪漫的周末,然后于周一一早乘船返回雅典。

Agio Stefanos,這是一個擁有白沙、碧海與藍天的幽僻世界。遠離南部地區“天體海灘”的喧雜吵鬧,此方的游客相對稀少,對卡蕾忒而言卻是再好不過,安靜的環境才更加利于身心的全面放松。

泡在被陽光曬暖的海水中,仰頭望著潔凈得不見一絲云朵的湛藍天空,她感覺自己與天之間的距離竟是如此之近,近得使她產生一種情不自禁想要伸手去觸摸它的沖動。

荷西在海水中盡情撲騰,好久沒這么痛快的消遣了,而且還是和自己心愛的女孩一起,他樂得快要發瘋。

忽然,周圍的海水不斷汩汩吐出氣泡,接著噴起一排排小噴泉,圍住他的身體組成一個圓環形狀。

“這是什么魚?”

他很納悶。待水柱降下,獨自在水中好一陣搜尋摸索,認真嚴謹的樣子逗壞了

早已上岸的卡蕾忒,她坐在沙灘涼傘下的竹席上“咯咯”地笑個前仰后合。

這種做法無疑等于泄露了謎底,他反應過來追上岸,笑著跑到傘下捉住她。

“小壞蛋,你又淘氣,偷偷使用法術!”

卡蕾忒笑而不語。自從神族血統被迫曝光后,在他面前她就不再避諱自己的超能力,偶爾也會用些小法術整蠱搞怪,善意地欺負一下心慈手軟的荷西,而惡作劇結束后,她通常又擺出一副乖順的模樣,借以逃避他的懲罰。

對著荷西放聲歡笑的同時,她的眼尾余光掃到海的遠處浮著一個人影。

好家伙,居然游出那么遠,這人本領真不小!

就在卡蕾忒暗自稱贊的那刻,人影突然之間騰空而起,隨即露出潛在水底的下半身——那竟是一條金燦燦的魚尾!在陽光的照耀下閃爍著美麗的七彩磷光。

“人魚!?”

卡蕾忒發出難以抑制的驚呼。

“啊?”

荷西聞朝她手指所示的方向望去卻一無所獲。

你該不會錯把鵜鶘當成人魚了吧?”

“沒有吧……不可能啊……”

卡蕾忒定睛認真地再次看去,空曠的海平面上空空如也,除了幾只不知名的海鳥盤于上空,偶爾幾下低飛抑或俯沖,嘴和爪在平靜的水面掀起一個個小小的水花。

莫非真是自己眼花了?只是不經心的一瞥,那人魚形象為何如此逼真?

不容卡蕾忒多想,荷西已經放倒她的身體,讓她的頭枕上他的臂彎。

她身上那套前扣式泳衣和三角泳褲是顏色單一卻艷麗的孔雀蘭,正好為的她雪白皮膚和散開的淺金長發起了恰到好處的襯托作用,使她玲瓏有致的體型更加惹火。

靜靜欣賞間荷西有些心神蕩漾,俯下頭急喘著親吻她。

“還想騙我?等著瞧,晚上饒不了你…”

他在卡蕾忒耳邊小聲傳達了愛的信號。

來時,他們租下島上不遠處的一套一居公寓式旅館,房間里配有廚房,可以自己動手煮飯,為的就是住得舒心玩得開心。

“今晚你睡客廳沙發,我睡臥室!”

“不是說真的吧?”

“是真的先生…”

“卡蕾忒已經17歲了,不再是小女孩,可以被我擁抱著入睡了…”

他輕聲說著,柔柔吻一下她的唇。

“就不要…”她堅持道,像是故意逗他。

“就要…”他又一次吻她。

“就不要…”

手機響起。

“幫我拿過來先生。”

卡蕾忒朝斜后的小藤桌指指。

“是,小姐,很樂意為您效勞。”

荷西下意識看一眼卡蕾忒的手機屏幕,上面顯示的號碼對他來說并不陌生。

“德莫斯”!

那不就是塞維爾學長嗎!這時候居然還纏著卡蕾忒——

荷西果斷劃下“拒接”然后暗自關掉手機,盡管心中惱火外表卻未露出絲毫不悅的痕跡。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