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一章 患得患失

周四的中午,卡蕾忒在荷西的公寓里。從他記憶恢復后的幾天里他們兩個都呆在一起,像是要把之前不得已分開而失掉的時間彌補回來。

剛剛從超市帶回食材,差不多是準備午飯的時刻,卡蕾忒卻想將荷西趕出廚房。

“這里交給我,你快出去吧。不是說下學期要交畢業作品卻一直沒有靈感嗎,到書房找找看吧。”

“拜托!你在我家,教我怎么有心思去找創作靈感……”

荷西湊上來膩住她。

“快——去——”

卡蕾忒踮腳一吻送上荷西額頭,然后將他推到廚房門外。

“一小時后準時開餐!”

“好——好——”

看荷西無奈離開卡蕾忒才放下心來,順帶閉了廚房的門。

屋里屋外一片狼藉確實符合一個單身漢的生活風格,該好好收拾一下才對。

不過,一小時收拾干凈再加做好飯對于普通人來說確實不太可能,但是這難不倒一個提坦神祗哦!看我的——

卡蕾忒雙手叉腰琢磨一會兒有了對策。她一邊吐舌作個調皮的笑臉一邊伸出一只手隨意在半空劃個半圓使出個小法術。

水龍頭立刻自動流出水來。伴著“嘩嘩”水聲,蔬菜們從購物袋中鉆出來排著隊跳進了淘洗盆,凌亂的碗盤飛東飛西,最后又回到收納柜中各歸各位。

欣賞著廚房里面所有東西被自己的法術賦予生命,在自己的控制下井然有序工作著卡蕾忒也覺有趣。既然法術可以達到事半功倍的效果干嘛不用?

“你在做什么?”

背后突然傳來的聲音嚇了卡蕾忒一跳,她連忙回身。荷西正站在她的身后,很是驚異地看著面前眼花繚亂的一切。

卡蕾忒慌慌張張止了法術。半空中的一口鍋頓時落到地上,里面的一鍋清水也撒開了花。幾只骨瓷盤子飛砸下來,“叮叮當當”在地上摔個粉碎。

“你自己玩得很嗨嘛…把我支出去原來為了偷懶走捷徑。”

“對……對不起,我馬上收拾好。”

卡蕾忒干笑兩聲,卻見荷西逼近,便一臉窘態的步步倒退,直到后腰抵在操作臺的邊緣再無去路,身體一傾被他攬進懷中。

“看樣子一小時的時間不夠了吧?”

他柔聲問,呼吸有些急。

“我現在就做飯……”

“我不要吃飯……”

“那……那你要吃什么……”

“我要吃——你!”

荷西抱起卡蕾忒急急走出廚房進入臥室。放她上床,他用灼熱的目光將她從頭到腳仔細看遍。

“怎么那樣看人家?”

卡蕾忒羞紅了臉,把視線移到一邊錯開那種眼神。荷西依舊盯著她看,笑容狡黠。

“我在想……我所愛的姑娘居然是個女神祗、女超人,這種奇異的感覺讓我渾身興奮。寶貝,如果現在我做出褻瀆神靈的事情,會不會遭到五雷轟頂?”

“會!肯定會!如果你現在那樣做,我保證立馬就會打雷……”

“那就讓它劈死我吧!就算劈下來我也不會放開你!寶貝,你那么美,任何親吻和愛撫已經喂不飽我了!”

荷西再也隱忍不住,湊過去將眼前的美人擁倒。

卡蕾忒不免一陣緊張,卻并不想阻止他。就算是廝守在一起的話這種事遲早都會發生,這次自己確實不該再拒絕他。

荷西的動作很輕柔,就像他本人的性格一樣溫順含蓄,很快將卡蕾忒帶入佳境。

“嗯……赫克托……”

一聲忘我的低吟使荷西的動作有所停頓,可看到卡蕾忒滿臉的陶醉他又繼續吻下去。

迷醉中,一幅活動的畫面在卡蕾忒變得朦朧的視線前亂閃亂晃。畫面里是兩具臥在床上正激情相擁著的身軀,發絲交纏間衣不遮體。

卡蕾忒定睛看時發現那其中一個luo體竟是她自己,正仰躺在德莫斯的身下承歡,不能自制的沉淪神態填滿了整張亢奮的紅臉。

那畫面曾真實發生過,是她潛意識中揮不去的記憶——

卡蕾忒猶如夢醒,剛剛被激情點燃的身體瞬間冷卻,仿佛向冰冷的水底墜去變得越來越僵硬。

“寶貝,你怎么了?”

她愈發的不合拍令荷西最終停止了動作。

“是不是……我讓你感到不舒服?”

“對不起……是我不好……”

卡蕾忒眼神閃躲間不敢與荷西關切的目光對視,心中異常愧疚。明明自己犯了個天大錯誤,而道歉的卻是荷西,而且言語間對自己處處遷就。

她慌忙爬起撲到他胸前,雙臂緊緊環住他,好像他隨時都會突然消失。

“不要離開我!答應我,不要再離開……”

“我怎么舍得離開你?寶貝,你到底想起什么了?”

荷西耐心地安撫著她,一手不斷摩挲她的脊背,又俯下頭在她頭頂的金發間印了一吻。

你心中真正所愛,究竟是赫克托,還是荷西——

海倫臨終的質疑不失時機地跑進卡蕾忒腦中湊熱鬧,令她脆弱的內心在疼痛中抖了幾抖。

海倫為什么偏要那樣問?赫克托和荷西難道不是同一個人嗎?她的疑問,到底指什么——

“馬上就是周末了,我們一起去米科諾斯島度假吧。”

“什么……?”

卡蕾忒分神揣測的時候恍惚聽到荷西在她耳邊說著什么,趕忙重新集中注意力。

荷西笑笑,倒也沒有表示出責怪的意思。

“我是說一起去米科諾斯島度假,據說那里風景非常美,是特別適合情侶的浪漫圣地。前些日子發生那么多事,該好好放松一下,玩兩天。”

“那,是不是只有我們兩個?”

“當然!而且……我還會像現在這樣,整晚抱著你過夜哦。”

被卡蕾忒兩頰飛起紅云的模樣感染,克迪文聲調曖昧回答一句,把吻痕盡情烙在那兩朵火熱的云彩上。

……

卡蕾忒回到飯店客房收拾行李已是晚間。剛剛找過柏修厚著臉皮向他“請假”,沒想到他很痛快地點頭同意了。

柏修當然不會阻止他們兩個。他是一位具有聰明頭腦的神祗,絕不可能重復卡摩德和黑暗之神都做不來的事情。況且他早已習慣單獨行動,既然自始至終都是自己在尋找雅典娜寶石,所以對奢求卡蕾忒幫忙本不抱希望,只要她不會再節外生枝,惹出和任務毫無關聯的其他事件就好。

臨睡前互通電話是卡蕾忒和荷西之間的慣例。卡蕾忒拿起手機,右手拇指極靈活地撥動著屏幕里的通訊記錄,直到看到一個號碼才兀然停住。

德莫斯!

號碼所標注的姓名讓卡蕾忒心頭一顫。似是平靜的水面突然落進一粒石礫,蕩出重重疊疊既甜澀又不安的漣漪。

沙漠中如果不是他及時出手,卡蕾忒難以想象和海倫的戰斗結果最終將會怎樣。盡管奧林帕斯的神祗傳聞里對他用過最多的形容詞莫過“狂暴不羈”、“殺虐無度”,但連日來發生的樁樁

事件里又無一不體現著他對她毫無原則的忍讓與維護!

而且最為關鍵的一點,也是至今教卡蕾忒難以相信的就是他居然親手歸還了荷西的記憶。

是不是應該打個電話問候一下?

仔細算算,從那天結束沙漠之戰后已經有四五天沒有德莫斯的消息,卡蕾忒又在心里獨自矛盾起來。

只是打個電話而已,代表不了什么,反正之前相互也有過聯系——

思想斗爭的時候手指卻不知不覺觸到通話鍵上,敏捷的屏幕立即做出反應,一陣節奏的緩慢的“嘟嘟”聲響傳出話筒。

“哇——不行,我還沒想好說什么——”

卡蕾忒驚叫著絮叨一句,慌慌張張按下掛斷鈕,可沒過五秒她就說服了自己。深深呼吸一口像是鼓足了很大勇氣,她動手重新撥通了號碼……

裝潢豪華時尚的復式別墅內,德莫斯的手機正躺在一間臥室的床頭柜上發出陣陣無聲的震動。

一對男女正在旁邊的床上做著激烈的起伏運動,沉悶的呼吸混合嬌膩的呻yin無情壓制了手機的震顫,使它聽上去微乎其微,不會引起任何人的注意。

手機在“無人接聽”的真人音提示之后自動切斷信號。卡蕾忒失落地看著德莫斯的號碼,心中竟無端生出點點滴滴的傷感。

真是的,又跑到哪去了?本想明天還有些空閑時間,可以在動身度假前請他吃飯——

“肉搏”結束后德莫斯簡單沖個澡回到床上,信手拿起手機,看到屏幕上的電子鐘的同時也看到卡蕾忒的未接來電。

居然有兩個!那個傻丫頭能夠主動打過來別有什么事——

剛要回撥,德莫斯突然意識到什么,側臉看看身旁正在昏昏欲睡的年輕女人,放棄了最初的念頭。

靠在床頭點燃一支香煙,德莫斯深深吸了兩口后舉頭吐出長長的青霧,手指捋幾捋潮濕凌亂的黑發,緊接著推推女人。

“起來,你走吧!”

“不是說好在你家過夜嗎……”

女人微微不滿,睜兩睜惺忪的睡眼,身子賴著不動。

德莫斯下床走出臥室很快返回,把一疊鈔票摔在女人身上,語氣加重。

“拿了錢快滾!”

“你什么意思!把我當什么啦?”

“不然你真以為自己是什么?不想被我光著身子扔到大街上就馬上走!”

不屑的冷笑過后,德莫斯自顧自坐在床邊吸煙,不再搭理她。

女人氣不過,看看臉色冰寒的他又看看一床的紙鈔,數目確實誘惑。

“切!有錢了不起啊……”

她一面口不對心說著,一面迅速套上衣服,將一張張票子攏到手里后揚長而去。

德莫斯一陣孤獨的靜坐。

在黑暗的世界呆久了,他似乎早已和它寂寞的色彩融為一體,變得越發冷清。尋歡作樂不過是為了尋求一種存在的感覺,因為只有在那種到達頂峰的亢奮狀態中他才能感覺到真正的自己!

然而亢奮過后德莫斯又會回到原點,如滿天喧囂散去后又只剩了自己,靜靜坐在夜的角落中品味著比亢奮來臨前的孤獨更加痛苦更加壓抑的孤獨。

也許,那才是孤獨的本質,德莫斯想,那才是真正的自己——

而此時此刻,從未有過的強烈厭惡感侵襲著他,折磨著他。他厭惡自己,厭惡自己罪惡骯臟的肉體和靈魂。他甚至開始懷疑,這種對自己的厭惡是否應該被稱為負罪感,而這不尋常的負罪感是不是源于她,卡蕾忒……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