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二章 暗之歸宿

兩個神祗對話間那娜現身。

“王,我來了!”

“海倫和帕里斯的魂魄已經安頓好了嗎?”

“放心吧,它們已被判官米諾斯親自審判并送去炎之獄服刑。”

她答完話,轉頭對德莫斯稱贊道:“干的不賴啊,黑暗之神,你終于肯歸還荷西大哥的記憶了。”

“算了吧,我可后悔干了件無聊事。”

德莫斯笑意牽強。

那娜不以為然地撇撇嘴,隨后湊近冥王,試探地陪笑道:

“既然如此,王也要大方些呀,你就替荷西大哥解除忘川的法力,還卡蕾忒一個完完整整的王子如何?”

冥王早料到她會訴求什么,不免目光一凜,正色道:

“貝瑟芬妮,我寵你不假,可你凡事也要懂得分寸!為轉生之人植入前世記憶,冥府絕不能開這樣的先例!而且我擔心,就算你們這樣幫助卡蕾忒,對她未必是好事一樁。”

“什……什么意思?”

“卡蕾忒豈能如此幸運,我怕她最終過不了宙斯那一關,除非……”話說到一半,冥王將別有意圖的目光轉向德莫斯。“除非,中途她自己能夠真正有所領悟。”

“額……太深奧了,我聽不懂耶!”

那娜一派瞠目結舌狀。

“你當然不懂。不過,只要他懂便可,對嗎黑暗之神?”

德莫斯心中會意也就沒再做多余的解釋,不過對冥王回報一笑。

“既然該解決的事件都得到了解決,我們也要告辭了。貝瑟芬妮,你不是一直都想去澳洲嗎?我們現在就動身。”

冥王抬首望向她,神態似成熟男子般的溫柔。

那娜的臉頰頓時飛起幸福的紅霞,她對他輕輕點頭,與他一同攜手。

“等一下!你難道不再恨了嗎?不再恨給予我們恥辱的奧林帕斯了嗎?哈迪斯!”

德莫斯在茫然中急急叫住冥王。

應聲止步,冥王將目光停留在晚霞燦爛的天空中,笑容平靜安寧。

“恨,我當然恨!可是,如果某天你在世間找到你想要認真呵護的珍寶時,你就會發現仇恨已經不再重要了,因為,它并不是你生命的全部。

“想要認真呵護的珍寶…”

德莫斯喃喃重復,很羨慕地看著哈迪斯和陪在他身旁明朗的貝瑟芬妮。

“那么,你應該是找到屬于你的那件珍寶了吧?所以冥王的眼神才會變得這樣的溫柔…”

冥王向他投去堅定的笑容,算是回答,也算鼓舞。

“作為提坦同族,我最后忠告你警惕你的周圍,并非所有神祗都如我這般與世無爭。從你擁有那件東西開始,你就該懂得權位與愛情不能兼得的道理。在它和卡蕾忒之間你遲早要做抉擇。所以何去何

從,你必須權衡清楚。”

“哈迪斯,謝謝你。”

德莫斯被冥王的幾句話說得神色凝重,卻還是發自肺腑地感激道。

“再會,兄弟。”

權與愛的抉擇嗎——

看著貝瑟芬妮牽冥王的手漸漸走遠,德莫斯的眸光柔和了……

德莫斯通過“空間瞬移”的法術回到異次元。

現在,人界的雅典應該是晚上的時間吧——

站在黑暗神殿外的一節石階上,他心里這樣想,不覺向浩瀚無垠的黑暗放眼望去。

沒有太陽沒有星辰,沒有高樓房屋沒有樹木叢林,沒有白天沒有夜晚,倘不是德莫斯早就習慣了這個空間獨有的特色,他真會懷疑置身其中的自己是不是個瞎子,只能看到唯一的一種顏色——黑色!

淺嘆一聲,德莫斯快步登上高高的石梯。神殿大門左右的黑衣守衛恭敬跪拜,迎接他們的統治者歸來。

這些跟我千年之久的仆人們,從鳥語花香的圣山追隨到這條件惡劣的異次元空間,就算轉世也要再度陪伴我回到這里。我到底該不該盡一個王者的責任,將一個全新的世界帶給他們?

德莫斯從跪地的侍衛們身邊經過進入黑暗神殿,這時他又開始暗自罵自己。

怎么回事?今日如何這樣多愁善感起來?

走廊里,現在通往寢宮和密室的岔路前德莫斯猶豫了一刻。最終,他邁步直奔地下密室。

在黑暗神殿位于地下這所算不上寬敞的正方形房間有一個比較文藝的名字,即“暝閣”,通常是德莫斯與卡利秘談暗族事務,以及獨處靜心的場所。但是數月前,自從神殿里來了一個神秘的新成員,暝閣便被它獨自占居了。

繞過雕花繞梁的多利式石柱,撩開層層刺繡的流蘇帷幔,德莫斯走到室內中央位置,坐到一張云石圓桌旁的石椅上。

桌上擺放著的東西便是那個獨占暝閣許久的神秘成員。德莫斯頗有心事地盯了它一分多鐘后,舉手取下覆蓋在它周身一方黑布。

一個被絞絲金架穩穩托起的渾圓水晶球赫然亮相。球體內部,禁閉著一顆通體晶瑩的藍色菱形寶石。它須臾漂浮于圓球內部的世界,順時緩速的轉動著,姿態優雅猶如一位沉睡靜默的美人。

它的身軀雖有手掌大小,卻流溢出萬丈粹藍色火彩,在黑布被揭的瞬間沖破水晶球體的外壁,浸染了德莫斯兩眸。光芒隨寶石轉動而閃爍流動間,又好像德莫斯紛亂不定的心!

暝閣入口暗影一晃,卡利身著暗紅色晚禮服走進來,坐在德莫斯的對面。

“你回黑暗神殿的消息為何不教仆人通傳我?”

卡利聲音低沉問,遭法術攻擊的內傷并未痊愈,稍稍抬高嗓音她的前胸和兩肋都會較勁的痛。

“我不想打

擾你,你難道不該好好休養身體嗎?”

德莫斯別有所指地答一句,始終不曾抬眼望一下她那難看的病容。

事到如今卡利已經明白自己不得不接受一個無可否認的事實,就是由她一手制造的“海倫行刺事件”接連減損掉德莫斯對她的信任。一座堅固的屏障就這樣橫在了他們姐弟之間,她似乎再也無力打破它,再沒法抓牢德莫斯的心。

然而還有個比這更令卡利擔憂,不,確切地形容詞應該是“恐懼”,讓她感到前所未有的恐懼的一件事,正是與卡雷忒在人界再遇后,德莫斯自身似乎發生了某些重大的改變。

和卡蕾忒再遇后,德莫斯冰冷桀驁的臉上漸漸平添出一道憂郁的表情;和她再遇后,一貫雷厲果敢的他開始習慣于長時間的靜坐沉思;也正是和她再遇后,隔閡與矛盾在德莫斯與卡利間頻頻出現——

“我知道你在怪我,可是你想過沒有,我那樣做難道只是為了自己?別再猶豫了,先以大事為重吧。等你坐上萬神之神的權椅,卡蕾忒自然會順從你!”

卡利最先開口打破沉悶,她早就對這樣的情況習以為常。在與德莫斯為數不多的意見不和之時大多是她采取有策論的讓步,可自從卡蕾忒出現后,她察覺到這些鬧分歧的次數明顯增多了不少!

“沒用的,從王子失憶開始直到海倫的事結束你難道看不出來?她的意志遠比你我想象的堅強得多。如果我以不光彩的手段篡取了她父親的權利,我和她只能成為敵人。”

“原來,你害怕和她成為敵人…你竟然這么在意……”

卡利突然發笑,笑聲蒼白無力。

“怎么你還是不能理解我的苦心?你難道也要學特洛伊國王,因一念錯而被滅國那樣斷送掉暗族的未來嗎!卡蕾忒和海倫一樣是個不祥的女人,我不可能看著她把你拉入深淵而袖手旁觀……咳咳……”

情緒變得異常激動,卡利的身體有些吃不消,她掩口好一陣咳嗽。

“姐姐,你回宮休息前請記清我的一句話。只要我德莫斯還在,對于那些想動卡蕾忒的人類或者神祗,我都會把他們視為敵人逐一除掉。如果卡蕾忒確實該死,有資格親手結果她的——唯有我!”

德莫斯決斷話畢后起立,不留絲毫時間給卡利反擊。

卡利卻早已聽得火起。在德莫斯轉身準備離去的那一瞬她抓起黑布蓋住水晶球。

光輝泯滅,暝閣內密不透風的空間再次被黑暗的顏色吞噬。卡利的聲音在這壓抑的顏色中回蕩著,清晰卻冷酷,徹底摧毀掉德莫斯的希翼。

“不要忘記自己真正的身份!你是黑暗之神,只有黑暗是你最終的歸宿。即使光芒能照亮你的心,卻永遠不可能改變你的命運——”

(第一卷 宿命難違 完)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