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五十章 女人戰爭

“哈迪斯,能否再等一刻?請允許我和海倫做出最后了斷。”

“卡蕾忒!”

卡蕾忒的決定剛出口便引來一眾的反對。反應最大的是那娜,她忍不住跑過來驚嚷了一句。

“卡蕾忒!你要干什么?冥王都已經出面了,你根本不需要再作戰!”

卡蕾忒對她回以平靜的微笑。

“海倫的執念因我而起,理應由我為她消除這執念。”

“卡蕾忒……”荷西也趕上來,頗為憂慮地搖頭道:“別去!不要去……”

“不會再有事,相信我。這是兩個女人的戰斗,你們都不要插手。”

“好!我如你所愿,將她交你處置。”

男童退后一步,然后靜待卡蕾忒接下來的舉動。

“多謝!海倫,你的身體如何?”

“沒問題!只是使者讓我吃了一驚,沒想到多方袒護之下的你還要堅持。”

“海倫,不要逞強!”

帕里斯的聲音縈繞在她周圍。

“別擔心親愛的!使者說得有理,這確是兩個女人的戰斗,我必須接受!”

海倫決絕說完,渾身再次抖擻,似重新充滿無限力量。

“使者果真不悔嗎?倘若打斗中途被我所傷或者直接斃命的話……”

“放心,我不會輕易交出我的命!海倫,你有自己所愛之人,為了他可以不惜性命。然而今時今日我和你一樣,也有想要保護的人。為了他,我必須留住自己這條命!”

口氣堅定地說完,卡蕾忒看向眼前的荷西,毅然的眼神中盈著無限眷戀的光輝。在她斜后方,德莫斯看著她…

他感覺自己被卡蕾忒身上的某種精神吸引著,震撼著。那種精神更象是種神奇的力量,雖稱不上偉大,卻給予他極溫暖的感受。

那就是她所奉行的信仰,是她全部的愛?

失落的酸澀痛感襲擊著德莫斯的心房,他在靜默中看到海倫一鞭甩到沙漠上,盡全力來回攪幾攪。

登時,

一股猛烈的沙暴旋風拔地而起,如萬丈蒼龍沖天,勢不可擋。海倫升空,赤luo的身軀轉瞬沒入厚厚的沙幕,卡蕾忒緊隨其后也鉆了進去。

剛進旋風中心,一場迫不及待的搏擊便在兩個女人之間展開。氣流轉的劇烈轉動中她們的身軀時而相隔千里,時而撞到一處。各自掌中的武器被舞得上下翻飛,條條道道赤色光帶與銀花點點你爭我奪互不相讓。落空的攻擊招招式式撲上涌動的旋風沙幕,立濺起片片疏散的干粒。

候了多時,除了可見不時向外攘出的簇簇沙石,可聞呼呼嘯嘯的流動的風鳴旋風外,沙暴里面絲毫不見動靜,視線被沙幕遮擋著的眾人不免擔憂起來。

“卡蕾忒怎么還沒出來?會不會遇到什么危險?不行,我也要進去!”

“你進不去!別急,荷西大哥,我們現在只有耐心等下去。相信卡蕾忒吧,她一定會沒事的。”

那娜阻攔焦灼不安的荷西,對他好一陣安慰。

德莫斯的一對黑眸久久落在前方滾動的沙幕,不由得將兩只硬拳攥得更緊。

哈迪斯斜眼打量一下德莫斯,輕易間就看出那份難以掩藏在他平靜外表下的局促和緊張。哈迪斯只悄悄一笑,并沒張口再說什么。

風暴內部的打斗初見分曉。海倫的力氣已經耗盡,加之身體剛被黑暗之神所傷,如今對于卡蕾忒的一系列快攻越發難以招架。

卡蕾忒伺機一杖刺去,尾鋒深深插進海倫左側軟肋。

“呵……卡蕾忒使者……你贏了。”

巨痛讓海倫半個臉顫顫搐動著,而她在和卡蕾忒面對面的咫尺距離中竟然作出一個欣然的微笑。

“終于結束了……”

“海倫……”

帕里斯在她體內呼喚一聲,接著低低嗚咽起來。

“對不起親愛的,我真的太累了,好想無憂無愁睡上一覺。待到夢醒時分,你已經守候在我的身旁,再沒什么可以分開你我,哪怕是死亡……”

坦坦傾訴間,兩行清淚從海倫的面頰滑下去

卡蕾緊握“揮瀾”的那手劇烈抖動著,遲遲未能從海倫體內拔出武器,四目對視間她也是熱淚盈眶。

“海倫,原諒我……”她的聲音顫顫。

人之將死,其言也善。耳聞海倫臨終的心聲,卡蕾忒徹底放下了先前對她的諸多怨恨。不僅如此,此刻她的心中反而平添一絲同情。

海倫,紅顏傾城的女子,回眸淺笑間舉步生輝,卻從未感受過一個女人該有的幸福。神代,她被當做布局的棋子。直到現代,依然沒能改變被利用的命運。

永恒的生命與不老的容顏許是世間眾多女子癡望的東西,而對于已經擁有它們的海倫來講,她的內心所渴望的美夢,莫過于與她相愛的男子自由地廝守一生!

“海倫,我將以提坦神祗之名賜你長眠……在另一個世界你將實現心愿,和你愛的帕里斯永遠相守,再無分離!”

卡忒一邊緩緩說著一邊催動法術。

神杖上,圓盤再次瘋狂自轉。數不清的光點從這轉動中揮散而來,好像團團螢火蟲圍繞海倫周身飛舞,將她最后的一點氣力抽走的同時將卡蕾忒封存于心底最深處的記憶直接傳入她的大腦。

神代的圣山密林中,卡蕾忒初見赫克托便與他萌生愛意。為了特洛伊,他義無反顧地離開她,卻終沒能阻止希臘士兵的進攻。國破,他和她立下誓言,一定要在某個來世中相互找到,延續彼此之愛……

“原來……使者你的愛情也如此凄美……”

冥想之中閱完一個個活動的畫面,海倫傷感地嘆了一句。

“如果你我之間只能存在一個的話,我必須選擇活下去,只為赫克托。海倫,希望你能理解……”

卡蕾忒早已滿臉珠淚橫流,似乎倒覺得是自己虧欠了海倫。

海倫的眼前越來越黑,整個身體好像爛泥一般癱軟。身子一歪,她把頭靠在卡蕾忒肩上。

“你我都沒有錯,使者。我們都太想把握幸福,無奈造化弄人,無論怎樣掙扎終逃不出宿命的牽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