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九章 海倫之謎

“等一下——”

卡蕾忒用急呼打斷他。

“先別動手,我還有事要問。海倫,你究竟為何要殺我?還有,給你下達指令,又毀你容貌的神祗究竟是誰?”

從一開始就被海倫這女人莫名纏上,就算真要死,自己總不能死得不明不白吧。卡蕾忒心中這么想。

德莫斯的想法恰恰和她相反,這會兒自己巴不得早點送海倫歸西,讓卡蕾忒得知是自己的姐姐卡利想要她命的事實還是能避免就盡量避免吧。

“何必呢!反正她答與不答,一樣都是要下地獄!”

冷冷說著,德莫斯的手掌已經移到海倫腦頂之上。如冰般徹寒的俯視中,她那千瘡百孔的身體再次被巨痛折磨得桀桀抖動。

“不要傷害她!王,求您住手——”

危難時刻,年輕洪亮的男性聲音突然從海倫身邊響起。

“別傷害海倫,她并不是什么邪惡之人,都是因為我!是我的錯——”

“親愛的,你醒了親愛的!別急,別替我擔心,戰斗就快結束了!你我就要團聚了!”

“我怎能不擔心。都是因為我,害你成了這樣……”

“親愛的……”

海倫與那神秘男子的對話令她一改兇殘的殺手模樣,轉為艾艾啜泣。

這種驟然巨變顯然讓卡蕾忒一眾難以接受,全部臉上都掛著無比驚愕的神色。

“聲音……那男性聲音,是從海倫的身體里發出的!”

柏修最先發現端倪,道出真相的時候,也被眼前的驚悚場景激出一身的冷汗。

德莫斯聞言更加睜大了眼,警惕著海倫的一舉一動。

“海倫,這到底怎么回事?難道,和你對話的人是你神代的丈夫,斯巴達國王嗎?如果按照赫拉女神的承諾,你丈夫應該和你一樣擁有不老不死的生命。他現在在

哪?為何不肯顯身?”

卡蕾忒往前兩步,不停向對手追問。直覺告訴她,這次的刺殺事件背后暗藏著很大玄機。

“別那么輕易下結論!我真心所愛著的男人,根本不可能是我的丈夫。被我稱為‘親愛的’,那個男人不是斯巴達國王!”

“什么?”

“那老東西根本不象個男人!僅僅為了特洛伊城的財富和神的贈禮,他居然出賣了自己的女人,把我當做貨物轉手給了別的男人!置身陌生的國家,面對一張張陌生的面孔,我心里的感受根本不會有人在乎。可是帕里斯卻不同。他會對我無微不至,和我用心交流。和他在一起后我才體會到什么是真正的幸福。因此特洛伊陷落后,我才會陪他一同流亡,伴他走完最后的余生,這是對他愛的補償。”

“這么說,那個聲音是帕里斯?赫克托的哥哥?”

“沒錯!他就是帕里斯,我最最親愛的人!他的靈魂現在就駐留在我的身體里。只要我殺了你,卡蕾忒使者,給我下達暗殺指令的神祗就會給我和他永久保護。”

海倫支撐著站起來,在悲傷中將真相和盤托出。

“特洛伊戰亂后帕里斯的靈魂便受到神的詛咒,隨身攜帶這樣罪惡的靈魂也是重罪,能夠得到某些神祗的庇護對你們而言也算誘人的條件了!難怪你會如此拼命。”

德莫斯說完又帶起一個淡淡的嘲笑。

“哈迪斯那家伙也真是的!總是自夸嚴明執法,眼下卻對這違背冥界律法的事如此縱容,我開始對他刮目相看了……”

“你對我下這樣的結論不覺得輕率嗎,黑暗之神!”

突然傳來的幼稚童音打斷德莫斯的自語。

海倫和卡蕾忒之間的沙漠在這童聲響起之時兀然顫動起來,隨即攪起一個渾圓的漩渦。流沙混合了冰雪從漩渦中心的“嘩嘩”流下去,似乎淌進深

不可見的地核內部。

忽然間,一縷刺眼的螢藍之光破沙而出,直直扎進大漠上空稠密的云層。一矮一高兩個人影從藍光內部的源頭顯出,隨后被它傳輸至眾人面前。

他們正是數日前在學術街和德莫斯過招的男童和那娜。

“海倫,你可教我好找啊!”

男童最先開口,投向海倫的目光鋒利無比,緊跟于他身后的那娜也是一臉的嚴肅。

海倫頓時緊張無措,握著武器的那手似乎更加用了用力,卻終究沒敢揮起。

“你……難道是冥王哈迪斯?”

卡蕾忒看看那娜后把詫異的目光放到矮她好幾頭的綠發男童身上。

他只一勾嘴角,笑容酷如成年之人。

“今天刮的什么風?提坦同族們全都聚到一塊了。”

“你來得正好!自己表態吧,身為冥王,海倫這事你究竟該如何處置?”

德莫斯鐵青著臉對男童不依不饒,惹得對方不住發笑。

“干嘛干嘛!你這副樣子讓為小孩子的我好怕怕啊。但凡涉及到卡蕾忒你總會喋喋不休!”

“我不是在和你開玩笑!”

“我知道,其實我也一直在追捕海倫。神代帕里斯奢寵妖后海倫,縱其禍亂朝政以致諸多生靈枉死,因而其壽終后靈魂在冥府受千年刑罰。前些時候本已刑滿該入輪回之道,誰知海倫竟然偷偷潛進冥府盜走了帕里斯的靈魂。我和貝瑟芬妮才一路追尋她到希臘來,目的就是將這對罪犯帶回冥府審判。”

“抱歉海倫,看來是我連累了你。”

帕里斯的魂魄待男童說完才發出一聲,似乎對未來已不抱希望。

“別這樣說親愛的,無論如何我們都不可以分開。冥王,您現在就要帶走我們?”

海倫看一眼男童,強烈的不甘狀態中夾雜一絲無奈。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