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八章 挺身救美

天在這時轉暗,烏黑的濃云占聚了整個沙漠上方的領空,夜晚的氣息隨處彌漫著。

一個意識急沖沖闖進卡蕾忒的精神界,將她正全力施展的法術截斷。她的身體立刻徹底倒在荷西胸前,軟綿綿的只會作出大口大口的呼吸。

“海倫,用借來的力量做一回神好不好玩?”

低緩的男聲透露出無限威儀,似是從積云的縫隙間傾撒下來,于無邊的沙漠中回音蕩蕩。

聲音傳遞中,眾多海倫逐漸化為黑煙,被徐徐夜風吹散。所剩唯一的那一個,不免再次擎鞭在手,仰面朝天左右張望。

一團黑焰自黃沙之間忽然躥起,瞬間變幻為人形。焰滅,黑暗之神德莫斯現身在一眾眼前。

他迎著風,肩上斜披的深灰斗篷飄悠悠地隨著風向飄擺。夜色之下,釘在質地優益的黑禮服上衣前襟和袖口上的大大小的烏黑寶石閃閃發出幽暗的藍光。一雙黑亮的高靴,讓他的雙足穩穩踏于軟滑的沙雪中屹然不倒。

德莫斯先是斜眼看一下柏修,冷傲神色中溢出幾許嘲諷。

“奧林帕斯的神祗就是有本事,和小小的幻術斗得可真精彩!”

“……”

柏修稍稍皺眉,欲言又止。

“學長……”

荷西用驚異的眼神看著一身裝扮與眾不同的德莫斯,正要繼續說什么,卻見他的眼神略過他,朝這邊展開雙臂。

懷中的卡蕾忒像被某種力量牽引升起,飄飄然越過海倫向那邊飛去,穩穩落入了德莫斯的臂彎。

“卡蕾忒!”

荷西急得朝那邊大叫但無濟于事,他立刻窘紅了臉,憤憤瞪著德莫斯。

“德莫斯……你來了?”

“我若再不現身,你的神力源就快被她耗盡了。”

在幾乎絕望的時刻,他居然趕來了。而且,又一次出手救下自己——

身體被德莫斯橫抱,卡蕾忒卻顧不及難為情。她抬頭目不

轉靜地望著他,蒼白的臉上現出一許光輝。

“僅為了那樣一個男人,你就又要豁命!值得嗎?他真的值得你這樣嗎!”

重重斥責的口吻很明顯,然而盛滿在德莫斯漆黑雙眸里的則是軟軟的疼愛與憐惜。卡蕾忒的整個心房竟因此漾出絲絲縷縷感激的暖意,加之剛才那場觸目驚心的搏擊,此刻她的鼻翼一翕,又快要落下眼淚。

“你休息一下,后面的事交給我。”

放下卡蕾忒,德莫斯一手從她眼前輕撫而過,助她累累傷痕的身體重新復原。隨后,他的目光轉向海倫,光亮的眼神利如刀刃,霸氣襲人。

“王,請您不要妨礙我!”

海倫轉身面對后方的德莫斯時并沒顯出過多的畏縮,盡管心里很清楚,黑暗之神的出現肯定會使自己的刺殺任務變得異常棘手。

踏沙走去,德莫斯距海倫一步之遙時停住,冰冷的雙眸直視她的兩眼。這一刻,他想要面對的敵人并非海倫,而是那個隱匿在她身后的邪惡操控者。

“這是第二次了。為什么非要激怒我?”

語句平靜地吐出口時,他的右掌已經觸上海倫的小腹,集合了全部懲罰之力。

深紫冷光閃過他的掌心后,爆破力量咆哮而出,穿過海倫的身體,逝入她身后迷蒙的夜空,眨眼之間沖進另一個隱秘的世界…

異次元——

血之女神卡利神態嚴肅,沉默無語地立身在黑暗神殿大門外。

微微仰面,她發現靜謐的天際一角亮起一點光。琢磨間,這點光突而擴為巨大的光盤全力朝卡利的身體罩下來。

咣當當……

響亮的震蕩過后,眾女傭慌慌張張從神殿內跑出來,從滿目飛揚的塵埃中攙起倒地的卡利。

“女神,您怎么樣?”

“快扶她進去!”

卡利面色如灰,在人群的中急促呼吸著。擦一下口角的鮮血,她憤恨地咒罵起來。

“德莫斯!你這個混賬東西!混賬東西——”

——

海倫被德莫斯的一掌折磨得不輕,如今趴在軟沙上,一動也不能動。她仇視著德莫斯,十指狠狠扣進沙礫,強忍劇痛做出無望的掙扎。

剛剛,德莫斯的攻擊重創了卡利,令此時的海倫失去了強大的法術支援。

沉默中,德莫斯再次做出懲罰的回應。

刺耳的雷聲響過,陰抑的烏云間突然扯開一道縫。閃電從縫中垂直而下,好像銀色的利劍筆直刺進海倫后背。哀嚎中,她被若干黑亮的火苗重重圍困,全身都在燃燒。

海倫疼得就地翻滾抽搐,渾身和嘴里都沾滿冰雪和沙粒。一張被毀得走樣的嘴已經張到極限,呼出凄厲的吶喊。

德莫斯神態輕松地觀望正在凄凄掙扎的海倫,嘴角滲出點滴冰寒般的冷笑。

攻擊過后,海倫的長裙已燃為灰燼,裸露出變得焦黑的身軀。后背出被閃電擊穿的圓洞尤為顯眼,鮮血從綻裂的皮肉間流淌,又粘漉漉裹起一層干燥的細沙,像足了一條被棄于旱地中待死的蚯蟲。

“你確實從赫拉那里得到永恒的青春與生命,可還是無法逃避身體上的傷痛折磨,不是嗎?曾經被稱為絕世美女的你,如何要用這副模樣來過以后的日子呢?”

他對趴在腳下的女人作出提示。雖是很隨意的一句,卻像是在傷痛上撒鹽,足以讓對方的心痛到顫抖。

“不需擔心!我…只要還有這口氣,就非殺……非殺卡蕾忒不可!”

海倫繞開德莫斯,艱難移動殘軀向卡蕾忒接近。她以手指撓沙作為唯一的前進動力。每移一寸,緊繃的雙臂都引起周身傷口處的巨痛,她那抽動的臉部肌肉便更加扭形。

女人,為何全都那么執拗、倔強?這不肯輕易放棄的勁頭,倒是像極了卡蕾忒——

德莫斯動一動劍眉,心里一面那樣想著一面舉起一只手準備賜她最后了斷。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