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七章 愛之禮贊

剛剛擎杖在手卡蕾忒就一個劍步沖出去對準敵人,以一對鋒利的白鴿翅膀和銳利杖尾好一通亂砍亂刺。

荷西上來幫忙,以手無寸鐵之軀英勇替她抵擋攻襲,一雙鐵拳上下翻飛砸向一個個敵人。

卡蕾忒心中不由起急。如今的情形對她們三個極為不利。攻擊無效,反而助長了敵人的數量。但是放棄攻擊的話,無疑等于坐以待斃。

海倫們已圍為成一個滿圓,把三個目標鎖定在圓圈中心。她們不再用鞭,而是斗志高昂向他們挺進著,就算同伴們相繼遭受反擊而倒下也沒能停止步伐,更像是一個個大無畏的敢死者。

確實,死亡對她們來說并不算真正的終極。因為就算倒下一個,馬上就會變出兩個,兩個馬上又會生出四個……只要身體有傷或者見血,損傷的部位都會滋生無數的再生體,如此循環不息,似乎永遠沒有歇止。

包圍正在變小,施展空間所剩不多。三個抗爭者不得不停下動作,互相之間背靠背,懼是疲憊不堪。

“今天一定要完成任務!你們誰都跑不了——”

所有海倫都在說著相同的這句話,發出相同的笑聲。

“這是……噩夢嗎……”荷西氣喘噓噓,打得累到腰彎。

“絲毫感受不到對方弱點,怎么辦,柏修?這些到底是什么怪物?”

卡蕾忒將“徽瀾”抱在前胸。視線無論轉向哪方,眼前都是長相相同的臉孔,她頓時感覺頭暈目眩。

柏修低頭看看身上的傷口。

這些到底是什么?是幻覺嗎?若是幻覺,熱辣鉆心的痛感又豈會這般真實?

使生命在殺戮與鮮血中得到永生,歷數全提坦神族,也唯有那個神祗可以做到——

紅火的身影躍然進入柏修的腦海,他緊緊咬了咬牙。怨恨使他的眉頭皺為一團,即便如此,他也是一派無奈之態。

此刻,柏修終于明白海倫之所以將戰斗場景選在這里的原因。

在這個毒熱的荒漠上,看似可以借助太陽的力量發揮出他自己的法術專長,可“置之死地而后生”卻是血術幻化的精髓所在。

“她們要進攻啦——”

在荷西驚叫的時刻,幾個海倫已經齊齊沖向他。

卡蕾忒見狀急急橫

舉“徽瀾”神杖,仰天一記高聲呼喝。

“冰封結!雪域封妖——”

透明結界瞬間在他們和眾多海倫之間劃出界限。那幾個直撲荷西的海倫未曾觸及到他的身體就先行碰到結界,眨眼之間變為座座冰凍雕像。

結界的力量正在迅速輻射,徹底冰封了海倫浩瀚的隊伍。

“破——!”

卡蕾忒一聲令下,冰像轟然倒塌,在滿地黃沙間碎了一片。

“我們離開吧,此地不宜久留!”

危機雖然得到控制,卡蕾忒還是不敢掉以輕心。極警惕的朝那一地碎冰看去,她頓時驚得容顏失色!

只是一句話的功夫,剛才還靜止不動的冰塊再度恢復生命,蠢蠢蠕動間相互吸噬成型。

剎時,又會是一場無休無止的惡戰!

海倫似乎被卡蕾忒方才的法術激怒。她們各個面色猙獰,蛙跳著從四面八方涌來。

卡蕾忒奮力揮舞神杖,卻又不敢拼以全力,唯恐任何損傷再度增出幾個海倫。老實說,這樣畏首畏尾的戰斗她還是首次遇到。

身上不時留下利爪和獠牙的痕跡,深淺不一,她的體力終于接近透支。

柏修被圍在當中,四肢被幾個海倫扯住。傷口的血腥讓她們獸性大發,爭先張開惡臭的大嘴朝他咬去。

荷西一聲低吟后被一隊海倫推倒。她們躁動的肉軀擠成一堆,少時就淹沒了他的身體和喊叫。

卡蕾忒當下心中緊提,隨即高舉了“徽瀾”再次召喚法術。

“萬寒颶風,飛雪列陣——”

神杖的寶石圓盤在白鴿之間飛速旋轉。凜冽寒風自杖下誕生,愈刮愈疾,卷起萬丈黃沙,遮天蔽日。

卡蕾忒一個抖手間,那狂風像是從了她的指揮將一眾海倫傾巢拋于空中。

烈風忽止,雪片紛紛洋洋,和海倫們的身軀同時降落于沙地。

大雪越下越急。枚枚雪片似有千斤之重,落到海倫們的身上時立刻如彈片一般射傷她們的軀體。然而這次,她們肌膚的創口沒再鉆出新的再生物。

逐漸,皚皚積雪侵吞了沙漠的顏色。而海倫們就在雪地里翻滾掙扎,桀桀怪叫絡繹不斷。

這雪的顏色……好奇特!

瑩瑩之色沖入

柏修的眼瞳,霎時引起他的懷疑。

托起一片雪花,他盯住冰白之中透出的那點微紅。心中一悚,他頓時領悟了!

“卡蕾忒,停止你的法術!停止——馬上停止——”

柏修對正全神施法的女孩嚷得聲嘶力竭。他終于明白了,海倫的再生之所以得到抑制,完全是卡蕾忒在用自己神圣之血去封印對方的邪力。但是,對于遍體鱗傷或是精力耗失過大的神祗來說,這種方式無疑是異常危險的自損。

法術擴張所帶來的強烈壓迫最終令卡蕾忒受傷的肉體終是無法承受。舊傷接連裂得更重,就接完好的肌膚也一道接一道裂開。

鮮血不斷涌出埋入她腳下的粒粒黃沙,卡蕾斯忒只管展臂運功,渾然不顧自身。洋洋飛雪中,那虛弱的身軀越顯瑟瑟抖動。猛然間,她被荷西自背后擁抱住。

“卡蕾忒,停手吧。如果這很危險,我求你停手!”

他并不傻。柏修方才的警告以及卡蕾忒此刻的表現,都直接向他傳達——她正在做危害自己的事!

“沒關系,不會有事!大家很快就會安全,在那之前,我一定會堅持下去!”

——赫克托,在來世找到你,定會好好守護你,不會讓你再受傷害,這是我曾對你立下的誓言——

這個堅定的信念支撐了卡蕾忒。她知道,為了心中的愛,自己不能倒下,必須堅持下去!

柏修被眼前的情景震撼了。飛雪之中,遍體鱗傷的女孩靠立在她心愛的男子懷里,表情決然地橫握著武器。盡管氣力幾乎已近終點,卻依舊倔強的堅持,不肯輕易認輸……

密密揚揚的雪花縈繞在他們緊緊擁靠的身軀間,宛如隊隊舞動的精靈在為這感人至深的愛情做著神圣的禮贊。

不惜托付一切甚至是生命,這才是最能體現其價值的感情吧——

看著看著,柏修突感眸中微痛。不知是不是幾片冰花飛進眼中的緣故。總之眼眶微熱,繼而有一灘溫暖的液體滾在里面,滋潤了他那雙早已干涸許久的雙目。

——————————————————————————

本文為縱橫花語簽約作品,只在此網站發表,其他網站均為盜版,請讀者支持正版,不要到其他網站投錢打賞,當心被騙!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