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六章 大漠苦戰

卡蕾忒下意看一眼柏修。單衫長褲于此處場景中戰斗還算是適宜。她暗自召喚力量,將一身心愛的裙裝替換為短袖衫熱褲,時尚的坡跟鞋變為平跟半靴。

她現身的正前方一百米處跪著荷西,在卡蕾忒還未現身的那一刻海倫正準備對他狠下毒手。柏修射入時空通道的那支金箭突然自她身后的空氣中飛出,牢牢釘進她的脊背。

海倫當即號叫一聲,反手拔下那箭摔在沙丘上,面對突然現身的兩位神祗橫眉豎目。

“卡蕾忒——”

荷西大聲呼喊,即激動又為她擔憂。旁邊的海倫一手惡狠狠抓過去,把他整個腦袋按進熱沙中。他瞬間停止叫嚷,滿口滿眼全是沙子。

“海倫你混蛋!”

卡蕾忒氣急敗壞罵一句。

“我對付海倫!你救他!”

柏修搶先傾身飛向敵人,緊握“祈日”神弓的右掌再度下力,那金弓的弓弧兩端即刻伸得更長,變為鋒利的刺殺武器。還未觸到海倫,他已對準她放出兩箭。

海倫早已從荷西身上撤回鋼鞭甩向半空中撲來的兩束金光。并駕直驅的一對金箭馬上兀自調轉隊形,一前一后圍繞目標疾旋不下。海倫亦揚腕高舉,揮動長鞭層層繞護身形。

卡蕾忒趁機沖至荷西。再次緊抱住他的身軀,她終于稍稍松口氣。

“卡蕾忒,這又是怎么回事!”

“以后告訴你!現在快走!”

卡蕾忒扶起他在軟沙間舉步艱難跑了一段后幾乎同時停住。他們都對柏修放心不下。特別是荷西,雖然不像卡蕾忒那樣了解柏修的本事,但只要清楚對方是來救自己的,而且是卡蕾忒的朋友,就已經足夠了。

柏修已然將弓轉向,弦對海倫。一縷七色光華滑過,那弦竟無力自彈一招攻勢,刃氣鋒利如刀,朝海倫嘶嘯而至。

海倫自然明白,如果身體落上這式攻擊,最輕也會被劈兩段。急忙向上空飛行避過弦氣,哪知它撲空后

襲入黃沙間登時生出幾丈高的沙浪,煙塵滾滾聲勢豪壯,一瞬把海倫拍打下去。

已是發動終極一式的時機!

柏修高聲詠出一段《太陽心經》咒文。

“吾主阿波羅啊,請以您的悲憫之心垂愛大地,以您的神圣之光普照大地,以您辟邪之利刃粉碎這污穢的靈!撒哈亞,撒瓦嗬——轟——!”

圣歌之聲抑揚起伏,在這片黃沙的海洋中久久回蕩。就在最后一個重音落地的那刻,太陽的光輝徒然激增數百倍,儼然化為火球。

無邊沙海中更加燥熱滾滾。還好柏修已經為同伴布下御熱結界,盡管如此卡蕾忒還是被烤出通身的熱汗。

對面海倫卻沒有這般的幸運,在兇猛的毒日之下,她的身體不斷冒起縷縷白煙,仿佛在炙紅鐵板上翻滾著的白肉,偶爾發出輕微一聲焦響。

沙漠之上,她有些彎曲的黑色暗影慢慢延展,變得更細更長。

 她終于再難強撐,幾乎被烤熟的肉身搖搖倒下。單膝跪于沙間,面對柏修的漠然,她的眼神突而顯出一絲頑強。

“真是自負的神祗!”

半個上翻的嘴唇顫兩顫,聲音從干得快要噴火的嗓子里艱難擠出,繼而衍為聲聲不斷的譏笑。

笑聲中,那投在黃沙上的黑影逐漸立起,就在海倫愈演愈烈的笑聲中滋生為另一個一模一樣的她!

兩個海倫共同揮動各自掌心的鋼鞭,動作居然不差半毫。

柏修甚至來不及做出震驚的表情便急忙飛身避過雙鞭的夾擊,緊接一個反擊動作就是揮臂拋出手里的金弓。

就在烈烈驕陽的洗禮下,“祈日”弓以一道拋物線的軌跡斬過其中一個海倫,弓弧兩段的利刃立時把她的身軀切成兩半。

鮮血和內臟傾囊噴出,灑在一片熱沙上,“汩汩”地躥起一個個氣泡。那兩片軀殼搖搖曳曳朝左右兩邊分開,距離越來越大。

全程在眨眼間演完。柏修緊提的心略有放

松,正要施法對付另一個,動作卻在兀然間剎車。

那一對分開的軀體中正鉆出一個個大小不等的粉色肉瘤,它們邊蜂蛹生長邊相互融合。少傾,便又成為另兩個海倫。

一地的內臟器官也在發生相同情景。它們也以同等速度漲出團團點點的肉芽,隨即肉芽瘋狂生長互融,轉眼生出一個又一個的海倫。

耳邊,“噼里噗嚕”的響動正是肉胞相互融合成長的聲音。復制體越是增多,這動靜越是變大。

冷汗不斷從柏修額頭滑下,冰涼得沒有一絲溫度,竟教此時的他忘記頭頂上有一團艷陽,更記不清此刻的他正置身于炎熱的沙漠地帶。他完全驚寒于眼中詭異的影像,滿身遍布了一層雞皮疙瘩。

一鞭緊似一鞭,海倫們的攻勢逐漸強大。眾多鋼鞭一起扭動,密密匝匝,好像一所堅韌的牢籠,將柏修結結實實地困在里邊。

身形閃轉間,神弓被他舞得頗歡,每招每勢都能生出流光條條,從眼花繚亂的鞭陣空隙中一泄飛出。

包圍被層層突破,海倫們的尸體一圈圈倒下。可是,任意的殘肢都會剎那間復制出一個完整的海倫。

如今,海倫的數量不斷上升。不計其數的她們將柏修團團包圍。

眼看柏修陷入苦戰,不幫一把自是不行。卡蕾忒舉手凌空,發出一記高呼。

“徽瀾——”

一點白光在她手心現出并迅速水平蔓向兩邊。待極光之輝滅去,專屬武器“徽瀾”神杖便現身于她的掌中。。

神杖首部是一對交錯展翅的白鴿,兩鴿中間是面寶石圓盤。手杖通身由各色寶石包裹鑲嵌,綿綿延伸到尖細的手杖末端。

這神杖出自北歐,是卡蕾忒結束極北生活的前夕,奧丁命矮人族的能工巧將為她打造,并親自取下他前胸配飾上最具神威的紫晶石作為其鑲嵌的主石。

她視這種贈予為莫大的獎勵與恩寵,因而更以這根神杖作為趨吉避兇的法寶。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