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五章 荷西遭劫

“嘩啦”地一聲脆響過后,寫字臺旁的窗玻璃碎了一地。邪戾的氣息沖破阻隔,“簌”地鉆進房間。

海倫的身形好像一條鬼魅在離地半空的位置悠悠蕩蕩飄浮著。這次,她穿了條單側掛肩的大紅潑色長裙,鼻梁以下的臉部被一方紅色絹帕覆住,倒添了幾分和吉普賽風格相像的詭秘感。

堪堪怪笑過后,她將掌中赤練鋼鞭的手柄指向下方那對情侶。

“果然!有卡蕾忒使者的地方,必然會尋到赫克托殿下!”

“海倫?!”

卡蕾忒沒想到這個殺手居然會這么快追來。但是今日的她,周身除了凝溢的邪氣,似乎還散發著一股難聞的腥臭味。

荷西將卡蕾忒摟在懷中,面色憤忿地警惕著海倫。

“你又想怎么樣?你把她害的還不夠嗎!”

“可笑!你一個人類能做得了什么!”

“砰”——

海倫正欲甩鞭直取的那刻房門大開,伴隨“咯楞”的弦響,一支金箭拖著焰火的尾巴襲進房內,繞過卡蕾忒直沖海倫。

“快走!”

柏修手持“祈日”彎弓立身門外,對卡蕾忒與荷西兩個大喊。

海倫挪身避開攻擊,同時舞動鋼鞭發招攔截他們的去路。而金箭在落空后自行轉回身,對準海倫凌厲取射而去。

一個旋轉遲緩了些,金箭緊貼她的左臉飛過,準頭上帶著海倫遮面的方巾,一并刺進后方的墻壁。此刻,那方巾已被金箭通身的火苗灼黑。

瞬間,海倫突然曝光的相貌震懼了在場一眾。

她的左臉上,傾城傾國的容顏已烏青潰爛,香腮之處的表皮爛得精透,清晰可見里面的肌肉和經絡組織。半個嘴唇曲卷外翻,現出兩半排森白卻尖銳如野獸的牙齒。相比右側臉上流波的明眸和賽雪的肌膚,強烈的不協調使她顯得越發恐怖。

“呀——”

卡蕾忒瘆出一身雞皮疙瘩。聽到她恐懼的尖叫,荷西立刻把她護得更緊。

“你們……簡直不可饒恕。”

海倫當即羞憤難當,伸手遮擋卻又掩飾不住,恨得她咬牙切齒,身體止不住栗栗顫抖。

“海倫,你的臉……”

“首次任務失敗,這就是代價!所以,第二次的機會我絕不可以再失手!”

海倫說話之間舉臂出招,一式邪力直奔荷西。

他的臂膀好像遭到毒蟲蟄咬般痛楚難忍,下意識放開卡蕾忒的那刻,她的身體橫飛向柏修,然后將他砸倒。

海倫伺機鋼鞭出手,層層纏住荷西的上半截軀體。任憑他在里面如何強掙都無法解脫。

“放開!放開我!卡蕾忒——”

“荷西!”

“別動!卡蕾忒使者——”

抓牢鋼鞭的另一段,海倫的半壁右臉做出得意的冷笑。而那殘破的左臉也因這笑容扭曲得更為駭磣。

“別再逼我!否則我索性撤鞭,王子殿下的身體馬上就會斷為好幾段,哈哈哈哈……”

卡蕾忒果然不敢輕舉妄動。

海倫則毫無忌憚湊向她鞭索中的獵物,好似一匹伸長脖頸的饑渴雌獸,忝高鼻尖細細把他從頭到腳嗅遍。

“真是美味……”

微微抬頭,她合上雙眼輕輕搖頭,一副極為滿足的模樣。

“殿下的血就像甘甜可口的羊乳,不虧為純粹的王室血統,就算投胎轉世也沒能改變它的高貴。我早就飲膩了市井平民的血液,今天索性換換口味。”

“原來……那幾起神秘襲擊市民事件的兇手……是你!”

卡蕾忒聽得真切。

難怪在這幾起事件的所有隕難者尸體里竟然難以找到一滴血液,原來都是進了眼前這魔女的肚里!如今更不難解釋她為何渾身充斥著難聞的腐尸氣味。

海倫又一陣“唧唧咯咯”的笑聲。她扯動鋼鞭,牽起荷西和他一同消失。

“等一下!卡蕾忒!”

見卡蕾忒慌里慌張要追去,柏修急忙喚住她。

“讓我去!我絕不能再失去他!柏修,請你成全我——”

柏修無語。

眼前的女孩神色嚴肅,透毅然的態度中有種不容他回絕的壓迫感。他知道,自己無論如何也無法阻攔她,阻擋她對那個男子的愛。

“準備一下,我陪你去會海倫!”

“柏修……?”

“我只是不想你出任何意外。否則等到某天卡摩德回來,我不知該如何向他交差。動身吧,趁現在還能追蹤到海倫的氣息!”

眼波流動,他避開卡蕾忒感激的目光,嘴角微動似是做出一個溫和的淺笑。

柏修抽出一箭搭上金弓后拉弦放出。一束筆直金光沿準海倫遺留的腐氣徑直追去,似乎那箭本就生著極靈敏的嗅覺。

瞬間透明空氣中現出一條通道,光華爍爍,跟隨那飛箭的軌跡越拉越長。隨后,它在兩位神祗進入之后,伴著光亮的泯滅于空氣中消逝。通道的盡頭就是金箭的準星兀然現身之處。

卡蕾忒剛從出口冒出就率先來個趔趄。腳下竟是一片沙漠,軟綿綿的黃沙剛好吞進她精致的涼皮鞋坡跟。

放眼望去,茫茫黃沙好像無邊無際的海洋,一波一浪的金黃褶皺在起伏不定間連綿伸至遠方。

卡蕾忒頭頂上方正是流火的的驕陽,熱辣的光芒肆意舔shi著沙地。騰騰熱氣從沙礫的縫隙處不斷升起,席卷著干土的氣息,自她的一呼一吸之間躥進鼻孔,教她頓時感到燥灼難耐。

這里是黃與紅、沙與炎交匯的世界,這里更是一座燃燒著的人間煉獄!

“這是什么地方?”

卡蕾忒趕忙問身邊的柏修,顯然有些緊張。

“被人們稱為‘死亡大荒漠’的撒哈拉沙漠!”

他答,情緒多少比她穩定些。遠方,大小林立的金字塔多少讓他有了方位感。可是,有件事他怎么也想不通。海倫想要復仇的話何不就地施展手段,為何偏要從迢迢千里的雅典飛越這個灼熱的荒漠作戰場?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