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四章 長情告白

“對不起……是我拖累了大家……來到人界,你們為雅典娜寶石拼命,只有我……”

“我并不是在意那石頭!此刻我在意的是你!”

柏修忽然憤然嚷了句,一雙琥珀眼眸定在卡蕾忒驚惑卻委屈的臉上。戛然而止的寂靜中,他異常激動的情緒才逐漸平復。

“我所在意的是你的安全。當然,你可以按照自己的意愿留在雅典。只是自從卡摩德走后,我們的團隊僅剩的成員再也禁不起任何分離了,懂嗎?”

語氣平靜地說完,柏修閉下眼,用右手拇指和食指輕揉眉頭間緊緊皺起的皮膚。

在動身出發的前晚,當得知卡蕾忒也接到同樣任務并被分到他這組的那刻,他就預感此次行動不會太過順利,然而何曾想如今的局面會發展到了失控的程度。

“馬上收拾。我去前臺結賬,四點的時候在大堂回合。一離開雅典,你我都需要換個新的身份。必要的時候,我會聯系大使者赫米斯,請示中止你的任務,遣你先回圣山去。”

“……”

“暫時忘記那男人吧。收收心,一切都會過去。風平浪靜后,如果你喜歡,我可以陪你再回到這來,好嗎?”

看見卡蕾忒神色落寞,柏修又是一陣和言安慰。

如今再過多爭辯也是無意,對于他的決定她也只得默默服從。

在這個團隊中柏修最為年長,說話和決策方面無疑具有一定威信。而且,他正在為她的安全擔憂。

卡蕾忒想來心中有愧。作為此番人界行動的執行者,她確實沒能做到像其他神祗那樣心無旁騖地工作。

可是,與已轉世的赫克托廝守,從而兌現和他在神代的誓言,這才是自己接受任務來到人界的初衷啊——

卡蕾忒始終清楚一點,就算心的容積再大,所能納下的也只是那個滿頭赫發的身影。

提坦神祗,擁有不滅的青春,千年獨活。相較他們,人類的一世壽命可謂滄海一粟。卡蕾忒只想在荷西有限的生命里和他相守,共同把握短暫的幸福。

倘使此生再次錯過,她

怕在某個未知的年月再踏人界之時,自己已無法尋到角落中他那抹安靜的守候。

卡蕾忒打開衣柜,寥寥收拾衣服的時候床頭的內線電話響起。

“拉其奧小姐下午好,您的朋友荷西先生前來拜會,是否準許前臺放行?”

還真是想什么來什么。剛才心中一直想念的人,這會居然自己跑來了。

“哦……沒問題,請送他上樓。謝謝。”

卡蕾忒心情很復雜,既感覺欣喜又有些憂愁。想到即將到來的離別,她不敢肯定現在還和他見面的做法是否合宜。

門鈴在響,他來了。

卡蕾忒跑去剛一開門,就看見荷西微笑帥氣的臉。看情形,今天的他狀態非常棒。

“可以進去嗎,小姐?”

她快樂地點頭,引領他進入房間。經過客廳的玻璃方臺時,他隨手放上帶來的鮮花和手工糖果,然后坐到沙發上。

“早就想過來拜訪你,結果總是找不好機會。”

“謝謝你的禮物,荷西先生。你的身體,我是說頭疼的癥狀好些了嗎?”

“好多了,還要謝謝你。聽那娜講,上次在我家害你為我忙活一場。”

“那不算什么。抱歉,房間里太亂了。……你習慣喝罐裝飲料嗎?”

卡蕾忒因為雜亂的房間感到難為情,從mini-bar里取出一罐蘇打水交到他手中,接著一陣客廳臥室的手忙腳亂,拾掇著橫七豎八的衣服飾物。

“你這是……要從酒店checkout?”

“呲”一聲撕開金屬拉環,荷西才飲了一口就發現落地窗邊手桿拉出老高的行李箱。

“唔……我正準備搬去別處,所以……”

停下手里的事,她變得吞吞吐吐,實在無法向他這個凡人告知神界正在搜尋雅典娜寶石的全部任務,他卻在誤會是在他家自己熱切求愛的擁抱招惹到她。

“是因為上次的事嗎?在我家,我失儀的舉動?”

“不是,我……”

“冒昧問一句,你要去哪?是準備去學長那里

還是……”

“不!怎么會!”

“看著我,卡蕾忒!”

荷西很緊張卡蕾忒的去向問題。見她把閃爍的目光從他這邊移開,他更加急于尋到答案。

“別走好嗎?”

“荷西先生……”

“我一直都在回想,回想從前的我們到底有多么相愛。假如我的請求可以讓你改變主意,我當然愿意不顧一切去乞求你!告訴我卡蕾忒,我現在開始和學長競爭,根本不是自不量力的事情!”

卡蕾忒撼然無語,再次為荷西的勇氣感染。眼睛一熱,他在她視線前的影像逐漸模糊,近而變為另一個身影,一個斜披戰袍的挺拔身影,面對著她,笑容清晰。

“請你相信我,就算分開的距離很遙遠,我對你的心依舊不變……我愛你!自始至終只愛你!”

娓娓道完,卡蕾忒已泣不成聲。

荷西大步沖上去將她的身體一把擁進懷中。他俯首下去,用吻封住她的唇。

赫克托——我愛的人,只有你——

在荷西胸前,卡蕾忒感受到久違的溫柔和肌膚的熱度,如此熟悉而真實!和赫克托相同的執著堅韌,喚醒了卡蕾忒悠遠的追憶。

她熱切回應他的吻,邊落淚邊默念著那個久藏于心的名字。

身體一軟,荷西倒向卡蕾忒。暗力量又在他體內伺機作祟。他極倔強地直起身,再次緊緊抱住她,和她瘋狂互吻……

異次元——

五內俱焚的燒灼感覺讓閉目養神中的德莫斯猛睜開雙眼。胸口翻起陣陣悶痛,難以隱忍之間他突然嘔了一口。

抹去嘴角的血跡,他露出陰險冷酷的笑容。

“真是什么?真愛的力量?差點就被你們沖破了記憶封印……!混小子,看來我對你終究還是太仁慈了……”

——————————————————————————

本文為縱橫花語簽約作品,只在此網站發表,其他網站均為盜版,請讀者支持正版,不要到其他網站投錢打賞,當心被騙!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