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二章 暗處之敵

午夜時分,一輛計程車在GrandBretagne酒店外停下。卡蕾忒下車,幾步登上臺階走進大堂。

這個時間的大堂里頗為冷清,只有寥寥幾個必要的酒店工作人員。路過休息區的CAFE時,卡蕾忒眼角的余光突然捕捉到里面那個一頭黑發、一身筆挺黑西服套裝的男人。

德莫斯!他又來了——

剛停步,他就已經看到了她。他所坐的方桌位置正對過道,分明是刻意在此等她。

難道,又過來逼迫我?

卡蕾忒心中忐忑。但是無論他抱有什么目的,不過去打個招呼總也說不過去。反正是在公共場合,量他也不會亂來。

想著,她徑直走去,神色渙渙。

“你在等我?”

“嗯。過來看看你。”

德莫斯答了一句,注意力集中在卡蕾忒發亮的紅鼻頭上。

“又哭鼻子了?”

他“嚯”地從軟椅上站起,一手伸到她的面前。她立時現出十分厭惡的表情,猛地將頭側向一邊。

“別動!”

他加重語氣,再次伸手板正她的臉,動作有些生硬。后一秒鐘另外一只手跟上來,指腹拭過她微濕的眼睫,攜著雄性的體熱,以及些微的男士香煙混合古龍水的氣味。和之前掰臉的動作相比,卻是極其輕柔和小心。

卡蕾忒必須承認,德莫斯身上確實持有一種成年男子特有的魅力,神秘卻也危險,令她時而怦然心跳時而有些畏懼。于是,她努力掙開他的溫柔,不敢越界半步。

“德莫斯……你可不可以解除荷西身上的暗力量?”

想了一下,她終于把想說的低聲下氣說出口。

“你是在求我?”

德莫斯盯住卡蕾忒的臉,高挑一端眉梢,難掩萬分得意的神態。

“你知不知道,那種過猛過強的法術早晚會要了他的命!”

“哼……”

德莫斯爆出幾聲冷笑,兩只黑眸越發陰寒,全部被卡蕾忒哀傷落魄的一張臉占據。

“你給我記住,下次再讓我發現你和他擁抱或者有其他親密舉動,我倒真會要了他的命!”

“你……你跟蹤我?”

“對于黑暗之神來說,犯得上使用那樣沒有法術含量的手段嗎!你是

我的女人,我不可能允許任何背叛我的事發生!”

“什么?什么叫你的女人?”

對于德莫斯的矯情與霸道卡蕾忒實在忍無可忍,憤憤反駁了一句。他卻更加接近她一步,笑臉顯出幾分猥瑣,小聲道:

“難道不是?這么說來我不必對看你摸你身體的行為負責任?”

“你!你!你……”

卡蕾忒登時臉紅到耳根,又氣又臊。突然間她反應過來。

“等等!這么說來,你知道我被海倫刺殺的事?”

“你真是嘴笨腦也笨!”德莫斯笑罵一句。“我能及時出手把你們三個移去那小子家里也算慷慨了!”

“那個瞬間移動,原來是你!”卡蕾忒不可思議地瞪大眼。“那么說來,是你救了我們。”

“不然你認為是誰?但救歸救,絕不是給他提供機會占你便宜!”

卡蕾忒啞口瞪他兩瞪,一臉心不甘情不愿的樣子。德莫斯卻大度一笑。

“看來,你的情況比我預計中的好很多,冥王的老婆醫術不錯哦……”

笑容驟然凝結,一對黑色瞳仁鎖在卡蕾忒的身后一動不動。在德莫斯俊逸的臉上,陰云的表情愈積愈濃。

“你怎么了?”

卡蕾忒被他急劇逆轉的神色驚出一身冷汗。下意識回頭看,背后的墻角除了幾株矮子松盆栽的裝飾外,別無其他不尋常之處。

“沒什么,沒特別的事最好不要隨便外出。小心點,也許潛藏在你我四周的提坦神祗,不光只是冥族呢。”

德莫斯邊說邊將極為不屑的目光撤回,冰封的神情隨之融解。招來吧臺的服務生,他將一張卡遞過去,為今晚的消費買單。

“你要走嗎?”

“怎么?舍不得我了?”

他故意打趣她,就是想看她搵怒卻也羞澀的表情。他還不想讓她知道,每次那樣的表情浮現在那張嬌美的面容上時,他的視線都會被久久牽引,不想再輕易移去。

“我從黑暗神殿出來的,必須回去呆上一陣。離開太久了,難免會生出一些事端。”

“哦。那……那個……謝謝你救了我。”

紅著臉吞吞吐吐一陣,卡蕾忒終于說出肺腑之言,然后如釋重負舒口氣。

德莫斯溫存笑笑,然后在

她的目送中走出飯店。

他在玻璃旋轉門前的臺階上止了止步,舉頭望向夜晚的半空。

混沌的幕色中沒有一點星光,月亮卻是格外的滿而盈,滲露出似是血液一般鮮艷的紅色。

“呵呵……真是少有的血色月夜啊!這樣的夜晚,又會增添不少枉死的靈魂吧。”

冷漠自語一番,他的身形匆匆消失在暗夜的彼端……

街角隱蔽的地方,修長的暗影逐漸曝露出來,突顯出一段玲瓏的女性體征。輕笑間她的幾根手指捋過鬢角紫色的絲發,如獵鷹般鋒利的目光久久停駐在德莫斯匿去的方向。

“不虧是黑暗之神,在酒店里差一點就被你發現了,不過看樣子和卡蕾忒蠻親密的。要是把這個消息帶給卡摩德的話……呵呵呵呵……”

德莫斯一回到黑暗神殿,就替換上神祗的禮服和長靴,落座于正殿的權椅上。

卡利恭敬直立于他的正下方,向他詳細匯報著工作。此刻的她多少感覺安心些,她清楚弟弟的習慣。通常只要他換上神裝,都表明會留在異次元好一段時間。

“近日眼線返回消息,冥王似乎沒有進一步的行動。雖然體表年齡只是小孩,卻很少在學校出勤,終日游蕩于公園或者兒童游戲廳。目前,我們只知道他的人類父親是希臘政界官員,母親背景不詳。”

話必,遲遲沒聽到德莫斯的聲音。

此時此刻,卡利不需刻意抬頭便能輕易感受到,自己每個細微的動作正被德莫斯的目光牢牢鎖定。那目光犀利似電,充滿無限懷疑和怨恨,令她避無可避。

內心虛虛快跳。為扭轉僵局,卡利端起干邑的瓶子走到德莫斯近前,在他手中的方杯里倒入酒液。

“你的酒杯已經空了,再倒些吧。”

德莫斯垂下目光,緩緩搖曳著掌心的玻璃盞。片刻沉默過后,他才仰頭一飲而盡。

“卡利……別再有下次!”

他的聲音如一抹輕風從她耳邊吹過,其威力卻已經使她的脊背躥出一裊寒氣。

我沒猜錯!關鍵時刻出手救走卡蕾忒的神祗果然是他!若不是真心所愛,又怎會如此在意那丫頭的死活!

卡利暗自咬牙切齒,絳紫的眼眸徒增森森恨意。

海倫那個笨蛋,只會壞我的事——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