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四十章 迷般獲救

荷西側頭看到了卡蕾忒。那副讓他朝夕思念牽掛的靚麗倩影如今卻是傷痕累累,虛弱不堪!

“卡蕾忒!”

他驚叫一聲,向她靠近過去,不顧噬骨的頭疼再次作祟。

“荷西先生……”

哀哀回應中,卡蕾忒看到他被疼痛扭曲了的臉。

海倫揮鞭朝他攻擊過來。那娜催動力量,飛刀兀然排成筆直的一列飆向海倫。海倫極輕松地揚腕揮鞭,擻出一個螺旋便破了敵手的刀陣。

那娜不甘顯弱,再次召喚大地法術。地面斷裂,柔韌的荊藤自海倫腳下破土而出,枝葉條條捆住海倫四肢,麻麻牢牢。

海倫掙幾掙,無法動彈,鋒利的荊刺刺進她白皙的肌膚中,頓時綻開斑斑點點的血色花朵。驚訝的低頭看,那些藤鎖正奮力拖拽著她往下拉,她的多半身體已然埋進裂開的地下。

“快走!荷西大哥——”

荷西答應一聲,抱起卡蕾忒正要火速離開,耳畔傳來那娜的一記撕心裂肺的慘叫。

就在剛才荷西全力救助卡蕾忒的瞬間,充滿著死亡味道的戾氣從海倫體內一迸散出,藤鎖在這一刻全部變得柔軟無力,紛紛揚揚癱落在地好似斷了脊骨。

海倫一個跳躍,從快要入土的地下重回地面的同時,就是惡狠狠反手一鞭將礙事的娜娜拍到遠處。

“海倫……這力量是?”

掙扎幾下,那娜終是沒能爬起來。

“別過來——不要再靠近!”

放下卡蕾忒,荷西果敢地擋在她的前面。他的一只膝蓋著落在地,以半蹲的姿態警視著面前殺人魔女的一舉一動。

她手中的鋼鞭顏色朱紅,艷得晃眼,像是一抹新鮮的血液,看得他極為不舒服。

“原來……是你!”

海倫打量他一刻,陌生的眼神漸露殺意。

“二殿下,你真是得來全不費功

夫!終于找到你了,那個讓我最痛恨的人!都是因為前世你不肯乖乖按我的安排被希臘士兵刺殺身亡,特洛依才要經歷長達十年的戰爭之苦!你哥哥帕里斯才會被迫流亡,就連死后靈魂也要在地獄里飽受煎熬!”

“雖然我聽不太懂,但是,別再接近卡蕾忒!有我在,絕不準你傷害她!”

海倫睜大眼睛,兩點星寒冷光閃過一對碧色瞳仁后荷西的脖子上現出一道血痕。紅色液體噴在海倫娟秀的容貌上,令她露出陰陰狠毒的笑意。

寒風撲面抵住海倫的攻勢,攔腰席卷而過后,她的下半身被卡蕾忒的極北法術凍住。

荷西顧不得自身傷痛,機敏地拾起地上的佩劍一躥而起,將利刃插入海倫胸膛,毫不猶豫補上關鍵的一擊。

“荷西大哥!”

“荷西先生?”

那娜和卡蕾忒都驚呆了,她們無法相信溫和儒雅的他,竟然會做出這樣的舉動。

“我不準你傷害她!只要是為了卡蕾忒,我會做任何事!”

海倫和他四目相對,她在荷西深棕色的雙眸中看到無以形容的怒火。盡管雙手和身上已經滿是鮮血,卻緊緊握住掌中的劍柄,沒有絲毫的畏懼和抖擻,不禁讓海倫的思緒追憶回千年前的神代,那個武士形象的出現——

海倫雖是受傷卻發出一陣陰森的嘲笑,使人毛骨悚然。笑聲中,一種似乎可以毀滅一切的力量從她體內滲出來,下半身的冰封隨之融解。

“快逃,卡蕾忒,荷西大哥!那種可怕的力量就要爆發了!”

那娜艱難朝他們舉起一只手,發出警告。

眼前景物兀地轉型,意識恢復正常的剎那,遭受攻擊的三人已然身處“海藍”公寓荷西的房間中。

那娜一把拽過荷西率先為他療傷。作為神祗,她清楚對于一個受了傷的凡人來講,承受瞬時空間轉移將是多么危險的事。

那娜一手蓋在荷西頸部的傷口處,掌心之下生出團溫潤清澈的鱗光灼烤著他的傷口,光滅,傷口愈合,不留一絲疤痕。

“那娜,你這是?”

他當然感覺不可思議。

“別多問,趕快去倒杯熱水來!”

有太多解釋不清,所以她干脆支開他,然后用同樣的法術為卡蕾忒醫治。

“你能感覺到嗎?海倫的力量過于邪惡,不可能來自祝福女神赫拉,更不像是奧林帕斯任何一位神祗!”

“當然!可是,為何要攻擊我?她說過,用我的頭換他的命,究竟是什么意思?”

回想剛才的惡戰卡蕾忒心生余悸。

“無論如何都要小心,她還會再次找上來的!”

療傷完畢,那娜收回力量。

“謝謝你又一次幫了我,替我一直照顧荷西……”

卡蕾忒的感激之情出自肺腑。這是她和貝瑟芬妮第二回聯手抗敵。后者在每次戰斗中都表現出驚人的勇氣和耐力,實屬可貴!

“別客氣!我和赫克托在神代時候有些交情,他的事我不可能置之不理。況且,你們的愛情來得不易,我希望你們都有好的結局……”

“貝瑟芬妮……謝謝!”

卡蕾忒受到感動,眼角微微濕潤。

“你好好休息一陣,受了傷還要用法術移動三個人,身體會吃不消的。”

“哎?”那娜聞言立刻驚叫起來:“不是你展開的瞬移嗎?”

“……當然不是!”卡蕾忒也顯出愕然之狀。

“如果不是我們兩個,還有誰……”

正在驚詫地面面相覷,荷西兩手各端了只馬克杯走進來。

“那娜,你的奶茶!還有……卡蕾忒,我為你泡了紅茶,里面加了一枚鮮薄荷,希望你會喜歡。”

“你們聊吧,”那娜識趣地閃出去。“我回房間休息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