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九章 聯手對敵

她就是在神話時代禍亂特洛伊國政的妖后?

卡蕾忒審視著面前美人那足以傾城的容貌,目光中充滿警惕。

她很難相信這人類女子真是經歷數千年的歲月變遷后,活生生出現在現今人類世界。可見,有關她淪為赫拉的走狗以換取永恒的青春與美貌的世間傳聞并非空穴來風。

“我和你好像沒什么交情。沒事的話請別打擾我。”

卡蕾忒表現冷淡。

她無法不對海倫心存介蒂。無論從哪方面考慮,赫克托的慘死都和這蛇蝎美婦有脫不開的關系。因此,她的內心無法釋懷這種間接的仇恨!

“先別急,使者!”

海倫一腿邁前擋住卡蕾忒的去路。

“我也不想閑來無事跑來被您罵,只是有一件東西,使者今天非交給我不可!”

好大口氣!

卡蕾忒嗔怒。正要嚴辭回擊,卻見海倫高揚起一支光潔的手臂,喚出一股強勢的力量全速撲過來。

卡蕾忒慌忙挺身一躍,身形升至高空,方才避過利刃般的攻擊。她心中好生納悶:海倫不過一介凡人,為何會有如此強大的提坦力量?

海倫在對面發出好一陣清脆卻妖異的笑聲。

“差一點就要割下使者美麗的頭顱了,這樣一來又要麻煩!”

“是赫拉指使你來刺殺我?”

卡蕾忒對自己的這個想法還不太肯定。即使那向來偏好妒嫉的神祗早已視她為眼中釘肉中刺,但宙斯在奧林帕斯掌權,就算是神后的身份也不敢造次呀!

“您并不知道吧,被您得罪的女神,其實還不至赫拉一位呢!”

海倫用一枚鋒利的指甲劃破另一只手腕。細流而下的鮮血瞬間化為一條赤練鋼鞭。抖手兩下,長鞭蛇游中擊破片片磚頭瓦礫。

卡蕾忒情知不動手已不可能,于是在滾滾煙塵中開始和海倫對抗。

——

“荷西大哥,快點走啊。”

綜合超市里,那娜回身,才看到自己和荷西的距離已拉來一大截。

她連忙折回。

“怎么了?又在想卡蕾忒?”

“嗯!前天剛剛去你給的地址找到她,塞維爾學長也在……可是,看樣子,她過得并不幸福……”

想起卡蕾忒眼中若隱若現的淚光,荷西面色憂黯。

那日他闖入酒店其實是想親口告訴她,自從在“貓眼石”游輪上分開后,他的心便被她的身影填滿,無法抹去。

突然那娜停步,神色顯出幾分慌亂。

“你怎么了?”荷西發現異樣。

“沒什么…”

那娜微微低頭。

剛才心底涌起陣陣不安的悸動,她能感受到,那份不安正是來源于她的姐姐卡蕾忒,她一定是在某處遇到了麻煩!

“荷西大哥,你留在這里千萬不要動!我有點急事去去就來!”

轉眼間,那娜向西區大街的方向飛馳而去。

“那娜!”他沒能叫住她。

卡蕾忒這邊已經陷入苦戰。擎劍和海倫百回合的較量過后,對方并沒占到什么便宜,于是索性撤回攻勢。

“你是神的后代,對你的獵殺自然要冒些風險…”

冷笑間,海倫將手中鋼鞭拋向天空揮動。

清澈蔚藍的空中旋起云渦,如一柄盛開的大傘逐漸壓下來,越降越低。氣流瞬息逆轉直上,差點就把卡蕾忒吸入云旋。

“海倫你住手!”

絕不能因為神祗的爭斗,讓無辜的人類世界遭殃!

卡蕾忒盡全力為街道上的人類建筑和住宅布下最大范圍的結界。龍卷風繼續肆掠,象一條發了神經的巨龍,用碩大笨拙的身軀不斷撞擊拍打著卡蕾忒的防御結界。全神貫注于施展法力的她憋得臉色通紅。

海倫不禁在一旁冷嘲熱諷。

“你自身都難保了還想救人類?憑一己之力又能救幾個?如果現在我來攻擊你,你要怎么辦?”

她伸作出個鷹抓的姿勢,卡蕾忒身上立刻多出五道冒血的傷痕,她在自己發出的慘叫聲中倒地。

結界消失的同時,龍卷風終被卡蕾忒以法術擊毀。海倫揮鞭緊緊縛住卡蕾忒的腳踝,在她正要去拾劍的時候將她的身體拖到自己腳下。

挑起她的下顎,看到那副姣美面

龐上幾處被粗糙的地面磨破的傷痕,海倫心中終于有了一絲滿足的快感。

“你還好嗎?卡蕾忒使者?”

她陰陽怪氣地笑著:

“何必在乎那些人類。就算今天救下他們也沒用,遲早有一天,他們還會被神殺死…”

“什么意思?…”

卡蕾忒驚惑不已。

海倫雙眼中神秘的光芒,富有深意地笑笑,隨即轉題道:

“你的樣子倒很像一個人,自己身在險境,卻還在幫助不相干的人們,他…是我一直痛恨的人…”

隨著海倫目光的變惡變狠,裹在卡蕾忒腳上的鋼鞭逐漸收緊。堅硬的質地摧殘了嬌嫩的肌膚,頓時皮開肉綻。

鮮血激發到海倫的瘋狂,她不住仰天大笑。

“我的武器能切得開任何東西!你的腳就要斷了,接著我會割下你美麗的頭。這樣,我的愛人就會活過來了!我要用你的血,你的頭顱,去換他的命!”

一道流星從海倫一側臉滑過,牢牢釘在身后的樹干上。海倫甩臉看去,竟是一枚銀色的飛刀。

她的前方立著剛剛趕到的那娜,即冥后貝瑟芬妮!

“海倫,不準放肆!攻擊神祉是重罪!”

第二枚飛刀從那娜手中幻出,對準了海倫直射過去。

“啪——”

干脆的鞭響過后,飛刀被劈兩段,插入海倫腳下的地面。

那娜氣憤得哼了哼,雙臂揚在半空。

一排飛刀在她雙掌之間幻化而成,隨即列個圓圈陣勢瞄準海倫的頭,蓄勢待發的刀尖閃著點點寒光。

海倫邪邪瞇了瞇眼。“簌”地將緊握鋼鞭的雙拳向兩邊一拉,將武器拽成一條直線擺出防御的架勢。

恰在此刻荷西自遠處跑來,神情緊張,氣喘吁吁。

“那娜!可找到你了,我很擔心你!”

“你又不聽話,我叫你別來的!”

看到他,那娜慌忙收招。

荷西畢竟只是平凡的人類,她不想嚇到他,何況對于“貓眼石號”游輪上那些匪夷所思事件她還沒對他編出好的解釋。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