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八章 正牌男友

“學長,你曾出席卡美尼亞家的婚禮,在游輪上出現對嗎?”

荷西在和德莫斯的對視中對他提出疑問,態度凜然。

“那些記憶雖然模糊,但里面卻有你和卡蕾忒的某個片段。你到底對我做過什么,對卡蕾忒做過什么?為什么要以朋友的身份將她從我身邊奪走?”

“荷西先生!”

卡蕾忒愕然。荷西的記憶難道自行恢復了?可是無論如何在這個時候跑來,而且單刀直入質問德莫斯,分明就是自討苦吃。

德莫斯微微轉動幾下脖子,黑色眼眸現出絲許邪魅之光。

“你是來興師問罪的?”

就在他冷傲的直視下荷西抱頭倒地,不住痛苦翻滾呻吟。而德莫斯僅僅安靜欣賞著,嘴角滲出一番饒有興趣的笑意。

“哼!也不掂掂自己的分量。這么弱的身體居然還敢跑到這來和我搶女人!”

“夠了……夠了!住手!快住手——”

卡蕾忒朝德莫斯一通歇斯底里的喊叫后想要拉起荷西,自己沖上去卻被他虛弱的身體拖倒。

尖叫聲引起酒店的工作人員和一些客人的注意,他們紛紛圍過來。

“拉其奧小姐,您遇到麻煩了?”

一名值班經理走上來身后跟著兩名職員,他們一同扶起卡蕾忒與荷西。

很顯然,兩名年輕男士站在一位漂亮的單身女士身邊針鋒相對,任憑誰都會將這情景想成一場關于愛情的保衛戰。

德莫斯面色鎮定,率先從容回應起來,完全一副正牌男友的架勢。

“你就是內保部的經理嗎?我的女友是個思想傳統的人,眼下卻在你們的酒店里遭到無端糾纏。因此,我不得不質疑酒店的品質服務和安保能力。”

“額……很抱歉先生。”

值班經理有些發窘。面前的帥男氣質獨特,冰冷得教人看上一眼身體就禁不住抖幾抖,絕不是個好惹的主!

更何況,有之前那些絡繹不絕的禮物快遞做鋪墊,此時這值班經理對于一身精致襯衣西褲,名牌皮鞋和腰帶的德莫斯自然會信任些,偏袒些。

再一打量衣著搭配隨意的荷西,他眉頭皺皺。

“這位先生,請不要在這里鬧事!很晚了,會打擾其他客人休息!出去吧,快走!”

經理黑著臉對荷西厲聲厲氣,揮手示意身后的職員,兩人上前架起荷西開始向酒店大門外驅趕。

“卡蕾忒——你等我!我一定會查清楚!等著我——”

“荷西……等一下,你們……”

“卡蕾忒!”

卡蕾忒木然跟在工作人員身后,目光始終舍不下荷西,卻在德莫斯的呼喊中止步。

她,始

終還是斗不過黑暗之神!

德莫斯在圍觀人群全部散去后才開口,句句言辭都寒冷剔骨。

“我今晚不會再強迫你!但是我的忍耐也有底線,沒有多余時間陪你玩這種愛情家家酒!黑暗神殿或是在人界的別墅,你做出選擇后我會派人來接你!別讓我等太久!”

“……”

卡蕾忒滿面憂愁目送德莫斯出了酒店。他狠狠扔下的最后一句話就像一塊巨石壓上她已塞滿無數煩事的內心,令它的分量又加重了……

異次元,黑暗神殿內。

卡利接到消息,黑暗之神已經返回神殿,于是急步穿過走廊,想要見一見這個近一月未曾謀面的弟弟。

中廳里面,剛剛歸來的德莫斯倚坐在正中的王位上,總一副桀傲神情的冷俊的臉上充滿疲乏之態。他的身前背后各有一名女侍忙于為他捶腿攏肩,以緩解放松緊張的肌肉。

“你還記得回來?我以為你在人界已經得流連忘返呢!”

德莫斯對著卡利懶洋洋地笑笑,沒有回應。過一會兒,象征性地問道:

“我不在的這些日子,黑暗神殿有沒有特別的事發生?”

“在這與世隔絕的地方,怎么可能會有特別的事,相信你也厭倦這樣的生活了吧?”

卡利刻意觀察德莫斯的表情,然而竟有些失望。他對她的隱晦之意沒有絲毫反應,但她還在試圖繼續:

“是時候談正經事了。我們應該著手準備,那兩個神祗的到來絕對不是偶然。再不動手,我恐怕你保不住它!”

德莫斯半張嘴像是要說些什么,可停了兩秒又閉上。擺擺手,侍女們馬上會意,止住按摩動作退到一旁。

“這件事過后再議。我有些累了,需要洗個澡睡上一覺。”

他站起來,在幾名男女侍從的簇擁下離開,不顧卡利因惱火而慢慢更色的臉和扭曲的五官。

“別以為我不知道,現在你滿腦子都在想那女人!你該不會是真的愛上她了吧!”

還沒有跨出中廳大門的德莫斯止住步伐。他并不轉身,因而令卡利無法看清此刻的表情。

氣氛在這一時刻開始起了變化,像在寂靜中對持,沉重得令左右的仆人膽戰心驚。

“我警告你,如果只是單純地玩,我可以不去理會!一旦你對她留情,我就殺了她!”

“姐姐,你最了解我的性格,希望你別去挑戰它。否則…后果你是知道的!”

他停頓一下,將最后一句吐露得尤為干脆清晰,有力地向她表示了他的決定。

盡管被氣得七竅生煙,卡利對德莫斯的轉身離去的也無可奈何。最后,她把一腔怒火全部噴射到石桌上的擺放物件上。

利舉起盛有“雷切那”葡萄酒的瓶子和價格不菲的水晶杯,把它們統統都摔在地上砸個稀爛。“叮叮鐺擋”的一陣亂響最終使她的憤怒有所釋放。

“可惡的德莫斯,居然和我這么講話!你已經忘記從前的恥辱了嗎?真的忘記了嗎…”

卡利默默坐到桌邊的石椅上,內心似乎被石質表面的冰冷和堅硬觸動,一陣酸痛泛上來,她想起了遠古神代的樁樁件件故事。

“我放棄了奧林帕斯舒適安逸的生活,只身陪伴你來到這個暗無天日的空間,就是因為當年的你曾經說過你勢必要取代了宙斯,成為下一個天空之神…”

漫天遐想使她眼中重現激動的光輝,然而想到剛才他的所作所為,她又頗為擔憂。

德莫斯,你胸膛之中憎恨與復仇的火焰絕不能因愛情的到來而熄滅。假如卡蕾忒成為你的牽絆,我就替你鏟除這致命的軟肋,絕對不在乎任何后果…哪怕你會從此恨我——

普西里,當地時間下午五點半,一輛巴士靠站停下。

自動門打開,卡蕾忒隨人群下車。完成了今天勘察寶石的任務,她還不想回飯店去。最近身邊怪事頻頻,太多人因此喪命,讓她再次感悟到命運的殘酷和生命的脆弱。

情緒萬般低落的時候她總會想起荷西。昨天在酒店里他大膽的抗爭撼動了她。然而當回憶起那一幕,思緒就會自然而然轉向另一個男人——德莫斯!

記憶中全是赤luo相擁畫面,激情而曖昧。卡蕾忒不由臉紅心跳,急忙強迫自己停止回憶。

荷西不在身邊才多久,自己居然會和那個邪惡的狂徒發展得如此迅速,而且險些失了身?太可怕了!就算是德莫斯主動爭取,陰謀陽謀齊上陣,可自己難道一點過錯都沒有嗎?無論怎樣想要背叛荷西就是不對……

混蛋!我真是混蛋!傻瓜白癡!

卡蕾忒心里暗暗內疚自責著,這時她突然察覺自己已經遠離了鬧事街區,周圍環境甚為清冷。

“卡蕾忒使者!”

娓婉動聽的女聲喚住卡蕾忒。她尋聲望去,不遠處一個曼妙的身影正含笑看著這里。

這絕對是一個美麗得令人窒息的女子:

白色薔薇花般的肌膚如水般晶瑩嬌嫩,水波的明眸,流淌著千種的風情;豐滿的上唇微微翹起,彰顯出幾分野性;紅色的吊帶露臍短衫搭配的是純白亮皮短褲和半靴,時髦且亮眼,盡情出示能夠惹火的魔鬼身材。一頭柔順的栗色長發,更添了萬般的誘惑。

她慢慢走近卡蕾忒,對她恭敬地鞠躬。

“您也許不曾見過我,但在神話時代里應該聽過我的名字…”

她美麗如祖母綠寶石的眼睛里閃過別樣的光:“我…叫做海倫!”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