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三十六章 兇殺結局

確定倒地的雪麗·肖已經沒了動靜,托爾才停止暴行。他急喘著站起來,將手中的兇器扔掉。然而這時候,一個人慌慌張張闖進這里。

那是和托爾長有同一副臉孔的男子,同一般的身高和體形。唯一的區別就是,此刻他正穿著短袖T恤和牛仔褲的便裝。

他才是真正的佐爾·拉塞。

卡蕾忒險些昏厥。她從來沒有想到過,轉生后的西斯竟會是一對雙胞胎。

“雪麗?雪麗!”

發現地上的尸體,驚恐萬狀的佐爾抖似篩糠。忽然間,他沖上去一把抓住托爾的襯衣衣領不放,憤怒的聲音近乎嘶吼。

“為什么!為什么要殺了她——你在我的水杯里下藥迷昏我,扮成我的樣子混進酒店原來是為了殺害雪麗!惡魔——”

“你居然問我為什么!自從這個妖精出現,你就開始對我冷淡!是你的錯——是你對不起我——”

兩個人扭打在一起。然而和兇悍的托爾相比,佐爾明顯不是對手。不出幾下,整個人就被托爾推進泳池。

“佐爾,你為什么背叛我!我們說好只愛對方,你為什么要變心——為什么——”

托爾用雙手攥住佐爾的腦袋,將他死死按在水中。水面冒出大大小小的氣泡,佐爾只掙扎了一會,就一動也不能再動。

“佐爾?佐爾!”

狂性退去,托爾趴在泳池邊沿,呆呆看著水面上漂浮尸體,凄切呼喚著他的名字。

“佐爾,你回答我啊!我愛你,我只愛你!你為何不說話——”

佐爾早已咽氣,卻死不瞑目。兩個瞪大的紅眼睛直勾勾看著托爾,似是對這個兇手充滿無限怨恨與疑問。

“佐爾,你說話啊!不要不理我!我愛你啊!只有我才最愛你啊——啊哈哈……哈哈哈——”

托爾痛哭失聲,對著水中的佐爾口中念念有詞。不多時,他又開始放聲狂笑。

他瘋了——

“看吧!命運是無法改變的!就算轉世,艾寇依舊延承了早夭的宿命。而西斯最終也如一株水仙

那樣,只會低頭看著水里另一個自己!呵呵呵呵——”

德莫斯總算發出聲音,真實響在泳池水面上方,禁錮之力隨之消失。

“賭局勝負分出來了。卡蕾忒,你——輸了——”

卡蕾忒終于能夠現出真身,卻簌地癱坐在地。

滿是眼淚的模糊視線內,雪麗躺在一片血泊里。旁邊,托爾對著水中佐爾的尸體且說且笑,一刻不停。每個畫面都那么觸目驚心,令她恐懼不堪卻又不知所措。

“我所愛的人只有佐爾哥一個——”

“佐爾,你為什么背叛我——”

“命運是無法改變的——”

一時間,這幾句話在卡蕾忒耳邊交叉回響,聲音越來越大,頻率越來越快。她兩手抱頭閉上雙眼,神色恐慌。

“為什么,為什么……不——”

尖叫一聲,卡蕾忒的身形瞬間消失于游泳館。

謀殺現場最終被巡夜的酒店保安發現后報了警。托爾被逮捕。但經醫療機構鑒定,證實人已精神失常,隨即被遣至相關精神病院終身監禁。

據傳,只有在他的房間內放進一盆清水,他癲狂的情緒才會有所穩定。而幾乎每一天的時間,他只會坐在那盆清水前,對著水中自己的影子喃喃自語,時而歡笑時而悲傷……

因與和雪麗·肖生前有過往來,卡蕾忒也被警察例行問話。接下來的幾天她都睡不好,只要一閉上眼,她就看見滿身鮮血的雪麗出現在她的眼前,哭訴著自己死得好冤。

柏修很自責。一直以來他都非常注重尋找雅典娜寶石的任務,眼中和心中都只有對工作的責任感,不曾想卻因此忽略了對同伴的關懷。

兇殺案過后,他一直呆在601房間的客廳里,兩天兩宿徹夜不眠看護著卡蕾忒,讓她能夠放松下來安心睡上一覺。

酒店再度恢復平靜后,卡蕾忒將德莫斯送來的禮物如數打包,寄去了他的工作室。主要是些名貴珠寶和首飾。若不是鮮花已經枯萎失去走件的價值,她真恨不得一件不落全還回去!

又是一個

悶熱的晚上。

卡蕾忒沒有胃口吃東西,便想早點上床休息。簡單沖個涼,換上件真絲睡裙,她走進臥室。

手機響了,正是德莫斯打來的。必是已經收到快遞了。她考慮一下決定接聽,有些話確實該講清楚。

“為什么退回我送你的禮物?”

沒有稱謂也沒有問候,聽筒那頭的德莫斯一開口就直入主題,明顯是對卡蕾忒的做法深感惱火。

“已經結束了。”

“什么結束?開玩笑!你說結束就結束?”

從卡蕾忒甚為輕淡的一句回答中德莫斯完全聽得出她此時糟糕的心情。然而她越這樣,他就越表現得咄咄逼人。

“那么,你還要怎樣……”

“你又犯什么軸?別忘了,荷西的記憶可還在我這里,你要是……”

“隨便吧——你愛怎樣就怎樣!少拿它來威脅我——我受夠了——別來煩我——”

不等對方說完,卡蕾忒將手機拿到嘴前,直接對著話筒大聲嘶嚷起來。

她的確受夠了。連日以來,她的精神幾斤崩潰邊緣。所有積壓在心頭的負面情緒終于因為德莫斯威脅的言辭被引爆到極端。

手機那頭安靜了足有半分鐘。

“好!真好!”

德莫斯只狠狠說了這幾個字,便憤然掛斷。

坐在床上沉默著,卡蕾忒對著黑掉的手機屏幕愣神了好一陣。這幾日,她的狀態都是如此,似乎對什么事情都提不起興趣,身心疲憊而恍惚。

隨手把手機扔到床的一角,懶懶抬起眼皮的那刻,她嚇得“啊”地一聲叫出來,整個身體抖了抖。

德莫斯正站在臥室門口,一張俊臉全被搵忿的表情覆蓋。

“你……你是何時進來的!”

根本不需提出“如何進來”這樣的問題。都是提坦神祗,又怎會不清楚彼此的本領。此時卡蕾忒唯一感到后悔的,就是自己不該輕易惹怒他!

“這需要你來操心嗎!卡蕾忒·拉其奧,你是不是瘋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