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九章 一記耳光

一位服務生裝扮的年輕女人經過德莫斯的視線,兩手推扶一輛金屬手推車,不緊不慢穿過三五聚集的人群,消瘦的背影仿佛鬼魅般輕乎縹緲。

與其他服務生不同,她的推車里面滿載的并不是美食酒飲,而是各式艷麗的慶典用鮮花。

時間到——

德莫斯猛然拉住卡蕾忒。

“餓不餓?走,我帶你換個地方吃午飯。”

“換地方?”

卡蕾忒迷惑地看看大海,復看看他。她能覺察到一股非自然的無向旋風驟起,那是他展開瞬時空間轉移的前端先兆。

可是為么非要在此時以這種法術離開?

女服務生的一車花卉已經徑直停在卡美尼亞一家身前。

欣喜的尤西婭從花叢中選出一束火紅玫瑰。就在她俯首去嗅花香時,花朵們立即變為憤怒的火焰燒灼著她最引以為豪的臉孔。

卡蕾忒聽到人群中爆出陣陣驚恐的慘叫,她擺開德莫斯火速跑向出事地點。

“別管閑事,卡蕾忒!”

德莫斯在后面高叫。無濟于事,他也只好無奈擺擺頭,身影像一抹風逝去。

災難的源頭,火焰已經蔓延至新娘周身,連身旁她的父親老卡美尼亞也遭到牽連全身都沐浴在火海。

此刻花車已經演變為火車,熊熊火苗像是猙獰不休的魔鬼迸射肆意的威力,不斷襲擊傷害四周前來救助的人們。

他們變成一隊沒頭蒼蠅在甲板上隨處亂撞,有的因為過度驚嚇在奔跑間昏然倒地,有的渾身冒著火,跑兩下便蒼然落海。

卡蕾忒凈藍的雙眸中映滿這一慘烈的景象,是耳邊凄絕人寰的嚎叫求救聲,全都刺激著她悲天憫人的心靈。

顧不及多想,她召喚極北寒術將自己的體溫降至最低,然后后厲身撲向尤西婭,抱住她著火的身體在甲板上不停翻滾。

天空中降下聲勢狂烈的暴風雪,積雪在甲板上壓了厚厚的一層,但這種力量還是不足以壓制火勢。

荷西和那娜在騷動聲中趕到。

“卡蕾斯忒!不要——”

那娜飛奔過來,奮力將她和已經燒為焦炭的尤西婭分離。

火勢終于減弱到熄滅。縷縷青煙從炭黑的女尸上冒出來,發出股股嘔人的焦臭味道。老卡美尼亞的尸體倒一旁,死相和他的女兒相差無幾。

“唔…”

卡蕾忒頓覺胃中一陣翻江倒海,不禁掩住口鼻好一會干吐。

“你沒事吧?”那娜不斷拍打她的后背。

“那女人就是女巫美狄亞的轉世,她仇恨的妒火化為這烈焰,所以你的極北法術起不了太大作用!”

“什么?”

美狄亞和伊阿宋的故事是愛神維納斯對卡蕾斯忒談論最多的話題。 神代,每當這位掌管人間愛情與婚姻的女神心情不好時,就會對她的使者說起這對悲劇的夫妻,而且說話的方式大多為自責。

女神心目中,視他們的婚姻是被她所撮合的眾多愛情中最可悲、最失敗的。

如今,這對身負情債的夫妻再次輪回,卻依然要糾討前生的恩恩怨怨。

順著娜娜手指的方向,卡蕾忒終于看到那個立在不遠之處,正狂笑不止的女肇事者。

她面帶猙獰神色,正一步步接近安然無恙的新郎埃文,他的討饒和祈求似乎都已經于事無補。

最終,他被堵在船舷的最前端再無退路。萬念俱灰之下只得轉身縱海,卻被搶先一步的荷西趕上來拉住。

“米萊蒂,求你!別再增加自己的罪孽了!”

她并不回答荷西,兩眼被復仇的欲望燒得通紅。阻止她復仇的人都成了她的敵人!

黑壓壓的云朵沉下來,團團蝙蝠拍打著死亡的翅膀竄入人群,不停撕咬他們的肌膚,tian噬他們血液,并將致命的毒液散布他們的周身經絡。脆弱的生命們在不幸和恐怖中逐漸枯萎。

荷西和他正在救助的新郎遭到一伙蝙蝠的圍攻,荷西一手堪堪地抵抗著,一手還在不懈的緊拽新郎。

可是這群死神的精靈沒有放過負心的男人,他的最終掉入茫茫海水中。

卡蕾忒憤然起立。

“貝瑟芬妮,救人!”

“是!”

那娜答應一聲。身為大地女神的女兒,她毫不費力便能召喚山川的精氣。大地與海島遙相呼應,發出低低的共鳴與震顫。蝙蝠受到干擾,全部四散飛走。

卡蕾忒借機接近魔煞般的女人。在她背后,突然伸出一掌,擊中她的后心。

以愛神的名義,心靈凈化——

卡蕾忒合上雙目專心禱念。在傳遞清心之力的同時,她豁然感到對方體內存有一股異常熟悉的提坦力量。

“呵呵呵呵呵…”

對方幽幽轉過頭笑看已吃驚得睜大眼的卡蕾忒。此時此刻這個自復仇行動開始便不發一言的女人,妍妍笑容中竟滲出與德莫斯神似的譏誚與嘲諷。

卡蕾忒受驚縮回手,搖搖趔趄著,腳步向后退了又退。

是他!又是他!這一切真的是他安排的?究竟為什么?!

“這次婚禮上也許會發生什么奇妙的事……”

沒錯,他的確那樣說,果然……早有預謀……可是……

“你喜歡種場面嗎?我也會為你舉行這樣的婚禮,聲勢絕不會次于你現在看到的一切……”

腦海中盡是這些話語,以及他期許的眼神、無奈的嘆息,卡蕾忒至今都難以置信一切全是德莫斯的安排。

他是魔鬼嗎?如果是,他的那些舉動又算什么?是他慣于玩弄取樂的伎倆,還是掩飾于心底一點一絲的真情流露……

米萊蒂嘴角掛著冷淡的嘲笑一步步走到船舷,自仇敵落海的位置停住。轉過身面對著卡蕾忒,隨后在她痛苦卻無措的目光中傾身投向大海的懷抱——

仇恨結束了,美狄亞的今生

也結束了!然而卻不知假如還有投胎再世的機會,她還會不會將滿腔的憤怒延續下去,將全腹的妒火延續下去…

船舶停頓在附近的一個小島,卡蕾忒登岸找到德莫斯,。實際上騷亂的自始至終,他都在一座山丘的最高處觀望“貓眼石號”上竭竭苦海中的蒼生,神色漠然。

卡蕾忒的面部表情空白。她走過去,沒有絲毫遲疑,舉手一掌甩在德莫斯臉上。

他頓感半邊臉麻木了好一陣,想發怒卻發不出。平生頭次被女人賞了耳光,卻也不是第一次遭遇卡蕾斯忒的“暴力”。

先是在很久以前咬舌頭,現在打臉。千百年中歷數全提坦族,唯有她這樣一個低級神祗擁有這樣的魄力,敢對他以下犯上、敢對他做出大不違之事。

“都警告過你了…不要多管閑事。”

他平靜望著卡蕾忒,語氣淡淡說了一句。

“為什么是尤西婭!她得罪過你嗎?”

“受人托,忠人事!就算不借助我的力量,科洛托的人早晚也會尋機報復,卡美尼亞家族在商戰中結下的惡因,必須自吞惡果…”

“狡辯!”

“你難道還不明白嗎?美狄亞就算轉世也不能擺脫悲劇的結局,這是她和伊阿宋的宿命!你和赫克托也一樣,前世不能在一起,就算今生…”

“住口——”

卡蕾忒勃然大怒。德莫斯簡單卻直接的警示猶如一柄鋼針尖利地戳刺著她的內心,令受傷的它瑟瑟顫抖。

“你的心腸太硬了,這才是原因…德莫斯,我沒想到你會一點舊情不念。明明事先知道對方是尤西婭,居然還能忍心痛下殺手…”

怒罵間她哭了,哭得悲悲切切,泣不成聲,翻卷不定的心全部都是悲哀的浪潮。

怪我!都怪我!只有我是傻瓜,才會相信你的那些只言片語、那種溫存瀠繞的深情,甚至為此產生出稍刻的觸動!我真是個大笨蛋,才會看不清你惡魔的面孔和本性——

“我們,一定要為別人的事情吵得面紅耳赤嗎?”

在愛較真的卡蕾忒面前有些道理根本講不通,因而德莫斯有些焦灼不堪。

“別人的事情?”

爭辯無益,對于這種話不投機她也只得做無奈的嘆息狀。

“別再枉費心機了,就算再傷害多少無辜的性命結果都是一樣,我根本不可能和你在一起。你是黑暗之神,我是光明使者。我給予別人幸福,可你卻總在破壞別人的幸福。你我——是對立的敵人!”

在德莫斯驚愕的表情中,卡蕾忒哭泣著遠去。

你我,是對立的敵人——

德莫斯孤獨立于風中,耳畔回蕩的只有她殘酷異常的聲音。僵硬的神態在這一刻緩和,軟化為無限的哀傷與嘆惜。

卡蕾忒,我究竟該怎樣做?怎樣才能令你的眼中不再有凄迷的淚水,怎樣才能得到你的愛——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