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八章 濕吻攻擊

終于等到德莫斯空閑下來,荷西迎上去。

“學長!”

“老天,是你啊,有一段時間不見了。”

該來的總是會來!荷西再次和卡蕾忒見面了,這令卡蕾忒表情惶恐不安。

他目不轉睛望著她,眼神全是驚惑和迷亂。她恨不得馬上找到一個適合的甲板縫隙,可以讓自己躲身進去。

“我來介紹,這位就是我在法國巴黎就讀美院時認識的學弟荷西…”

“不必介紹……我們見過,在雅典的風景區…”

荷西失落地慢慢對德莫斯說著,目光依舊停滯在卡蕾忒身上。他似乎聽到一種錚鳴的悶響,那是自己胸膛里空白之心破碎的聲音。

“卡蕾忒…”

他低低的聲調里夾雜一絲傷感,使她再也沒有勇氣承接他的目光。

“真是抱歉,我沒想到你們認識。我的女朋友今天一早趕過來,現在確實累了。既然都是朋友,還希望你別介意。”

德莫斯假惺惺向極力隱忍痛苦的荷西道著歉,而后緊摟卡蕾忒的肩部,這動作使荷西的眼神更加暗沉下去。

他根本無法接受這般大起大落的轉變——

就在一片渾濁錯糾的記憶深處,卡蕾忒模糊的臉龐依稀若現。猶如夏空夜晚中蹤跡神秘的流星,她的身影總在不經意間滑過他的身邊,留給他無限的暢想與期羨。

公寓里他被莫名刺殺之時她勇敢地擋護著他,娓娓傾訴著對他的愛。可是究竟為什么短短幾日后的重聚,她的身份就來個180度拐彎,變為他學長的女友?

中間發生過什么事?我和她之間到底是什么關系——

當回憶的意識再次返回他的大腦深層空間時,那里面立刻傳出一陣天昏地暗的絞痛。

他痛苦地抱住頭,身體飄搖著晃兩晃。

“荷西大哥!”

那娜眼尖,果斷扔掉啃得剩下兩口的布朗尼蛋糕,從老遠三兩步跑上來扶住他安慰著。

“鎮定下來——鎮定!”

“怎么樣?要不要緊?別為學業太過操勞,要注意多休息。”

德莫斯裝出一副關切的樣子,立即遭到那娜忿恨的鄙視。

“你太過分了!”她壓低嗓音威喝一聲。

“真不好意思,我的身體最近不太正常。”

疼痛稍稍有所緩解,荷西的臉上呈出一派灰白。

“不打擾你們了,有時間再聊。”

他在那娜的攙扶下剛一離開卡蕾忒便想跟過去,卻遭到德莫斯的阻攔。

“你現在最好和他保持距離,你是知道的。”

他微笑著,唇畔掛著一抹慣有的譏誚。

卡蕾忒憤憤推開他賭氣跑去船舷,呼呼的海風吹掠著她的身體,正好有助于降降渾身上下熱騰騰的火氣。

德莫斯獨自到餐臺選了杯柳橙汁后返回,他將飲料的玻璃杯沿靠近她的嘴唇。

“這下你該稱心了吧——你的目的已經達到了,少裝蒜了!”

卡蕾忒甩頭避開德莫斯的殷切。

一切不過只是他的偽裝,是他的虛情假意,自己決不能向他的體貼妥協,也不能為向他的體貼感動!

她想著想著,心中竟然升起一陣無名感傷,眼眶里盡是點點滴滴的微熱。

德莫斯含住一口橙汁,蠻橫堵上她的嘴。

“德…唔!”

她剛一張口,冰涼酸甜的液體就穿過喉嚨,順著食道滾到腸胃中。

“女孩子在生氣的時候最該補充VC,這樣才不會使嬌柔的肌膚變粗糙…”

他曖昧地靠近她,微微一伸柔軟的舌尖舔去遺留在她嘴角的汁液。

把杯子放到一邊,他轉回再次吻住她,持久而熱烈,癡迷而瘋狂,在青天白日之下,在荷西和那娜的目光之下。

“喂…不要…這樣…”

卡蕾忒登時雙腮緋紅,逃避著,抗議著。

荷西怔怔望著那兩個正糾纏相擁的身軀,臉上一副驚羞和痛苦混合的表情。

當與卡蕾忒惶恐的眼神對接,他立即將注意力移至別處,卻無法掩飾漲起在整副面孔上酸楚的紅顏色。

那娜更是氣得渾身發抖,像只躍躍欲試的小猩猩。

“那個混蛋!他想干什么!啊?!我真想揍他!狠狠踹他屁股幾腳!”

德莫斯邪邪壞笑著繼續開始他的熱吻攻擊。他的懷抱更像是一張似水柔情的軟網,牢牢困住卡蕾忒全部的執拗與張狂,任由她在里面隨意掙扎輾轉直至精力枯竭。

“不要…不要這樣…求你了…!”

一切抵抗效果在他的溫柔中都熔化為零。每次,她的唇剛一逃脫,都會被他成功逮到。

就這樣反反復復一直被他的吻占據著,享有著,直至她快要窒息才得以解脫。

噓噓jiao喘著用緊張的目光四下找尋荷西的蹤跡,她才發現他早已消失在她的視野中。

“你是故意的!為什么偏要這樣做!你太可惡太無恥了!”

卡蕾忒憂怨卻無奈,只能攥起雙拳在德莫斯胸膛上留下一連串狠狠的敲打。

“你喜歡這種場面嗎?”

他突然一轉臉上的紈绔表情,眼神牢牢錮住她問。

“我可不是為了向那小子示威,而是很認真的問。假如你肯做我的女人,我也會為你舉行這樣的婚禮,聲勢絕不會次于你現在看到的一切。”

“德莫斯……?”

卡蕾忒表現出極其不可思議的樣子,隨后難為情地轉過身朝向大海,不再面對德莫斯熾熱企望的眼神。婚禮,是每個女孩心中神圣的期盼,她也絕無例外。

是神代的時候,當作為祝福使節出席人類的婚禮,她也曾一次次編織著自己的婚禮之夢,希翼著屬于它的場景和氛圍。以及,構想著那個與她攜手的另一半的身影…

德莫斯似乎有一種能力,能夠精準把握她的任何所思所想,然后選擇在適合的時機里向她大膽表露。

此時,她茫然低落的情緒確實感到一點溫暖的救助,孤獨的內心似乎也受到一絲激勵的觸動。

“不要犯傻了…”

最終,她還是殷殷羞澀地小聲拒絕道。

“我根本不是在犯傻……你真的一點也感覺不到嗎?”

背后,德莫斯深深呼口氣,尾音之處,接起一聲沉悶的嘆息。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