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七章 “貓眼石”號

一周后,雅典市內迎來今夏聲勢最為壯觀豪華的婚禮。

米特羅波教堂營建于17世紀、規模和格局都位居全國第一,在屹立于希臘首都的幾百年風雨歲月中所承辦過的至極隆重的慶典莫過于國家總統的就任。如今此場所竟能為卡美尼亞家族己用,不難顯示出它在商政兩界內舉足輕重的梟雄地位。

儀式開始前的適當時間,德莫斯與卡蕾忒盛裝抵達教堂前的廣場,向門口保衛出示請柬后才獲準進入禮堂。

莊嚴肅穆的氛圍下云集了各階層人士:商界達人、新聞記者、政壇精英,甚至是只有通過電視新聞才能見到寥寥數面的政府高官。這陣勢足以讓卡蕾忒領教了人類口中常說“手眼通天、官匪通吃”的真正含義。

“怎么樣?卡美尼亞家族的勢力夠大吧。”

德莫斯在卡蕾忒耳邊低語:“老實說,我也是在人界頭次見到這種陣勢。”

“是啊,你一定很遺憾吧,沒作成老卡美尼亞的女婿。”

卡蕾忒高挑眉梢,硬邦邦回敬道。

德莫斯見狀只好無奈地淡笑著搖搖頭。

提坦神祗不可能愛上人類,我再蠢也不會和你一樣,做出那種無聊的傻事——

雖然這么想,他心里卻也開心。

卡蕾忒明顯有些醋意。如此,證明在她那顆憤世嫉俗的心中還有他的一席之地。無論愛或是憎,至少絕非漠不關心。

吉時應該到了,卻遲遲不見儀式開場。

尤西婭·卡美尼亞,驕縱的豪門千金小姐,她該不會在自己的婚禮上也要遲到吧?

真無聊,早知道說什么也不來——

卡蕾忒胡思亂想著,不禁左顧右盼,借以打發無所事事的空白時間。直到視野中躍入一頭顯眼的赫色頭發,她游離的眼神才兀地剎了車。

荷……荷西!

他居然也出現在典禮的現場,此刻就落座于前面位置的第三排中央。

心跳驟然加快。卡蕾忒如坐針氈,側頭看向德莫斯,他從容鎮定的神態中露出幾分得意之態。

樂聲響起,二十名吟唱圣經歌曲的白袍樂童簇擁著牧師步入禮堂前端。一曲完畢結婚儀式正式開始。

新郎、伴娘與伴郎各就各位后,新娘終于著一襲潔白亮麗的婚紗傲然亮相,在父親老卡美尼亞的引領下走到新郎身邊。

接下來是禱告、牧師證婚、新郎新娘在證書上簽字、互戴戒指,一切程序都流暢自然。

在他們相擁接吻之時,觀禮的人們給予祝福的掌聲,沉浸于甜蜜中的他們往往在這個時刻最易忽略很多東西。誰也不會想到,一場滅頂的災禍已經探出手掌,向他們悄悄伸來…

一結束,卡蕾忒率先快步沖出教堂,盡量遠離熙攘不休的人群。

必須避開荷西的視線!她想,決不能讓他看見自己和德莫斯在一起!

“你該不會是要離開了吧?”

德莫斯緊緊纏住她。

“我們馬上要趕去PIRAEUS港,兩小時后卡美尼亞的私人游輪就要前往圣托里尼做環游party。”

“你自己去吧!”

“不行!”

他牢牢攥住她的細腕,押解她前往停車處。

“放開!好痛——”

“活該,誰叫你不聽話…”

風水輪流轉,是時候讓荷西那中國小子吃吃飛醋了!趁這樣絕好的時機攜卡蕾忒兜兜海風也算不錯。畢竟,黑暗之神作久了,總也需要享受一下浪漫呀。

呵呵,一切盡在掌控——

德莫斯心里不免快意非凡。

暗暗盤算一下,死亡的腳步距離那幾號人物也越來越近了,看來好戲才剛剛登場呢。

荷西剛剛憑請柬登上卡美尼亞家族的私人豪華游輪“貓眼石號”,背后便突然挨了一掌。

“荷西大哥!”

那娜舉兩只小手擺出一對V字形向他招搖著,略有不滿地發牢騷。

“你可真不夠意思,怎能拋下我一個人來這種好吃好玩的地方。我可是很不容易才找到你的。”

“你是…怎么上船的?”

荷西只是感到很疑惑。他知道同學埃文送來的請柬只有一張,現在還在他身上。

“這個自然難不倒我這個…”

“提坦神祗”的名詞差點隨習慣脫口而出,她那娜慌忙停頓,隨后改口說:“這個與親人失散的小孩子嘛。”

她神秘而難為情地笑笑,挽住荷西的一只胳膊,舉止很隨意。

“走吧,到上面的那層去,露天甲板上應該有招待客人的點心和飲料——”

在規定時間啟航后,游輪二層寬闊的露天環境下,本次派對的主持人老卡美尼亞帶領一對新人致歡迎辭,隨后宣布歡慶活動開始。

于PIRAEUS港出發,“貓眼石”號將歷時7小時到達圣托里尼島,然后繞島環游后沿航線返回,全過程中會分站作短時停航休整。

這所豪華客輪上,除樂隊、舞蹈等娛樂節目外各國風味餐飲也一應俱全。對于旅途疲勞的客人,更可到環境整潔的艙房休息。卡美尼亞家族將一切服務都料理得極為周到人性,也為變相炫耀其豐厚殷實的家底。

目光在人群中徘徊,荷西并沒有找到他一直擔心的米萊蒂,看來是沒能獲得請柬上船。

他這樣想著,心中總算稍稍放松些。忽然,視線被兩道穿梭的忙碌身影捉住。

學長?

那確是德莫斯,他正充分發揮著自身游刃有余的社會關系特長,談吐風雅地與藝術和商業兩界的熟人打招呼。

卡美尼亞一家自然是他首要拜會的對象。因為他十分清楚,再過不到一小時,死神就會對這個被詛咒的家族吹起嘹亮的號角。

在他們生命即將走向終結的時刻,對其長期忠顧自己作品及畫廊生意表示感激是非常必要的,這是黑暗之神給予他們臨終前的最后恩賜。

另一方面,他心里十分感謝那個正乖巧挽著他的臂膀,時刻陪在他左右的卡蕾忒。

她總是這樣識大體、善解人意。無論個人恩怨如何,在公眾場所她卻都做到舉止大方得體,讓他面子十足。這才是她的可貴可愛之處。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