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五章 舊愛新歡

晚餐結束后卡蕾忒起身去洗手間。

“直走左邊的拐角處就是——”德莫斯殷切為她指路。

要你管?對這里的一切那么熟悉,這家餐廳肯定是你這壞家伙經常帶女人幽會的地方!真是的,一面厚臉皮耍花招纏著我,一面又背地里幽會其他女孩,腳踏N條船算什么嘛——

卡蕾斯心中一旦這樣想,竟然無緣無故的冒火。

“你的品味真的變了許多呢……!”

見到德莫斯的眼神還在被卡蕾忒的綽綽身影牽引著,尤西婭露出深沉的笑意。

“她很不錯,溫婉可人,一看就知道是個有教養的好女孩,看得出這次你的確戀愛了。”

“得了,” 德莫斯收回目光。“別說傻話,你不知道她令我有多頭疼。我和她……是上輩子的冤家!”

他嘆口氣,語意深長。想來這話本不算玩笑,和卡蕾忒的相識,確實要追溯到千年之前的神代,并且她是他受辱的起源。

“你自己都不知道嗎?從前,你停留在女人身上的目光從來不會超過一分鐘……無論對方多么優秀……”

尤西婭的語氣不再像之前那般強勢,嬌媚的容顏因內心的缺憾而添起一絲惆悵。

“你的身上似乎有種異于常人的氣質,教人無法接近。就算和你有過親密接觸也無法真正走進你的內心。是這樣吧,塞維爾?”

“尤西婭……”

“是啊,男人總是這樣,因薔薇花動欲,為白百合動情。和你交往的一眾女人里除了她,還沒誰能令身為畫家的你拿起畫筆,為其中的哪個作過畫。”

抿嘴嫣然笑過,尤西婭很快恢復了原有的氣場。

“好了,等你年輕漂亮的女友回來后我們就要道別了。下周我的婚禮上,說好不見不散哦!”

“絕對——”

尤西婭剛一走卡蕾忒就迫不及待地起身離開。她今晚嘔了一肚子氣,再也不想在這該死的地方多呆一分鐘。

“等等,我去車場開車過來送你。”

德莫斯追出去。

“誰稀罕——”

“生氣了?”

在街上他終于趕上拽住她。

“別拉我!”

她賭氣甩開他。

“千方百計騙我出來就為陪你的舊愛吃飯,你可真想的出來!”

“什么舊愛?”

“別以為我是傻瓜!她一開始就一副敵視的樣子算什么!”

“好好,是我錯了。”

德莫斯被卡蕾忒一副即忿恨又委屈的模樣逗笑了,于是他舉起雙手作投降狀。

“我承認,是和她有過幾次…交往。對,是交往,呵呵……”

“呸!真惡心…”

卡蕾忒當然清楚他口中所說的“交往”的真實含義,兩個臉頰更加發燙。

“她一降生就享有父母為她準備好的一切,衣食無憂。自然免不了有些盛氣凌人,不要太在意。”

“她和我沒任何關系,我沒必要當她是什么嬌滴滴的千金大小姐那樣去奉承!噢對了,下次你再和她見面時麻煩轉告她,我和你也沒任何關系,少對我擺出那副架勢!”

緘默著聽完卡蕾忒一頓沒頭沒尾的亂吵,德莫斯漆黑的雙眸里跌蕩起伏著一波波的柔情海浪。

在她毫無防備的情形下,他突然發問。

“你在吃醋?”

“亂說什么——誰會吃你的醋!”

卡蕾忒當即大叫,面紅耳赤像是發了高燒。可無論如何,她又無法解釋清心里憋火的真正原因,總之就不舒服。

“你們這些人都夠無恥,專門借藝術為名做些拈花惹草的齷齪事情。還有,如果她說的是真的,馬上停止那副畫的創作,以后再也不準畫我!”

“拜托,女體的繪畫可是藝術研究中最為高尚的境界。再說你就那么肯定,荷西和你呆久了就沒有產生畫你身體的沖動?”

“你!你…!”

卡蕾忒必須承認舌戰是自己的弱項,與德莫斯的交鋒只會使她屢戰屢敗。

“反正下周那位大小姐也要嫁人了,只要參加完婚禮就都結束了,不要生無謂的氣了好不好?”

“誰要出席她那種人的婚禮!”

“請柬都收下了,再說為人類的婚禮傳去祝福不也是你的工作嗎?而且這次婚禮上,說不定會發生什么奇妙的事情…”

卡蕾忒大感疑惑。德莫斯的表情正透出一種捉摸不定的狡黠,結合剛才那刻意暗示的話語,不免令她心中一驚。

奇妙的事情…?

正當她揣測出神時,德莫斯突然俯下身,在她的一側快要被窘迫和羞臊煮熟的火紅臉頰上親了一口。

“呵呵,又被我借機騙去一個吻。”

他得意地笑著,手指轉一下轎車鑰匙的金屬圓環。

“我這就去車場取車,你乖乖站在這里不準亂跑,負責后果自付。”

別有用意地指指大腦后,他轉身走去,步履輕松。

路過相鄰的一處風味餐廳時,德莫斯在窗外止步。似乎具有預見性,他透過玻璃,目光極認真地掃過里面每一桌客人,終于在一處讓他發現了目標。

荷西與那娜并排而坐,對面是正在歇斯底里哭訴著什么的女人,那個在月圓之夜,向黑暗之神發出召喚的女人。

德莫斯輕揚嘴角,笑容愈加險惡。

這真是太有意思了——

心里這樣想著,他不禁暗暗罵了句。

“笨蛋們!等著瞧吧……”

——

“那個流氓,全靠我的接濟才能讀完大學。想不到他竟恩將仇報,轉而投向卡美尼亞家族大小姐的懷抱。荷西,你一定會笑話我的無能,我已經把他當做自己生命中最可信賴的人,他怎么可以這樣對我!…我曾經那么幫他、維護他,他不喜歡孩子,我可以為他墮胎,他想要成為爸爸生意的繼承人,我就一心為他謀劃,你不知道為他我付出了多大代價…他不可以這么對我!”

餐廳里面,這小聲哭泣著的女人斷斷續續訴說著自己的不幸家變,她臉上的膚色呈現出病態的慘白,荷西不免替她的身體健康狀況擔憂。

“你和埃文曾經是我們這屆大學同窗中最被看好的一對,沒想到一年后再見到你們,彼此居然發生了這么大變化,我也想到他會是這樣的男人。別再傷心了米萊蒂,身體要緊。”

荷西同情勸慰她道。

一年的時間并不算長。他無法想象,就在自己只身來到這個恬靜優雅的文明古國學習的365天里,自己在巴黎念書時最要好的女同學米萊蒂·科洛托家里居然會遭受到如此驚濤駭浪的洗禮。

先是她的弟弟受到恐怖分子的綁架慘被撕票,接著身為一家之主的科洛托先生不僅陷入商業詐騙一夜之間破了產,還蒙披不白之冤鋃鐺入獄,令這多災多難的家庭更為雪上加霜。

從此,“科洛托”這個希臘盛大傳統的珠寶品牌便隨其創始人的落敗而枯葉般搖搖凋零,于珠寶業界中不復存在。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