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四章 被迫做戲

跟了一段路,遲遲得不到卡蕾忒的答復,德莫斯的表情漸漸轉變。

“這么強硬可不好,莫非你想讓你的赫克托永遠失憶下去?”

卡蕾忒立即止了步。她還算了解德莫斯的手段,從威脅到利誘,最終強迫,從不浪費過多時間和感情。

雖說不想投降,可是…

驚懼萬分的目光全部集中在他右手上速然生起的光束上。如投影儀里的影像,生動演繹著她與荷西相識、相戀的一幕幕往事,清晰分明。

“這就是他對你的全部記憶,如果現在被我弄碎的話,它就再沒機會回到他腦子里了!”

德莫斯的語氣冰冷而生硬。

變換的畫面在他慢慢彎曲的五指間逐漸模糊,愈來愈細的光束被握在手中,也凝在卡蕾忒孤獨無助的眼底。

光輝完全消失之際,她和荷西的一切均將泯滅。

“不…不…”卡蕾忒搖著頭,表情惶恐。

她終于在德莫斯即將攥緊五指的那一刻撲過去,可他卻故意把那只高高抬起的手掌向后撤,使她跌進他的懷中。

“我答應你——答應作你的女朋友,答應陪你去吃飯!請不要驅散荷西的記憶!”

卡蕾忒哭著抬頭仰視德莫斯冷峻的面容,悲切的眼神里充滿哀求。

他又一次贏了——

目睹德莫斯收回了記憶之光,卡蕾忒如釋重負。

嚴酷的神態在德莫斯臉上柔和了許多,一絲勝利的竊笑掩藏其中,他漸漸擴開雙臂包圍卡蕾忒,她卻怒然掙脫。

“我雖然答應,可你休想借機占便宜!”她倔強地擦擦淚跡,一臉的羞忿。“訂好時間和地點后直接call我!”

“好!”

看她逃般跑遠的背影,德莫斯漾起暖融融的笑容。

——

坐在Diros

飯店餐廳一角的桌邊,德莫斯不時看看腕表,隨行的卡蕾忒陪在他右側。約定的時間已經過了近半個小時。

“嘿塞維爾,真抱歉我來晚了!”

清朗的女聲伴隨高跟鞋打擊地面的聲響由遠至近。在卡蕾忒放下手中茶杯的那刻,一個身穿白色香風套裙,棕色波浪長發的妙齡女郎快步而來,給予已經起立迎接的德莫斯大大的擁抱。

什么嘛!關系真不一般啊,否則異性間的見面禮儀怎會如此熱情?

卡蕾忒立于一旁斜睨他倆。

“哦…你最近過的好嗎?我可想死你了!”

“不愧是卡美尼亞家族驕傲的大小姐,依然沒改愛遲到的毛病…”

“對不起嘛,人家是女孩子,總要細心打扮一番呀。這位…就是你的女朋友吧。”

看到卡蕾忒時,這被滿身名牌奢侈品包裹的女郎表情驚艷。

“我來介紹,我的女友,卡蕾忒·拉其奧。這位是…”

“我叫尤西婭。尤西婭·卡美尼亞,意大利珠寶商的女兒。”

看到德莫斯輕攬卡蕾忒的腰肢,別具復雜的神色滑過尤西婭精心裝扮的面容,于是她搶話道,語氣顯出些微的傲慢。

“我和父親都是塞維爾畫廊生意的老主顧。很高興和你認識,拉其奧小姐。”

“幸會。”

她們友好地握手。

卡蕾忒能感到對方正在故意向她炫耀自己的社會地位,無非是人類女性低俗的虛榮心作怪,她沒必要和這種無聊的小女子一般見識。

這也難怪,卡美尼亞家族是意大利極富盛名的珠寶世家,生意歷史可以追溯到18世紀。

半月前它剛剛吞并了希臘最大的珠寶品牌科洛托,這一消息曾在這個碧海藍天的島國引起非常大的轟動。這些都是卡蕾忒到達人界后,通過電視新聞了解的。

“難怪一見她我就覺得幾分眼熟…”

落座后,尤西婭再次細細打量卡蕾忒后眼前一亮。

“沒錯塞維爾,前幾天在你的工作室,我見到的那副裸體少女油畫的半成品…”

話只說了一半突然止住。她有些不好意思,掩口吃吃笑起來。

“好了尤西婭!我可真倒霉,結交的朋友各各都是大嘴巴。”

德莫斯苦笑著,表情尷尬地轉頭看看卡蕾忒。對方早已被氣憤憋紅了整張臉,瞪著他卻啞口無言。

笑夠了,尤西婭從靚紅色方包里取出兩張做工精致的請柬。

“這次我們全家來希臘的目的除了為品牌整合工作收尾,還要完成一項個人任務。我和未婚夫將在這里舉行結婚儀式,到時候還請二位賞光。”

德莫斯翻開請柬封頁,掃一眼里面的內容后不禁微微一笑。

“卡美尼亞家族果然有才,連教堂的選擇都別出新意。米特羅波大教堂,這可不是一般人想想就能如愿的。”

變相的贊揚使尤西婭傲然眉飛色舞。

“對了,新郎呢?為何這次小聚不叫他一起?”

“抱歉,他還有些工作上的事情走不開,我只有在婚禮上介紹你們認識了。他原是科洛托品牌的首席珠寶設計師,說起來真是花了我不少心思才挖他到我爸爸的麾下。這次能夠擊敗科洛托家族,他的功勞確實不小。”

“是嗎?看來為了達到目的,你們一定用了許多非常手段吧?”德莫斯的笑容狡猾。

“討厭塞維爾,你的嘴可真壞。”

尤西婭笑著一掌打在他身上以作懲罰。

“我的祖先也是希臘人,落葉總要歸根。如果回當地發展的話,科洛托就是我們生意的最大絆腳石,我們不得不啃下這塊硬骨頭。好了,叫東西吃吧,我可餓壞了。”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