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三章 深夜禱告

德莫斯邁著閑散的步伐穿梭于夜色籠罩下的大街小巷,享受著這個屬于他的時刻。

黑暗之神,夜晚的主宰,比起白天陽光下的喧囂,黑夜的寂靜反而令他更為自在和享受。因為在這看似不再浮躁的背后,暗藏著諸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和罪惡!

“偉大而邪惡的黑暗之主啊,請接受您忠誠仆人的請求,我以烏鴉之血作為祭典,請接受我的請求…”

經過一處破落的古宅外墻時,一陣壓抑的禱告聲音傳入德莫斯的耳鼓。

“是誰?在人類文明高度發達的今天,居然還會有人禱念如此古老的咒文?”

德莫斯感覺好奇,便縱法術隱身穿進布滿塵垢的金屬大門。

庭院內,滿目皆是荒涼。殘舊不堪的歐式石像和疲于修整的綠植沐浴在凄寒的月光里,悄無聲息的安寂中透出一絲瘆人的詭異。很明顯,這棟復古的洋宅也曾有過一段輝煌的繁榮時刻。

“偉大而邪惡的黑暗之主啊,請接受您忠誠仆人的請求,我以烏鴉之血作為祭典,請接受我的請求。”

循聲接近漆黑的三層復式結構主樓,他發現一層一側的雕花窗內隱隱有燭火搖曳。

走上前往里看,昏暗的空間內燃著一圈白蠟,之中跪著一個面色憔悴的年輕女人,嬌麗的容顏上滿是淚痕,正對在豎立在她面前的十字架做無比虔誠的禱告。

一只羽毛烏黑的烏鴉被尖銳的長釘活生生釘在十字架的中央,此時這可憐的小東西尚未斷氣,堪堪撲騰著黑色的翅膀發出低低沙啞的哀鳴,進行著死前不甘的掙扎。紅色的血液從冰冷的長釘邊緣滲出,滴進十字架下方的碟子中。

“請賜予我復仇的力量,我不會放過那個負心的男人,利用我擊垮我的家族,最后拋棄我的狠心男人!作為回報,在我死后,我的靈魂將追隨您左右,作您最虔誠的隨從!”

有意思,原來是個棄婦。不過,因愛生恨往往更能激發人類心底的妒火,說不定也會迸發出不可思議的力量——

想到自從提坦神族消

亡后,自己很久也沒接收過苦主的訴求,如今這個深夜禱告倒激起了德莫斯的興致。

于是他施個法,憑空刮起一陣暗淡的旋風,瞬間卷走房內僅有的光亮。

蠟燭熄滅的一刻祈禱聲竭然而止,伸手不見五指的氛圍只能聽到她沉重而緊促的呼吸,顯然她正處于高度的緊張中。

“女人!你的詛咒我接受了,我會替你消除怨恨——”

德莫斯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夜色的空冥里。

“你…你是…”恐懼使女聲顫抖得很厲害。

“暗世界的君主——黑暗之神!”

普拉卡地區迎來黃昏的時刻,也就迎來一天當中最熱鬧的時刻。

好不容易送走正午干熾的日照,游人們終于按捺不住期盼已久的迫切心情紛紛傾巢而出,觀光于風景區域的街頭巷尾。

卡蕾忒穿過Kydatheneon大街,神色憂愁。一路寥寥無賴,實在走不動了,便落腳在一處露天咖啡吧的木椅上,吩咐店主端上一杯冰摩卡。

近些天,男友荷西失憶,哥哥卡摩德負氣出走。接連打擊之下,她必須學會頑強和獨立。除了保護好自己,還要馬不停蹄穿行于希臘的各個地域,繼續找尋雅典娜寶石的下落。

雖然也想守護荷西,但如今的卡蕾忒感到有些力不從心,何況也不忍看他再受德莫斯的法術摧殘,不若把他安放在那娜身邊一些時日吧。

其實,卡蕾忒很清楚那紅發小鬼的真實身份是提坦族的貝瑟芬妮,更是奧林帕斯的仇敵冥王哈迪斯的妻子。但她在卡摩德刀口下英勇救荷西文的行為著實令卡蕾忒感動。

據此卡蕾忒猜想,那小姑娘暫時還構不成自己的又一威脅。

更加使她擔憂的是哥哥卡摩德。“海藍”公寓內他憤怒卻幽怨的眼神、揮刀進攻的瘋狂均在她在心中烙下深刻的印記。

離去的這段時間,幾次向他發出意念波懇請諒解,然而均未得到他的回應。他現在的處境如何?究竟是過于心灰意冷而對她的道歉無動于衷,還是遭

遇了其他的不測?

正在胡亂猜疑的恐慌之際,一道熟悉的黑影落座于她的對面,令她的心情再度繃緊。

“看到我不高興嗎?”

德莫斯面帶微笑,心情不錯的樣子。

“你……你怎么知道我在這?跟蹤我對不對!真是無恥——”

“搞不清狀況便發火是一種無知的表現。明明是你自己把氣息散得那么廣,幾英里外都能讓我察覺得到。”

卡蕾忒聞言急忙收回法術。提坦神祗的氣息是他們有別于普通人類、幻化法術的根本所在。只要在一定的距離內,神祗們都可感應到同族的位置。

她故意擴散自己的氣息本為搜索蘊有同族力量的雅典娜寶石,沒想到卻為德莫斯找尋她提供了定位。

“不想請我喝杯飲料嗎?”

德莫斯用手指輕敲空空的桌面,笑看卡蕾忒臉上的懊惱與無奈。

“開玩笑!”

她從手包中翻出幾枚硬幣放在桌上替自己的飲料付款,然后以最快的速度起身離開。

絕不能搭理他!她暗暗告誡自己。幾天前他做下一樁接一樁的缺德事,現在又來嬉皮笑臉,說不定又打什么鬼主意!

“怎么會有這么小氣的神祗…”

德莫斯抱怨地小聲嘀咕一句,步步跟在她的身后。

“總跟著我干什么!”

“別這樣,我這次真心有求于你。”

“求我?堂堂的正神放下架子求一個下等使者,傳出去不怕被眾神笑話!”

卡蕾忒先是一驚,隨后冷笑著瞟他一眼,大為不信。

“有個從意大利過來的朋友約我明天吃晚餐,我想請你以我女朋友的身份一同出席。”

“你說什么!”卡蕾忒驚愕地一聲尖叫,將憤怒的白眼翻了兩翻。

“充充樣子嘛,又少不了你一塊肉。不過,假如你愿意做我的正式女友,我絕不反對!”

“誰…誰要!”

卡蕾忒紅了臉,只顧加快腳步向前走。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