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愛千年:魔君的心頭獨寵
字體:16+-

第二十一章 拔刀相向

那娜將碗里的酸黃瓜片和羊奶酪統統攪和在一起。捏起一片黃瓜片嘗嘗,她皺了眉嘀咕起來。

“是這個味道嗎?好怪哦!不曉得用不用放些橄欖油。”

她興致勃勃去叫荷西吃晚飯,走到書房門口卻停了步。

熟悉的氣息從外面輕輕飛舞進來,令那娜的心情瞬間黯淡。

是你,你又來看望王子了。我美麗卻哀傷的姐姐,你不在的日子我一定盡全力保護他,與他一同守候你們再次重逢的時刻…

那娜心中默默禱念的同一時間,荷西正坐在書房寫字臺前操作著他那臺從中國帶來的筆記本電腦。此時他并不知道,隱了身的卡蕾忒正躲在他身旁的窗外久久地注視著他。

他的生活依然如故,一切還那么自然,好像從未丟失過愛情。

卡蕾忒很沉浸于看他每天忙碌而充實的過日子,只是每次觀望的時候她都禁不住清淚漣漣。

她多么渴望與他一起度這樣平靜的生活,現在卻不得不和他分開。或許這樣的結果才是最好,雖然他忘記了她的存在,卻可照舊平安幸福的生活下去。

至少他能平安幸福,這便是她最大的心愿…

卡蕾忒擦拭眼角的淚跡,卻沒想到卡摩德已神不知鬼不覺的隱身藏在了她身后,因而她轉身的那刻意外的和他撞個滿懷。

突然的驚嚇使她的瞬間法力失控,浮在九樓半空的身體急劇向下方墜去。他亦飛身向下接住她,將她安安穩穩送到地面上,兄妹兩個一同顯出真身。

“哥!你不要總一聲不響呆在我身后,嚇我一跳!”

她掙脫他,口氣充滿責怪,卻很快發現他的表情和往日有所不同。

“…是他嗎?”

他輕幽幽問一聲,臉色越發陰沉。

“你…在說什么?”

“我問你心中的那個影子是不是他——!”

她被這聲嘶吼震住,神態開始僵硬。最為親近的他,有生以來第一次對她發了火。

“這么說來,隔在你我之間的那堵墻,也是他…”

卡摩德臉上愁云浮現。

“難怪每日勘查希臘結束后你都會故意離開我,直到很晚才腫著雙眼回到飯店,全都是…來這里…你愛他是嗎?”

“我…我…”

卡蕾忒低了頭,很久以來最擔心的狀況終于出現了,可偏偏是在這個節骨眼。

“告訴我所有你們兩個的故事!”

“哥…”

她節節后退,委曲地快要落淚。他則步步緊逼

“你要折磨我到什么時候!你根本不愛我是不是?所以才拿我當個傻瓜去愚弄!”

“我沒有…從沒有…”

“卡蕾忒我求你!求你對我行行好!”

卡蕾忒不忍心再對他隱瞞下去,再不坦白對卡摩德的確太不公平。她舉首望一眼九樓亮燈的窗戶,開始了陳述——

德莫斯與卡利圍坐在云石桌前。桌面上的水晶球里正在同步上演“海藍”公寓前的一幕。

卡利品著雞尾酒,笑看一眼德莫斯。

“不就是為得到卡蕾忒嗎?你何不也收去她對那個人類愛的記憶,也許她就會只鐘情于你。”

“世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我必須讓她經歷品味所有的苦難,這是她輕視背叛我所要付出的代價!”

他狠狠咬牙,兩眼中俱是映在水晶球里卡蕾忒的身影。

——

卡摩德的臉色蒼白,他終于得到了一直渴求的真相。過了一會兒,他走近卡蕾忒,用雙手托起她的頭。

“多么美的一張臉。為了它我愿意去做任何事,甚至連自己的性命都可以不要。可是今天我才明白,所有的努力從一開始…根本毫無意義。”

他凝視她,發出癡呆的笑。一張俊臉冰冷非常,好像重露繁霜壓在上面。

卡蕾忒在他的雙掌間艱難搖頭。

“我不是要故意傷害你,哥,你別這樣,哥!”

對于她的哀求與安慰,他聽不進一分一毫。沒有風動,他的頭發卻向上方飛揚飄擺,無可抑制的殺氣已經從他周身溢出來。

“沒關系!我這就去想個辦法,讓他從你心中干凈徹底地消失!”

“哥,你不要這樣!”

卡蕾忒追隨卡摩德進入公寓,因為她感覺到了那股濃烈的殺氣。

而“海藍”公寓里荷西的房間早就亂了套。那娜尖叫著抱起頭痛欲裂的荷西。

“荷西大哥,怎么了!”

“卡蕾忒是誰?!為什么在父母的電子郵件里會出現這個名字!她真的是我的女朋友?!我和她之間到底發生了什么事!”

荷西掙扎著對那娜不住發問。

“平靜下來!什么都不要想!荷西大哥,別再想!”

當卡摩德手執明晃晃的“芒石”刀用“瞬間轉移”的法術突然現身在這所房間里時,吵鬧聲驟然停止。

“是你?”

那娜張大一雙淚眼看著面前的不速之客,感到有些意外。她還不清楚他的來意。

卡摩德也有同樣的

驚奇,不明白為何這個紅頭發的提坦神祗也會和她身后的人類男子結緣。但顧不得多想,他對她丟下冷冰冰的一句話。

“把他交給我!”

“不!不行!”

那娜靈敏地覺查出危險正在迫近,出于本能她護住荷西。

“哥!不要!”

卡蕾忒現身的同時,卡德摩斯的一臂已經將那娜推開,另一臂對準荷西惡狠狠地手起刀落。

寒光閃過,一朵嫩黃色雛菊花被劈為兩片,悄無聲息的落到地上。

卡摩德憤然回身,在那娜旁邊的是毫發無損的荷西。是她以法術偷梁換柱,抵擋住卡摩德的攻擊。

他正要再次揮刀,卡蕾忒沖上來,伸開雙臂阻攔他。

“哥!別傷他,我求求你!”

“讓開!我不能眼睜睜看著這樣一個男人毀了你!奧林帕斯是不會放過你們的!”

他吼了一聲,伸手過去想拽開她,手掌卻在中途驟停。他和她之間的空氣已經變得異常冰冷,猶如北極的刺骨的酷寒。

撤回手,卡摩德凄然苦笑,舉起“芒石”直指對面的卡蕾忒。

“怎么?為了他,你也要和我拼命?”

“我不敢…希望哥哥能夠對他手下留情。我已經不能和他在一起了,他現在的狀況…對誰也不可能構成威脅…”

“可是,他卻能令你一直愛他,從遠古的神代一直愛到現在,這樣的男人又怎么會對我構不成威脅?你為什么要這樣對我!在你心里,我居然還比不上一個低賤的人類嗎!”

“…你…也是這么看人類的?”

卡蕾忒吃驚地望著卡摩德,表情變得很復雜,抑郁,疑惑,無奈,難過。

“原來,哥哥也討厭人類。如此,我便不想過多解釋,你若一定要殺他,就先了結了我吧!”

卡摩德怔怔看向她。對他來說,她的這種姿態是那樣熟悉。

曾幾何時,同樣的姿態也擋護在他的前面,為他阻止了奧丁的進攻。只是現在,她的表情比那時的更加義無反顧!

這時,一旁的那娜忍不住插話。

“你應該知道吧?即使沒有荷西大哥,卡蕾忒也不會愛你。”

“芒石”劇烈的抖動著,最終隨卡摩德的手臂緩緩垂下。

“是啊,我早該知道的…是我一直自欺欺人…童年的夢該醒了…”

他面無表情,喃喃重復著,突然間消失不見。

“哥哥…”

相同的悲傷寫在卡蕾忒臉上。

(本章完)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