惹愛成癮
字體:16+-

第三千五百一十一章 生撲

沈青云只好抱著她回家,好在這段路她還挺乖巧沒有鬧出什么事情來。

一回到家她就念叨著口渴,沈青云又忙活著給她倒了水。

她抱著水杯咕嚕咕嚕的喝了好一大杯,還大大的打了個嗝。

如果不是因為酒醉,他還真難看到這么個景象。

芙寧舔舔嘴唇,雙眼晶亮的看向沈青云,“我有些餓了。”

“那我給你弄吃的。”沈青云急忙說道。

芙寧搖頭,還用手指放在唇邊輕輕的噓了一聲,“不是那種餓。”

男人似乎并不懂這個意思,剛想要問那是什么餓的時候,她就撲了過來。

是生撲!

因為擔心她摔倒,他下意識的伸手接住了她?。

這下可把芙寧給樂壞了,直接低頭去咬他的鼻子。

那一瞬間,沈青云的腦子里像是有什么東西斷掉了。

她也沒有很用力的咬,像寵物對主人那樣,輕輕的咬,然后又松開,又咬……如此反復。

對沈青云來說,完全是一種折磨。

他的氣息開始不穩起來,按著她不斷亂動的腰提醒道,“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嗎?”

“別吵。”她頓時不滿起來,還用手捂住了他的嘴巴。

似乎覺得這個辦法并不好,隨后又松開,然后低下頭去直接用嘴堵住了他的嘴。

沈青云覺得自己完了,淪陷了,無法抗拒的淪陷。

他拼著最后一點理智說道,“芙寧,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嗎?”

“你好吵啊。”她又開始不滿起來。

沈青云,“……”

既然這樣……那就別怪他了!

男人迅速翻身壓住了她,雙眸灼灼的看著她說道,“你會不會醒來后就忘了?”

因為經歷過,所以很清楚。

芙寧想要辯解什么,沈青云卻突然低下頭去咬住她的脖頸。

不算很重,沒有讓她覺得不適。

他一直這樣咬著,等覺得差不多之后,才松開她。

視線也落在她剛剛被咬的地方,那里有著一大塊非常顯眼的紅痕。

這紅痕讓沈青云非常滿意,“這樣你就不能否認了。”

……

芙寧又宿醉了,只不過這次宿醉醒來后,不只是頭疼,渾身都疼,像是散了架一樣,雙腿尤其酸疼。

一看時間,已經快中午了!

她頓時驚叫起來,不顧酸疼火速沖到洗手間去簡單的洗漱一下就出門趕往公司了。

因為她早上沒出現,是洛一笙過來主持的會議。

剛結束會議呢,她就來了。

洛一笙看她的眼神有點怪異,看得芙寧很不自在,忍不住問道,“怎么了?”

“你跟我到辦公室來一下。”洛一笙丟下一句就去了辦公室。

芙寧只好跟了過去,進去之后,洛一笙才拉著她到玻璃前指了指她脖子說道,“這個,都沒看到?”

玻璃的反光雖然沒有鏡子那么清楚,但也足夠讓她看到脖子上的紅痕。

她瞪大眼睛,好半晌沒反應過來。

洛一笙一看那表情,就知道她肯定忘了。

因為芙寧一向喝酒斷片,洛一笙便說道,“看來昨晚進展有點迅猛。”

“我都不記得了……”

“沈青云早上什么都沒說就走了?”

“反正我起床的時候,房間就我一個人了,估計是去公司了吧,畢竟他也很忙。”這一點芙寧到是能理解。

“那他就沒留下只字片語?”

芙寧想了想,實在沒記憶,只好搖頭,“應該是沒有把。”

“都這樣了,他還不主動?看來是得來個猛藥了。”洛一笙不懷好意的道。

不知為何,芙寧看到她那眼神,有些毛骨悚然。

事實證明,洛一笙的猛藥,就真的是猛藥。

她迅速給芙寧安排了一場相親,速度快到芙寧都沒反應過來,她就已經坐在相親男面前了。

洛一笙還特別騰出空間給兩人,走的時候對芙寧擠眉弄眼了一番。

芙寧根本不知道洛一笙這葫蘆里到底賣的什么藥,只能配合的演了一場戲。

沒多久沈青云就得到消息了,當時就坐不住了。

那會兒他還在開會,陸九思還在聽匯報,洛一笙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陸九思很不小心開了免提,洛一笙在電話那頭說道,“老公,我在陪芙寧相親呢,今天會晚點回家,你一會到花房餐廳來接我。”

沈青云聽到了很重要的兩個關鍵詞!

芙寧在相親!

地點在花房餐廳!

他手中的筆都掉落了,立馬看向陸九思。

陸九思氣定神閑的關掉了免提,應了兩聲之后才掛了電話,并吩咐,“會議繼續。”

眾人又繼續開會……

可沈青云卻坐不住了,他原本是個沉穩的人,這會卻慌得坐立難安。

前后不過兩分鐘,他就站起身來說道,“九爺,我請個假,有點急事要去處理,抱歉。”

甚至還沒等到陸九思同意,就腳步匆匆的離開了會議室。

只用了十分鐘,沈青云就趕到了餐廳。

果然見到芙寧和一個男人有說有笑的在聊天,那一刻什么理智沉穩都不重要了。

沈青云一股腦兒的走了過去,當著那男人的面,直接把芙寧從座位上拉了起來,狠狠的吻了上去。

芙寧腦子都是懵的,什么情況?

對面那相親的男人浮夸的配合了一下,“芙寧小姐,你這是什么意思?你有男朋友?”

芙寧掙扎著推開了沈青云,開口想要解釋。

沈青云卻霸道的將她再次攬入懷中,并很直接的對相親的男人說道,“她是我女人!”

“你怎么這樣啊,有男朋友還出來相親!真是的!”相親男氣哼哼的離開了。

留下芙寧站在那里,哭笑不得。

沈青云的怒氣還沒消下去,胸膛還起伏著,好像憋著氣。

芙寧想到他剛才的舉動,突然又噗嗤一聲笑了出來。

這一笑,沈青云更加惱怒了,“你還好意思笑?你怎么可以背著我來相親!”

“我為什么不能來相親?”芙寧噙著笑反問,“請問沈先生,我為什么不能來相親?”

“因為……”沈青云別扭的頓住,在芙寧的逼迫下,又惱惱的開口,“因為我喜歡你!"

終究還是聽到了這句話,芙寧松了一口氣。

可她還沒表態,沈青云依舊很著急,“還有,昨晚我們該做的都做了,你得對我負責!”

芙寧,“???”

什么叫該做的都做了?

她一臉震驚的看向沈青云,男人差點沒被她那表情給氣死。

她果然忘記了!

還好他昨晚留下了她的罪證,沈青云直接扒開她的領口指著上面非常顯眼的紅痕說道,“這個,就是我弄的!為了應對你不承認!”

芙寧,“……”

她還能說什么?

芙寧豎起個大拇指,甘愿

認輸。

……

第二天洛一笙就看到芙寧發了個朋友圈,很簡單的兩個字,婚了。

下面是一張結婚證的圖片。

她把芙寧的朋友圈拿去給陸九思看,“你們家沈特助還真是迅速啊,昨天表白,今天就領證,比你強多了。”

不甘被比下去的陸九思捏了她腰一把,“我可是第一時間提出結婚,是你拒絕了我。”

洛一笙只好把這個話題翻篇,“這兩人成了,以后咱們可是戰略聯盟了,合作愉快。”

“你高興得太早了。”陸九思好心的提醒。

洛一笙不解。

陸九思的電話就響了起來,他看到那上面的名字一點都不例外,在洛一笙面前晃了晃之后就接了起來,“什么事?婚假?多久?半年?!你覺得合適嗎?”

洛一笙還沒來得及問呢,她的電話也響了起來,電話是芙寧打來的。

她突然很不想接這個電話……

如她所料,芙寧打這個電話來是來請婚假的,時間和沈青云說的一樣,半年!

她突然后悔撮合這兩人了!

洛一笙想要阻止的,可芙寧也說了,她和沈青云已經在飛機上了,為期半年的蜜月旅行即將開始。

很顯然,這兩人是先斬后奏了。

電話被同時掛斷,夫妻二人面面相覷,隨后又無比幽怨的嘆了口氣。

未來半年,他們會少了很多很多的二人世界了。

楊燁的事情塵埃落定,洛一笙便沒再見過洛爾靜。

據說她跟二姨太已經離開了江海,具體去了哪里,沒人知道。

到是三姨太這兩天來公司找過她,為的還是洛子省的事。

上次他欠的錢,陸九思幫他解決了,可那之后他又開始作妖,鬧出了不小的動靜。

三姨太實在是沒辦法了,就來找洛一笙,想請她再次出手幫忙。

結果可想而知,洛一笙義正言辭的拒絕了三姨太的要求。

三姨太有些惱羞成怒,當天就翻了臉,指著洛一笙痛罵,“你害得叁羽坐了牢,現在又對你哥哥見死不救,洛一笙,你還是人嗎?”

類似這種指控,洛一笙從不放在心上。

所以三姨太只能氣惱的離開,但心里多少是不甘的,所以親自聯系媒體,打算開一個記者會,說要公布一件驚天秘密。

洛一笙得到這消息的時候,手下的筆重重一滑。

那份文件自然是沒用了,她冷冷的丟掉文件,讓秘書再準備一份心的文件。

以她對三姨太的了解,她要公布的,應該是四爺假死這個秘密。

這個秘密一旦公開,公司的股價必然會受到很強烈的沖擊。

當然她也有辦法去應對,只是這件事的影響會很大,而且四爺的身體也不好,萬一受了刺激……

洛一笙撥了個電話出去說道,“找到洛子省,帶來見我。”

當晚洛子省就被帶到洛一笙的面前,此時的他,已經完全沒有了往日氣焰,窩囊且慫。

見到弄自己來的人是洛一笙,才松了一口氣,慌慌張張的說道,“四妹,你可幫幫我吧,最近我為了躲債,都沒睡好吃好,人也病了,你就幫我這一把好不好?”

“打電話給你媽。”洛一笙遞過去一個手機。

洛子省苦哈哈的說道,“打了也沒用,她也沒錢,我打過了。”

“讓你打就打!”洛一笙的聲音陡然沉了幾分。

洛子省一個寒顫,顫巍巍的看了看洛一笙,最后還是伸出手去接過電話,撥通了三姨太的電話。

——

支持一下琉璃的新書呀,去訂個首訂吧!今天就上架啦!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