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五、到手

聽到那牛角妖怪喊出天雷竹,鷹逆瞬間就來了精神。

至于方才推演出來的兇兆,鷹逆則根本不去理會,萬仙會的魁首都拿到了,這出了家門買根竹子的功夫,再讓人給干了,就太邪乎了。

在鷹逆看來,剛才的事情最多也就是推演之術出了故障,根本沒將其放在心上,反而全神貫注的關注起平臺上的拍賣。

拿下這天雷竹,解決了與黑眼的因果,鷹逆就能夠安心修行了,除此之外,也就沒有太多羈絆。

“天雷竹,奇株圖鑒第三十六位,堅硬異常飛劍難摧,受天雷淬煉而生成。制作飛劍的上好材料,便是制作其他法器,也是攻擊猛烈,有需要的妖王可以開價!最為重要的是,這株天雷竹是活品,有條件的完全可以拍下自己培植。”

“競拍低價八千凝靈丹,每次競拍價格不得低于五十凝靈丹。”

“競拍開始。”

說到這里,那牛角妖怪狠狠敲了一下身旁的銅鑼,競拍這才真正開始。

“八千一百凝靈丹!”一個滿身黑毛的妖怪喊道。

不遠處一個滿身鱗甲的妖怪輕蔑的瞧了一眼直接大喊到:“八千五百凝靈丹。”

鷹逆看了看下面這些喊價的妖怪,也是有些無奈,他本來也沒有想著這株天雷竹是活的,如果只是一節枯萎的天雷竹,價格肯定不會這么高。鷹逆將它拿回去利用無小花身上的特殊力量,賦予它生機,一樣能夠送給黑眼。可此刻的狀況,顯然需要大出血,才能夠將這天雷竹拿下。

這段時間里無小花雖然還沒有辦法自由活動,可是也弄明白了他身體里面的兩種能力。一元水精不斷溫養霹靂槐木的同時,也讓無小花的身體沉重如山岳,且力大無窮。

生命木精,主要的作用似乎只有一個,就是讓一些失去生命的草木重新煥發新生。這個能力看似對戰斗力沒有多少提升,可是當紅羽君發現他的身體在一點點長大后,所有人都震驚了。生命木精讓無小花變成了一個可成長的狀態。

只要給他足夠的時間,他的身體就將越來越大,到時候只怕單憑這具軀體,就能夠抗衡一些積年老妖了。

聽到下方斗價的兩人把價格抬到九千三百凝靈丹后,鷹逆慢悠悠的喊道:“一萬二。”

下方的兩個妖怪聽聞了鷹逆的價格,沉默了片刻,那滿身黑毛的妖怪不再喊價,而那滿身鱗甲的妖怪則喊道:“一萬兩千二百凝靈丹。”

“一萬五。”鷹逆笑道。

一萬和幾千對鷹逆來說其實沒有太大區別,他既然喊了,就志在必得,就像當初放下豪言,要拿下萬仙會的魁首一樣。

鷹逆瞧了一眼,那個一臉怨毒向自己看來的妖怪,搖了搖頭沒有理會他。

可就在鷹逆以為那牛角妖怪要宣布自己拍的天雷竹之時,卻忽地跑來一個身材矮小的妖怪,小聲與他說了一些什么,匆匆離去。

牛角妖怪這才清了清嗓子,道:“不好意思,拍賣出了一些狀況,天雷竹的主人放棄拍賣,準備用另外一種方式來出售這天雷竹,接下來讓我們有請天雷竹的主人申通圣君來說一下他的方式。”

聽到這里鷹逆愣了愣,原來東西竟然在他手里,難不成那四只犬科妖怪要找的,就是這天雷竹?

牛角妖怪話音剛落,一個身著亮銀鎧甲的猴子就大步走向平臺中央。赤狨王雖然也是猴子,卻身材矮小的多,而這個神通圣君則身高足有八尺,且一身金毛鮮麗耀眼,乍一看就像是一個威風凜凜的將軍。

這神通圣君來到那牛角妖怪身旁拱了拱手后,就開口道:“我看不上那一兩萬凝靈丹,與其如此還不如拿他做一個小游戲。”

說到這里神通圣君頓了頓,用他那毛絨絨的手掌捏了捏下巴,嘿笑道:“想拿到天雷竹有兩個途徑,第一以等價的百變仙藕來交換,二,說服三仙峰的通天子來與我斗上一場。”

聽到這里信譽居的拍賣會里面瞬間傳來一片的議論聲,那百變仙藕的價格比天雷竹高上許多,就算別人有百變仙藕,也不會拿他來換天雷竹。

至于說服三仙峰通天子與其斗上一場,這個條件則更加奇怪,成功與否完全取決于鷹逆。

很顯然,這個條件隔阻了絕大多數人想要拿到天雷竹的希望。

對鷹逆來說,簡直就是白送的,只要鷹逆愿意站出去與他斗上一場,就能夠獲得這株天雷竹。

可是這神通圣君顯然是沖著自己來的,不然也不會先后提出這么兩個奇葩的要求。

但鷹逆又沒得選擇的余地,想要拿到這天雷竹,就只能順著他的念頭來,不然人家不賣也沒有辦法。

“你確定你所說的話,不會反悔?”鷹逆大步走出包廂高聲問道。

那神通圣君瞧了鷹逆一眼,笑道:“我怎么敢有膽子騙您,你說呢?通天子!”

“我覺得你膽子還是挺大的,最起碼我會出現在這里就在你的算計中,而且你還十分確定我一定會與你斗上一場。”鷹逆冷笑道。

“能和萬仙會的魁首過招,是我的榮幸!”神通圣君嘿笑道。

“說吧,怎么斗,在哪里斗。”鷹逆問道。

“就在這里斗,而且你不準使用那通天斷橋。”神通圣君舔了舔嘴唇說道。

鷹逆聞言瞬間明白了這神通圣君的意圖,他將自己強行騙到這里,就是為了在這信譽居的拍賣會內與自己斗一場,就是不用他說,鷹逆也沒有辦法將那通天橋拿出來,因為這樣會第一時間毀了這移動洞天。

這樣的話就一定程度限制了自己的戰斗力,反觀神通圣君,在自己沒有辦法發揮全部戰斗力之時,他就更有把握取得優勢,甚至是擊敗自己。

最為頭疼的是,萬仙會結束以后,鷹逆將天雷誅邪劍、五品禁空陣、金剛舟、不破神甲全部還給了無定坊,無礙書也還給了詩寒,就是遮天鐃鈸與誅心筆也交道了牛青與姜尾手中。

此刻鷹逆手中除了一座通天斷橋,與一些噬金仙外別無一物,可以說是鷹逆有史以來最為虛弱的時候,這神通圣君選在這個時候與自己斗一場,顯然是想借助自己來提升他的名聲。

可是,長生之外,這些東西又算什么?

當下鷹逆便蕩出濃烈的法力,直接向平臺上卷去,眨眼睛那株天雷竹就被鷹逆收了起來。

鷹逆收下了天雷竹,就預示著他接受了神通圣君的提議。

瞬間一股磅礴的力量,就自神通圣君的身上蕩起,下一刻整個人就向鷹逆撲來。

面對這等攻擊,鷹逆直接催動法力壓了上去,可是待兩人碰撞之時,鷹逆那些黑白相間的法力就像是被一種無形的力量禁錮其中,鷹逆就這樣看著自己的法力凝聚一團后,在神通圣君的拳頭下,像一枚炮彈一樣,反向自己轟來。

神通是常人所不能,言不可授,觀亦難悟。

這神通圣君敢以此為號,果然還是有一些手段的,當即鷹逆就大嘴一張,將這些法力全部吞入腹中,一動不動。

待那神通圣君的攻擊離他越來越近之時,才開口淡然道:“我認輸!”

“什么!”神通圣君一臉呆滯的看著鷹逆。

“你看,我們已經斗過了,你也贏了,還有其他事情嗎?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走一步了。”鷹逆無奈的聳了聳肩膀。

鷹逆忽然的轉變,讓這神通圣君大為傻眼,他還準備大干一場呢,對方就認輸了,就像是拼盡全力的一拳狠狠擊打在空氣上一樣。頓時一種渾身難受的感覺,開口大喊道:“怎么可以這樣,你可是拿到萬仙會魁首的妖王,你必須捍衛你的尊嚴,來好好跟我斗一場,不準認輸?”

鷹逆有些同情的看了他一眼,沒有解釋為什么,只是問道:“你只有這些事情,如果沒有其他事情,我就先告辭了。”

語畢,鷹逆就抬步離去。

“你給我站住!”神通圣君急道。

鷹逆理也不理。

“不要逼我出手偷襲你。”神通圣君又喊道。

鷹逆則用法力把自己的聲音壓縮成一條細線傳給了神通圣君:“有這么多力量對付我,還不如想一想怎么對付那四個追你的犬科妖王。”

沒錯,鷹逆隔壁的那幾個妖王要對付的目標就是這個給鷹逆送天雷竹的家伙。

聽到鷹逆的話語,那神通圣君果然安靜了下來。

解決了這個棘手的家伙,鷹逆也就不在信譽居多耽擱,直接出了拍賣行,準備去妖神宮內尋黑眼,先將這件事情解決了。

待鷹逆離了拍賣行,外面圍著的小妖們看到鷹逆,都慌忙喊道:“見過通天前輩法樽。”

鷹逆點了點頭,便在他們的注視下,離開了信譽居,步行出了熾焰城,然后架起遁光向南面飛去。

只是不待鷹逆飛多久,就看到一道漆黑如墨的遁光向他飛來,嘴上喊道:“道友請留步。”

鷹逆皺了皺眉頭,有一股不詳的預感,收起遁光冷冷的看向對方。

未有多久,就又有一道金色的遁光自鷹逆后方劃過,喊道:“通天子,你等我一下!”

當鷹逆轉首看向神通圣君身后緊跟著的四道漆黑身影,沒來由的想到難道這就是自己的兇兆?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