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三、天雷竹

俗話說兩軍交戰不斬來使,這華云英作為華顏宗的使者來與鷹逆交涉,鷹逆還真沒有辦法下辣手將其做掉。

盡管鷹逆當初答應過姜小土,將來的某一天一定親手做了這華云英為小土報仇,然后兩人再坐地分食,可是很顯然不是這個時候。

當下鷹逆就蕩出一片猛烈的法力,在前面形成了一道驚雷乍起將華云英的劍光給阻住,隨后又是猛然一撲絞碎了華云英遞來的劍光。盡管他的劍術很厲害,可是在鷹逆這里卻是不夠看。

見到自己攻擊被鷹逆輕松阻擋住,華云英一臉淡然的說了句交接,跟著他一同的那些人就開始用乾坤囊向外丟一些冷存的食物與金屬礦石。

鷹逆看到他不已此事而挫敗,反而又高看了他一眼,不過也僅此而已。

待鷹逆與這些華顏宗的弟子交接完畢后,華云英幾人便不告而別。

鷹逆瞧了一眼身旁躍躍欲試的姜小土,輕喝道:“別去找他麻煩了,把那件事情忘了吧。待你修達到長生后,有的是機會報仇。”

聽到鷹逆的話語,姜小土登時腦袋就耷拉了下來。

鷹逆知道姜小土心中不服氣,就開口嘆道:“你還記得我以前與你說過的話嗎?不管有多少事情在你前面阻攔著你,不斷強大自己總歸不是壞事。我與華云英的仇那么大,他都能夠放下,甚至看淡,你如果做不到這一點,將永遠無法超越他。有時候,控制自己的情緒也是一種修行。”

姜小土聽到這句話似懂非懂,鷹逆卻徑直離去,直奔山下的三仙城而去。

隨著三仙城建立的時間悠長,詩寒等人的信譽也漸漸傳播了出去,此刻的三仙城就像是一座成立許久的老城一樣,不但有了一些固定的居民,便是來往購置材料與吃食的妖怪也多了起來。

總體來說,三仙城的存在讓子母朝陽山都熱鬧的起來。

而且紅羽君還特么請千盤居士在三仙城周圍擴建了一批草地,隨后他便發動三仙峰上的妖怪,一有功夫就在三仙城周遭種植樹木,隨后連無定坊的人也加入了這場植樹運動。

用他們的話來說,綠洲就是財富,黃沙則毫無價值。

商人總是把利益算到極為精細。

紅羽君顯然不是為這點利益,可能與追憶有關。

鷹逆放眼看了下四周春意正濃的樹苗的小草,搖了搖頭,收起遁光直奔無定坊而去。

他這次來尋詩寒,是為了問一些事情,萬仙會結束后,鷹逆對千盤居士、赤狨王、三首妖君等人都有所感謝,黑眼哪里始終沒有登門道謝,是因為沒有尋到像樣的禮物,鷹逆也就不好去獻丑。

無定坊的人瞧見鷹逆后,就慌忙將他迎了進去。

曾經的鷹逆只是無定坊的眾多客卿中的一個,雙方是處于互贏互利的狀態。

可是隨著鷹逆修為提升,能夠做的事情越來越多,與無定坊的關系自然有所改變。

最為重要的是這些在漠洲做事的人,都知道眼前這個身形高大眼眸微瞇的男人,在漠洲內有多大的能量。

“晚輩見過通天前輩,您這次來可是為了尋詩寒掌柜的?”那人慌忙行禮道。

鷹逆點了點頭。

“晚輩這就帶您去。”

語畢,鷹逆便由著那侍從將他引到詩寒所在的位置。

待鷹逆來到詩寒所在的房間,她正坐在一張案幾旁,不停的翻閱著身前的簿子,頭也不抬的說道:“你稍等我一會兒。”

鷹逆沒有搭話只是一臉笑意的看著這個身形嬌小的要強女人,身著淡綠色羅裙面上不著修飾,如錦緞一樣的長發也是隨意盤在頭上。

不但修為努力,便是這些瑣碎的事情,她也總是完成的一絲不茍。

每一個有所成就的人,都是默默努力努力著的,尋常人則看不到他們揮灑汗水的時候。

一刻鐘后,詩寒才漸漸停下了手頭的工作,抬起頭看向鷹逆道:“我正準備去找你呢,你就來了,真巧!”

鷹逆沒有關于這件事情繼續聊下,去而是反問道:“你有沒有想過放下無定坊的事情,一心求長生?”

“嗯?沒有多少信心也就不敢往那方面去想。”詩寒聞言愣了愣,又道,“再說到了我這個修為,苦修也沒有多少作用。反而就不如這樣順其自然,無定坊的事情也是我喜歡做得,倒也不算違背本心。”

聽聞詩寒的話語,鷹逆也就不再多說什么,反而問道:“你方才說正準備找我,可是事情有了眉目了?”

詩寒點了點頭道:“厲害的推演之術從來不曾外流,一些不入流的推演之術又只能測一測天氣和兇吉,因此想要尋一本能夠派的上用處的推演之術就比較困難,最近還是從總部托關系才拿到了這小心算無漏術。”說話間,詩寒將一枚儲存信息的玉符遞給鷹逆。

鷹逆在萬仙會上與詩寒說的兩件事情,就是讓她幫忙搜尋一些推演之術和其他東西,用來感謝那些幫助過自己的人。

雖然鷹逆已經將這件事拜托給了那些長生修士,可是靠人不如靠己。習得一些推演之術,總會有用得上的時候。

秉著不能將雞蛋放在一個框里的原理,鷹逆便多留了一個心眼,此刻終于到開花結果的時候了。

當鷹逆查看過這小心算無漏術后,也就明白了其原理,到是和冥想時的演化天地類似,以此來推理一些極其細微的細節從而挖掘出想要知道的信息。

“只怕我得事后研究一陣子才能弄明白,這小心算無漏術到底好用不。”鷹逆有些歡喜的答道。

“沒事,你那么聰明,相信沒有多久就可以完全掌握它。”詩寒一臉笑意的夸獎道,隨后又道,“另外一件事情也有好消息。”

“什么?”鷹逆疑惑的問道。

“最近發現了天雷竹的消息,如果你能夠拿下來送給黑眼,或許是一個不錯的禮物。”詩寒笑道。

聽到這里鷹逆也是一喜,天雷竹在木屬性的材料里面,也是非常厲害的存在,最為重要的是這種特殊的竹子不懼雷火,而且還能吸納一部分天雷為己用,制成法器對付污穢之物,還是非常好用的。

那黑眼是喜竹之人,鷹逆也知道,他那種境界送他其他的東西只怕也看不上,而這天雷竹,確實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鷹逆又問道:“在哪里?”

“消息是從熾焰城里面傳出來的,以你現在的身份,想要得到它也很容易。”詩寒答道。

鷹逆聞言點了點頭,到:“既然如此我就先走一趟,將這件事情解決了再來尋你。”

雷厲風行的鷹逆在這里等了詩寒許久,可是兩句話的時間,就又匆匆離去。

可是不待他架起遁光,就被紅羽君與金翅小鵬王給堵住了。

“小鵬王你怎么來了?”鷹逆與他有著一面之緣,而且豬八玖與呂俊兩人的事情當時還由他跑了一趟,鷹逆自然對他印象極深。

“我也是沒辦法,被那些人抓住了,就只能來跑這一趟了。”金翅小鵬王無奈的聳了聳肩道。

聽到這里,既然與那些人相關,難道是推演出了結果?這刻就是來告訴自己姜玉陽的轉世之軀在何處?

“怎么回事?”鷹逆問道。

金翅小鵬王摸出那百變仙藕教給鷹逆,道:“他讓我轉告你,時機未到,不用著急,待時機到了,自然就會提醒你的。”

聽到這里鷹逆忽地有些空落落,又問道:“他有沒有說在哪個方向?”

金翅小鵬王搖了搖頭。

鷹逆這才斂起情緒,接過那百變仙藕,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后,道:“麻煩道友了。我接下來有些事情要去一趟熾焰城,敢問道友還有其他事情嗎?”

“哈哈哈,通天道友果然有長生之相,做事一刻都不得停閑的。去吧去吧!我也沒有其他要事,既然如此我就早點回去復命了。”金翅小鵬王語畢不待鷹逆相送,就架起遁光迅速離去。

鷹逆見金翅小鵬王走了,就向紅羽君說道:“我去一趟熾焰城,三仙峰就麻煩哥哥照看了。”

“我省得,去吧!”紅羽君點了點頭。

鷹逆架起遁光就一路向西,未有多久就來到了子母朝鳳山,瞧了瞧這個由獠牙王統治的山頭,鷹逆搖了搖頭便掉轉遁光向熾焰城飛去。

未有多久,鷹逆就來到了這熾焰城外,雖然與人類的城市相比它看上去很丑陋,可是在漠洲還真稱得上數一數二的城池。

思緒漸漸有回到了之前來熾焰城的模樣,鷹逆無奈的搖了搖頭便向城內走去。

很顯然熾焰城內的妖怪要比尋常時候多了許多,剛剛進入城內的鷹逆竟然有一種人聲鼎沸的感覺。

而且這些妖怪都是朝著一個方向而去——信譽居。

難道這信譽居最近在搞什么大事情?當下鷹逆也跟著一同向信譽居而去。

待鷹逆跟隨人群一同進入信譽居內后,忽地一道人影擠出人群來到鷹逆面大喊道:“晚輩見過通天前輩。”

嘈雜的大廳內瞬間安靜了下來。

鷹逆瞥了眼這個曾經敲詐過自己的老鼠精,臉上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