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九十四、希望

鷹逆本以為這些千軍萬馬中闖出來的長生修士,都應該是仙風道骨才對,卻發現他們比自己想象中的要平常的多。

更有顏嚴那等蠻不講理之輩,也就真沒有辦法再將眼前這四個長生修士去美化了。

可是當他們看到通天斷橋之時,鷹逆卻忽地感覺到了一種極為熟悉的東西。

沒錯,就是渴望。

正如自己渴望長生一般,這些人似乎非常渴望自己手中的東西。

難道這些人將自己喚來,就是想要掠奪了自己手中的通天斷橋,如果他們真的對其有想法,應該去世界盡頭把它拿走啊,而不是等著自己去拿,只怕這通天斷橋里面的秘密,還得從這四人口里才能夠套出來。

它有什么用,它存在這么多年的意義到底是什么?以及自己和這通天橋之間的關系,這一切的謎題,怕是很快就要揭開了。

鷹逆看了一會兒,這些人雖然見到通天橋之時露出了炙熱的神情,可是很快就將這些情緒給收斂起來。

“這斷橋有什么用?”鷹逆開門見山的說道。

穿綠羅裙的女人問道:“你可知道它的由來?”

“在將它收起的時候,曾有一人告訴我,這通天橋是一位大能用于破開護界罡風而用的,只是最后他失敗了。”鷹逆道。

山羊老頭嘆道:“我們這一界有些特殊,所有人困守于一界幾萬年都無法出去,橫渡虛空成了夢想,通天老祖也是唯一一個成功打破護界罡風的人,他當時的確送了一些人出去,只是待他自己想要出去的時候,遭到了極大的反噬,才身死道消,連累通天橋也斷成兩節。”

鷹逆想了想,疑惑道:“你們找我來,就是想要讓我在將來的某一天,來幫你們打開這護界罡風,然后送你們離開這一界?”

光頭白胖子,眼睛瞇在一起嘿嘿笑了起來道:“正是如此。”

聽到這里,鷹逆又看了看其他幾人的模樣,盡管諱莫如深,還是可以感覺到自己沒有猜錯。

當即鷹逆就又道:“我答應你們,在我修為達到一定程度后,會試著去打穿這些護界罡風,把你們送出去。畢竟我自己也想去看一看這一界之外的世界,而不是被困守一隅。不過在那之前,我有一件事情希望你們能夠幫我。”

既然這些人有求于自己,鷹逆也就不與他們客氣,當即說出了自己的需求。這些人想要沖破護界罡風需要借助自己的力量,到那么一天后,鷹逆自己也需要試著打穿這些護界罡風到外面瞧一瞧。本質上,鷹逆是與他們沒有沖突的。

“黑眼說你這小子心眼多,以前我還不覺得,現在才發現他沒有說錯,說吧什么事情。”山羊老頭問道。

“我到覺得他挺實誠,最起碼不做作,交易總比手段逼迫要強的多。”穿綠羅裙的女人說道。

鷹逆干笑兩聲,也不敢去反駁他們的說法,而是直接說事情:“我師傅姜玉陽殞命在顏嚴手里,他讓我事后幫忙去尋他的轉世之軀,但是我又不精于推演之術,一直將這件事情擱置下來,今天遇到幾位長生前輩,就盼著你們能夠幫我找一找姜玉陽的轉世之軀在何處。”

聽到鷹逆的話語,這些人卻是都將視線投注在那光頭白胖子身上,這胖子有些尷尬的訕笑兩聲:“看樣我是跑不了了,你若是讓我直接去推演一個人有些難度,有沒有一些他的貼身物件,我推演起來好省事一些。”

鷹逆聽聞他可以幫忙,當即就將那百變仙藕摸了出來,道:“這節百變仙藕是我師傅寄托神魂執念之物,他說憑借這百變仙藕能夠找到他。”

待那白胖子接過百變仙藕后,點了點頭道:“好了,我以后會幫你推演,需要一些時間。事后答案出來會通知你的。”

這件事情結束以后,雙方就又陷入沉寂之中,久久沒有話語。

山羊老頭見這些人懶得與鷹逆多話,就開口道:“就這樣吧,你可以收了那通天橋走了,我們這些人也只是瞧一瞧你,沒有其他的意思。”

鷹逆本以為這些人見自己,會詢問一些事情,最起碼也要給自己透露一些秘辛,可是他們似乎平淡的超乎鷹逆的意料,只是簡單的讓鷹逆拿出通天斷橋給他們瞧一瞧,事情就結束了?

“我還有幾個疑問,希望幾位前輩能夠幫我解惑。另外幾位長生前輩在何處?還有這通天斷橋到底和我是什么關系,最后,我在你們眼里算是什么?”鷹逆開口道。

聽聞了鷹逆的問題,光頭大胖子開口道:“通天橋和你的關系,就像是你師傅和這百變仙藕的關系。”

“另外三個家伙,因為長生時間太久,此刻不易妄動,只能夠靜坐壓制境界,因為他們一不小心就會劫火加身,如果渡不過劫數的話,就只能一身修為毀于一旦。”山羊老頭答道,“至于你在我們眼里算是什么……”

山羊老頭久久沒有答復,穿綠羅裙的女人則開口道:“希望。”

“你就是我們這些人的希望。”穿綠羅裙的女人再次答道。

“正如你聽到的那樣,你極有可能是幾萬年前通天老祖的轉世之軀,怕是也只有你才能夠有辦法打破這一界桎梏,放我們這些被囚禁的人出去。我們這些長生修士不想在這一界枯坐一輩子,就只能將期望寄托在你身上。”

“長生看似脫離了生老病死的藩籬,實則又進入了另外一個囚籠之中,因為力量太過龐大,天地人三劫隨時可能加身,可是這一界又不曾聽說有人抗過這三劫,便是那些傳說中的天材地寶也無處可尋,就更無法護持自身。以至于境界越高束縛反而越多,肆意妄為的施展自己的能力,只會提早引起劫難加身,一著不慎就毀了所有道基。”

“所以脫離這一屆不單單是掙脫環境的家桎梏,也是掙脫境界桎梏的唯一門路。”

身著綠羅裙的長生女人將事情說的這么明白,鷹逆也就清楚了這究竟是怎么回事。

自己能夠操控通天橋他們怕是早就知道,再將自己喚來看一看,只是加強信心而已。

至于不想與自己多說什么,怕是不想改變自己的修行,以免弄巧成,毀了鷹逆就只能從頭再來。

而前一次派遣黑眼來向自己討要華顏宗的肉票,怕是就已經在關注自己了。

那時自己還沒有獲得通天斷橋,唯一與別人不同的,恐怕就是因為各種爭斗而泄露了自己腹中洞天的特殊秘密,因此他們才猜測自己應該是有能力改變格局的人。

若是自己傻一些,早些暴露了腹洞天的秘密,怕是這些人就無法為難他們師徒兩人了吧。

思及此處,鷹逆又忽地想到了姜玉陽所說的,他已經斷絕了長生的希望,這隕落重修,也是唯一的選擇。

既然如此,就不用對這件事情耿耿于懷。

你引我入道,我度你長生。

這些長生修士都拿自己當作希望,鷹逆也就有信心,去做那姜玉陽的希望。

將來定然要渡了他們夫妻兩人。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