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八十五、天雷誅邪劍

盡管鷹逆與天幻真人差了兩個大境界,可是還有是很大一部分人相信他能夠創造奇跡,能夠擊敗這天幻真人。

事實上,在天幻真人顯出妖王本體之前,鷹逆確實打的不錯,一定程度上對天幻真人的克制非常之強。

很多人都猜測鷹逆會取得勝利之時,場面卻出現的戲劇性的一幕,待混沌獸顯化出了妖王本體,這個風頭正盛的新晉妖王就只能被迫防守,甚至沒有多少攻擊,被那肥胖可笑的混沌獸追的到處亂逃。

可是只有極少一部分人知道,這個肥胖可笑的混沌獸到底有多么恐怖。

他那身肥肉的堅硬強度可是絲毫不弱于金甲將軍與三首妖君,只要被他撞上一下,不死也得重傷。

還有他那大嘴可以吞下比他大幾倍的物體,不管任何物體只要被他吞下去都別想活命只能在無盡的混沌之中,被一點點同化然后變成這些混沌之氣的一部分。

看到鷹逆被吞進去以后,赤狨王心頭大驚:難道就這樣輸了。

便是風鳶也是心頭一緊,心中唯一的念頭就是不管輸贏如何,他沒事就好。這斬尸妖王手段太兇,一般人還真無法輕易招架。

在場的六七成妖怪都發出了輕微的嘆息,很顯然一剎那的疏忽,鷹逆就敗在了天幻真人手中。

唯獨三仙峰內相對安靜。

“老爺他不會有事吧?”狗頭妖權威開口問道。

“哼,肯定不會有事的,那個大胖子等下就得遭殃。”姜小土信誓旦旦的說道。

盡管姜小土在這些妖怪之中經常沒有什么話語權,而這次的話語卻得到眾人的點頭贊同。唯獨李昊面上顯出一些擔憂之色。

無小花則向紅羽君問道:“你剛才有注意到嗎?”

“嗯,他應該已經堪破了分念境界。”紅羽君點頭道。

“那他會不會有事?”無小花有些擔憂的問道。

“萬仙會的規矩不允許死人,給天幻真人十個膽子他也不敢在這宣圣山上殺了鷹逆,最多也就是輸了比賽而已。”紅羽君冷笑道。

“沒事就好,沒事就好!”無小花長長舒了一口氣,卻完全沒有想過鷹逆輸了比賽后,他的事情就將再度延遲。

紅羽君看出了鷹逆在戰斗中似乎突破了分念修為,高臺之上三大勢力的高手們自然看的一清二楚。

“這人真的只修行了七年?七年到分念初期,這速度可曾聽聞過有人達到?”妖神宮內一個滿臉黑毛的妖王開口問道。

他身旁一人聞言嘿嘿笑道:“我可聽黑眼說,他進入陰陽大成的時間不超過一個月。”

“你說他從陰陽大成到分念初期,只用了不到一個月的時間就已經成功了?這也太駭人聽聞了吧?”

“你覺得黑眼會騙我?”

“這么說來,鷹逆這塊璞玉可得好好照看著了,千萬不能碎在那天幻手里。”

“放心吧,那些老家伙們盯著呢,肯定不會有事。我到是好奇天幻現在還沒有喊人宣布結果,難道他還沒有將那鷹逆制住?”

而此刻宣圣山中央混沌獸也從喜悅到平靜,最后變為震驚。

老實說,這鷹逆陰陽大成的修為就能夠跟自己斗這么長時間,而且還在一定程度上克制到自己,天幻真人已經非常驚訝甚至佩服。如果是同等的修為兩人之間孰勝孰敗還不好說。

所以在天幻真人抓到機會給他致命一擊的時候,下意識的收了一些力量,免得這人經不得一擊殞命當場,但是當鷹逆被吞入自家腹中之后,天幻真人已經知道,自己這場戰斗贏定了。

自從他記事以來,還沒有遇見一個人從自己的腹中逃出去過的,更別說他這鷹逆了。

他只用催動腹中的混沌之氣將鷹逆弄暈,然后丟出來就贏了。

可是任憑他努力許久,那鷹逆周身始終有一股力量護著他,使得天幻真人無法得逞。

鷹逆被混沌獸吞入腹中后,瞬間就知道不好了,也顧不得傷痛,就催動大流光蓄元陣將自己護住,然后吞了一顆平復丹來修復內部的傷勢。

雖然混沌獸的攻擊非常兇猛,可鷹逆身上卻穿著不破神甲,其實受傷不重,主要是劇烈的震蕩讓他短時間緩不過來而已。有了平復丹的藥效后,鷹逆瞬間好受了許多,將念頭探到身體內先后查看了自家的身體與腹中洞天。

當他看到中丹田內那那些混沌之氣安逸的待著,似乎和那些清濁之氣形成了一個特殊的循環,盡管鷹逆不知道這是怎么回事,也明確的感受到,他似乎可以操控這些混沌之氣了。

待他試著將那些腹中洞天內的混沌之氣收入體內煉化之時,卻瞬間被那些無定之氣裹著打散,未有多久就平均分到了演化天地與負因素的三股氣體之中。

這般鷹逆也顧不得那么多,直接一口氣將他們全部煉化了,然后催動這些混沌之氣護著自己,察覺自己真的機緣巧合能夠操控這些混沌之氣后,鷹逆就索性放開了折騰,收了大流光蓄元陣,任由濃密的混沌之氣向自己攻來,然后全部收入腹中洞天內,再將他們分化了一一煉化。

那混沌獸似乎察覺到鷹逆在竊取他的力量,這才慌忙收了混沌之氣,龐大的肉壁不斷的蠕動著向鷹逆擠壓過來。

看到這一幕,鷹逆嘿嘿直笑,你還真是膽大包天了,將自己吞入腹中,看我不玩死你。

下一刻,鷹逆就將那兩塊爛掉的駝峰丟入這混沌獸的腹中。探手一拍就毀了上面的陣法,瞬間這駝峰就變化為十幾丈高大。在外面的觀眾只看到鷹逆天幻真人的混沌獸本體瞬間如同一個皮球一般鼓脹了起來,都不知道怎么回事。

即便如此鷹逆還不留手,又取出了老爺印、誅心筆輪番在這混沌獸的腹中攻擊。

遭此一劫的混沌獸則如同犯了癲癇一般整個人不停的抽搐了起來。

宣圣山上所有人都皺起了眉頭,混沌獸之所以會這樣,顯然是鷹逆在搗鬼,他究竟多么厲害,才會在這等攻擊下依舊幸存,甚至有余力去反擊?

然而他們卻不知道,鷹逆最大的底牌始終都沒有祭出。

用老爺印和誅心筆攻擊了一陣,鷹逆覺得差不多該結束這場戰斗了。

就悠悠收了這些東西,從腹中洞天內取出了他所接觸過的第二件靈寶。

天雷誅邪劍。

通體漆黑如墨,有柄有護手,劍身狹長而鋒利,長約一尺九寸有余,不足二尺。

待鷹逆拎著這天雷誅邪劍向混沌獸的肉壁刺去之時,登時綻放出紫色的毫光,一剎那的時間就擴張到這肉壁的周圍,焦糊的味道瞬間竄入了鷹逆鼻中。

混沌獸慘叫一聲,忽地將肚中的東西全部吐了出去,不管是那兩節山石還是鷹逆都跟著一同飛了出去。

兩個妖王出手攔下了這巨石,鷹逆則將身體穩在空中,死死盯著那不斷在地上打滾的混沌獸。

待他緩的差不多了,鷹逆才問道:“天幻真人,可還要繼續打下去?”

“打,當然打!就算所有手段都被你克制,我還有這幅鋼鐵之軀足夠將你擊敗!小賊休得猖狂。”混沌獸張開嘴巴發出轟隆隆隆的怒吼。

下一刻,混沌獸就自地面彈起再度向鷹逆沖來,在他特殊的混沌之氣被鷹逆克制后,即便是吞入腹中也不能將鷹逆拿下,這混沌獸還是不曾輕易認輸,憑借自己的身體與鷹逆展開了最后的殊死搏斗。

可是鷹逆卻是防御寶貝諸多,又有天雷誅邪劍護身,再加上他修為提升,就算再度催動法力,效果也是非同尋常。

可是這混沌獸顯然是在做最后一搏,是關乎妖王尊嚴的爭斗。

鷹逆倒也不好纏斗將其拖垮,索性就收了所有東西,手持天雷誅邪劍與混沌獸狠狠撞在一起。

天雷劍的恐怖攻擊在那混沌獸身上瞬間灼傷一大片,鷹逆也在其巨大的沖擊力下五臟震蕩嚴重,鮮血不斷自其七竅中滲出。

以這樣慘烈的碰撞來結束這場戰斗,到是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

可盡管如此,鷹逆還是沒有一絲放棄的念頭。

自己并非是憑借自身力量戰勝了這天幻真人,以這樣的方法來結束這場戰斗,也算是對他的尊重。

至于可能對鷹逆產生的后遺癥,卻是不曾想過。

就這樣鷹逆與那混沌獸足足碰撞了一十八次,混沌獸赤紅色是身體上幾乎難以找到一片完好的皮膚,全部都是漆黑的焦糊模樣。

在他掙扎了幾次,未能從地面上爬起來以后,終于無奈的說道:“我輸了。”

鷹逆就這樣手持天雷誅邪劍,進入了萬仙會妖王之爭的四強之中。

接下來的戰斗與鷹逆等人預期相仿。

熊山君戰勝了玉剎女。

黑曜王輕松擊敗了獨角大仙。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