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七十九、變故

雖然鷹逆也非常喜歡癩七的能力,想要他留在身邊幫自己發家致富,可是他又必須闖過蛤秀這一關。兩廂比較一下,他還是決定將癩七交出來,先過了眼前這一關再說。

就算他給這癩七作價幾千萬的賠償金額,也得直接放棄了。

見到蛤秀的模樣,鷹逆也確定此事十有八/九是對了,就不理會癩七,又問道:“前輩,確定他就是你的孩子。”

“錯不了,錯不了。肯定是鐘兒,我就說他沒死,老付,你自己過來瞧一瞧。”蛤秀顯然有些激動。一旁的付守上前瞧了瞧,也驚到:“真是鐘兒,還有一些我的血脈呢……”

這時便是一旁的三無妖王都有一些疑惑了,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

盡管他們沒有準備在萬仙會之外與這蛤秀夫婦過招,可是也不需要鷹逆來幫他們解圍啊。

鷹逆卻不管那么多,慌忙在一旁喜道:“恭喜前輩母子相聚,癩七,這是你失散多年的父母,既然遇到他們了,我就將你交于他們,今后就好好待在他們身邊了。”

那付守聞言也頗為高興,上前就拉著鷹逆的手說道:“多謝鷹小哥,若沒有你怕是我們還得為這件事情耿耿于懷,接下來的事情你就不用擔心了,我們夫婦會為你讓道的,盡管往下面沖吧,能走多遠,就看你的本事了。”

聽到這里,鷹逆心里也踏實了許多。

三首妖君的放水,讓他進入了三十二強,這癩七與蛤秀、付守兩人的特殊關系,又讓他意外的闖過了這最為艱難的一關,直接進入十六強,這樣他就離魁首越來越近了,還有那么多底牌,他未必就不能夠拿到這一屆的萬仙會魁首。

只要解決了無小花的修行問題,他們三仙峰才是真正的三仙峰。

這時蛤秀則又問道:“你是在哪里遇見鐘兒的?”

鷹逆這才將自己在江州郡潯陽湖內不小心遇見癩七的事情說了出來,其中還不忘添油加醋的說了一些赤鱬王的事情,這癩七為何會失蹤,自然與那赤鱬王脫不開干系,有了蛤秀夫婦去尋他晦氣,鷹逆也就放心許多。

這時,鷹逆作為一個信人,又道:“我答應那赤鱬王,在今后的某一天會帶著令公子去幫他完成一件事情,希望到時候前輩不要讓我失信于人。”

蛤秀聽到這里一臉兇相的答道:“你且放心吧,到時候我親自陪你們走一趟。”

聽聞了蛤秀肯定的答復,鷹逆心中早就樂開了花,面上卻沒有任何動靜,與尋常一樣。

人家母子剛剛相認,三無妖王也就識趣沒有打斷,待到這時,其中一人才開口道:“看樣我們是沒有辦法與蛤秀你們過招了,既然如此,就只有斷了鷹逆的魁首念想。”

蛤秀見狀不愿意耽擱鷹逆的事情,準備先行離去,讓鷹逆與那三無妖王獨自去協商條件,開口道:“你們的事情自己解決,不要問我。”

而這時癩七也弄明白了什么狀況,似乎今后自己的生活要大大改變了,窮屌絲忽然有了一雙非常厲害的父母,似是可以肆無忌憚了。這時還不忘喊道:“母親,我有一個朋友還在鷹仙長哪里,能幫我討要過來嗎?”

“嗯?”蛤秀聞言疑惑的瞧了鷹逆一眼。

鷹逆當即識趣的將那蟹寶交了出來。

可是不待交給蛤秀,那無腸公子就上前攔到:“這人既然是我的同族,就留在我這里吧。如果這樣,興許我們三無妖王會為你網開一面。”

鷹逆聽到這里也是左右為難,這是真準備把自己加起來烤了,思慮片刻后,鷹逆就轉首看向蛤秀,道:“鷹逆聽從前輩吩咐。”

蛤秀到也不好阻了鷹逆的道路,則看下他那寶貝兒子鐘兒,癩七又或者說付鐘則堅定的點頭道:“把蟹寶留下來吧。”

“既然鐘兒要求,我也沒辦法了。我們走吧。”蛤秀手一揮,就帶著付鐘蟹寶一同離去。

鷹逆看到這一幕,無奈的搖了搖頭道:“三位道友,我們來……”

“萬仙會見!”無腸公子冷哼一聲率先離去,與他一同無心居士、無畏將軍都是一副幸災樂禍的模樣。

這樣的結果鷹逆也是真的無奈了,夾在雙方中間,無論如何都得去得罪一人,也幸好他搞定了蛤秀,只是得罪了這三無妖王,就算他們再過厲害,也只是分念而已。自己努力努力,還是能夠贏得戰斗的。

還有五六天的時間可以去尋他們,興許可以在他消氣以后說服他呢。

待鷹逆回到三仙峰的休息之處后,紅羽君、無小花就上前問他戰況如何。

鷹逆如實回答后,聽聞了這樣的結果都是有些無奈,勉勵了一番鷹逆后,就各自離去。

鷹逆溫養了一會兒神魂,覺得還是有必要先弄清楚這三無妖王的戰力,做好最壞的打算,因此就又飛向毒王峰休息的地方。

不曾想待鷹逆來到這里之時,赤目神君正在與玉面千歲吃酒。

鷹逆也就不與他們繞圈子,直接了當的說明了來意。

“你也真是厲害,這就已經進入十六強了,咱們子母朝陽山可是從來沒有出過這么好的成績,因為你的存在怕是今后的字母朝陽山也要名聲大噪了。”玉面千歲一臉歡喜的說道。

“你們可知道那三無妖王的厲害之處。”鷹逆此刻倒也無心聽恭維,而是直接問正事。

之所以來尋這赤目神君,也是有原因的,那無畏將軍原型是蜜獾,應該是蜂類的死對頭,赤目神君雖然不是蜜蜂,只是一只金環胡蜂成精,可與那蜜獾也應該是四對頭才對,別的不說蜜獾的消息他肯定知道的更清楚。

“他們三個都是非常接近斬尸的修為,而且有傳言其中一人已經是堪破斬尸,原型是蟹妖、螞蟥妖和蜜獾妖。”赤目神君開口解釋道。

鷹逆點了點頭道:“這些我都知道,說一說他們的特長吧?”

“那無心居士與無腸公子到是沒有什么好多說的,因為他們的原形都是自我修復異常厲害,與人爭斗之時多是爭強斗狠,不畏傷亡。這般才會顯得棘手。可是那無畏將軍你可就得非常小心了。”赤目神君又道。

三首妖君曾與鷹逆說,要他小心無畏將軍,卻沒有說為什么,難不成這蜜獾妖真的很厲害?

“她到底厲害在哪里?”鷹逆疑惑道。

“我的觸龍倒對他沒有絲毫作用。”赤目神君嘆道。

這觸龍倒自然就是赤目神君的本命螫針,內部含有劇毒,既然敢叫觸龍倒,就是龍碰到了也會被掀翻,可是對付那無畏將軍則絲毫作用不起。由此就已經可見其厲害之處了。

“不但我的觸龍倒對他沒有作用,便是一些劇毒的蛇類,也拿她沒有辦法。她幾乎免疫了一切的毒素傷害。”赤目神君又道。

鷹逆點了點頭,道:“我又不是用毒戰斗,他這點天賦,似乎對我沒有什么作用。”

“蜜獾生性暴躁好斗,在他們還沒有成精之時,就敢與獅子一類的大型食肉動物搏斗,那無心居士、無腸公子本不是這么好斗之人,卻因為與這無畏將軍在一起處久了,才變成現在這么一副模樣,總的來說他們三人之中最為難纏的就是那無畏將軍。等你與他交手的時候就會明白。”赤目神君一副心有戚戚焉的說道。

鷹逆與他們交流了一段時間,這兩人無疑不在對他灌輸一些負面情緒。

最后鷹逆打定注意,再去接觸一番他們三人,能夠不動手,就盡量不與他們動手。

而是在接下來兩天里,鷹逆去尋了他們三次,卻是連面都沒有見到。對此鷹逆也是頗為無奈。

第三天,萬仙會再度開始之時,氣氛再度激烈了起來。

千盤居士又輕松戰勝了對手,挺進下了一輪。

待到鷹逆之時,鷹逆看到付鐘走了出來,索性也就磨蹭一會兒再上場。

而這時付鐘則高聲喊道:“我付鐘代表家父付守、家母蛤秀,宣布這場比試認輸,同時多謝鷹逆為我們做出的一切。”

一些還期望鷹逆在蛤秀面前斷絕了魁首夢的妖怪,聽到了這個消息都是大為詫異,待他們看向蛤秀夫婦之時,卻發現這是一個真實的結果。

就這樣,鷹逆不戰而勝進入十六強。

這個世界究竟怎么了,這么大一個漠洲,竟然由他這個修為不到分念的妖王進入的萬仙會的十六強之中,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

鷹逆則不以為意,看到接下來的比賽,無畏將軍幾乎是以碾壓的方式,解決了他的對手。

這時他也明白了三無妖王中晉升斬尸的人是誰,正事這無畏將軍。

待鷹逆看到接下來的比試之時,卻是又大為無奈。

三十二進十六,赤狨王止步于天幻真人。

比試結束,就在鷹逆準備去尋三無妖王之時,一張傳音符動了動。

“兄弟救我!”

傳音符來自豬八玖。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