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六十九、為人師

小尾寒羊妖老黑瞧見這一幕,心頭登時升起一股不好的預感,只怕這次自己是真的弄錯了。

鷹逆也不以為意,上前來到李昊身前,瞧了瞧這個自己第一次見面還只是六七歲的孩子,隨后又丟了自己唯一的親人。直到七年后再次見面,已經有著不輸于自己的身高了,從他那稚嫩的面上,還能夠瞧出一些曾經的模樣。

“你愿意喊大叔就喊大叔,愿意喊師傅就喊師傅,我也不勉強你,以后跟著我,想學什么,我傳授你就是。”鷹逆說道。說話間,還不忘揉了揉李昊負傷的手臂,將斷掉的骨頭接上后,然后摸出一粒平復丹放入李昊嘴中。

生肌散是治療外傷,平復丹是治療內傷,后者價格比前者要高上一些,鷹逆也是手頭寬裕了才會儲備這些平復丹。

“師傅。”李昊盯著鷹逆眼神炙熱的喊道,“陳師伯讓我必須喊師傅。”

鷹逆點了點頭表示明白。

一旁的老黑憋了半天,道:“老爺我……”

鷹逆笑笑搖了搖頭,道:“無妨,你沒有做錯,性情使然,之前你們也是不認得而已。以你們兩人的性情此事只怕也不會就此結束,想要私底下爭斗,我不阻攔,但是不要傷及性命就是。你們可明白了?”

老黑點頭道:“明白了,老爺。”

李昊也點了點頭,沒有說話。

鷹逆并沒有因為老黑動手打了自己徒弟而偏袒,也不去阻止他們之后的爭斗,只是讓他們注意不要下手太狠導致斃命就行。

溫室里的花朵不管長的再壯實,也是脆弱的。

得有一些壓力他們才能夠更健康的成長,一般的人不敢違拗鷹逆的意圖,可是老黑這一根筋卻是未必不敢,再加上鷹逆的特意叮囑,也算是給了他們明確底線。

未有多久,鷹逆就就將三仙峰一眾人聚在一起。

“這是我以前收的徒弟李昊,大家都認識一下,今后就是一家人了。”

李昊乖巧的立于一旁,向一眾人點頭示意。

姜尾瞧了一眼這個修為似乎還不如自己的師兄弟,一時間腦中生起了一個念頭,他既然拜師在自己前面,是不是自己就要稱呼他為師兄了?

鷹逆撇了一眼,似乎瞧出了姜尾的疑惑,道:“你們師兄弟兩人以后就多多近親,暫時不分主次,誰先達到陰陽大成,誰就是大師兄。好了,就這樣了,散了吧。你們大伙兒先熟悉一下,一個時辰后姜尾、李昊,你們兩人來尋我。”

交代完這些事情,鷹逆就一人默自離去冥想,一眾妖怪都將那李昊圍了起來互相介紹了起來。

一直跟在希夷先生身邊的李昊,忽然來到這個大家庭也是有些呆愣,不知道該怎么應對。

老黑與姜尾兩人悄聲說了些什么,老黑就有一些不太好意思的上前說道:“方才的事情對不起了,我是真不認得你才對你出手的。”

李昊齜牙一笑道:“無妨,以后咱們拳頭上講道理就是了,我一定會追上你的。”

老黑嘿嘿一笑,道:“我等你。”

這一眾妖怪中老黑進境最快,便是與鷹逆相比都差不離多少,聽到了李昊的邀戰,還真就不怕。

姜夭夭也是瞧見李昊生的漂亮,如同瓷娃娃一般,上前捏了捏臉道:“小娃娃生的真好看,姐姐我叫姜夭夭,以后就由我罩著你了。”

一旁的姜無阻有些看不下去,輕咳道:“夭夭注意一點,這是老爺的弟子,不要亂來。”

李昊慌忙腆著臉道:“不礙事的。”

“看嘛,他都說沒事了,再說了年紀比我小的,就得喊姐姐,這事情很符合邏輯的。”姜夭夭又道。

這一幕看在姜小土眼里羨慕不宜,他一直想要跟姜夭夭獻殷勤,可是人家都是對他愛搭不理,為了這事姜小土不知道傷心多少次了。

黃羽等小鬼則湊在李昊身邊一個勁的狠瞧,道:“我第一次見你的時候,你才這么高,沒曾想這才多久呢,你就已經比我還高了。”

“你是?我怎么一點印象都沒有。”李昊疑惑的問道。

黃羽這才將之前的事情與李昊選擇性的說了一些,自然有意錯過自己的那些糗事。

就這般,李昊這個新加入三仙峰的人,未有多久就跟大伙兒打成一片。

在一旁立著的姜尾瞧了瞧時間差不多,就開口喊道:“李昊,我們該去見師傅了。”

聽到姜尾的話語,李昊慌忙跟在他身后,一同去尋鷹逆,還不忘小聲問道:“姜尾哥哥,師傅他對待弟子嚴厲嗎?”

“師傅對待自己人一直很溫和,但是對待敵人則另一說了。”姜尾隨口答道。心中則想,師傅將他們兩人喚去,怕是與傳授功法有關了。終于到這一天了嗎?

待姜尾與李昊兩人來到鷹逆休息之處時,齊齊施禮喚道:“徒兒見過師傅。”

鷹逆聞言緩緩睜開眼眸,渾濁的眼睛漸漸變得有神了起來,只是顯得有一些倦意,顯然剛剛跟那清濁之氣不少較勁。

“尾兒,你跟我多久了?”鷹逆忽地問道。

“回師傅,已有一年多了。”姜尾答道。

鷹逆點了點頭道:“那你可有方向了?”

“徒兒已有方向。”

“何時?”

“從蠻荒之地回來之時,您問我可明白了,當時我說不明白。隨后您又與我說的很多事情,我就漸漸明白了。長生之路雖然步步艱辛,可是天道之下眾生皆苦,無論你如何逃避結果都是一樣,與其如此,倒不如迎難而上。”姜尾答道。

鷹逆笑了笑:“你既然有方向了,為何不早點告訴我。”

“徒兒想,時機到了,師傅自然會問我的。”姜尾有些慌張的答道。

“那你可想修習何術?”鷹逆又問。

“徒兒愿與師傅一同,習那直達長生的無上大/法。”姜尾答道。

鷹逆聞言將那記載青罡煉岳決的玉符交給姜尾,又問道:“昊兒你呢?”

“師傅,我想學習劍術。”李昊答道。

“可是師傅又不精于劍術,怎么辦?”鷹逆有些無奈道。

“只要是師傅你傳授我的劍術,一定是最厲害的劍術。”李昊肯定的說道。

鷹逆聞言點了點頭,道:“昊兒,既然如此你就先好好鑿開穴竅,同時跟著紅師伯學習一些基本劍術。”

“知道了師傅。”李昊點頭應諾。

說道這里,鷹逆似是想起了什么,便蕩起法力,在上空形成一些字符,未有多久紅羽君就來到鷹逆的身旁。

“鷹兄弟喚我何事?”紅羽君笑道。

“麻煩哥哥幫我看一下昊兒的體質如何。”鷹逆說道。

因為鷹逆的修為不足,無法分化念頭,倒也無法探知這李昊的體質,因此只得借助紅羽君的手段。

至于那姜尾的體質則早就測試過,青罡煉岳決正好適合他,也暗合了那句“云從龍,風從虎”的古語。

紅羽君聞言探手一摸,就按在了李昊身上,許久后開口道:“他的體質強木弱金,最適合他的功法應該的水系功法。”

一旁有些懵懂的李昊聽到這話語,呢喃道:“陳師伯已經傳授了我漓河真法。”

鷹逆聞言點了點頭,道:“嗯,既然如此你們就先下去吧。”

李昊應諾正準備離去,姜尾卻遞上那青罡煉岳決的玉符,道:“師傅我已經全部記住了。”

這青罡煉岳決的玉符內里是一道神念,強行灌輸到人的腦海中,就算是不識得字也可以明白。這姜尾到也算得上聰穎之輩,這么快就能夠將他完全記住。

“嗯,現在沒有凝煞之處,你就好好理解下這功法,若有不懂之處可以來詢問我,等此事結束后,我便帶你去尋那凝煞之處。好了你們下去吧。”鷹逆又道。

姜尾、李昊兩人聞言應諾默然離去。

期間還聽到鷹逆斷斷續續的聲音。

“昊兒那孩子希望學習劍術,你多多照看一下。”

“我現在神魂已經溫養的差不多,可以試著嘗試一下分念了。”

“這么快就行了?”

“總的試一試,才能心中有數。”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