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焰通天
字體:16+-

四十二、風鳶

“小離火?”無小花有些不太肯定的說道。

“似是和南明離火有些相似,只是若是完整版的南明離火,怕是鷹兄弟也不好弄來。這玩意是怎么來的?”紅羽君疑惑的看著鷹逆。

鷹逆這才將那小畢方丟了出來,說道:“喏,從她身上弄下來的,很是棘手。”

此刻那小畢方經絡內、丹田中被鷹逆布置下了多道禁制,想要提氣都渾身酸痛難耐,更別說他還剛剛種了鷹逆的誅心筆,神魂紊亂,且虧損極大,一時間只能怒目而視,而無法做出任何反擊。

來自青罡煉岳決上的禁制手段,鷹逆也是第一次用在別人身上,這小畢方應該感到自豪才是。

“她是誰?”紅羽君、無小花疑惑道。

“小子母朝陽山上的小畢方,很棘手的家伙,不過血脈不錯,就準備捉回來當壓寨夫人。”鷹逆一本正經的答道。

那小畢方聽到鷹逆的話語,面上沒來由的泛起一片紅潮,下一刻,就幾欲噴火的盯著鷹逆。

“既然如此,這就說的過去了,這些火焰應該是畢方之炎。你可見過她的原形?”紅羽君又問道。

鷹逆聞言,將小畢方的原型告知于紅羽君。

紅羽君這才點了點頭道:“原來是這樣,看樣她也只是有一部分畢方的血統而已,完整的畢方血統應該是單足,而非是雙足。所以只怕她的這畢方之炎,威力也不夠純粹。”

“那為什么說他是小離火?”鷹逆又問道。

無小花這時卻笑道:“這個要從朱雀說起了。四象之中朱雀司掌南方丙丁之火,位于最為炎熱之區域。而朱雀自身又是萬火獸之首,但凡有心中火無不隸屬于朱雀神焰。因此修士才將這一味朱雀神焰稱之為南明離火。”

“那畢方之炎,本就是南明離火的變異產物,稱之為小離火也就不過分了。”

幾人三言兩語,就將這小畢方的手段給分析的明明白白。

正如那赤目神君的天賦是毒針,千盤居士的天賦是生而知陰陽,斬尸無虞。

而這小畢方的天賦,顯然就是這小離火,一般人還真拿她沒有辦法,也幸得鷹逆有腹中洞天這等逆天存在,才能夠一點點消磨她。

最后還是使用誅心筆才將其擒下,若是沒有這件寶貝,鷹逆還真拿這小畢方沒有辦法。更別說其他人了。這小畢方怕是在漠洲內,都很少有人能夠招架的住。

這時鷹逆腦筋一轉,就又問道:“不知道我能不能操控這小離火。”

似那青磷鬼火,都可以用特殊的幡將其收起來,然后斗法之時再放出去,不知道能不能制作一桿離火幡,將這些小離火收起來。

小畢方也是技不如人,被他擒了下來,也就不愿意與這個無恥之人多話。

可顯然這人也沒有準備與她多話,自最初就是準備將其壓榨干凈。

這不就已經開始當著小畢方的面,開始算計起來了。

“可以是可以,不過首先你得找到一個可以承受住這小離火的材質。”紅羽君有些為難的說道。

聽到這里,鷹逆才恍然,敢情這東西威力巨大,但是想要掌握他,需要的東西也就非常稀少。

這天地間,能夠抵抗住小離火焚燒的材質只怕也是屈指可數吧。

不過在鷹逆身邊,就有這么一些不懼焚燒的材料。

當下鷹逆不壞好意的盯著那小畢方。

“你要干什么。”小畢方忽地驚道。

“你說呢?如果我沒有記錯的話,你之前可是與我說過,要留下我當食物。現在你輸了,你說我要是將你烤了吃了,算不算過分。”鷹逆嘿笑道。

“你烤不熟的。”小畢方哼道,說出這句話來,她瞬間就后悔了,當即又追加了一句,“你當時說,贏了我就無償給你使用那凝煞之地,現在我答應你了,你不能賴皮。”

“可是你現在有與我講條件的資格嗎?別忘了你現在只是我的階下囚而已,我隨時隨地的任意處置你。”鷹逆冷笑道。

“你不能殺我!想我這種修為的人,你要是敢動我,妖神宮的人一定不會饒了你。”小畢方急道。

聽到了她的話語,鷹逆“哦”了一聲,看樣那玉面千歲兩人還有一些消息沒有告訴自己。

只怕妖神宮的人,真的有這方面的責任,對于這些妖王級別的妖怪,有所限制不允許其生死相斗。

“我可沒有說要殺了你啊?捉你回來是因為你長的太漂亮了。想要讓你給我生一些小妖怪呢。”鷹逆嘿嘿直笑,臉上忽地顯出一些淫邪,目光不停地在這小畢方身上掃來掃去。

“你無恥!”一直驕傲異常的小畢方,此刻也被這鷹逆給逼的眼淚婆娑。

“你叫什么名字。”鷹逆忽地收起表情,一臉平靜的問道。

“呸!”

小畢方啐了鷹逆一口唾沫。只是不待接近鷹逆,就被他的法力蕩開。

“你還是配合一點好,如果你配合的話,我就給你三天時間,等那些人前來救你。如果你不配合的話,我現在就辣手摧花。”鷹逆一臉平淡的說道。

似他這種一心求長生之人,早就看淡了其他事情,雖然瞧見這小畢方,心中生起一絲別樣的念頭。可也僅此而已,之所以一直拿生“小妖怪”來說事,也是因為這小畢方氣勢太盛,所以才用此打壓一番她。

也只有在這件事情上,身為雌性生物的小畢方,一點也硬氣不起來。

“風鳶。”小畢方答道。

“你姓風?”鷹逆疑惑道。

“怎么不可以嗎?你既然知道我的諢號是小畢方,怎么不好好打聽一番我的名字和根腳,這樣就會知道得罪我是沒有好下場的。”風鳶尖聲恐嚇道。

盡管她認為鷹逆打贏了自己,是耍陰招贏的不光彩,可是此刻她受制于人,除了說一些恐嚇的話語,還能做些什么。

她所有的尊嚴在這個可惡的妖怪前面,被全部碾碎,沒有留一絲余地給風鳶。

最為可惡的是,這個丑陋惡心的家伙,竟然還口口聲聲的說要拿自己當壓寨婦人,讓自己給他生小妖怪。

而且完全沒有問過風鳶的意見。

如果風鳶能動手的話,一定會將他的心臟給挖出來,然后一絲絲生吞下肚。

“哦!知道了。”鷹逆點頭道,“姜尾照看好他。”

說完這些話,鷹逆便漫步向那長生洞周邊,毫不理會他擄回來的這個火辣妖王。

必威吧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